我的可爱要过期了!?

我的可爱要过期了!?
  • 主演:山田凉介,芳根京子,西田尚美,大桥和也,古田新太
  • 导演:新城毅彦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29岁的丸谷康介(山田凉介饰)在啤酒厂商营业部工作。他以天生的“可爱”为武器,什么都能完美地回击。在新商品发表活动会场,偶然同乘电梯的大叔(古田新太饰)一看到康介的脸就说“超可爱!”。 但是下一个瞬间,那个大叔露出悲伤的表情离去了。第二天早上,部长山室(西田尚美饰)向他介绍了调来的年轻职员真田和泉(芳根京子饰)和一之濑圭(大桥和也饰)。当上了冷淡、沉默寡言的和泉的教育负责人的康介,虽然想用平常的笑容抓住她的心,但被无视了。之后在客户那里也遭遇了失败。为了平复心情而联络恋人,却被对方提出了分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康介的命运从人生的巅峰期开始一点点滑落。@哦撸马(阿点)

我的可爱要过期了!?第一集

周朦胧嘴一撅,不依道,“夫人带回去吧,也分给你们那儿丫头婆子们吃吃,好让她们尝尝咱们做主子的手艺。我这儿丫头婆子多是多,怕不够分的,再说了,我这有身孕,日常吃喝上经常上的东西多吃下肚子里的并不多,她们早就跟着我吃惯了。”

周朦胧和刘夫人打嘴仗的时候,降香和山栀已经拎着装得满满的两个大食盒过来了。小茴和刘夫人母女熟稔,笑着劝道,“夫人和大小姐莫要客气了,这天儿热,拿回去尽早分下去吃吃。我们大奶奶和夫人还要合伙开铺子的呢,来日方长呢。”

刘夫人这才不再推脱,只是坐马车离去的时候,坚决不让小茴再跟着送了,一回生两回熟,纵然只是个婢女,刘夫人也是晓得人敬你一尺,我敬人一丈的。

这一次,倒是给刘夫人开点心包子铺带来了巨大的信心和鼓舞。回去了就开始****盯着几个她从沥州带来的丫头跟着她学包包子,这些可都是技术活,而且得她亲传才行,自然得是信得过拿捏得住的人来做。

而玉扁胡同这儿,周朦胧反倒没有刘夫人上心了。她把这事儿丢给紫苏,反正厨房里手艺不错的丫头是不缺的。倒是包妈妈休息结束回来,周朦胧拉着包妈妈不放,一有空就嘀嘀咕咕说体己话。

紫苏在厨房里忙着她是没发觉,包妈妈在周朦胧身边陪着的时候,青黛就让山栀几个进去听使唤,自己寻了由头不是去厨房瞧瞧,就是去外院看看哪几个院子适合拨给即将到尚京的前胡他们住的。

察觉到青黛露面的少了,包妈妈和周朦胧都颇有默契的相视而笑,“姑娘家怕是猜到了,害羞呢。”

周朦胧也呵呵笑,“该是时候了,都十九了,再留就耽误她们了。”

“大奶奶体贴她们,是她们的福气。”包妈妈瞧瞧周朦胧隆起的腹部,“时机也差不多,再有三个月大奶奶生产,坐月子,半年时间还能服侍着您的,这后头谁来接手,大奶奶可是心里有数了?”

周朦胧摸摸肚皮,眼神自发的就温柔了下来,“谁接手我倒是不那么操心,左右有妈妈您在身边,我心里头就定了。我瞧着陆英还不错,四个里头,她最沉稳,心思也细。其他的妈妈您看呢?”

包妈妈点点头,“陆英的确不错,当初都没想着,她能这么快顶上人手。山栀和降香么,总觉得还是火候欠缺了一点儿,小茴又感觉小了点儿……当初个个是奴婢看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奶奶这有身孕马上要生产,奴婢这心里就紧张起来了变得苛刻了,反倒不似起初那般放得开了。”

“我看这样吧。”周朦胧略有所思,“往日是在侯府,因拘着侯府里的规矩,不能越了侯爷夫人去,我这身边只能是两个大丫头,四个二等丫头的。现在左右是分开了过,也不用拘那些了。我这马上也行动不便,包妈妈您看,不如等青黛紫苏出去了,让她们四个一道升了一等吧。”

包妈妈头一偏,似是同意,又似是另有顾忌,“大奶奶这想法固然是要好的一面的。四个一道从沥州来的,出身也是一样,与其分配不均,不如把她们捆的更紧一些,省得生那起子无端的龃龉。大奶奶现在也不用顾忌侯府的规矩了。只是,第一,除了陆英奴婢瞧着妥当些,另外三个,不知道能不能胜任?要知道都是些半大丫头,都是一个看一个的,上面的做不好,怕是下面二等丫头小丫头还有那些婆子们要不服管教了。第二,二等的都提上来做一等了,这一个萝卜一个坑,二等的由哪些人来填补的好?大奶奶可以看着得力的?”

这两个问题,都是包妈妈郑重其事提出来的,也是即将必须面对的。只是周朦胧,心里并不似包妈妈那般环环紧扣的担心。

“您老莫急。现在一等一重要的,是咱看中的这几个人,青黛紫苏看不看得中。她们就算看中了,配出去,也得半年功夫呢。咱还有半年来解决您提醒我的这两个问题。我看,只要青黛紫苏这边定下了,咱倒可以提前跟山栀四个通个气,告诉她们,青黛紫苏一出去,她们就要上来做一等了。那赶路最有劲儿的驴子,往往不是肚子里吃得饱饱的,而是把口粮挂在眼前晃悠一路的。若是那做事的料,也该知道落实下来好生学好生做才对,若不是那做事的料,到时候寻摸点儿错处拿下来就是了。反正咱这玉扁胡同里,一等丫头是两个还是三个四个,都未成定数。”

包妈妈听得周朦胧如此细细捋顺,心里头才慢慢缓过劲儿来,“大奶奶说的是。倒是奴婢着急过头了。那这二等,也尽可这些日子慢慢察看,下面那些小丫头,眼见着有空缺了,心里自然知道该怎么表现。”

“嗯,正是这个理儿。”周朦胧缓缓一笑,“这就得包妈妈您多费心了。不管是山栀四个,还是后面填补上来的,都得包妈妈您帮我细细留意才好。不过,若是到最后选二等丫头的时候,包妈妈不妨也问问山栀四个的意见。我们看是一回事,她们日后手底下人得不得用也挺重要。”

包妈妈奇怪的抬眼看了周朦胧一眼,“大奶奶真是周到极了。”她还从来没遇见这样提拔下人的,除了主子自己的意见,还把下人们的意见也重视进去。

这天包妈妈从山然居退的早,傍晚用过晚饭,天色还尚早,一天天热起来,太阳下山也越发迟了。周朦胧说要去东边园子里坐坐,让山栀去叫青黛和紫苏陪着她一道去。

紫苏是刚从厨房里净手脱下罩袍过来的,周朦胧做了甩手掌柜,紫苏却是****扑在厨房指导几个小丫头怎生把糕点做的又可口又好看,还有那些不同的口味都是怎么调配出来的,原料啊火候啊什么的,别看平日里紫苏心宽大大咧咧,到这些细致的事情里,她却是比青黛还要吹毛求疵。

我的可爱要过期了!?

我的可爱要过期了!?第二集

就在我们想起来胡伟的一家公司就是从事这件事情的研究的时候,医院的急救室终于传来消息,说是这个胡伟的大脑意识基本上恢复正常了,但是还未苏醒过来。

我们就商量一下,尽量等待着这个胡伟的苏醒,同时交代了相关的医生,将之前看护那个邹海军的两个警察喊过来,把胡伟和邹海军的病床挪到一起,同时告诉他们,轮流休息,不能在出现任何的差错了。

两个人这个时候都很是重视,向我保证,这两个人的一切行为都将出于严密的监控之中。

我突然间想到对方很可能会假扮成护士的身份,对这两个人实施犯罪行为,又交代一句:“两位兄弟,要记住,就算是医生过来的时候,也要对方证明身份。”

得到对方的证明之后,我就打算回到局里面,接着明天对那个吕小范的老师,叫做戴秋的询问工作。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说是自己的办公室在昨天晚上交接工作的之后,直到今天的中午又一次换班的时候,里面的同事小美都没有动静。

我问道:“你的同事是不是有事情提前请假了?”

对方直摇头:“不可能的,警察同志,我们的办公室的指肚还是很严格的,就算是有急事需要请假的话,最少也要通知自己的搭班的换班,不可能会出现这种临时消失的情况的。”

我看看钟健:“快点,钟老师,我们现在就过去一趟。”

当我们来到那个护士所说的办公室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原来这里有一处很是狭窄的门,一般情况下,如果是护士累得话,或者说是病人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都会在这间小屋子里面稍微休息一下的。

可是我们确实惊异的发现,这间小屋子已经从外面上锁了。看起来是以前的那根小美临时出去了,所以就消失了。

这个时候,以前报警的那个护士转身从办公室外面的那个大凳子上面取下来一件外套::“警察同志,你们看,这就是小美的工作服。”

梁仲春说道:“说不定是这个小美是有事情临时没有来得及更换衣服呢?”

可是对方讲口袋翻了一下就拿出来一部手机。

我不用问,也知道这些肯定是小美的。看来之前的那种猜测是错误的,这个小美可能真的是遭到了什么意外的事情。

休息室!我转眼看向了休息室。

这个时候,我对梁仲春说道:“小梁,踹开门。”

梁仲春看着我:“师傅,我们这样不好吧?”

之前的那个护士也说道:“我想尽办法了,也没有打开这个门,可能是坏掉了。”

梁仲春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提脚踹了出去,只听见砰的一声,休息室的门板被踹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护士斜靠着蹲坐在墙那边,没有一点动静。毫无疑问,这个就时小美了。

可是问题是这个小美到底是怎么会被锁紧了小屋子里面的?难道她不会喊人帮自己打开门的吗?

一瞬间,我意识到可能有些不对劲了。

这个时候,只见那个报警的小护士赶紧冲上前,拍拍那个小护士的肩膀。但是只见小美的尸体就像是一块雕像一样,轰然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我们看到小美的嘴角流出了鲜血。

刚刚还在拍这个小美的肩膀的护士这个时候吓得花容失色,尖叫一声,一屁股蹲在地上了,紧接着就是一声长长的喊叫,转身跑向门外面。

这个时候,听到尖叫的其他医生和护士,还有一些病人也都好奇的凑近。

我担心这种场景可能会引发骚乱,就急忙对梁仲春试了一个眼色。梁仲春立即就明白了,说道:“大家快点退后,这里面可能有危险品。”

话音刚落,就见到大家急忙向后面退去,再也没有什么围观看热闹的人了。

之后,就见方冷跑过来,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躺在地上的那个小美,然后将手指放在小美的鼻子下,探探她的气息,对我喊道:“快点,张队长,病人有气息,抓紧时机抢救。”

大家七手八脚的将小美运出去之后,我就在小美的受伤位置标识处一条图案来。

钟健在这个时候看着我,说道:“书宁,快点对这个医院的监控展开掉追查。”

我点头说道:“钟老师,这件事情就教给你去办,查一下相关的信息。还有,我觉得这个门把手上面一会留有一些信息的。”

钟健点点头,就急忙带着老孙头赶往信息监控室赶快去了。

我看看方冷:“方冷,快点对这里的的所有一切都进行检查。特别是这里。”

说着,我就指了指刚刚说起来的那个门把手。

方冷急忙赶过来,经过仔细点检查之后,方冷说道:“张队长,很抱歉,这个凶手看起来很是懂得掩饰自己的身份,这门把手上面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

确实在我加上方冷检查这个门把手的时候,我就已经预料到就算是有有效的信息的话,之前的那根护士不小心的举动,肯定会破坏掉我的计划。

这个时候我就看着方冷:“你看这间屋子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发现啊。”

说完,我就赶紧走出来,并将脚上的鞋套再一次穿紧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方冷在一边对我喊道:“小梁,你快点过来一下,这里的头发你捡起来。”

梁仲春就赶紧过去,将方冷所说的那根头发装进了证物袋里面,之后,方冷又在墙壁上发现了一道很是浅淡的痕迹。

我问道:“方冷,这里是什么?”

方冷点点头:“看起来应该是小美在挣扎的过程中留下来的痕迹。”

我很是惊讶的说道:“你们是不是说,这里面很可能会有凶手留下的一些东西?”

方冷点点头:“刚才的那根头发我就怀疑就是凶手留下的。因为我发现,小美的头发并没有那么短小的。”

我的可爱要过期了!?

我的可爱要过期了!?第三集

第三百九十五章:批量生产高手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林萧就这么快步来到了仇千雪的身前,龙鳞爪探出,瞬间就将仇千雪身上的衣物给撕成了碎片,只剩下了那最后的一层保护。

如此粗暴的场景,自然是让秦雨寒瞬间就将头侧到了一旁,面色一片通红,但下一刻,她又忍不住好奇的转过了头来,并看向了那近乎光洁的仇千雪,与自己做着对比。

“好像腿没我长,不过那里比我大点,皮肤的话,比我黑了点,但肌肉要比我紧实一点……”仔细的在心中对比着两人之间的优势以及差距,但最终得到的结果却是相差不多。

忍不住是一个摇头后,秦雨寒也是赶紧将这些东西暂时的抛到了一旁,并担忧的看向了她体表上,正逐渐渗出的血丝,身躯不禁是一个颤抖。

别说是全身都在出血了,就连那被人们经常说道的七孔流血秦雨寒都没见过,所以此刻的她,只觉得浑身都是有些发麻。

然而正在她身前的林萧,却是静静的站在了原地,透视眼也是瞬间的开启,并仔细观察着仇千雪体内的情况。

很显然,在千年份的淬体丹那强大的药效下,仇千雪体内的肌肉,都在不断的蠕动着,并将那多余的脂肪以及废弃的事物全部向外排出。

听起来像是好事,但现实却是这股蠕动的速度太快了,超出了仇千雪本身肌肉的承受能力,所以才会出现这些全身渗血的恐怖场景。

在发现了这个情况之后,林萧也是有了救助的方法,银针瞬间入手,并至入仇千雪的几处窍穴之中,而一股冰凉的气息,也是瞬间传递到了她的肌肉之中,让那蠕动的速度,也是逐渐放缓了下来,让仇千雪面上露出了一抹舒坦的神色。

然而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仇千雪面色就是不禁再次一变,因为她发现,那股发泄不出的药力,居然向着自己的内脏发起了冲击,那巨大的震动之力,也是让她憋闷到了极点。

“噗……”喉头一甜,一口逆血就这么自她口中喷出出来,将身旁不远处的秦雨寒吓的可谓是尖叫连连。

但就在这口逆血喷出之后,林萧再次出针了,依次扎在了几处窍穴之中,而这次他使用的,自然便是那太乙神针之中的烧山火。

一股炙热感传来,让仇千雪只觉自己整个内脏都在顷刻间迅速的蠕动了起来,那股憋闷感也是瞬间消失。

至于原理为何,自然便是林萧利用烧山火,刺激了仇千雪的本身的潜力,让原本是被动承受药力的内脏,变成了主动的接收,那股憋闷感自然会瞬间消失。

不过这并不算是长久之计,毕竟现在的他就如同是拔苗助长,而且人体不可能一直保持在极限状态,所以想要将药力尽快的消化完成,还得将其疏通。

在确定了一下方案之后,林萧也是再次下针,并将那依旧有些过剩的药力,引导到了仇千雪背后的那根龙骨之上,并由龙骨传递到了所有骨骼之中。

“呼……”做完这一切后,林萧终于是长吁了一口大气,继而持续的观察着仇千雪的体内,并随时准备施针救援。

不过就目前而言,在林萧的观察中,仇千雪面上的痛苦早已全部消散,而药力也终于是在半小时后,彻底的消散一空,让仇千雪面上露出了劫后余生的感觉。

至于身后不远处的秦雨寒,早已是拍着自己的小胸脯,一脸惊恐的模样,庆幸着当时林萧不是给的自己千年份的丹药吃,不然的话,她恐怕也会变成这番模样,甚至是更惨,毕竟她可没有仇千雪如此强悍的体制。

……

眼中闪过了一抹懊悔的神色,在药效彻底结束后,林萧也终于是将仇千雪给放倒,躺在了沙发上,并悔悟道,“千雪,这都是我的不对,我真没想到,这药效,居然是如此的猛烈……”

“这不怪你,毕竟谁也没有吃过,而且现在,我已经没事了不是吗?”相比较秦雨寒而言,作为暗劲武者的仇千雪,自然也是要恢复的快点,所以尽管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至少还是能将话给说的完整。

“哎……”忍不住是心中一叹,仇千雪的不责怪,反倒是让林萧内心更加的责备着自己了,不过这也是个好事,提醒了林萧,以后无论做什么,都得先尝试一下再说,不能因为丹药珍惜,就舍不得。

“好啦,好啦,你就别自责了,我真的没事的,而且感觉前所未有的好”,在微微休息了一下后,仇千雪也是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体内,眼中闪过了一抹震撼的神色。

“怎么啦?难道你突破了?”仇千雪的那一抹震撼,自然是被林萧给看在了眼中,想要知道她究竟有着怎样的突破。

“突破了,而且,还是中期巅峰,只需要将境界稳定后,就能进入暗劲后期……”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了林萧,仇千雪心中因为服下丹药所承受的痛苦,都已在这一个发现中,彻底的消散一空。

“嘶……”忍不住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对于仇千雪这巨大的突破,林萧尽管有着一丝心理准备,可依旧是被震撼的无以复加。

开什么玩笑,在林萧看来,服下这枚丹药,仇千雪能够突破到暗劲中期,都已经算得上是幸运了,可没想到的是仇千雪居然瞬间就来到了暗劲中期的巅峰,距离暗劲后期只有着一步之遥。

如此恐怖的药效,足以是让林萧彻底的陷入到了呆滞之中,但在呆滞之后,他面上露出的,就是狂喜!

淬体丹的药效,他已经是见识过了,每一个层次的药物,在对应层次中的效果,都是绝对让人欣喜的,特别是这千年份的淬体丹,更是神效。

从暗劲入门到暗劲后期,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最少也得耗费十年的时间,因为他们没有林萧这几乎没有暗伤的身体,更没有他透视眼下,对于力量掌控的优势。

但是自己的丹药,却是能让这一过程,缩短数十倍有余,而这也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林萧只要有材料,那就能够通过丹药批量生产高手!

……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