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魔咒第七季

  • 主演:艾莉莎·米兰诺,罗丝·麦高恩,霍莉·玛丽·库姆斯
  • 导演:詹姆斯·L·康威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4

圣女魔咒第七季第一集

现在离开那人,她觉着心里仿佛畅快许多,再也不用受那些个条条框框的束缚了!

君舒影伺候她吃完果子,大湖上的水秋千还在继续,湖岸边越发的热闹,镐京城世家贵族的公子小姐们都来了,小孩子们围着湖岸尖叫,恨不得自己也踩上那高高的水秋千荡上一荡。

沈妙言看了会儿觉着腻味,君舒影拍了拍手,又有画舫驶来,其上有人表演木偶、筑球、舞旋、弹奏乐曲等,十分夸张。

“这种把戏叫做‘水傀儡’,看着就是图个热闹。”他含笑解释,“将来若有机会,我带你去江边玩,那里的弄潮才叫真正有看头。”

说着,随手拿起个银瓯递给沈妙言:“把这个丢到湖面上。”

“丢它做什么?”小姑娘好奇。

“只管丢下去就是。”

沈妙言起身走到窗边,把银瓯朝水中扔。

君舒影站到她身后,姿态绝艳地抛下句话:“谁抢到银瓯,赏金十两。”

岸边的宣王府大管家立即高喊出声:“殿下吩咐,谁抢到银瓯,赏金十两!”

十两赏金对那些个世家贵族是无所谓的,可是对小厮们而言,却是一笔巨款,因此无数会泅水的小厮纷纷激动地跳下去,拼命朝那浮在水面的银瓯游去。

他们争夺的姿态非常激烈,几乎在水面上打起来了,将岸边的人逗得直笑。

沈妙言笑了两声,在亲眼瞧见一名小厮为了拿到银瓯,不要命地在水里殴打另一个小厮的脑袋后,忽然就不想笑了。

岸边的大笑声还在继续,沈妙言面色清寒,望着那群锦衣华服、笑得前仰后合的公子小姐,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有多丑陋。

君舒影生了颗七巧玲珑心,不过瞬间就察觉到小姑娘心情变化的原因,于是又笑着扔了个金瓯下水:“在场哪位公子拾到金瓯,本王当为他在父皇面前美言。”

岸上的大笑声寂静片刻,一些想投机取巧的贵公子立即不顾身份地往水中跳,拼了命地去捞那金瓯。

宣王的一句美言,那可比金榜题名还要管用!

沈妙言唇角多了些讽刺的弧度,君舒影又不知从哪儿取来一箱银莲花:“给,看谁不爽,用这个砸他的脑袋。”

小姑娘觉着这个才有意思,拾起一朵银莲花,这莲花瓣乃是银箔打造,就算扔进水中,也不会沉下去。

她把玩了会儿,朝下方张望,眼睛里闪过腹黑,照着个脑满肠肥的贵公子扔过去。

那贵公子平白被砸,抬起头正要怒骂,却见砸他的人是个仙女般的姑娘,人家宣王还站在她旁边,俨然一副护花使者的模样,他立即怂了,双眼笑眯了缝,连声道:“小姐砸得真准,砸得真好!”

小厮们瞧见有银莲花可捡,纷纷朝这边游来。

便是岸边的侍女,也有眼红的,不顾形象地跳下水,去抢银莲花。

整座大湖,整的跟下饺子似的,到处都是人。

“好玩吧!”君舒影眉梢眼角都是笑,也拿了银莲花往下扔。

沈妙言觉着这些下人也挺不容易,加上看那些人争夺,只要他们不打起来,倒也的确有趣,于是到最后,两人一共扔下去两百五十二朵银莲花,八十八朵金莲花。

宴会结束时,无论贵族还是府里的小厮,俱都顺心顺意。

而宣王在蓬莱阁里养着一位小仙女的消息也籍此传遍镐京城,人人都说宣王与那位小仙女站在一起乃是郎才女貌,因为两人当废纸般撒出去的无数金银钱财,还被人送外号“散财童子”、“散财童女”。

月上中天。

太子府,东流院。

身着绣金松石墨袍的俊美男人负手站在窗前,盯着天空那轮弯月,唇角泛起凉凉的弧度:“散财童子,散财童女?”

“是。属下向很多人打听过,他们描述出的那位女子外貌,的确与小姐相似。”夜凛拱手,“属下打探过宣王的行踪,太子府大婚那晚,宣王并不在镐京城里,据说是去了郊外的山中。”

君天澜漠然地转动扳指,“很好……”

他的小丫头,越发有胆魄了。

暗红瞳眸里寒光乍现,她,当她的夫君是死的吗?!

他担忧了这么久,她竟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住进了宣王府!

夜凛见他周身寒意越发森冷,连忙道:“主子,白先生吩咐过,您不能随意动怒!您才刚降服心魔,该修身养性才是!”

然而君天澜哪里听得进他的话,身形一动,已然从窗户掠了出去。

仗着功夫摸进宣王府,对君天澜而言并非什么难事。

他踩着水面落到蓬莱阁楼顶,正要偷偷摸摸揭瓦,忽然听见下方传来小姑娘作天作地的娇气声音:“我不行了!啊啊啊,君舒影,我不行了!”

他心一紧,紧接着便传来君舒影为难又隐忍的声音:“我……我进不去……小妙妙,你忍着点!”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炸裂开,君天澜气得浑身发抖,暗红色瞳眸在月光下忽明忽暗,他正要不顾一切地闯进去,最后却又生生忍住,呆坐半晌后,转身掠走。

他怕他看见那副场面,会控制不住杀了他们!

阁楼中的人毫无所觉。

沈妙言待在西房(卫生间)里,娇气的哭喊声再度传出来:“都怨你!原来山竹吃三个以上就会便秘,你给我吃了那么多,害我肚胀难受!”

君舒影一脸懵逼地守在西房门口,不敢进去,只得低声哄她道:“你且忍忍,等会儿大夫就来了!”

“我自己就是大夫!”

“那……要不我弄些香蕉给你吃?听说能润肠。”

“润个鬼!我再也不要吃你的东西了!”

这厢两人兀自吵闹,那厢偷听了只言片语的男人黑着脸回到东流院,独自进了书房,拼命埋首于书案间,只恨不能将刚刚那几句话从脑海中彻底驱除。

批了两本折子,他就再也看不进去,只盯紧了那些字,只觉这字儿都化作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影,叫他头痛欲裂。

他双手发抖,一气将折子尽数扫落在地。

烛火燃尽。

男人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唇线紧紧绷起。

若她不愿意,君舒影是留不下她的。

他承认前段时间是他发疯、是他做错了,可她不能不要他啊!

——

啊,今天有个小剧场还有个解说,都放在作者的话里面了,大家记得看哦~

圣女魔咒第七季

圣女魔咒第七季第二集

干戚残魂催动,陈一飞全力爆发之下,那个基因战士根本抵挡不住,反飞了出去。

咻!~

陈一飞没有丝毫犹豫,手掌一转,干戚斧柄瞬间被甩了出去,狠狠的朝那个基因战士极速射去。

那干戚斧柄射出的速度极快,瞬间就追上的那个倒飞出去的基因战士身上。

接着,那锋利的尖端就在对方惊惧的目光中洞穿了他的胸膛。

“不……”那个基因战士顿时惨嚎了出声。

另外一个基因战士见此脸色大变,接着不敢犹豫,狠狠的将攻击朝陈一飞拍了下去:“陈一飞,没有了武器,我看你要怎么抵挡我的攻击。”

陈一飞望着那拍来的攻击,脸上却没有一丝慌张,脚步往后撤了几步。

接着,手掌之上就多了一块剑符。

那剑符上光芒大作,三道光剑瞬间的射出,击向了那个基因战士。

“什么东西?”那个基因战士没见过这种招数,也不为意,直接朝那光剑拍了过去,企图击碎那光剑。

可那一瞬间,三道光剑瞬间的合到了一处融合到了一起。

一道巨大的光剑凝聚而出,爆发出了一股让人心惊的能量波动。

那个基因战士的攻击瞬间的轰击在了那巨大的光剑之上,接着,他就惊骇的瞪大了双眼。

轰!~

光剑的能量猛的爆发了,化作一道恐怖的洪流冲击而出,瞬间的吞噬了那个基因战士。

“噗嗤!~”

“噗嗤!~”

……

一道道鲜血从那基因战士身上溅射了出来。

在那股恐怖的能量冲击下,他的身上被撕扯出了一道道狰狞的伤口。

咻!~

这时,又有三道光剑飞射而过,在这个基因战士慌张的目光之中,直接削下了他的脑袋。

下一刻,陈一飞的身影已经窜出,瞬间的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基因战士的身前。

这个基因战士****戚斧柄洞穿了胸口,此时连站立都十分困难。

陈一飞一脚就踏在了干戚斧柄之上,将对方钉在了地面之上,冷冷的道:“告诉我,九头蛇基地的入口在哪里。”

“后……后面不远处,别杀我。”那个基因战士感觉到胸膛上的剧烈疼痛,满脸惧意的求饶道。

“别杀你?不可能?”陈一飞冷冷的吐了一句,手掌一把握住干戚斧柄,狠狠的往上一拉,直接将这个基因战士的上半身切割成了两半。

杀了两人之后,陈一飞满脸杀气的朝后面走去,很快就看到了一个钢铁制作的大门。

此时,在岛国内部的基地之内,红骷髅和鲁尔看着监控视频,脸色有些难看。

“他怎么会这么强?竟然连这种程度的基因战士都打不赢他吗?”鲁尔带着一丝慌张的说道。

“可恶,又是那种光剑,这到底什么手段。”红骷髅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转头看向了一旁容器中的克拉克问道:“鲁尔,这克拉克现在的实力如何了?”

鲁尔急忙道:“那三个二次异变的基因战士都是模拟克拉克的数据制作的,还不完善,而这克拉克却是完善的二次异变实验体,绝对比那三个基因战士更强。”

“很好,那就让我们看一场兄弟相残的好戏。”红骷髅冷冷的说道。

鲁尔立马知道了红骷髅的意思,急忙上前按下了克拉克所在容器的一个按键。

那容器上的盖子立马打来,里面的克拉克睁开了双眼朝四周看了看。

不过,克拉克的双眼之中却是一片迷茫,跃出那容器之后,就一动不动的站立在了鲁尔和红骷髅的身前。

“去废了监控视频上的人。”鲁尔指着一旁的监控视频命令道。

克拉克转头,朝那视频看了过去,看着那往前走的陈一飞,身上杀气暴涨,接着,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红骷髅和鲁尔再次看向了监控视频中的陈一飞,冷笑连连。

……

而此时,另外一个基因战士也是追着斯帝夫到了海边的沙滩之上。

斯帝夫在那沙滩边上停了下来。

那个基因战士追了上前,满脸冷笑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美国队长竟然是一个只会落荒而逃的家伙。”

“是吗?”斯帝夫看着对方,缓缓的从背上取下了自己的盾牌:“我只是不想掺和接下来的战斗,想安安静静的做个渔翁而已。”

同时,他也进入了异变,双眼瞬间的变的猩红了起来,嘴角也露出了一对獠牙。

“你怎么会有异变能力?”这个基因战士见到这一幕,脸上顿时愣了一下。

“别忘了,你们九头蛇的基因实验还是盗走我们神盾局的。”斯帝夫冷笑一声,瞬间化作一道虚影窜了出,在那个基因战士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狠狠的挥着的盾牌朝那基因战士砸了下去。

砰!~

斯帝夫这一下攻击十分强烈,加上猝不及防,那个基因战士来不及方防御,直接被拍飞了出去。

“可恶。”那个基因战士狼狈的翻身而起,恶狠狠的看向了斯帝夫。

“也不过如此。”斯帝夫冷笑的看着对方。

“你惹怒我了。”这个基因战士怒喝一声,再次的进入了异变,一片片蛇鳞浮现而出,身上的气势也猛的增加了起来。

“二次异变,九头蛇的研究竟然到了这一步了。”斯帝夫惊讶道。

而就在两人身上剑拔弩张的时候,突然,在两人的上方,一架飞行器突然出现。

那个基因战士顿时被那飞行器吸引了,急忙抬头看去。

可这时却看到了让他惊惧的一幕。

只见一道身影瞬间的朝他砸落了下来,速度极快。

那是一个浑身绿色皮肤的胖子。

轰!~

还没等这个基因战士反应过来,那绿色皮肤的胖子就瞬间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不……怎么……会有这种事情……”那个基因战士被砸趴在了地上,满嘴是血的喃喃着。

接着,他的瞳孔之中,光芒渐渐的散去,变的没有色彩,彻底失去的生命气息。

竟然直接被砸死了。

“不愧是浩克。”斯帝夫满脸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神盾局的大杀器。

圣女魔咒第七季

圣女魔咒第七季第三集

银幕上恰到好处的响起了邹雨的声音,她问林启正,你能不能把爱情分为三种啊?林启正回答了第三种爱情的前两种,第三,第三……

谁也没有想到电影就这样戛然而止,但是,爱情就是这样,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电影的结尾很巧妙的呼应了开篇,有时候,人的一生就这样渐渐地结束了……

直到片尾曲响起,郁伊娜还是没能回过神来,她看过三爱的原著,电影对原著的还原极高,却让她觉得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原来,爱上一个不可能的人,只能隐忍。

或许,这种爱情不会停止,但却无法延续……

电影院中的灯光亮起,周围的观众纷纷站了起来,在音乐声中,电影散场。

郁伊娜这才回过神来,她的情绪显得有些崩溃,放肆的大哭了起来,她深深地心疼着电影中的邹雨和林启正。

虞深站了起来,越过林巧巧走到郁伊娜身边,一把将郁伊娜揽进怀里,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贴在她的背上,隔着她披肩的长发,在她耳畔轻轻说道:“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

其实,这场电影虞深并没有怎么看进去,他一直在想心事,想他和郁伊娜的事,但是结尾部分,虞深看的很认真,这样的结束,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却也是最好的结束。

灯光微暗的电影院内,林巧巧嫉妒的眼眶都红了,她也被电影中的邹雨和林启正所触动,但是更多的是想到了自己和虞深,她知道虞深不喜欢自己,却还是不能左右自己的心。

“娜娜,别哭了,只是电影,不用那么当真的。”林巧巧低头,从包里拿出一张餐巾纸递给郁伊娜,顺势拉开了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郁伊娜接过餐巾纸,擦去自己的眼泪,慢慢的平复着自己悲伤过度的心情。

中午,三个人一同去吃了火锅,虞深请客。

郁伊娜去上厕所,虞深和林巧巧坐在包厢内,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虞深自顾自的涮着羊肉,没有想和林巧巧去说话,林巧巧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抿唇一笑道:“你知道刚才娜娜为什么会哭的那么伤心吗?”

虞深放下筷子,神情慵懒的抬起眸子道:“为什么?”

“因为她的心底,也住了一个不可能的人。”林巧巧眸色清冷的挑眉一笑,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虞深抿了抿唇,继而打听道:“你怎么知道?”

“我是娜娜最好的朋友了,当然知道了,不信你问她。”林巧巧美丽的脸上透出一抹阴鸷的笑意,淡淡的说道。

“那个人是谁?”虞深俊逸的脸上如同被笼上了一层雾霾,面色不善的问道。

林巧巧诡异的笑道:“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虞深不知道林巧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对她说的话半信半疑的,虞深从未谈过恋爱,所以不知道女孩子的心思,刚才郁伊娜在电影院里哭的那么惨,确实像个有故事的人。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见虞深不说话,林巧巧主动问道:“你有喜欢的人吗?”

虞深好看的手指微微一一用力,拿着筷子从锅里捞出一块牛肉放进自己碗里,缓缓地回答道:“有。”

“你喜欢娜娜吧?”林巧巧面色平静的问道,美眸流转,心里却打着坏主意。

虞深不语,当作默认了。

“虞深,娜娜有喜欢的人了,她是不会喜欢你的,但是我喜欢你。”林巧巧忽然激动地说道,眸子认真的盯着虞深,一脸痴情。

“对不起,我亦只有一个一生,不能慷慨赠与我不爱的人。”虞深静静的说着,刚毅的俊脸上,却透着一抹无与伦比的坚强。

林巧巧美丽的眸子缩了起来,没想到虞深就这样果断的拒绝了她,让她觉得很没面子,一抹森寒的笑意从她的嘴角泛了出来,包厢里的气氛瞬间变得阴冷无比。

美眸中噙着怒气,林巧巧站了起来,表白被拒,她也不是那种那么不要脸的人,准备要起身离开了。

拉开包厢的门,正好看到郁伊娜站在走廊上打电话,林巧巧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地神说道:“娜娜,我还有事,先走了。”

郁伊娜一看林巧巧神色不对劲,对着手机说道:“姐姐,我这边有急事,先挂了,晚点再打给你。”

周曼纯蹙了蹙眉,坐在琴凳上说道:“好,晚点联系。”

林巧巧走的极快,郁伊娜一路小跑,终于跟了上去,她一把拽住林巧巧的手臂,喘着粗气,一头雾水的问道:“巧巧,怎么了?怎么……忽然要走了啊?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着她担忧的脸,林巧巧委屈的投进郁伊娜的怀里,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娜娜,我刚才和虞深告白了,他拒绝了我,他说他已经有未婚妻了,他和他的未婚妻是青梅竹马,那个女生现在在美国念书,我好难过啊,娜娜!”

郁伊娜蹙着眉头,一点都没有怀疑林巧巧说的话,平静的心弦像是被人撩拨了一样,虞深居然都有未婚妻了!

之前虞深说有喜欢的人,却一直没有和自己说他喜欢谁,原来是这样!

郁伊娜心里的一点点悸动,也随着林巧巧委屈的哭泣声,慢慢的消失了。

她从未想过要和虞深在一起,可是为什么,知道他有未婚妻了,郁伊娜居然会那么难过,她不是不喜欢他吗?

也是在这一刻开始,郁伊娜才知道,原来自己早就已经喜欢上了虞深。

只是在这之前,郁伊娜一直碍于林巧巧喜欢虞深的关系,所以没有对虞深动任何非分之想,但是喜欢和讨厌,都是隐瞒不住的,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郁伊娜故作坚强的笑了笑,明媚的脸上忽然扬起一抹璀璨的笑,“巧巧,别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以后你会遇到更好的,高三最后半年,我们好好加油,将来考上好的大学,会有更好的人在等着我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