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舰复国记第一季

  • 主演:凯文·索伯,LisaRyder,LexaDoig
  • 导演:吉恩·罗登贝瑞
  • 地区:美国,加拿大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0
The basic premise of Andromeda - man from an earlier era piecing civilization back together - was the subject of three earlier Roddenberry pilots: "Genesis II" starring Alex Cord, and "Planet Earth" and "Strange New World" starring John Saxon.   长夜已经来临   System联邦,这最伟大的文明已经覆灭   现在,一艘星舰,一组船员将要驱散这黑夜   他们将重燃文明的光芒   在星际飞船Andromeda上,希望再次萌发   Dylan Hunt是仙女座号的船长,仙女座号是Systems联邦的军舰。Systems联邦曾经横跨几个星系

星舰复国记第一季第一集

第五百六十四章 准备启程

“父亲,爷爷,你们确定不先吃了凝神丹?”吴悔摸着脑袋,一阵龇牙咧嘴的说道。

“还想找打不成!”吴海崖作势又举起了手。

“好吧,父亲,你们看这是什么?”吴悔手中一翻,取出一枚泛着蓝光的储物戒指。

“这不就是储物戒指吗?这种戒指家族已经有不少……咦,怎么空间这么大,难道是高等储物戒指,不过,是极品储物戒指!”吴海崖接过吴悔的储物戒指,神识查看,脸色立时大变。

储物戒指里面的空间方圆万米,比吴家中最高等级的高等储物戒指空间大了十倍。

“恩,不错,这是极品储物戒指。”吴悔点了点头,又取出一枚,递给了自己的爷爷,“爷爷,这个你看看。”

“呵呵,极品储物戒指可是好东西啊,整个的天风帝国都没有,你竟然有两枚,这……这……”说道这里,吴青峰再也说不下去了,目光直了,脸色一片呆滞。

“怎么了?父亲。”吴海崖有些奇怪,急忙问道,难道自己父亲的承受能力这么差,一枚极品储物戒指虽然珍贵,不过也不至于这副表情吧。

吴海崖从吴青峰手中拿过那个极品储物戒指,神识同样查看起来,立时间表情如同吴青峰一样,嘴巴长大,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模样。

这里面的东西也太多了,而且不但是多,都是些极其珍贵的修炼资源,宝物,无论是武技功法,神兵利甲,还是什么奇珍异宝,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吴海崖手中一翻,几本散发古朴气息的卷轴出现在手中,全都是地阶以上的功法武技,再一挥手,一堆不知何种材料编制成的衣服,以他先天的实力竟然撕扯不动,拿出一颗散发青光的圆球,里面蕴含着极为海量的木属性武气,再一翻手,一把散发金光的利剑出现在手中,就连自己也感到阵阵寒意……

这一件件的东西无不是属于至宝级别的,那储物戒指中竟然有不下数百件。

“吴悔,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吴海崖咽了口吐沫,强忍心中的震撼,向吴悔问道。

这每一样东西,可以说把吴家卖了也买不起。

“父亲,这些不算什么,您别忘了,我可是一名七品丹帝。”吴悔说道,神色间丝毫不在意。

“呵呵,为父都是差点忘了。”吴海崖脸色有些尴尬,这才想起吴悔的身份。

吴青峰与吴海崖忍不住一件件的查看极品储物戒指中的东西,每查看一件就发出一阵感叹,这些东西,在天风帝国中根本没有,那地阶功法武技竟然还有高等层次的。

过了半个时辰后,吴青峰与吴海崖才查看完毕,情绪渐渐的恢复,脸上的兴奋却是丝毫不减。有了这些东西,吴家可以说能够得到飞速的发展。

“父亲,爷爷,你们看完了吗?”看到两人恢复的脸色,吴悔问道,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笑意。

“臭小子,怎么样?我与你爷爷的抵抗力强了不少了吧,你是七品丹帝的事情,我们都能够接受,别以为拿出这些东西,就再把我们吓着。”吴海崖再次笑骂道,那储物戒指却是揣到怀中,再也不拿出来,揣着这价值连城的戒指,吴海崖的身躯都是有些颤抖,心中的激动绝不是其口中所说的平淡。

“恩,你们承受能力果然强了,这样我就放心了。”吴悔舒了一口气,手中再次一翻,又出现了一枚极品储物戒指。

“这是……”吴青峰与吴海崖对视一眼,脸上刚刚恢复的神情再次激动起来。

“这里面的东西与刚才你们查看的差不多,你们是不是也要查看一番?”吴悔笑着说道。

吴青峰一把抓过储物戒指再次查看起来,一旁的吴海崖急抓耳挠腮,却是不敢从吴青峰手中抢来。

“父亲,你看看这个。”吴悔又一次拿出了一枚极品储物戒指。

“啊?还有?”吴海崖大嘴张开一脸的震惊。

“当然还有。”此时吴悔大手一挥,一枚枚的储物戒指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粗略看去,就有几十枚。

“海崖,快,快快……”正在吴海崖愣神的时候,吴青峰急速的嚷道。

“啊?父亲,什么快快?”吴海崖原本要激动一番的,可是被吴青峰这急促的话语转移了注意,反而不那么震惊了,只是有些好奇的看向脸色涨红的父亲。

“快拿出那两颗凝神丹,你不要,都给我了。”

……

这次大厅会晤,吴悔又后悔了,因为父亲与爷爷再次犯病了,连那凝神丹也没有了效果,只让吴家人过了十几天的心惊肉跳的日子。

有时候,吴家弟子正走着路,身后莫名其妙的响起一阵笑声,结果就吓了一跳。

不过虽然大笑声充斥着吴家,吴家弟子却是得到了大量的修炼资源,丹药自不必说,想要什么丹药有什么丹药,那些辅助修炼实力的神兵利器,功法武技,可是让吴家弟子都极为兴奋不已。

只要突破玄阶,就能够修炼玄阶功法武技,只要突破天阶层次,就会有地阶功法武技,这种待遇恐怕就是那些超级大势力的弟子也享受不到。

吴家弟子再次掀起了修炼热潮。

而吴悔的日子变的悠闲起来,没事指点一下吴家弟子修炼,再就是给风云雨烤肉。

自从吃过一次吴悔的烤肉后,风云雨是赞不绝口,几乎每日都会缠着吴悔,要吃他的烤肉,吴悔自然也没有让这个武帝闲着,把他放到了吴家弟子中,让他指点吴家弟子修炼,吴家弟子的实力再次得到极大的提升,那些与吴悔同辈的弟子,现在看向吴悔的目光都是充满了敬畏。他们知道这次的修炼资源都是吴悔带回来的,而且那神秘莫测的中年人也与吴悔称兄道弟。

吴悔在家族呆了二十几天悠闲时光,这一日再次被吴海崖叫到了吴家大厅。只不过这一次,只有吴海崖一人。

“父亲召孩儿来有何事情?”吴悔看到父亲眉头轻皱,仿佛有什么心事一般。

“悔儿,你历练三年,可曾找到你母亲?”吴海崖目光看向吴悔,流露出一丝期待的问道。

“母亲!”吴悔原本轻松的脸色顿时微微一沉,在吴海崖希翼的目光中,点了点头,“我见到了母亲。”

吴海崖的身躯晃了一晃,扶住了身旁的桌子。

“素心她……还好吗?怎么不回来?”吴海崖的目光闪过一道晶莹,声音有些颤抖,说完这两句话,仿佛抽取了全部的力气,再也支持不住,嘭了一下,坐在椅子上。

吴悔的双眼闭了起来,嘴唇紧抿,脸上闪过一道极为复杂的神情。

“悔儿,你跟为父说实话,你母亲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有没有可能回来?”吴海崖再次问道,这一句话已经变得轻微,仿佛没有了力气一般。

“父亲!母亲她……会回来,我保证,最少五年,最多十年,我一定带母亲回来,父亲,你可信我?”吴悔睁开双眼,目光中充满了坚定。

真正的复活母亲,让她能够凝聚身体需要四大神兽的精血与地底精华,这件事情虽然是千难万难,不过任何的艰难也难以抵抗吴悔救母亲的决心。吴悔心中已经早有打算,这次回家后,自己就会再次踏上历练之路,前往南州,西州,北州,还有中州,无论如何困难,吴悔都要取得神兽精血,还有地底精华。

“我信!悔儿,我知道你不会骗我,我会等到你母亲回归的一天。”吴海崖抬起头来,看向一脸坚定的吴悔,眼中的泪水再也忍耐不住,划过那已经有些皱纹的脸庞,暗暗的用手背拭去。

经过了与父亲的这次谈话,吴悔准备再次踏上历练之路,不过在走之前,吴悔却要把家族安排好,家族中虽然拥有了大量的修炼资源,不过其底蕴还是差了许多,修为最强的不过是招揽到了一名三星武师,远远达不到保护吴家的实力,吴悔想到了风云雨,风云雨是武帝强者,有着他保护,吴家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只是要请动风云雨,吴悔所出的代价也不菲,以每年一颗七品丹药的代价让风云雨留下吴家,对于这个条件,风云雨一口应下。

修为达到了武帝层次,一般就会少再管其他事物,只是专心修炼,风云雨就算是在云雨帝国中,也不会管帝国之事,只为能够提升修为实力,之前风云雨花了近十年收集药草与财富,就是为了能够换取到一颗七品丹药,而现在只要在吴家一年的时间,就能够得到一种七品的修炼丹药,这种天大的好事,风云雨如何会拒绝,还希望能够在吴家多呆几年呢。

有了风云雨的应承,吴悔真正的放下心来,自己之前炼制的七品聚气丹还有两颗,都送给了风云雨,两年之后,吴悔会想办法再送回七品丹药来。只要拥有七级药草,吴悔就能够炼制出七品丹药,根本不用担心。

正当吴悔安排好家族事物后,准备启程历练时,天风帝国丹师协会的副会长都兰突然来到吴家,找上了吴悔。

星舰复国记第一季

星舰复国记第一季第二集

可是封雷霆仍觉得不够,再补充道,“我真的愧对你们和玉婵,从今往后我一定会管束好掌东,让他别再往歪路上走,并且等他和玉婵办好离婚手续之后,马上发放他到澳洲去反省思过!”

封家既已自省自查,主动认错赔礼道歉,还出面严惩了封掌东和江映悠,桂董和夫人面对这样的解决方案,真是无法再挑剔!

“至于刚出生的小唯惜,我们是这么想的,玉婵的病还没康复,掌东又在不久之后出国,那就由我们这边来照顾她吧?”陆菁如是问。桂夫人咬咬唇,脑子里转悠了一圈儿,终是想到个折衷的办法,“我们无法代替神智还没清楚的玉婵做抚养权归属的重大决定,但是玉婵还没病发前,我看她是很着紧自己的女儿的,要不这样吧,抚养

权暂时是双方共同拥有,玉婵一旦康复了,想要独自拥有女儿的抚养权,亲家太老爷就得替玉婵作主,让掌东将抚养权重新还给玉婵。”

封雷霆望着陆菁征求她意见,陆菁对他默默点头,封雷霆便一锺定音,“好!就这样决定吧!”

陆菁马上接着话尾说,“那我让江董过来,将掌东和江映悠也一并叫到,让他们向二位道歉!”

桂董抿抿嘴,说道,“封掌东就算了,我不想在现在见到他,你们作为家长的也替他道了歉,这就够了,我信得过你们,至于江家父女俩,我倒要坐等他们向我们赔礼道歉!”

“对!就看看他父女俩是否还有脸有皮吗?敢这么害我女儿?!”桂夫人愤恨难消地咬牙切齿。

陆菁得到桂家人的回应,就起身去打电话给江董,要他马上过来面见桂家人赔礼道歉。

江董不敢怠慢,连声答应。

陆菁接着又打电话让向明把江映悠带过来交给桂家人发落。

那边江董还没到,向明却先把江映悠押来了。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桂夫人一见江映悠,霍地起身冲过去,扬起手掴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贱人!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净勾‘搭有妇之夫,还出谋策划鼓动我女婿加害我的女儿!你的心真够黑啊!”桂夫人戳指着江映悠的鼻子骂不停嘴。

江映悠捂着昨晚已被肿的,如今再添火辣辣的半边脸,怒不可遏地回瞪桂夫人。钟浈见江映悠不知死活还想顶嘴,就幽幽说道,“桂夫人,看样子有人还是不服气想顶嘴呢,她也不替父母亲想想,不替自家的集团公司得失利益权衡一下,要是我们盛鼎加辰星加爵迹再加上桂氏联手

去整江氏,四比一肯定完胜啊,到时候我们看她是不是哭都没眼泪了!”

“啊!钟总说得对极了!”桂夫人意会了,配合钟浈全力打击江映悠,“她敢顶我嘴试试,不用我动手撕烂她的嘴,我们就光整江氏集团就够她哭的!”

“各位,江董到了。”管家出声报称,然后在各人目光望向他的时候,他打个手势,江董不得已迈进门来。

江董在门外早把钟浈和桂夫人的一番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所以他急着向桂董和夫人求情。

又是打恭又是作揖,他满脸满嘴都挂着歉意,“对不起,桂世兄,桂夫人,是我家小女做错事失礼了,我代她向二位道歉,请你们原谅!”“家长教育无方,道歉赔礼我们会接受,因为我们自己也是家长,能体会到家长的不易!”桂董绕着圈子骂人,“但是,家长再怎么知错道歉,这不知死活的小辈们却还是不服,没明白自己错在哪里!这

叫我们受害的一方情何以堪?我女儿无端遭害又怎么算?!”

江董顿时冷汗冒得一额都是,他对江映悠的不识理和倔强已厌烦得很,她做错事要是连累到整个江氏家族以及利益,将是无可承受之重啊!他断不能坐视不管!

“映悠!跪下!”江董猛地喝斥江映悠,一指戳点着空地要她跪下,“给桂董和夫人磕头道歉,请求他们的原谅!”

江映悠哪受得了这些,她尖声喊道,“爸——”

“你如果不照办!我没你这个女儿,你以后别喊我爸!”江董狠狠一跺脚!

老爸已撂下重话,江映悠清楚他这次是来真的,不禁泪如雨下,她双脚一软,扑通跪下,两只手按在地面上,额头磕地。

桂董和夫人抬高下巴,一副不接受的样子。

江董见他们俩没有缓和脸色,连忙对江映悠喝道,“说!对不起,请桂董和夫人原谅你!”

“……对不起……桂董和夫人,请原谅我!”江映悠抽抽噎噎的说道。

“没诚意!”桂夫人翻翻眼。

桂董眼睛厉住江董,“算了!我看在封家太老爷的面子,以及相识老江多年的份上,就不作报警处理吧!”

“谢谢桂董大人有大量!”封雷霆先一步对桂董说。

“谢谢,谢谢桂世兄体谅。”江董愧色满满的跟着说道。

“长话短说吧,刚才封家太老爷已经把你们两家赔偿给我女儿的方案都说了,我同意,就照办吧!”桂董爽快又简短地说道。

江董松了口气,“唉,再次谢谢桂世兄高抬贵手啊。”

桂董倏地盯住他,“我并非想对你家女儿高抬贵手的!我是完全看在封家这边特别有诚意的份上才同意这个赔偿方案的!你要谢,还真得要谢谢封家设想周到,替你家这个贱女儿挡掉了大部分的罪孽!”

真丢人!江董当众被责骂得抬不起头来!可他不敢吱声,怕再挑起桂董的怒火!

桂董深深吸了一口气,携同夫人起身告辞,封家人守礼守节,把他们夫妻俩送到门口再返回。

“封世伯,谢谢您!”江董态度诚恳地向封雷霆一鞠躬。

封雷霆朝他摆摆手,却不说话,摆明了不想再跟他多说半句。江董是识相的人,唯唯喏喏的请求封雷霆把江映悠交还给她处置,封雷霆仍旧是一摆手,江董如获大赦,拎起江映悠连忙离开封家大宅。

星舰复国记第一季

星舰复国记第一季第三集

楚云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萧婷回过神来,笑眯眯的说道:“不给他惹点麻烦,让他帮我解决,王爷会觉得自己一无事处的。”

“哼,歪理。”

萧心也是十分的担忧,“姐姐,皇后都被人送回去了,咱们为何不回家呀?”

“好不容易一趟,自然要浪一浪了。”

萧婷无所谓的说道,三人在寒光寺住了一宿,翌日一早,鸡叫钟鸣,萧心和楚云起床,相伴着洗漱完自己,便去喊萧婷起来。

可敲了半天的门,里面竟然没人应。

两个小不点对视了一眼,而后推门,没想到都没用力气,门就开了。

里面空无一人,被子乱七八糟的被掀开,楚云上前摸了摸床上的温度,道:“刚离开没多久。”

“咦?姐姐竟然起得比我们早。”

两人在寺里寻了一会没找到人,问过旁人也说不知道,最后被一个老和尚带走,说是萧婷留下话来,让他帮忙照顾他们俩。

“这女人去哪了?”

“贫僧不知。”

朝阳初现,一片绚烂,寒光寺的后山,有一片石林。

这里是寺院的葬地,无论是得道高僧还是刚入门的弟子,只要愿意,都可入葬。

萧婷就在其中一座石塔前,盘膝而坐,面带微笑,正说着什么。

石壁上只刻了两个字:静初!

这是谢景天的埋葬之地。

“听说这是你的法号,还真不怎么样,像个女孩的名字。”

“下辈子一定要擦亮眼睛看清楚了,我可不是什么良配。”

“还有,听说这里只是你的衣冠冢,真身被盗了,你这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竟然连你的尸身都不放过,可见平日里,还是不要过多的得罪人为好,要得过且过,这世间没什么大事非要计较不可的。”

“施主高见!”

一声佛号讼出,萧婷一个激灵转身,就看到一个很有佛相的老和尚,慈眉善目,身披僧衣,脖子上还挂着一串佛珠。

各个晶莹剔透,定是常年抚摸成相,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他何时来的。

萧婷嘀咕,“你这和尚,怎么偷听本姑娘和死人说话。”

老和尚摇了摇头,道:“老纳并非偷听。”

“而是被施主吵醒,吸引过来的。”

“吵,吵醒?”萧婷望了望这四周,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难道你住在这里?”

可是不对啊,站在她面前的明明是个人。

“正是。”

老和尚与萧婷两人,一个坐在地上,一个站在不远处,一个不起,一个不近,就这样闲聊起来。

至于聊天的内容。

呵呵,恕常人远不能及。

“姑娘并非世俗之人,怎会来见静初?”

萧婷眨眼,看着这个衣冠冢,道:“我来同他说说,下辈子要忘记我,否则他若记得临死之前的话,再缠上我可怎么办?”

谢景天临死之前,萧婷答应他,如若再见,会嫁给他。

可她是无心之人,且已嫁他人,无论今生来世,或是几世,她都不会爱上任何人,只是在红尘中练一颗初心而已。

师傅的告诫,她永不敢忘。

但玄门讲究,诺必现,恐有灾,她当时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嘴巴不听使唤,答应了下来。

虽然明知不可能再见,萧婷还是放心不下,心里毛毛的。

“因果早已注定,施主淡看、静处、持本心便可。”

“算了,本姑娘不过是来还个愿。”

说罢,萧婷便拍了拍身上的土,欲离开。

老和尚轻讼佛号,道:“愿施主能一直守住本心,洒脱自然,施主保重。”

萧婷对他笑了笑,道:“你这和尚见识非凡,难道是同道中人?”

“老纳一介扫地僧。”说着,老和尚从身后拿出一把扫帚,萧婷无语,还真是。

于是,她哼着歌走远了,老和尚望着她的身影,轻语道:“并非现世之人,怎可入世,天下将乱矣!”

萧婷回到寺院的时候,两个小不点正坐在大门外,翘首以盼。

“姐姐,你去哪儿了?”

萧心欢快的蹦哒过去,小心翼翼的看向四周,发现并没有其他人在,他才放下心来。

他与楚云讨论过,自打姐姐醒来之后,整个人变化很大。

某些时候会独自一人发呆,有的时候又会一个人傻笑,不再如以前那般洒脱,像是有什么心事,但每每问起,她又什么都不说。

萧婷胡扯一番,带着两个小不点出寒光寺的时候,正巧遇上了一人。

紫月郡主。

“九王妃,云世子,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遇上你们。”

萧婷斜睨了她一眼。

“巧吗?这地方这么偏僻,郡主若不这么说,本妃还以为被跟踪了呢!告辞!”

说着,萧婷就对两个小不点招手,欲转身离开。

杫月郡主并不生气,反而有几分解释的味道:“本郡主在此上香请大师超度亡魂,没想到皇后娘娘竟然会选择这样的方式离开。”

“哦,是为皇后啊,那的确该超度,死的那么惨,定然是要找害她的人报仇的。”

萧婷无所谓的说道。

“听说王妃当时就在场,难道是发现了什么?怎么断定她是被人害死的呢?”

萧婷无语:“你见过咬舌自尽的人还面带微笑的吗?”

说完这句话,她便放下马上的帘子,不再多言。

直到萧婷的马车远去,杫月郡主还站在原地,良久之后才走下台阶,嘴角轻弯,眼神中带着一丝邪气,笑着说道,“果真不是凡人。”

就在这时,一男一女从寺庙里走出来。

男的英俊非凡,女子傲气凛然,同时拱手。

“主人,您唤我们?”

杫月若有所思的回头看着他们,半晌才开口道:“这段时间你们不必离开,我已确定这个九王妃并非常人,怕是会成为我们未来的大敌,你们做好准备,将冷凝救出来。”

“大姐,她,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女子吃惊,落到九王爷的手上,还有活路。

杫月轻笑了一声,道:“听说有人不想要她的命。”

萧婷回到九王府已是傍晚时分,府里众人急得团团转,尤其是沐管家,见她出现,连忙迎了上去。

“王妃,您可回来了。”

萧婷将两个小不点从车辕上抱下来,而后才说道:“沐叔,你这火急火燎的,家里进老虎了?”

沐管家暗道:要是老虎还好,大不了打死扔出去。

可这只,却是个母老虎,他也不赶扔出去。

于是,他笑着解释,道:“是昭华公主和萧老夫人来了。”

“昭华?她不是嫁人了吗?你们这里嫁了人的姑娘,不是不能随便乱跑的吗?”

但凡听到她这句话的人,都是一愣,呵呵了,和着您还知道啊,那您就不是嫁了人的姑娘?

不也一样,一天到晚到处乱跑,别说他们了,就连王爷都找不到您人。

而且更过份的是,还带着两个小主开溜。

害得先生们来授业,却找不到小主人。

沐管家自然不会回答她这个问题,领着她进了花厅。

柳嬷嬷一看到楚云,连忙上前要接她接回飞羽轩,可惜楚云行事一向高深,直接进了花厅。

一时间双方人马,就在这见礼当中渡过了些许时间。

待一切安平下来,萧婷从容的坐在了主位上,先看向昭华,道:“公主找我?还是找世子?”

萧婷指向楚云,意思很明显,若不找她就请自便。

“婷儿,你就一定要同我这般说话吗?”

昭华面戴白纱,显然脸上的痕迹至今未除,萧婷眨了眨眼,道:“那公主要我怎么说?”

“你,你们都先下去。”昭华直接发号施令,一时间包括萧府老夫人在内的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直到这时,昭华才慢慢的走到她面前,拉住萧婷的手,有些委屈的说道:“婷儿,我知道是我误会你了,你就不要再和我生气了,好不好?”

她摇着萧婷的胳膊,哪有半点在外人面前的威仪和端庄。

说不气是假的,可更多的却是无奈。

萧婷在这里真心交的朋友也就只有昭华一个,可没想到,昭华翻脸比翻书还快,说不理她就不理她。

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不过她也想得很明白,没有谁能了解谁,没有谁能一直相信谁,有时候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会推翻,又何况别人。

所以,后来她就释怀了。

“我没有生气。”萧婷推开昭华的手,示意她坐下来。

昭华眼巴巴的看着她,有些委屈,也有些莫名。

萧婷并没有多做解释,起身走到水盆前,从袖袋里拿出一物放在里面,而后用帕子轻点,来到昭华的面前。

“把面纱摘掉吧!”

昭华见她如此,立刻会意,很是自然的将那张画着几只乌龟的小脸露了出来。

“婷儿,你看我都受到惩罚了,顶着这张脸过了几个月,生不如死。”

萧婷细细的帮她擦拭,一点点的抹去那有着特殊作用的痕迹。

不一会儿,就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

只有巴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可爱。

昭华跑到镜前一看,瞬间就大叫了一声,跑过来抱住萧婷,“婷儿,我爱死你了。”

偏厅里,萧家的女人们却恨得咬牙切齿。

当中就以萧媚和萧雅为首,“祖母,你看四姐,她都把您晾在这儿多久了,摆明了不待见咱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