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魔咒第六季

  • 主演:艾莉莎·米兰诺,罗丝·麦高恩,霍莉·玛丽·库姆斯
  • 导演:詹姆斯·L·康威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3

圣女魔咒第六季第一集

血流不止的范硕被紧急送往医院,幸好两处枪伤都没打中要害,只是流的血比较多,看上去比较吓人,以范硕的身板这点伤还死不了,反而是脖子上那道被钢丝勒出来的伤口,只差那么一点就割开了他的

喉管,连给他检查伤势的医生都说是他命大,这都没能把他弄死,只有命大才能解释的过去。

下午的时候,麻醉剂的效果逐渐消退,范硕也慢慢恢复了意识。

虽然门口就有四名国安的人员保护着他,可范硕却找不到一丝的安全感,那个林风就是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为了杀他一个,死了几百号人,他居然还活着!

他一定还会再来,下次自己就不一定有这么命大了。

刚刚从鬼门关路过的范硕从没像现在一样担忧过,他明白,只要他或者林风还活着一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林风迟早还会再来找他报仇。

挣扎着坐起身,还好自己的手机并没遗失,和钱夹钥匙之类的物品一起放在床头柜前。

手机只剩下最后半格电量,范硕犹豫一下,选中父亲的号码却迟迟没有拨打,最终还是找出赵楠的号码打了个过去。

现在还是下午,电话没响几声就接通了,因为这个手机用的是新卡,电话那头的赵楠一时间没想到是他,只疑惑的‘喂’了一声。

“是我。”

听到赵楠略显慵懒的声音,像是还在睡午觉,范硕心头竟然有些酸楚,没急着说出林风这事,反而问了一句:“知道我出事了吗?”“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今天早上不是已经放出来了吗?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放心,绝不会有事。”赵楠在那头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在穿衣服,见范硕没吭声,她只好耐着性子又说:“我现在在国外,

没什么事就挂了,我先去洗个澡,今晚回来见面再聊。”

“等一下。”范硕急忙叫住了她。

“怎么,连半天时间你都等不了?”赵楠用肩头夹着手机,当着背后男人的面,将披在身上的睡袍系好。

范硕并不清楚赵楠在电话那头做些什么,压低了声音却十分慎重的说:“我想告诉你,林风还活着!”

“你说什么?”果然,赵楠声音瞬间提高了八度。

范硕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我说……林风他还活着,今天早上我差一点就死在他手里。”

说完,他听见电话里细微的声音,顿时警觉起来:“你和谁在一起?”“一个朋友,正好他也认识林风。你刚才说林风还活着,不是跟我开玩笑?”赵楠显然还不肯相信,毕竟当时那种情况没人可以活下来,她亲眼看见十几米后的积雪将地面的一切都掩埋,人在那种环境下怎

么可能不死?

“我中了两枪,现在正在医院,你觉得我可能骗你吗?”范硕低沉的说。

那头又安静下来,赵楠似乎捂住了话筒,过了片刻,她说:“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等着我。”

“嗯,到时联系,你也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范硕又给鹰翔的人发送了一条短信息,然后不等对方答复,随手将电话卡取出,咬牙掰成两段连电话一起扔进床边的垃圾箱里,这才起身,一步步走到门口。

“你醒了?”坐在走廊上负责保护他安全的四名国安人员急忙站起身。

“多谢,我已经没多大问题了,不用再麻烦大家。”

范硕客气的说道。

他的身份毕竟不是犯人,坚持要走,国安的人也不能强行拦着他。

对方还告诉他一个极为不好的消息,上午袭击他的那伙人逃走了,直到目前还没抓到。

果然是这样,又让林风给逃了,范硕叹了口气,林风迟早会来找他,这地方是一分钟也不能待下去了,再次谢绝了四人的保护后,范硕扶着墙一步步走进电梯。

来到楼下,三辆SUV正好停在出口前,车门打开,一个个西装笔挺的鹰翔组成员在他们头儿的带领下纷纷下了车,就像迎接英雄凯旋一样,毕恭毕敬的注视着正被头儿扶着走下梯坎的范硕。鹰翔的成立,离不开范硕父辈的大力支持,要不然这帮被淘汰的人员只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哪像现在这样,任务虽然有一定的危险,但一年也就那么几次,而且每月发放的津贴也十分丰厚,堪比大城市

白领阶层的收入,所有这帮人对范家是感恩戴德,范硕让他们往东绝不会向西,许多人却忘记了,每月领的那些钱可不是范家掏自己腰包给的。来到敞开的车门前,已经快成惊弓之鸟的范硕先下意识往里面扫了一眼,确定车里没藏着别的人,他才动作艰难的坐了进去,前后两架车里全是来保护他的好手,还随身带了武器,就算林风敢来也不见能

讨的好处。

有他们在身边守着,范硕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淡淡的说:“回家。”车队出发了,即便司机把开车很稳,屁股下还坐着柔软的真皮座椅,可那里的伤口却还不断传来阵阵刺痛侵蚀着神经,范硕只能侧过身体坐着,保持半边臀部悬空的造型,这一用力,腰上本来麻木的伤口

又开始痛起来了,自己这种状态坐车真是活受罪。

困扰范硕的不止是林风还活着,还有那个鹏宇,居然联合林风一切暗算他,当时要不是看见鹏宇坐在驾驶室里,他也不会掉以轻心中了圈套,现在仔细想想,鹏宇当时的情况好像很不对劲?

现在多想无益,反正无论是鹏宇或者沙怪沙丘在出现在眼前,范硕也不会再轻易相信他们。车队驶出了城市来到郊外,范硕说的家在离城几十公里外那座仙鹤山的半山腰处,那座庄园名义上是他家一位亲戚的财产,实际一直是范硕在住,那里不仅环境优美,更重要的事没什么闲杂人等来打扰到他,整个仙鹤山相当于是他的私人地盘,任何人想要上来,都必须经过他的点头允许才行。

圣女魔咒第六季

圣女魔咒第六季第二集

第2687章 求你了,不找她嘛

药还握在他手里,他的目光落在她肩膀上。

盛以晴又有些后悔,不应该告诉他的……到时候问起来……他又该担心了。

盛亦朗上前两步,站定在妹妹面前。

他抬手触上她领口的纽扣。

“我自己来。”以晴伸手触上纽扣。

盛亦朗拿回了手指。

她解开了三粒纽扣,因为里面穿的是裸胸,所以没什么好难为情的。

解开纽扣后,她往受伤的肩膀上脱,顺利露出了那些已经结痂但赫然醒目的疤痕。

“你怎么弄的??”盛亦朗心急如焚,一把握住她手臂!深邃的目光落在她伤口,然后又看向她的眼睛,“小憬,发生什么了?”

不等她思索,不等她酝酿组织语言,盛亦朗连呼吸都不平稳了,“你倒是说呀,谁弄的?哪个王八蛋弄的?”

哥哥情绪一激动,以晴着急了,“哥,嘘!”真担心爸爸妈妈会知道。

本来就是一点小事而已的,更何况这会儿都已经好了。

然后她赶紧扣上了纽扣,从他手里迅速拿过了药,然后挽着他手臂,“走,呆会儿跟你说。”

就这样,她带着他往外头迈开了步伐。

“小憬,你到底怎么弄的?”做为一直以来都疼她宠她的亲哥,他是真的很担心,很着急。

能体会到哥哥的心情,以晴唇角轻扬,小声说道,“这不是快好了吗?你别这么紧张了。”

但是他可以看出,伤得也不轻,当时一定出了很多血吧?

从伤口愈合的程度来看,应该是新伤。

兄妹俩走进了主别墅客厅,以晴小心翼翼地将药瓶握在掌心,然后朝楼上走去。

盛亦朗跟在她身旁。

上楼后,以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知道哥哥要进来,所以她没有关门。

亦朗也知道,这件事情如果被家里其他人知道了,大家一定会很担心。

所以他进去以后关上了房门。

“到底怎么弄的?谁弄的?”盛亦朗望着她的背影,只觉心脏都在收紧。

握着药瓶的以晴停下脚步,转眸看向他,“哥,你别这么紧张,我已经没事了。”

“回答我的问题!”

他有权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盛以晴知道,已经逃不掉了,于是,她将那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哥哥,最后还补了一句,“哥,你别去怪她,这是一场意外,并不关她的事。”

“如果她不拉你出去,在校园里会有这样的意外发生吗?!”男生的眼底掠过一片冰芒!

以晴有点心急,以哥哥的脾气,不会对伊诺……动粗吧?

于是,她朝他迈开了步伐,伸手握住他手臂,抬眸轻声说道,“哥哥,你别这样,我已经好了,只要祛疤了,现在一点儿都不痛,真的,已经好了。”

可是当时流了很多血吧!!

盛亦朗对南宫伊诺这个丫头还真是没啥好感!!

“哥……”以晴见他表情难看,就怕他会迁怒于伊诺,“你……你先帮我抹药吧?好不好?”轻声询问着,她将药瓶子递到他面前。

盛亦朗缓缓将目光落到药瓶子上,“你确定是抹这个吗?”

“确定,安信告诉我位置的,而且听他的描述就是这个没错了,你打开看看,应该会散发出一股薄荷味儿。”

他伸手接过,轻轻拧开了盖子,还真是,散发出了一股薄荷味儿。

以晴开始解纽扣,反正里面穿了裹胸,又不会走光。

所以,她半脱着雪纺裳,露出了整个受伤的肩膀。

如果没有这些结痂的疤痕,她的皮肤真的细嫩得吹弹可破。

亦朗是用手替她抹药的,他尽可能地做到最轻最轻,生怕把他给弄疼了。

咫尺距离,以晴抬眸瞅着他。

哥哥的容颜真是俊美无铸,粗浓的眉峰微微敛起,好是好看,不过就是夹杂着一丝担忧。

他在替她抹药。

她抬手触上他的眉峰,小心翼翼地替他抚平……

“哥,不许生气,不许找伊诺麻烦。”以晴轻声开口,“我之所以告诉你真相,是因为不想让你担心,以后我会注意的。”

“太危险了,你知道吗?”盛亦朗简直不敢想,如果那天妙思和她的司机不在,将会发生什么?

她一个跆拳道黑带的人都干不过那个歹徒,周围的群又有谁敢拔刀相助?更何况前面已经被匕首捅倒下一个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我出门带保镖好不好?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尤其是……不要怪她……”

伊诺在哥哥这里得不到任何温暖,昨晚还被他给扔出房间了。

做为好朋友,盛以晴是有心无力。

但是盛亦朗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这么严重的事情!

替妹妹涂抹完药,他将瓶盖盖好,“药先拿着,明天继续,或者带到学校去。”

“不行不行,被姑父发现了怎么办?”以晴有自己的顾虑,被发现的话,也就意味着伤口被发现,“我才不想让长辈们为我担心呢,尤其是爷爷奶奶。”

“……”

对,在这个家里,所有长辈都很关心他们。

包括姑姑和姑父。

“哥,你答应我嘛,不要去找她啦。”以晴还是不放心,她一本正经地瞅着他,不免有些着急了,“好不好呀?”

“以晴,你离她远一点。”盛亦朗十分正式地通知她,“我看人很准的,南宫伊诺她和你不是同类人。”

“你在说什么呀?”

以晴觉得很震惊,哥哥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明明听懂了我在说什么。”他迎着她视线,粗浓的眉峰再次一敛。

“……”以晴咬了咬唇,直接扑入了他的怀里,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还将脸颊贴入了他温热的胸膛。

这个拥抱令他感到措手不及。

“哥,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松手了。”她像个孩子一样,倔强地将他抱紧,“我就一直这样抱着你。”

盛亦朗双手往后,试图轻轻地掰开她的手。

她十指紧扣,往他怀里蹭了蹭,“到底怎么样嘛!答不答应呀?”

“以晴,我不找她麻烦,但是有些话我得跟她说清楚!”盛亦朗不想忽悠她,这会儿说了不找,转过身去就找了,这种事情他也做不出来。

他是那种敢做又敢当的人。

圣女魔咒第六季

圣女魔咒第六季第三集

看着火海上悬空漂浮的铜镜,苍天弃神色严肃,目光之中似有思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传音声,再次在他的脑海当中响起。

“当年在未知暗殿内你所看到的那面铜镜,其实就是玄黄镜。”

此传音,让苍天弃的脸色微微一变。

当年他与孙游两人穷疯了,为了发一笔横财让两人暂时摆脱贫困带来的困扰,苍天弃便决定要前往西域最为混乱的未知暗殿。

两人进入未知暗殿后,立下了赌约,并且定下了时间以及碰面的地点。

可在苍天弃与孙游碰面时,孙游却被一名古灵精怪的女子控制带走了。

之后苍天弃找到了孙游,同时也发现了那名直到现在都让苍天弃觉得恐惧的女子,以及一面类似于玄黄镜的铜镜。

说是类似根本不算准确,这只是一个保守的说法,直接点说,两者几乎看不出什么差距。

不过在当时,由于情况复杂,局势混乱,苍天弃没有在此事上过于纠结,因为在他看来,不管那铜镜是否是玄黄镜,都不重要。

可眼下情况不同,白石塔灵一语道出此时此刻这面悬浮在空中的铜镜就是玄黄镜,并且是当初他在未知暗殿中看到的那面铜镜,这意义完全不同了。

为何苍天弃会觉得意义完全不同?

原因很简单,当时这玄黄镜可是在那神秘的女子手中,而此时此刻,这玄黄镜却出现在了这里,这意味着什么?

苍天弃没有怀疑塔灵所说,对于白石塔灵,他有一定的了解,若非有绝对的把握,白石塔灵是不会用如此肯定的语气告知苍天弃此事。

既然此铜镜是玄黄镜,而玄黄镜不知什么原因在当年就已经认主那神秘女子,那么很多问题便迎刃而解,心里的诸多疑惑,也随之解开。

苍天弃心里的诸多疑惑是解开了,不过,在场的其他几人,心里的疑惑却没有解开。

“我去,怎么只剩下一面铜镜了!”王隔壁嘴里,传出了惊疑的声音,此时他的目光,全部都锁定在了玄黄镜上。

不仅仅只是王隔壁的目光,在场每一人都是如此。

哪怕是孙游,此时也忘了质问李思涵,目光看着玄黄镜。

李思涵此时嘴里喘着粗气,额头出现了汗珠,刚刚那一招消耗了她不少的灵力,再加上之前的消耗,让她无论是在灵力上还是在体力上,恢复都跟不上消耗。

与其他人一样,此时她的目光,一样落在了空中那悬浮的玄黄镜上。

在玄黄镜上,她依稀能够感知到之前那假暗影楼主的气息。

嘴里虽说喘着粗气,但李思涵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这笑容甚是解气,眼中甚至还有得意。

“你怎么不继续跑了?”李思涵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笑着开口对火海之上的玄黄镜问道。

她这么一问,在场除了苍天弃之外,其他几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意外的神色。

“这……这铜镜就是刚刚那假暗影楼主?”孙游有些不可思议,已经完全忘记了要质问李思涵一事。

“没错,就是它,我能够肯定。虽然它之前变化为楼主时,它的气息与楼主没有什么两样,但在我一通猛烈的攻击下,它的气息终究还是发生了变化,而我则是以这道气息为引,不断对它发起凌厉的攻击。而那道气息,此时正从这铜镜上散发出来,有些薄弱,但仔细感受能够发现。”

听李思涵如此一说,孙游等人纷纷释放出神识,在玄黄镜上仔细感受了起来,果不其然,的确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息从玄黄镜上散发出来。

“这气息是……”纳迢微微皱眉。

“是器灵独有的气息,器灵如人一样,每个都有它独有的气息。刚刚的暗影楼主,其实就是这铜镜内的器灵所变化而成,它特殊的能力不仅让模样特征与楼主一模一样,甚至是气息都是如此。”就在这个时候,苍天弃开口了。

他这话,让孙游几人更是一惊。

“器灵?刚刚的一切,那么大的声势,闹得天翻地覆,都是这镜子内的器灵弄出来的?我们几人如临大敌,围困的仅仅只是一个器灵?”孙游张大了嘴,仿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一切都是真的一般。

“你可不要小看了器灵,厉害的器灵,比其主人都要厉害,虽然这种器灵并不见,但的的确确是存在的。”苍天弃一脸严肃开口说道。

对于苍天弃此话,孙游当然不会去怀疑真实性,毕竟苍天弃可是炼器天才,在炼器上的造诣就如同他炼制傀儡一般,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既然苍天弃都如此开口说了,那当然用不着去怀疑真实性。

他孙游只是惊讶,纯粹的被苍天弃所说的一番话给惊讶到了。

“咦?”突然间孙游看向玄黄镜的面色微微一变,嘴里传出疑惑的声音:“这铜镜怎么感觉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未知暗殿内,你应该见过的。当时你被那神秘的女子控制,这铜镜,就是她的法宝,而这铜镜,名为玄黄镜。”苍天弃提醒道。

孙游双眼一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

“呵呵呵呵,苍天弃,你终于想起我了。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玄黄镜,是你在西域所在的玄黄镜,同样也是你在未知暗殿内看到的玄黄镜,唯一不同的是,你在西域见到我时,我还没有主人,而当你在未知暗殿内见到我时,我却有了一个强大的主人。此事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又怎么可能从封印中脱困,最后只能被消耗干净力量而此地消失于这天地之间,更不可能几经波折遇到我如今的主人。”

如果在之前苍天弃听闻此话,心里说不定还会惊讶一番,但眼下心里不少疑惑已经随之解开,苍天弃对玄黄镜此话已经没有了什么惊讶。

玄黄镜是如何落入那神秘女子手中的,对于苍天弃而言这不重要,他只需要知道如今这玄黄镜的主人就是那神秘女子就足够了。

随着话音从玄黄镜内传出,一阵轻微的波动从玄黄镜一旁的空间传出,一道女子的身影出现。

此女,正是玄黄镜的器灵,她曾经在西域出现过,也在未知暗殿内出现过。

相比其他的器灵,这玄黄镜的镜灵身体竟然要凝实许多,犹如实体一般,若不仔细去看,很难发现她的身体其实并非实体。

器灵身体凝实的程度,在正常情况下完全可以作为衡量器灵实力是否强大的一种方式,虽不能作用在所有器灵身上,但是至少对于绝大多数的器灵而言,是这样的。

玄黄镜灵身体如此凝实,如同真人,是苍天弃首次见到,也正是因为如此,玄黄镜灵才具备了出众的实力。

“哼!你还敢冒出来,看来刚刚那一把火把你烧得还不够痛!”

见玄黄镜灵显出了形体,李思涵的嘴里传出了一声冷哼,强行压制住想要继续喘气的冲动,冷哼一声,对玄黄镜灵开口。

她也是没有想到,一个器灵居然会如此厉害,她从踏入修真界开始到现在,还从未见过实力如此可怕的器灵。

虽说这玄黄镜灵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手过,可她在李思涵的一通猛攻下能够坚持下来,而且事后还能谈笑风生,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她的实力之强悍。

李思涵极具挑衅的声音落入玄黄镜灵的耳中,她的目光从苍天弃的身上转移,看向了李思涵,冷冷一笑。

“呵呵,你的实力的确很不错,但你也不要太过高估了你自己的实力,更不要轻看了我,要知道,我从开始到现在……都还没有动用玄黄镜。”

说着,玄黄镜灵一把抓住了一旁悬空漂浮的的玄黄镜。

而苍天弃,见到这一幕后,眉头忍不住再次一皱!

玄黄镜的威力他是见识过的,时隔多年,玄黄镜早已不是当年的玄黄镜,它的威力只会更强。

甚至……他心里隐隐觉得,如今这玄黄镜的威力,会强大到超出他的想象!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