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魔咒第三季

  • 主演:莎侬·多赫提,霍莉·玛丽·库姆斯,艾莉莎·米兰诺
  • 导演:詹姆斯·L·康威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0

圣女魔咒第三季第一集

苏沐看了看那个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就笑笑。

苏沐抿了下唇:“我知道是有法律效力的。”

不然,在大街上买张黄牛的不就行了吗?

想到这里,她看向夜想南,轻咳一声:“要不,买一张吧?”

夜想南皱了下眉:“你是说,假证?”

苏沐嗯了一声,“假证。”

夜想南挺无语的,看着一旁忍着笑的民政局工作人员:“你在他们面前就说这个?而且传出去我的脸面往哪里放?”

堂堂的星光总裁,一张结婚证都弄不到,还要做假的。

他睨着苏沐,苏沐不说话了,最后一次合体拍照。

人作人员拍好,给他们看,笑了一下:“虽然笑得有些假,但好歹是笑了。”

夜想南看看苏沐,苏沐抿着唇没有出声。

照片,确实像工作人员说得那样,笑得有些假假的。

但无论怎么样,到了下午两点时,两张新鲜出炉的结婚证确实热气腾腾地出来了,还泛着淡香的油墨味道。

工作人员亲自送来的,递上时还是挺真挚地送上了祝福,苏沐有些G。

夜想南让李秘书包了两个大红包给这个工作人员,算是堵住了他的嘴,另外,还在内部发了……喜糖。

全星光都知道夜总领证了,这骚操作啊。

但是苏沐并不知道,她以为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

下午,她又和夜想南去了一趟那间托儿所,园长仍是亲切地接待了他们。

夜想南很是扬眉吐气地把结婚证给拿了出来,现在开始他也是有证的人了。

园长微微一笑,确认过后又收了学费,然后看着夜荀:“夜荀小朋友是今天先去体验一下,还是明天正式上课?”

夜想南摸摸儿子的头,:“你决定吧。”

夜荀就眼巴巴地看着他,得了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不过夜想南发现自己的儿子有些……这性格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他拍拍儿子,然后笑了笑,“去吧,我和你妈妈等你放学接你,晚上带你去吃儿童餐,庆祝一下。”

夜荀毕竟还小,巴巴地说:“庆祝你和妈妈今天领证吗?”

园长和老师对视一眼,心里都暗暗地想,夜总为了孩子也真的是付出蛮多的。

夜荀可不知道这些,开开心心地被老师牵着小手去班上了,夜想南和苏沐目送儿子,一会儿又和园长客气了几句,这才和苏沐一起出去找了一家咖啡厅坐着。

苏沐本来以为坐在这里无非就是等夜荀下课了,没有想到夜想南去车里拿了部笔记本出来,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方案。

他挺专注的,绝不是作作亚子。

苏沐有些无聊,拿了手机玩,她少有这样闲的时候。

过了一会儿,夜想南看了看她,发现她竟然在玩五子棋,有些鄙视地说:“这是老年人才玩的,苏沐你玩这个?”

苏沐咬了下唇:“有什么不对吗,还是有规定?”

“没有规定,但是你落伍了。”夜想南说着,拿过她的手机。

他低头,打开一个软件:“星光才开发了一款新游戏,我帮你下了,回头我让人给你最好的装备。”

圣女魔咒第三季

圣女魔咒第三季第二集

第1025章 下雨了,冷不冷?

“笑那么开心干什么?”易俊阳用纸巾,将照片上的水珠摘掉,目光望着她的面孔,不舍得移开半分,“没见过帅哥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语气也有点儿像唐晓宙了。

或许是这五年来,跟她接触的时间太长了,或许是太思念她了,所以潜移默化之中,他的性情也跟她……越来越像了。

虽然如此,但到头来,却依然还是……她是她,自己是自己。

她从来也没有回应过自己。

从来!

他有时候在想,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当初她追着自己满世界跑的时候,他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不肯,更不会跟她说一句话温柔的,关心的话。

所以现在……不管自己怎么请求她,怎么思念她,她都不肯回应一声,哪怕是在梦里……她都不肯跟自己说一句话。

所以唐晓宙,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如果是的话……好吧,你成功了!

易俊阳无奈的抬头看着照片上的女孩儿,看着她灿烂无比的笑容,心里隐隐的疼着,可是脸上的微笑却一直挥之不去。

“下雨了,冷不冷?”他轻轻的抚着她的脸颊,真想将她拥入怀里。

可是……冰冷的墓碑将他们隔在了两个世界。

他……再也抱不住她,再也听不到她的回应了。

五年了,从之前的每天来一次,到后来二天、三天,直到现在变成了一周一次。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想她。

想她曾经追在自己身后的样子,想她逼自己说喜欢她的情形,更想她不管什么时候,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乐观对待的态度。

但想有什么用?

她再也回不来了!

她抛弃了自己!

而且……再也不会回头。

比自己当初更坚定,也更绝情。

“晓宙,我想你了……”易俊阳轻轻的坐在她的旁边,他不想煽情,更不想跟她诉苦,可他如果不说出来,心里太憋闷,太难受了,“你呢?你想我吗?”

“少辰和井橙一家三口去度假了,真希望你也在,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说到这里,易俊阳不由的停了下来。

这不就是唐晓宙当初的愿望吗?

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实现,都没有带着她,甚至是跟她一起出去度个假。

易俊阳的心里有很多遗憾,而这些遗憾,全都是对唐晓宙的。

可疑惑终于是遗憾,即使他现在再后悔,也无力补偿了。

而她……或许真的没有怪他吧?

“知道吗?那天我送他们去机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女孩儿,她跟你很像,特别像!”易俊阳说到这里,唇角微微的上扬了起来,他的目光从墓碑上收了回头,抬头望向微雨的天空,“她跟你一样,会训斥病人,也跟你一样,狡猾多变,甚至连穆井橙都不是她的对手。”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看着她跟穆井橙周旋,我竟差点儿以为那就是你!只是……”说到这里,易俊阳停顿了一下,然后低头看她,“她没有你那么粘人,没有你那么张扬,更没你那么古灵精怪。所以……她不是你!”

可为什么……

为什么这两天来,自己的脑子里一直回忆那个情形,一直无法控制的浮现出那个女孩儿的身影,为什么总是想起那一幕,想起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一定是因为太想她了。

一定是!

想到这里,易俊阳释怀的笑了笑,然后继续跟唐晓宙聊着天,“其实……这个世界上,又有谁有你那么胡搅蛮缠,嚣张跋扈,古灵精怪呢?又有谁……会像你那样,对我不离不弃呢!”

说到这里,易俊阳的眼睛不由的红了起来。

面对唐晓宙,他总是这么脆弱。

他不记得自己为何事哭过,却记得自己在她面前的每一次落泪。

从她离开自己的那一刻开始,再到现在。

他不记得自己红了几次眼,流了几次泪,他只记得,只要一想起唐晓宙,他的心就会疼,就算到了现在,过了五年之后,这样的感觉依然那么清晰,那么刺骨。

“晓宙……”易俊阳深深的看着她,“等着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很快就会来陪你!陪着你……一起过我们的二人世界,永远也不分离,好吗?”

“轰……”天空传来一声惊雷,打断了易俊阳的声音。

他抬头看向雷声发起的地方,唇角微微的上扬了起来,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只是巧合,但他还是有些怨念的看向唐晓宙,“你就这么嫌弃我吗?”

雨变的越来越大了,易俊阳轻轻的抹去她脸上的雨滴,随即无奈的站了起来,“好吧,既然你这么赶我,我就只好先回去了。不过……我们约好了,到时候不许食言,明白吗?”

为了警示对方,他轻轻的在她的墓碑上弹了一下,一副如果你不听话,我就会教训你的样子,然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

回到车里,易俊阳有些疲惫的靠在坐椅上,闭上眼睛缓缓的待了会儿。

听着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他懒懒的启动了车子,然后向家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车子并不多,除了越来越猛烈的雨水拍打着车窗之外,竟什么声音都没有。

为了让自己显的不那么寂寞,易俊阳伸手打开了音响,当舒缓的音乐响起的时候,他的心情也变的安静了起来。

但就在这时,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车子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

易俊阳立刻踩下刹车,心里跟着“咯噔”一声,这才发现,他竟与前面的一辆红色宝马撞到了一起。

雨哗哗的下着,易俊阳正准备下车查验,却听到车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这个世道,碰瓷什么的太过普遍了,尤其是在这漆黑的雨夜。

所以,这么主动的“还击”,让易俊阳不得不有所防备。

因此,原本还很担心有人受伤的他,此刻,突然提高了警惕般,稳稳的坐在了车里,并且不动声色的转头看向窗外,随即轻轻的将车窗摇下了一条缝隙……

“下车!”车窗外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圣女魔咒第三季

圣女魔咒第三季第三集

伴随声音的传来。

一种霸凌千古的绝世战意蓦然笼罩这一方天地。

日月无光,苍穹色变,无双狂澜席卷八方。

林宇踏步追击,浑身绽放无量神光。

浑然间,睥睨天下,雄姿慑人。

在此刻,他的气势急骤提升。

脑海中那一道战天斗地的身影,与自己渐渐融合。

他神色冷酷,直接一拳就轰出。

拳音如海啸,茫茫震耳。

一股盖世神威,横扫天地。

霸道的气势,令人望而生畏。

被击飞出去的黑袍怪人,一脸的震撼莫名。

他无论如何都难以相信,刚才还被自己碾压的后生晚辈,怎么会在突然间变得如此可怖。

吼……

惊怒交加下,他止住了身形。

一张脸,狰狞扭曲。

古朴的吟唱声,在体内回荡。

九黎巫体,爆发出绝强的气势。

犹如神铁一般的肌体,浮现出诡异的纹路。

那一道道纹路,看上去好似上古神纹,却又有所不同。

两人各自施展出至强的一击,誓要分出生死胜负。

锋芒相对,拳拳相撞。

一个刹那,拳与拳之间碰撞了成千上万次。

双方出手的速度,快的让旁观八人反应不过来。

他们的眼睛,竟跟不上这种超越常理的速度!

咚咚咚……

拳头粉碎真空,破灭一切阻挡。

林宇挟滔天神威,像是一颗流星撞击而来。

所过之处虚空破碎,空间裂缝浮现。

黑袍怪人发丝飘荡,浴血抗衡。

体内古音阵阵,愈发嘹亮。

一道道神秘的纹路,在体表璀璨流转。

两人对决的场面,恐怖到了极点。

宛若在开天辟地,混沌初生。

极致的力量碰撞,让整个黑血门秘境都在摇摇欲坠。

旁观的八人,更是惊骇欲绝。

这一刻,天道归元轮回拳,霸气到了极点。

天地都因此而澎湃,精气狂暴涌动。

林宇越战越勇,眸中光华璀璨万分。

在一次次的磨练中,他将这天道归元轮回拳领悟到了一个崭新的境地。

而黑袍怪人尽管奋力反击,却始终无法扭转劣势。

在惨烈的对决中,他步步后退,半边身子鲜血挥洒。

强如九黎巫体,在天道归元轮回拳面前,也不得不饮恨当场。

“啊,我杀了你……”

负伤的黑袍怪人,怒不可遏。

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在秘境之内,有先祖遗志加持下,自己居然仍旧让一个后生晚辈压着打。

假如在正常状态下,岂不是只有被秒杀的份儿。

此时的林宇,眸光愈发平静。

“既然你们出尔反尔,也怪不得林某痛下杀手了。”

随着声音响起,拳势尽出。

刹那间,日月无光,星域失色,简直就没有什么可以抵挡。

失去了力量方面的优势后,黑袍怪人沦落到只能勉强抵挡的境地。

若不是九黎巫体强悍无匹的话,恐怕他早就被林宇的拳头打成四分五裂了。

见此情形,旁观八人不禁悚然而惊。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上去帮一帮副宗主?”

一名忧心忡忡的长老,低声提议道。

闻言,那名女长老不假思索地反驳道:“帮什么帮?这两人就像是人形蛮兽,副宗主蜕变出的九黎巫体,我们若是贸然上前的话,谁能禁得住他们一拳?”

听了这话,几人面面相觑,不再吱声。

场中激战的两人,力量和肉身强度都堪称妖孽级别。

贸然插手的话,恐有性命之虞。

更何况,他们与现在的副宗主根本无法形成配合。

即便是不顾危险上前相助,也不一定能起到多少效果。

“你们七个在这里掠阵,若是副宗主落败的话,一定要想办法阻止林宇,我去圣境寻找宗主,让她老人见出面,解决此事。”

说到这儿,女长老不屑地望了一眼苦苦支撑的副宗主。

“哼,本事不大,野心不小,宗主老人家还在呢,就想自行其事。”

冷冷地扔下一句话,她也不管别人是否同意,转身飞离了此地。

只留下,七名长老面面相觑,一脸的难色。

随即,一双双眼睛齐刷刷朝激战中的两人望去。

此刻,林宇与黑袍怪人一路大战,鲜血迸溅。

两人血拼的攻击力,将七名长老惊得瞠目结舌。

惨烈的搏杀,像是针尖对麦芒。

下山虎遇到上山虎,云中龙碰到了雾中龙。

双方各展所学,激烈对抗。

林宇虽然占据了优势,但肉身强度终究不足,难以淋漓尽致地发挥出天道归元轮回拳的恐怖杀伤力。

拳势反震之力,也让他浑身上下鲜血淋淋。

与林宇相比,黑袍怪人的下场更惨。

口中吐出的鲜血,已将半边身子染红。

在滔天轰鸣中,他步步后退,鲜血横洒。

浑身都是伤口,不断的淌血。

在步步紧逼下,他显露出败象。

终于,林宇抓住了对手的破绽。

左手天道归元轮回拳,刚猛无匹,霸道无边。

拳势滔滔而上,卷碎一切阻挡,神勇惊世。

轰!

一声巨响,黑袍怪人被打中了胸膛,身体横飞出去。

中招的胸口塌陷,裂开一道缝隙,而后如蛛网一样蔓延。

咔嚓咔嚓……

饶是九黎巫体强悍无匹,也被一拳打断了数根胸骨。

黑袍怪人一边横飞,口中一边咳血叫嚣:“小子,这是你自找的,本尊要你的命!”

叫嚣声响起,一缕缕祭祀古音悠然传来。

仿佛贯穿了时间长河,从遥远的上古洪荒,传递到黑血门秘境。

上空,一道模糊的人影出现。

白发如雪,魔威盖世。

动若狂雷,静若孤峰,威仪无双。

霸气凌世白发扬,倚苍风,变玄黄。

仅仅是一道模糊的影子,便给人带来了窒息般的压迫力。

当那道人影出现的刹那,林宇感觉四周的空间都化作了虚无。

窒息般的恐惧,在心头不由自主地滋生。

强大,无法想象的强大。

绝世的力量澎湃,让林宇感觉自己好似蝼蚁般渺小。

心悸的一瞬,他竟有一种跪伏拜倒的冲动。

看到这一幕,远处的七名长老纷纷惊呼:“疯了,副宗主疯了,居然想要将先祖的意志纳入体内,去抗衡林宇……”

惊呼声中,那一道模糊的身影渐渐重叠在黑袍怪人的身上。

这一刻,他浑身光华胜火,骨头嘎嘣嘎嘣作响,伤势瞬间复原。

散发出汪洋般的血气,撼动天地。

犹如闯出地狱的魔神,挣脱了枷锁,恐怖无边。

无匹的气势,仿佛一尊灭世魔神降临秘境。

吼!

黑袍怪人仰天大叫,声音震碎穹苍。

声波震荡,让远处的七名长老都有些禁受不住。

耳朵中,深处一缕缕殷红的血迹。

“快跑,副宗主这个疯子……”

七人惊呼一声,不断倒退。

寒气从脊背冒起,一个个心胆沮丧。

在危急关头,副宗主竟然召唤出先祖残留的意志,贯注到自己的体内。

这种行为,与疯子无异。

此刻,黑袍怪人如野兽般嘶吼,眸子中凶光大盛。

瞳孔像是两盏神灯光辉熠熠,气势仿佛永无止境般迅速攀升。

面对如此对手,即便是林宇也不禁为之骇然变色。

他的瞳孔急剧收缩,凝视着状若神魔的黑袍怪人。

真是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可怕的家伙。

与之前相比,黑袍怪人的九黎巫体胀大了一圈。

肌体愈发坚不可摧,宝光湛湛。

澎湃的力量,让周围的虚空都发出咔嚓咔嚓的破碎声响。

举手投足间,并未发力,便已然能够破碎真空。

极致强悍的恐怖气息,让林宇为之胆寒。

尽管他性格倔强桀骜,生平从未向任何人低头。

但眼前的对手,此时实在是太强大了。

强大到让林宇从本能里,都隐隐的出现了一种无力抵抗的情绪。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