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人止步第二季

  • 主演:JohannaMcGinley,马克·杰弗里·米勒
  • 导演:Peter Mattei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未知
  • 年份:2017
WGN America制作的剧集《Outsiders》将与1月26日首播,本剧讲述了一个不与外界来往的生活在阿拉巴契亚山脉的一个家庭的故事,由David Morse、Thomas M. Wright、Ryan Hurst、Joe Anderson、Gillian Alexy、Kyle Gallner、Christina Jackson、Francie Swift和Phyllis Somerville领衔主演。剧集讲述了这个生活在极其偏远地区的家庭与执法机关、外来入侵者以及一个投资上百万的煤矿公司周旋的故事。

外人止步第二季第一集

那假陈一飞带人在客厅等待的时候,已经有很城主府的侍女端着一盘盘菜肴朝这大厅里面走了进来,然后摆到了那个大大的宴会桌子上。

陈一飞和刑天一行人却是在一旁皱眉的看着那坐在主位上的假陈一飞,这个家伙如此肆无忌惮的假冒他,不是蠢货,就是别有目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子云突然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拜见首领大人。”赵子云直接恭敬的朝那陈一飞拱了拱手“不知道我们城主府的菜肴是不是合大人的胃口?”

“菜肴很美味,赵城主有心了。”那‘陈一飞’笑了笑道。

而这个时候,赵子云身边却有一个壮汉突然到了陈一飞他们的近前道:“几位,我们城主有重要的事情要和陈一飞首领大人,还请你们跟随我出来避讳一下。”

陈一飞听到对方的话,笑了笑,带着刑天站了起来。

“请吧。”那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陈一飞和刑天他们没有犹豫,直接跟着对方朝外面走去。

那‘陈一飞’急忙道:“赵城主这是为何?”

赵子云急忙道:“首领大人,我有总要的事情要说,怕这轩辕林一群人是奸细,所以先请他们离开。”

“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那‘陈一飞’疑惑的问道。

赵子云急忙道:“首领来的时候应该听说过飞熊城吗?这飞熊城是黑龙部第一大城,城池的掌控者是熊家,这熊家的人一直和太子亲近,是太子的死忠,我听闻飞熊部想要对付首领,不让首领取代黑龙氏。”

听到这话,那‘陈一飞’装出了一副吃惊的样子,急忙道:“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赵子云急忙道。

两人都在演戏,一个忽悠着一个。

而同时,另外一边,陈一飞和刑天很快就被那壮硕男子带到了城主府一处角落的院落之中。

就在陈一飞和刑天踏入前面的院落之时,就感觉到四周突然凝聚出了一道护罩,将陈一飞他们笼罩在了里面。

“这是什么意思?”刑天顿时皱眉的看着那个壮硕男子。

那男子冷笑道:“什么意思还不简单?一些事情不是你们该参与的,既然被卷进来,你们只好去死了。”

“赵子云果然是别有目的,恐怕他恭请陈一飞回来也是别有用心吧?”陈一飞看着那壮硕男子道。

“呵呵。”那壮硕男子顿时笑道:“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挺聪明的,,难怪可以这么轻松的搭上陈一飞,还被他收做手下,可惜的是,太不长眼。”

说着,那壮硕男子便双手快速的凝聚印法,然后便凝聚出了一道道的符纹印在了那护罩之上。

那符纹顿时顺着护罩游动,然后窜到了地上,朝陈一飞他们缠绕了过去。

很快,陈一飞一行人就被这些符纹完全缠绕住了,可他们根本没有挣扎,任由那符文游遍全身,因为这符纹的能量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一点作用,太弱了。

可那壮硕男子却根本不这么觉的,看到陈一飞他们被那符纹缠绕,反而大笑道:“怎么?知道要死了,连挣扎一下都不想了吗?”

说着,这壮硕男子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柄长刀,朝陈一飞走了过去,然后狠狠的朝陈一飞劈砍了下去。

锵!~

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

然后让这壮硕男子惊骇的事情发生了,陈一飞在那瞬间进入异变,手臂化作龙爪,直接朝那长刀抓去,将那长刀牢牢的抓在了手里,动弹不得。

这让那个壮硕男子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急忙要后退。

可这个时候,壮硕男子却发现自己的身后竟然已经站着两个人了,正是巴鲁和刑天,一人一个的按住了他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

这让壮硕男子的脸色顿时变了,立马想要挣扎,可他的双腿腿弯却被两人一人一下的踹了一脚,整个人直接跪到了陈一飞的面前。

而陈一飞手掌一用力,也是同时将壮硕男子手中的长刀夺取到了手中,然后缓缓的架在了这个壮硕男子的脖子上。

“你……你到底是谁?”壮硕男子的脸色顿时变了。

“我是谁?”陈一飞笑道:“死之前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陈一飞。”

那壮硕男子顿时惊骇的瞪大了双眼:“不可能,你是陈一飞,那大厅里面的是谁?”

“呵呵,谁知道呢?”陈一飞笑了笑道:“这些家伙假冒我,倒是没有想到却替我挡灾了。”

说着,陈一飞便在这壮硕男子惊惧的目光之中,一刀割下了他的脑袋。

“陈一飞,现在要怎么做?”刑天上前问道。

“好戏还没有完呢,先去看好戏。”陈一飞笑了笑,然后便见三足金乌化身出现,一团火焰将那壮硕男子的尸体烧灼的干净,然后一行人身影一闪,便朝那大厅冲了过去。

很快,陈一飞和刑天他们便隐藏气息,到了城主府大厅前,可这个时候,他们却发现整个城主府大厅竟然已经被掀翻了,产生了一股股剧烈的能量碰撞。

“可恶,你们竟然下毒。”那假陈一飞怒吼,身上气势狂涌,疯狂的朝赵子云攻击了过去。

“几位长老,助我。”那赵子云急忙喊道。

在赵子云的四周,已经多了几个老者,这几个老者每一个身上的气势都非常的恐怖,在赵子云话落的时候,便齐齐的朝假陈一飞一行人围攻了过去。

这些老者,一个个出手都狠辣无比,显然是想要了那假陈一飞一行人的性命,或者说他们真正想要的是陈一飞的命。

“陈一飞,这赵子云果然没安好心,他竟然是要对付你,这倒霉的假话倒是帮你挡灾了。”刑天皱眉的看着眼前的战斗:“只是这些老者实力都很强,根本不只赵子云这一个城主能够驱动的,他们到底是谁?”

“你也没有认出来吗?在伏羲大帝那里没有记载?”陈一飞皱眉的问道。

刑天皱眉道:“没有,应该是哪个势力隐藏的高手,这种情况在人族之中很常见,因为对付仙族会有死伤,一些势力和家族不想高手去送死,就隐藏起来,不报人皇大帝的记录。”

外人止步第二季

外人止步第二季第二集

说完江可柔就走了。

江以晴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很久。

她的心情似乎非常复杂!

最后江以晴做出决绝的神色,然后直接回了房间。

而她的那些反应,都被人看在眼里……

江可柔以为江以晴是被她说动了,她得意冷笑,果然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可她却不知道,莫筠已经知道了一切!

江以晴把这番谈话都全部说给莫筠听了,而莫筠听了后,感觉他们的分析应该是对的。

江可柔一定知道她和郝燕森的关系,她的目的,就是要用江以晴来对付她。

只要江以晴通过她接近了郝燕森,说不定他们还会寻找机会,让江以晴和郝燕森发生点什么。

到那个时候,她和郝燕森之间的关系一定会出问题。

就算她不和郝燕森分手,也一定会和江以晴成为仇人。

江可柔还可以继续利用江以晴来挑拨离间,利用她来对付她,说不定会让她们两个女人自相残杀。

而她,根本不需要出手,也不需要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能轻易除掉她。

甚至还能顺便除掉江以晴,让她自己成为名正言顺的,江家唯一的大小姐。

她这一箭双雕的计谋,还真是让人佩服!

这种计划看似不好掌控,但其实最是杀人于无形。而且心机之深,让人细思极恐。

这个江可柔,简直是太可怕了。

她不来明的,只来阴的,让你防不胜防,也对她无可奈何。

不过她太低估了江以晴的人品。

以为这样就能威胁住她,引导她走上她给她安排的这条路。结果她聪明反被聪明误,反而被江以晴给出卖了。

现在她的一切计谋都原形毕露,莫筠他们等着请君入瓮,然后来个瓮中捉鳖!

…………

莫筠和江以晴在配合着演戏的时候,她也没有忘记去关注金家的事情。

江可柔是从金宇手中带走的江以晴,这说明她和金宇估计有什么私底下的交易。

而果不然,郝燕森让人去调查,得知金宇偷偷找过了叶家。

金家能想到去找叶家帮忙,肯定是知道了针对他们的人是他。

这应该是江可柔提点的。

目前也就只有找叶家,金家才有一些希望。

所以江可柔是肯定早就知道了他和莫筠的关系……

“叶家?”莫筠听了他的分析,有些惊讶,“哪个叶家?”

郝燕森低沉的说:“A市的叶孤鸣一家,他们位高权重,在A市盘根交错,但是内部却早就已经腐败了。”

“夏玉有一个朋友叫叶红,是个军医,和这个叶家有关系吗?”莫筠下意识的问。

郝燕森回答道:“叶孤鸣的女儿就是她。”

莫筠愣了一下,“这么说,叶家其实……并不怎么干净?”

“嗯,不过他们做事很谨慎,我们也只是怀疑他们有问题,但一直没有证据。如果叶家插手这件事,估计金家暂时还死不了。”

但郝燕森也安慰她,“但你放心,就算不死也会半死不活。”

莫筠笑道:

外人止步第二季

外人止步第二季第三集

这些症状,于丝柔的母亲都有。

而吴良对这些细节的了解,让于丝柔母亲大感惊讶!

“吴老板,平时我也不注意保养身体,你这一说,我才想起来自己原来有这么多的小毛病,不过话说,我到底得了什么病?”“伯母气虚,说白一点就是元气不足引起的一些病理变化,依我看来,伯母的气虚并非先天,而是后天劳伤过度损耗的,还有就是不注意休息。”吴良说道:“这气虚通五脏,五脏皆藏精气,而尤其以肺脾肾

最为重要,若是以后不注意调养休息,迟早要酿成大病。”

于丝柔的母亲,觉得吴良说的很有道理。

近年来的身体的确一天不如一天了,要知道年龄才四十多岁,正值壮年。

不过令她感到疑惑的是,吴良只是给她简单的号脉,并没有其他检测,怎么会知道她的病灶。

她对中医,一直都抱有一种怀疑的态度,认为西医采用的是高科技,会更加靠谱和安全,反而对中医,有一些怀疑。

于是她问吴良,“吴老板,你是怎么知道我这些老毛病的?你总结的也太准了吧,难道中医比那些先进的检测仪器还要准确?”吴良笑答:“中医讲求望闻问切,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具体的细节我没办法给伯母解释,因为伯母您听不懂,而我诊断病人的病症只需单指切脉,快则一秒,慢则几十秒,绝对不会超过一分钟,现

在很多医院里的中医诊病时也要借助西医那套了,只是在开药时才会用到中药,而我刚才采用的一种古老的诊脉术,一般情况下在民间比较常见,这种切脉术很复杂,伯母不听也罢。”

孙思邈的诊脉,岂是寻常人一句两句就能理解的。

在唐朝贞观年间,唐太宗李世民的长孙皇后怀孕十多个月了,不但不能分娩,并且得了重病,虽经宫廷太医的精心诊治,病情仍然不见好转。

是孙思邈悬丝诊脉,取出一条红线,叫宫女把线系在皇后右手腕上,一端从竹帘拉出来。

他就是隔着罗帐,捏着这条线为长孙皇后“切脉”。

根据丝线的抖动,片刻功夫,孙思邈即对娘娘的疾病作出了诊断。

由于当初是封建社会,才有了悬丝诊脉一说,如今社会已经文明开放,用手指切脉,比悬丝更加准确。

其实吴良刚才给于丝柔母亲诊断出来的小毛病更是一大堆,不过另外那些小毛病不说也罢,说出来会影响病人的心态,但是这些小毛病也不足以危及到健康。

当于丝柔的母亲,听说吴良切脉诊断,快则一秒,慢则几十秒,简直不敢相信,以至于在心中惊叹了几句。

什么?

这么快!

这怎么可能!

于丝柔的母亲难以置信,她甚至以为吴良在装逼,或者是在故弄玄虚。

“吴老板啊,你这话,说的有点太过了吧,我看许多老中医都是问诊号脉,前前后后少说也得有五分钟,从来没有你说的这么快,如果你有这本事,可以称作神医了。”于丝柔的母亲说道。

听到于丝柔母亲这样说,吴良也只是笑了笑。

神医?

呵呵。

我真的是神医再世。

吴良明白于丝柔的母亲还在怀疑他,谁让他不是大名赫赫的中医学专家呢,甚至连中医都不是。

不过,吴良也没想着能够救死扶伤,成为一代名医。

唯有败家才是永恒真理,如果不是于丝柔父亲得了脑中风,瘫痪在床,吴良何至于跟于丝柔母亲费这么多口舌,有这些时间,去看直播砸个几十万上百万的也可以啊。

说白了,还是为了于丝柔。

“吴老板啊,如果你是真心为了丝柔,你就应当在做事之前,经过深思熟虑,我知道刚才你在向我展示你的中医行医的实力,是为了证明你有能力,用来说服我。”于丝柔母亲语重心长的说道。

“妈,你说什么呢,什么叫为了我啊。”于丝柔变得很不好意思。

“你是我的女儿,我还不了解你?你心里想什么我都清楚。”于丝柔母亲说道。

这下子于丝柔更加害羞了,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

不过,于丝柔母亲又叹了口气,说道:“但是吴老板,仅凭刚才展现的实力,不足以证明,所以……”

于丝柔母亲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吴良也能懂,即便吴良想法办证明自己,可是她还是不敢让吴良去冒险。

吴良也并非记仇之人,也没必要因为这事就心生怨恨,他能够理解于丝柔母亲此刻的心情。

这关系到自己丈夫的性命,自然不会让别人轻易冒险,连医院的主治大夫都治不好脑中风引起的瘫痪,谁敢相信一个连医生都不是的人呢?

如果吴良的职业是医院的医生,或者是祖传老中医的传人,于丝柔母亲也许还敢冒一冒险。

可是,吴良的职业是商人,是投资人,跟医生根本不搭边。

既然这样都不能说服对方,吴良也只好作罢。

但吴良已经看过于丝柔父亲的病势,心中有极大的把握,能让于丝柔父亲摆脱瘫痪,重新站起来。

所以,此事不必操之过急。

既然于丝柔母亲不敢冒险,那么吴良决定来个先斩后奏。

只是,要找个恰当的时机才能行。

略微思索,吴良计上心头。

那就想办法,让于丝柔母女离开病房,吴良留在医院,悄悄的为于丝柔父亲针灸诊治。

只是,不知为何,吴良想要帮助于丝柔父亲治疗瘫痪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某些医生耳朵之中。

大概是吴良在与于丝柔母女交谈时,被某个护士或者医生凑巧听到,于是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

这件事在本科室传了个遍,几乎连科室主任都惊动了。

更是有些医生,对吴良表示不屑,甚至谴责!

吴良上个洗手间的工夫,就听到本科室的医生在议论。

“呵呵,真搞笑,他连医生都不是,却想着救死扶伤,估计是《急诊科医生》之类的电视剧看多了。”

“这种人就是不信任医生,一般来说,挑起医患纠纷的就是这种人,真可恨!”“没错,就是这种人,以为我们医生治不好的病他能治好,其实真的很幼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