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大教堂

  • 主演:JordiAguilar,埃托尔·卢纳,巴勃罗·德尔基
  • 导演:乔迪·弗拉德斯,萨
  • 地区:西班牙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18

海上大教堂第一集

木姬感觉到身上越来越精纯的血脉,俏脸大喜,她修炼的这段时间竟然这么快就有成效了,她得到的这个水凤凰传承果然厉害。

木姬没有犹豫,急忙加速崔动修炼功法,全力突破王者圣尊。

木姬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烈了,这一幕顿时吸引了整个人皇宫的注意力。

而同时,在人皇宫另外一间密室之中,几道身影也是盘坐在了一起,围绕着前面发光的规则本源碎片。

这些人自然是陈一飞,巴鲁他们,还有鸿泰,凌宇,安道尔。

除了这些手下,陈一飞将莹莹姐也叫来了,她比老大巴鲁他们更有机会感悟规则本源碎片。

这段时间,随着对这规则本源碎片的感悟,陈一飞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感悟,最明显的就是莹莹姐,马上就到了突破王者圣尊的临界点。

她的体制可是和曾经的女娲一样,更容易感悟规则本源碎片上的规则力量。

而这段时间感悟最深的还是陈一飞。

几人身上都涌动着一股股恐怖的气势,但是他身上的气势却尤为恐怖,远远超过了其他人。

原本他还只能和傀儡分身施展双子帝星的力量才能爆发出一丝融合镜的实力,现在单单本体就没有问题了。

也正是因为他曾经爆发过融合镜的力量,所以感悟的最快,受到他的影响,傀儡分身和三足金乌化身感悟的也十分迅速,几乎都可以爆发出一丝融合镜的实力。

可以说的到规则本源碎片,让他的实力大增。

而且,实力更强的伏羲大帝和羿皇两人也是收获良多,应该很快就可以触摸到融合镜,到时候人族又要出两个高手了。

同样的,此时在仙族三十三重天紫霄宫之中,还有妖族驻地之中同样是不停的有强烈的能量爆涌出来。

因为两族同样得到了规则本源碎片,所以,也同样有高手不停突破。

这一次之后,三族的实力将会有一个巨大的提升。

不过,这个提升也会有一个界线,显然这规则本源碎片让人感悟可以快速提升,但是后面却会有一个临界值,然后越来越越困难。

人皇宫密室之中,陈一飞就感觉到了感悟速度变慢了,而且越来越困难了。

他知道这是到了一个极限的临界值,必须将现在提升的实力先稳顾住才行。

不然的话后面会越来越越难,甚至造成根基不稳。

所以,陈一飞决定暂时出关,将现有的境界稳定住了,然后再对规则本源碎片进行感悟,那样速度还会更快。

可是,陈一飞一从那的密室出来,没有了密室外的阵法阻隔,他立马发现了人皇宫的不同。

一股强烈无比的气势将人皇宫笼罩在了里面。

他感应出来了那是木姬的气势,而且,木姬似乎在突破王者圣尊。

这让陈一飞脸上一喜。

得到规则本源碎片回来,他是想让木姬也来一起参悟规则本源碎片,毕竟她也是得到的水凤凰传承也是非常的了不起。

不过木姬在闭关,他就没有打扰她,毕竟感悟规则本源碎片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可陈一飞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从密室出来之后竟然还要这意外惊喜,木姬没有对规则本源碎片感悟,竟然也突破了王者圣尊的实力。

陈一飞急忙飞到上空,帮木姬守护起来,免得的她突破的时候出现意外。

木姬身上的气势越来越浓郁了周身凝聚的水凤凰虚影也是越来越凝实了,随着气势增强那水凤凰虚影快速收缩,融入木姬的体内,然后一道道符纹开始从木姬的身上凝聚了出来。

终于,木姬身上的气势强烈到了极点,这是到了一个临界点。

轰隆!~

空间剧烈,木姬身上冲击而出的能量突然将四周的空间震碎了,然后木姬也在这一刻突破到了王者圣尊的境界。

木姬仰头发出了一道类似鸟类的鸣叫声,然后身体在那片刻发光,竟然化作了一只巨大的水凤凰。

巨大的翎羽,上面凝聚着一道道恐怖的符纹,气势逼人。

木姬这异变之体,即使陈一飞也感觉到了一种可怕。

终于,木姬恢复了人形,缓缓的从上空落了下来,而她的双眼之中却是闪过了一道奇异的光芒。

她的脑海中突然涌出了一道道奇异的画面,然后不由的有些失神。

陈一飞急忙落到了木姬的身边,满脸喜色道:“木姬,恭喜你突破了王者圣尊。”

听到陈一飞的声音,木姬回过了神,同样是满脸喜色的道:“主人,是不是为我开心?要不要奖励我?”

说着,木姬扑到叶枫的怀里,整个人都挂在了她的身上。

“那你想要怎么奖励?”叶枫笑吟吟的拍着木姬的臀,问道。

“主人,你说呢?”木姬满脸羞红的说着:“我想你狠狠的征服我,你可是有些时间没来我这了,我给你选的那么多美女都望眼欲穿了。。”

“就会诱惑主人。”陈一飞笑吟吟的抱起了木姬,朝他的森林宫殿走去。

一到宫殿里面,叶枫就看到了那些和岛国老师长一样的美女盈盈的走了出来,恭敬的朝陈一飞弯腰:“恭迎人皇。”

木姬这个时候道:“恭迎是这么迎的吗?把身上的衣服都去了。”

那些女人俏脸微红,可还是按着命令一个个宽衣解带了起来,惹的陈一飞眼直。

然后在这森林宫殿之中便响起了一阵不一样的音乐声,那是男人和女人的交响曲。

同样,另外一边,白龙和凤翔长老眼前那光幕消失了,晶石也变的灰蒙蒙碎裂了。

凤翔长老道:“少主,已经成了,我们也该做准备了,那女人很快就会带陈一飞去那个地方吧。”

听到这话,白龙顿时笑道:“那就是,那个女人绝对想不到的,她感应到的画面不过是我们想让她感应的时候,而不是她传承中的东西。”

凤翔长老也是笑了笑道:“少主,这才是最厉害的手段,真正影响一个人,并不是控制她,而是让她以为自己知道的是真的正确的。”

海上大教堂

海上大教堂第二集

第117章:见一次打一次

季良书看着云素然那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难不成你还真的想要跟一个猎户过一辈子不成?”

“猎户有什么不好的?季良书这样的话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说了,还有我家不欢迎你,麻烦你赶紧的从哪儿来,滚哪儿去。”云素然的耐心已经在他的言语当众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暴躁和愤怒。

这几天因为这个人,她跟季子清的关系就像是降到了冰点一样。

虽然季子清对她还是一样的好,但却不跟他说话了,每天都是在果果的房间里,也不像是之前一样缠着她了,这让云素然的心情有些暴躁。

季良书看着面前的云素然,突然间脸色就微微有些变了:“我真的很好奇,我到底有什么地方比不上季子清了?是人长的没有他好看,还是别的什么?我家世比他好,你到底就看不上我什么地方了?”

这些天云素然的恶言相向他是不知道的吗?当然知道,不过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罢了,其实心里早几句已经压抑的厉害了,就等着什么时候回直接爆发了。

云素然看着季良书,嘴角带着冷漠的笑容:“终于不装了吗?我真不明白你千方百计的想要惹怒季子清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你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同样的我也不想知道,我没兴趣去做那众多女人中的一个,我只想留在这里跟季子清过我们的简单日子,所以,请你离开,不要再来我家了。”

“云素然你……”

“素然,他们……”

季子清站在门口看着院子中的一幕,季良书将云素然抱在怀里,这还不算什么,他竟然还亲了云素然,而后者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好像是默认的一样。

然而季子清不知道的是,现在的云素然根本就动不了,她的身体僵硬着,眼中满是恨意。

季子清走过去看着两人:“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

季良书笑看着季子清:“你还真说对了,季子清如果你实相的话,就赶紧从这里离开,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的买去年了,这或许还能让你多多少少留下那么一点儿脸面,不然到时候你可就不好看了。”

季子清看着云素然:“你也是这样想的?”

云素然的身体根本就动不了,还不能说话,只是这样看着季子清,她以为季子清能懂他的意思,可谁知道季子清竟然转身想要离开。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云素然的身体突然间能动了,在能动的同时,云素然反手两巴掌就打在季良书的脸上,打了人家两巴掌不说,还一脚朝着对方某个地方踹了过去。

季良书根本就没有想到被点了穴道的云素然突然间就能动了,这不但能动了,还对他大打出手。

云素然打了之后还觉得不解恨,拿过桌子上放着的茶杯就朝着对方的身上砸了过去。

“季良书你简直就是在找死。”云素然的脸色黑的吓人,尤其是想到刚才季子清那个样子,心中的火气噌的一下就不停的往上冒。

惊雷他们在暗处看到云素然那么彪悍,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们的夫妻其实也是很可怕的。

季良书能被云素然这样压着打,完全是因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在反应过来之后,他还能那么由着云素然打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季良书要动手的时候,季子清一下反应过来,快速的伸手将云素然拽进自己的怀里,抱到一边,随后转身看着季良书,嗜血的笑了起来:“季良书不动你不代表我是怕你。”

这些天一直压抑着的火气,让季子清的身上冰冷气息越来越强劲,对付季良书的手段那就更不用说了,什么地方打着最痛,就往什么地方打,让季良书万全招架不住。

伸手将烂泥一样的季良书给扔到一边,季子清蹲下身看着他,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从今往后,再他进我家一步,见一次打一次,赶紧的给我有多远滚多远,省得我看了心烦。”

季良书带来的人,连忙将人给扶起来,季良书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着季子清冷声说道:“不过是被人玩儿剩下的,真以为我会看上她?”

季子清眼睛微眯,抬手一拳打在了他的下巴上面。

“不会说话就不要跑出来丢人现眼,省得到时候一点儿面子也没有了。”

“我们走,云素然你可以想想,然后给我答案。”说完带着人就走了。

院子中很快就只剩下季子清跟云素然两人,云素然看着季子清抬头十分认真的问道:“你不相信我对吗?”

如果相信他又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不要想太多,去休息一下。”季子清笑了笑,开口说道。

然而云素然却是没有领情,她看着季子清冷冷的笑了起来:“季子清这都是男人的通病,我懂,我理解。”

他要生气她又不能拦着,还能做什么不成?可为什么心里会那么难受,突然一点儿也不想看到这个人。

季子清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云素然,而他这个样子让云素然觉得好累,非常非常累。

看了季子清一眼,云素然走了出去,没有给季子清一个眼神,季子清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云素然离开。

他承认他是有些小心眼儿了,明明知道这跟云素然没有什么关系,但还是做出了这种几乎可以说是无视的举动。

他也是一个男人,他喜欢云素然,虽然他的性格已经变了很多,但骨子里的暗中霸道却是一直都没有消失的。

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火气散去之后,才去找在外面玩儿的果果,陪着果果在外面玩儿了好长的时间,季子清才带着人回去,两人回去的时候,家中除了蓝儿他们,就没有别人了。

季子清的眉头微微的皱着,那人按道理说已经离开有两三个时辰了吧?怎么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惊雷看到季子清按个样子,忍不住捂脸:“向主子刚才夫人是被点穴了,不但不能动,还不能说话。”

海上大教堂

海上大教堂第三集

向晚怔怔地愣了一会儿,然后笑了一声,有些自嘲,有些凄凉,“原来都是我自己造的孽……”

“你觉得这是孽吗?”贺寒川偏头看着她,眼底藏着一抹温柔,“可我不觉得。”

每天的明争暗斗让他疲累,而她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

向晚唇瓣微张看着他,说不清这会儿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别想太多,有我。”贺寒川空出一只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把,然后看向前方,专心开车。

向晚随着他的目光一起看向前方,还是这座城市,每个人都忙忙碌碌,路上车水马龙,一片繁华。

可是,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十多分钟后,宾利停在梦会所门口。

有人认出了这是贺寒川的车,朝这边看了过来。

向晚下了车,看着梦会所前面乌泱泱的人,眉尾伤疤染上一抹讥讽。不论哪个圈子,永远不缺看热闹的人。

“走吧。”贺寒川走到她跟前,很自然地拉起她的手。

天气有些凉,可是他的手很热。向晚下意识想要甩开,但低头看了一眼,最后没动。

“贺总,”梦兰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江夫人非说要找您,而且您父亲也给我打了电话,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她说得苦,可面上却始终带着盈盈笑意,丝毫不像是为难的人。

说话的同时,梦兰目光在向晚跟贺寒川略显红肿的唇上扫了一下,然后暧昧地笑了笑,还冲向晚挤了挤眼睛。

向晚只当没看懂她的意思,“兰姐。”

“嗯,有段时间没见,你这气色越来越好了,贺总很滋润人。”梦兰眸底光波流动,格外咬重了‘滋润’两个人。

向晚说道:“比不得兰姐,每天春风满面。”

“……”梦兰轻笑了一声,冲贺寒川挑了下眉梢,“贺总,你再不过去,江夫人可就要过来了。”

贺寒川松开向晚的手,然后又一点点将她的手掰开,跟她十指相扣,“走吧。”

“啧!”见此,梦兰戏谑地笑了下,前面带路。

向晚很不习惯这样跟人十指相扣,手暗暗往后缩。

“江戚峰在这儿,难道你还想给他留什么念想?”贺寒川俯身,凑到她耳边说道。

他说话时的气息喷洒在向晚耳廓旁,她有些不自在地缩了下脖子,没再动。

两人手拉手穿过人群,到了梦会所前方。

江戚峰还在那儿跪着,似乎因为太冷,他的脸色实在谈不上好看,而且拳头上也有些,看起来异常狼狈。

见到向晚过来时,他眼睛亮了一下,但当看到她跟贺寒川紧紧扣在一起的手时,那份光亮很快消散于无形。

“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选择贺寒川,不选择我了……”江戚峰苦笑一声,眉宇间尽是郁郁。

他一直被清然利用,在向晚面前说那么多自以为是的嘲讽的话,她怎么可能跟她在一起?

向晚低头看着他,眸光闪了下,最后还是神色淡淡地挪开了目光,没有接话。

“寒川,你怎么现在才来?”江母匆匆走过来,抱怨道:“你赶紧把这些看热闹的给哄散了,让他们围着戚峰看,这像什么话?!”

听此,众人议论纷纷,其中一个人声音大了些,基本上所有人都能听到,“长得没贺三夫人好看,性子也不如贺三夫人稳妥,也不知道贺家老三看上了她哪点,眼瞎么?”

向晚偏头看了说话的人一眼,发现说话的人是钟宇轩同父异母的弟弟钟邵宁,最近钟家跟江家在生意上有些冲突,也怪不得他脾气会这么冲。

“你说谁呢?”江母伸手指着他,气得面色涨红。

钟邵宁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谁应声就是说谁的呗,这么大年纪了,也不知道羞臊。”

“钟二少说话还是放干净点好。”江戚峰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双手扶着地面站了起来。

但跪的时间太长了,他腿都是麻的,踉跄了一下,往旁边倒去。

向晚往贺寒川那边走了几步,冷眼看着他摔在地上。

“你还有没有点人性?”江母连忙过去,扶起地上的江戚峰,指着向晚呵斥道:“戚峰和清然以前对你那么好,真是东郭救狼!”

向晚嗤笑了一声,“不懂东郭救狼什么意思,您还是不要乱用了!”

江母气得大喘气,还要再说,被江戚峰吼住了,“您闹够了没有?是我们江家对不起向晚,不是向晚对不起我们!”

“对不起,以前是我的错!”他转向向晚,噗通一下重新跪在地上。

人群里响起一阵小小的嘘声,还有隐隐传来的笑声。

江戚峰还从未在人面前这般狼狈过,他脸上一阵阵发烫,连脖子耳朵都是滚烫一片。

他恨不得现在就站起来走人,但还是硬撑着没动,“在梦会所门口跪着,这是我欠你的……对不起!”

向晚冷眼旁观。

江戚峰现在跪在这里确实很狼狈,但她也因为他这般狼狈过,甚至比这个更狼狈。

同情?

他被他那个精明的妹妹骗了确实该被人同情,可她对他同情不起来!

“难得江家还有江少这样知错就改的人,不过你还是起来吧。”贺寒川伸手去扶他,轻叹道:“要是你再这样跪下去,林阿姨少不得给我爸打电话,到时候,我又要挨骂,我妈又要跟我爸吵架。”

人群里又是一阵唏嘘。

江戚峰跪也不是,站也不是,神色几度变换,最后还是脸色难看地站了起来,“向晚,我对不起你的,以后会还给你的!”

“不用了。”向晚凉凉道:“你按你之前说的,离我远点,有我的地方你自动离开就好。”

江戚峰张了张嘴,眸底尽是苦涩。

“我就不明白了,她都这样对你了,你怎么还执迷不悟?”江母恨铁不成钢,“我怎么就生了你跟你妹妹这种窝囊废,处处都被人欺负!”

贺寒川笑了笑,眸底却没有半分笑意,“林阿姨,做人可不能太没良心啊。”

“你居然还说我没良心?”江母脸上尽是不可置信,“清然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才换来你答应联姻,结果向晚一出狱,你就把清然给踹开了,到底是谁没良心?”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