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卿好

  • 主演:袁冰妍,郑业成,米热,张月,杨志雯,郭笑天,毛方圆
  • 导演:朱少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祝卿好第一集

“多谢前辈。”蓝雨蝶她们说道。

于是,几辆豪车便载着萧飞他们,离开了花都市,前往西江省。两省之间有省级高速,不到两个小时便到了西江。到达芒砀山的时候,还不到早上八点。

花都市属于华夏南方,早上五点多就亮了。

来到山门口的时候,装扮成景区工作人员的古武者,见到车牌之后自动放行。然后车子绕着环山公路上山,一路上很少碰到人。据姜海涛他们说,很多古武者在昨天晚上,就已经上山了。

环山公路是九弯十八拐,就像一条彩带围绕在腰间。一路上也是风景秀丽,各种各样的景观映入眼帘。萧飞一边坐车一边欣赏。

“那位是什么神?”忽然车上的蓝雨蝶,晃眼看见了道路旁边,有一尊神灵的雕塑,显得特别醒目。这尊神像是一个老太婆模样,端坐在山上,面目慈祥。左手拿着一把剪刀,右手则是拿着一条虫。

“这位婆婆是本地有名的神灵,叫做石婆婆,据说非常的灵验。”姜海涛说道。

“这里面有什么说道?”蓝雨蝶问道。她已经被萧飞领进了修仙路开始修仙了,因此对这些传说非常的感兴趣。看起来这个石婆婆是职位不高的神,而自己刚刚开始修炼,和她比较接近。

“传闻她是北宋年间的人,膝下无儿无女,一个人孤苦伶仃。不过她对人很好,十分的慈祥善良。”姜海涛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后来村子里发生了虫灾,她便带头捉虫。大的虫子就用剪刀剪,小的就用石灰撒。”

“后来不知怎么的,她走到哪里,哪里的虫灾就自动被消除了。因为常年的帮助别人,加上没日没夜的捉虫除害,她便一病不起。在她去世的那一天,人们都给她送葬。出殡的时候人们亲眼看到,她在一团雾气之中升天了。”

“做善事帮助别人,就能成神?”蓝雨蝶惊讶。如果都是这样的话,那还修炼干什么?由此,她对自己该不该修炼产生了怀疑。

“成神这种事情,谁又知道呢?”姜海涛说道:“古人说做人要行善积德,而行善积德就能成仙成神。不过但凡有点知识的人都知道,这是统治阶级用来迷惑众人的。”

“飞少,你说呢?”蓝雨蝶问道。

“在以前,那些神仙们需要人们的信仰。因此便找一两个善良的人做典型,在他们死后给他们一点点法力,他们便成神了。”萧飞说道:“因为法力是别人给的,因此他们的修为很低,只能做散仙之流,而上不了天。”

“他们,完全比不上自己修炼出来的神仙强。而且终其一生,都只能做散仙。”萧飞继续说道:“能被提携的,也只有那么一两个而已。如果只要行善做好事就能成仙,那么天界都装不下了。”

“就是因为行善积德就能成神的谎言被揭穿,所以到了后来,又有了传说。说想谁想要成仙,还需要做十世好人,十八世好人。”

“原来是这样。”蓝雨蝶说道。

对于萧飞说的这些见解,姜海涛并不说话。心想他本来就是个和尚,说这些神啊佛的,也在情理之中。殊不知,萧飞说的,全部都是神界的真实情况。

“对了,盟主。关于芒砀山的事情,我再考你一考。”姜海涛笑着说道:“就在这里,还出了一件非常著名的和教育有关的事情,你可知道?”

“你考我这些历史人文知识,简直就是问道于盲。”萧飞说道。毫不避讳,自己学问匮乏的事实。

“既然你不知道,我就告诉你吧?”姜海涛说道。

“等一下。”突然蓝雨蝶说道:“他的学问少,不代表我的学问少。容我想想……芒砀山……教育……”忽然脑袋里灵光一闪,惊喜的说道:“我知道了,你说的是芒山盗的故事。”

“你知道?”姜海涛说道,“看来,你在学校里,成绩比盟主好多了。”

“那是当然。”蓝雨蝶得意的说道:“芒山盗的故事,说的是……这件事也发生在宋朝。当时在芒砀山上,有一个强盗经常打家劫舍,犯下了死罪。后来被官府抓了,要对他处以极刑。”

“在临刑的时候,他母亲来看他。强盗说,我在死之前只想再吃一口奶。于是他的母亲答应了,于是当众哺乳。没想到他在吃奶的时候,一口咬下了她母亲的……母亲当时就血流遍地,然后死了。”

“后来强盗说,在我小的时候,经常偷一些小东西。母亲见了不但不教育,反而夸我能干。这才导致有今天,因此我便杀了他。”

“你果然知道这个故事。”姜海涛说道。

“那是当然。”蓝雨蝶说道,“我父亲在我小时候,经常用这个故事来教育我,小时偷针,大了偷金。同时也是用来自勉,良好的教育要从小开始。”

“你说的一点不差。看吧,前面那堵石墙上面,记载的就是这个故事。”姜海涛说道。萧飞抬头一看,果然看见道路旁边有一堵石墙。

上面雕刻着这个故事:宣和间,芒山有盗临刑,母亲与之诀。盗对母云:愿如儿时一吮母乳,死且无憾。母与之乳。盗啮断其头,流血满地,母死……呜呼!夫语:教子婴孩,不虚也。

萧飞虽然现代知识不多,但从小读佛经,古文水平还是很强的。因此,很容易就读懂了。

没多久,车子就行驶到了芒砀山半山腰上。把车停在正一道馆,然后几人步行上山。正一道馆前面的广场上,已经停满了豪车。

来到了山顶,然后萧飞就看见,绝大多数的古武者,都已经来了。山顶有一个巨大的空旷广场,此时已经聚集了数百人之多。

广场的两边,搭着两排太师椅。那些古武门派的宗主,掌门,坐在太师椅上。一个个身材伟岸,穿着便捷的唐装,眼神犀利。

英华内敛,仿佛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古武修炼者分坐两旁。

祝卿好

祝卿好第二集

“五阶灵丹!?”

感受着那令心神舒畅的药香,原本气势冲冲的周仓不由一愣。

到了这等品阶的灵丹,就算是他,都未必能次次炼制成功。

甚至可以说,失败几率,是要大于成功几率的。

然而怔愣过后,周仓却皱着眉头道:“赶快打开吧,谁知道成色究竟如何。”

其实他这话,已经说的很是没有底气了。

光闻药香,都能感觉到不凡,如若这还是粗劣,那得是何等逆天的五阶灵丹?

但他就不信,云千秋能连续两次颠覆他的认知!

而且这一次,还可以说是所有灵药师的认知!

“好吧,既然周长老如此心急,那这成色,你看满意与否?”

说实话,少年将瓶塞拿起的刹那,都感到很是惋惜。

这可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啊!

就被这老头儿一点仪式感都没有!

然而下一刻,云千秋耳边便响彻倒吸凉气的震颤。

“嘶……”

“这是,我识海当中的精神力,貌似被药香温养,这种感觉……”

说不出的奇异!

文良等人,越是感受着识海的那丝微妙,眸中的骇然便越强烈!

虽然没见过这灵丹,可是论品阶,最低也是五阶中品的佼佼者!

再说成色……

小心翼翼地接过玉瓶,仅仅打量了一眼那淡橙光瑕的愈神丹,文良便愣住了。

“这是……优质成色!?”

超越了良品的成色!

优质,已经相当于武技熟练度的大成了!

而且到了五阶灵丹之后,考虑到成色相差丝毫,药效便失之千里,所以对于五种成色,更分了上中下三级。

分级,更是影响到了价格。

哪怕是同等成色,可等级不同,价格也会相差很多!

到了优质之后,每相差一级,价值最多能差出两成!

注意,是至少!

灵丹无数,五花八门,功效不同,就算是同等品阶,价值也各有不同。

而这至少,便是因为这只是五阶灵丹。

再往上,也就是六阶灵丹,炼制难度,哪怕是宗门的公会长老也唯有仰望。

而一丝一毫的成色差距,自然被更加放大。

价值的差距,自然也会随之增长!

“这,这灵丹的成色明显是优质中级了!”

优质下级,也就是丹胚圆润,色泽光亮。

而优质上级,便是丹纹初成,药效益增。

处于中间的中级,就正如众人眼前的这枚,圆润的表面,有着细微的纹路。

那等纹路,极为细小,在夜空下,寻常人的目力根本无法觉察。

而且纹路并非瑕疵,而是在炼制过程中,每道步骤都极为优秀,凝丹的时候,自然会形成丹纹。

可最后一步凝丹,出现瑕疵,便会导致丹纹未成,但却超于寻常丹药。

而此处的瑕疵,只是相比于前边的步骤而言!

若是按正常标准来看,哪怕是最后一步凝丹,也早已达成,甚至还有所超越。

最起码是五阶中品的灵丹,优质中等的成色。

光是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

而这一切,都出自于云千秋之手!

出乎预料!

完全超出了文良等人的预料!

更不用说在旁的周仓,此时早已傻眼了,甚至因为惊诧,还不小心拽掉自己的一把白须,尽管如此,也丝毫没感到头疼。

因为除了震惊之外,他还感到自己那张老脸一阵滚烫火辣!

众人的目光,就好似一道道耳光,直让他羞愧无比!

“怎么样周长老,这等成色,你还满意么?”

此时,云千秋嘴角微弯,淡然的弧度在夜空下却勾勒出别样的潇洒。

敢质疑我炼丹的成色?

这就不能忍了!

少年对于自己的药道造诣自信,同样也有着很高的要求。

无论是对人对己。

要真是粗劣,甚至堪堪达到良品,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拿出来!

“这……”

周仓无话可说!

说什么?

这等品阶,这等成色,哪怕把配方给他,都未必能炼制出来!

甚至这未必,还是他身为长老对自己的最后安慰。

再拿成色说事,那岂不是也看不起会长大人的炼丹水平?

这让他如何开口!

“老周,你说你没事多嘴干嘛,差点误会了云药师……”

“就是,你下午还说我这毛躁的脾气该改改了,我看你更严重。”

身旁,同仁的指点,已经是够客气了。

甚至吴刚等几位长老,还是出于好心。

因为这些话,缥缈峰的人没法开口。

但要装作没看见,那怎么可能?

只要他懂得顺着台阶下来,认了这不大不小,况且也本来是出于严谨考虑的错,对其名誉没有半点影响。

然而让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周仓闻言过后,眸中的那抹愧疚,很快便被阴沉取代。

“成色不错,可丹不对症,又有什么用呢?”

周仓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十足,双眸也死死地盯着云千秋。

你炼出来又如何!

治不好王凯安的识海,又有什么用?

然而在旁的文良等人,看向其的目光中,已经升出几分责怪了。

老周现在,真就是不识抬举了。

刚才顺着台阶下来,现在什么事没有,云千秋又不可能因此计较什么。

但你非但没有认错,反而还撕破脸皮的质疑了!

对,眼前的这枚灵丹,谁都没有见识过。

功效,自然也无法确认。

但文良等人身为公会砥柱,会是傻子么?

至少在药道造诣上,他们绝非傻子。

况且还有一点最基本的铁则,周仓明显忘了!

药效冲突,是不可能成丹的!

也就是说,凡是灵丹,自然有其用处!

能炼制出来,而且品阶如此不凡,再通过对其的轻嗅而温润的识海,已经不能推断出了。

现在还质疑,不就是不识抬举么?

“既然周长老不信,那就让王凯安来服用吧。”

对于这种质疑,云千秋唯有淡然耸肩。

因为他知道,待会这可笑的怀疑,便会不攻自破!

尽是少年只是平淡的轻喃,可文良等人,甚至围绕在洞府外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跳,明显加速了。

甚至周围,不少离得很近,完全能看清的长老,丝毫不眨的眸中,连灵力都凝聚出了!这一刻,绝不能错过丝毫!

祝卿好

祝卿好第三集

顾夏摇摇头,“不,聊得非常开心,那老头子人不错,就是有些婆婆妈妈。”

伽柏震惊……

说将军……婆婆妈妈?我的天啊……

真是开天辟地头一人。

顾夏不想知道过去将军做过什么,但是今晚确实婆婆妈妈。

因为聊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问了她很多不相干的问题,给她都问的快睡着了。

“好吧……你也是个牛人。”

虽然顾夏拒绝了,但是伽柏还是一路护送到了房门口。

这间房不是中午吃饭的那间。

又是一间新的竹楼。

面积不大,只有四十几个平房。

但是里面装修很是豪华。

挂衣服的架子都是鹿角做的,极其珍贵。

地上铺着一块虎皮毛毯。

床铺有些复古,有些像古代的床。

枕头有些带感,是很有名气的乳胶枕。

被子和床单都是纯白的颜色,质量也是极好的。

在这样的穷乡僻壤,荒野山地。

这样一群竹楼已经是鬼斧神工。

更别说,屋子里装修的如此豪华了。

这怕不是家里有旷了?

后来一想,将军这些年在这里掌握着本地的某花命脉,向全世界兜售。

钱应该是有很多很多的,这些也都不稀奇的。

躺在床上,顾夏到睡不着了。

想着最近几天发生的一切,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J市

江赢放假一周,本该回去看望父母的。

但是因为心中有事,没离开寝室,只留在了单身宿舍休息。

他心情不好,自己晚上只吃了一些简单的小菜,喝了不少白酒。

然后昏昏欲睡……

他做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梦。

他梦见枪林弹雨中,顾夏一人孤身奋斗。

身上和脸上都是血……

“顾夏……到我这里来。”他拼命的喊着,可是不管怎么喊,顾夏都好像听不到。

然后又是一声枪响。

他看见,顾夏终于在血泊中缓缓倒下……

他瞬间觉得心口疼的窒息,然后从梦中醒来。

醒来后,江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看了看手表,凌晨一点四十分。

他迅速下地,穿带好,拿着随身的手枪,往出走。

却不想,刚一出门,就被十几个人围住。

“你要去哪里?”

“我现在休假,回家看父母,行不行?”江赢冷着脸。

“不好意思,营长有令,休假期间你只能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许去。”

“营长说的?”江赢皱眉,心中怒火中烧。

“是。”

“你去把营长给我喊来,我跟他讲讲道理。”

他这个级别的,人身被限制自由,还是第一次。

讲真的,江赢几岁就来了这里,一晃待了二十多年。

对这里比对家都熟悉,如今居然在家,被限制自由,还真的很讽刺。

“营长不在,你有什么话,等他回来再说。”

“如果我拒绝服从你们的命令呢?”江赢问那个带头的。

“营长说了,你若拒绝命令,我们就可以开枪……不要试图挑战我们的权威……你再厉害……也不可能穿越我们这个区,江队长,劝你还是回去休息,好自为之。”

江赢明白了,这是营长猜到他可能要去救顾夏,所以才故意禁锢他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