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

  • 主演:乔什·布洛林,伊莫琴·普茨,莉莉·泰勒,汤姆·派福瑞,塔玛拉·波戴米斯基,刘易斯·普尔曼,诺亚·雷德,肖恩·西珀斯,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Brad Pitt制片公司Plan B Entertainment过去宣布为Amazon开发新剧《外围 Outer Range》,这部惊悚剧由Brian Watkins负责,剧集讲述一名待在怀俄明州荒野的牧场主因为发现这儿隐藏着谜团,紧接着他决心为了自己土地及家人而战。Josh Brolin加盟剧组,饰演主角Royal Abbott。

外围第一集

40

第四域到第二域,三个层关押的则是一些像天盟中人那样,反抗七国联盟的叛党。

至于第一域,那就可怕了,关押的全都是一些无恶不作的超级大恶人,简直比妖怪还可怕。”叶老说道。

闻言,夜轻羽不禁看了眼在前面走着的墨夕。

比妖怪还可怕?真正的妖就在前面走着呢?

一点都不可怕好吗?

总而言之,皇天域就是关押,超级盗窃犯,超级杀人犯还有超级叛党的地方。

各种恶人之中的最坏的,都关这里了。

嘴角抽搐着,跟在后面,夜轻羽以麻溜的速度迅速披上了一个蓝色斗篷,头发竖起,戴着面具,分分钟换成了男装。

还是这样比较安全。

“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了,大家就是看起来凶神恶煞一点,关进皇天域之后,就得过且过,吃饭干活赌钱了。”叶老头说道,人活到这个份上,基本上已经没什么追求了。

“那你是犯了什么事进来的?难不成,也是管不住自己的老二?人家姑娘不愿意,你就霸王硬上弓,这个那个,然后被关进来了?”斜着眼,夜轻羽满面鄙视着。

砰!的一声,脑袋已然被叶老拍了下来。

“大爷我年轻的时候,也是风靡万千少女,追求我的女人能拍成一条街,需要去霸王硬上弓?需要吗?!”叶老说道,一脸的傲气。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杀人犯?”看着叶老,夜轻羽脖子一缩。

叶老不禁低下头,满面无奈的叹了口气,

“嗯,是杀了人,年轻的时候,太冲动,不懂得隐忍,到老了,才追悔莫及,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叶老低着头说道,满面惭愧。

“那,你的家人呢?”看着叶老,夜轻羽问道。

“我的家人,估计是当我已经死了吧!毕竟,这么多年来,进入皇天域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出去的,而且,由于皇天域和外界不互通。

被关入这里的囚犯,等于是彻底的与世隔绝了,永远不会有人来看望我们。

而且,做出这种事,被关入皇天域,我的爹娘,当年应该是以我为耻的吧!

进来这么多年,我都已经忘记我的爹娘长这么模样了。”低着头,叶老说道,悔不当初。

“人做错了事,就要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皇天域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属。”夜轻羽说道,不过,关她就不对了。

终于,在两名看守的带领下,穿过一道又一道的铁栅栏。

在穿过最后一道铁门时,视野变得宽广起来,是一个很大的饭堂。

饭堂中放着一排一排的桌子和长凳。

所有穿着囚服的犯人依次打了饭,坐在桌子上吃着。

饭堂的前面,十几个打饭的大妈,或许是因为既不是囚犯,又不是看守,为了他们的安全,她们都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帮囚犯打饭。

而饭堂的四周数百名身穿黑色斗篷的看守,包围监视着,以免有囚犯闹事。

此刻,炎域就站在饭堂的一角,巡视着整个饭堂。

看到夜轻羽和墨夕走来的身影,眸中升起一抹冷笑,和身边的一个人,低声交代了什么,一看就不像好事。

外围

外围第二集

王管家听到这,一时间有些顾虑的迟疑几秒。

雷美熙很快严肃的瞪向王管家命令道,

“王管家,你还在犹豫什么,你什么都不用怕,毕竟你是老爷子几十年来的贴身管家。

老爷子还需要你来照顾,阿城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他向来对老爷子孝敬,绝对不会对你怎样。

你就放心的去报警,我想你也是希望,唐夏天不要回来雷家的不是吗?”

王管家听到雷美熙的话,犹豫了片刻后点了点头。

阿华听到这,脸色有些难看的上前提醒,

“雷夫人,总裁分明是说过……”

“阿华,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如果不想被我派走,你就最好给我乖乖闭嘴!”

雷美熙冷眼扫过去,不忘威胁道。

阿华听到这,脸色为难。

现在总裁去找少奶奶,一时半会恐怕也不能找到。

就算警方找到少奶奶,相信总裁有办法对付。

雷美熙什么性格他很清楚,现在多说无益,不如闭嘴。

他心想着,等总裁有了回来的消息,他就第一时间去禀告总裁。

于此时另外一侧。

阿中开车前往附近最近距离的飞机坪。

而他也联系了机能最强的直升飞机,抵达飞机坪。

车子很快在短短十分钟内抵达。

一停车,阿中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雷亦城坐在后车室,很快有身后紧跟着的保镖替他拉开车门。

他高大的身影从车内站了出来。

停车坪地处宽阔的半山腰,因此他一探身出来,冷风袭来,吹起了他的大衣衣摆。

阿中挂断电话后,很快快步走向雷亦城面前道,

“总裁,已经定位到少奶奶所在的岛屿附近位置。现在直升飞机赶过去,最快三个小时可以抵达!”

这个时候,明媚的天空很快可以看到一架大型的直升机往他们的方向开来。

像是一架雄鹰,黑艳艳的行驶下降。

直升机越是靠近,在它抵达山峰停车坪的时候,很快狂起一道狂风。

车上早就有专业的驾驶员两名,坐在正副驾驶座上。

机舱厢很快自动打开车门。

阿中恭敬的伸手示意雷亦城,

“总裁,请!”

机舱门自动下降台阶,雷亦城快步踩上台阶后,阿中很快紧跟其后,坐进了机舱。

直升机一刻不停的在运转,在停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又翱翔向晴朗的天空,快速飞往柬埔寨所在的方向。

而在柬埔寨附近的轮船上。

四周都是大雾。

天气阴郁恶劣,被白色大雾遮掩着四周,连海水都看不清。

整艘大船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除了船上的人员,四周安静得可怕。

一群人知道大雾耽搁了救援后,都站在甲板上,不安的等待大雾退散。

而船上的广播还不停的播放着实时近况,

“抱歉各位旅客,这里的大雾直到晚上都无法散去,只能暂时停航在海中央,大家稍安勿躁。

救援大队会在明天送来食物等物品,大雾情况暂时无法确定什么时候离去,旅客们请耐心等待。”

唐夏天听到这,不安的抱着小安琪站在甲板的人群中。

外围

外围第三集

秦扇无比遗憾地拍着连羲皖的肩膀。

眼看着他四十几岁了,还一直和江梦娴处于非法同居状况,迟迟不能复婚,本来有望嫁入沃尔门家族这个大豪门,但没想到,现在秦扇一刀宰了他老丈人的老姘头的女儿,他豪门梦碎了。

连羲皖一把把他的手撸下去:“没事,哥自己就是豪门。”

连羲皖也知道,爱纳斯家族绝对不会罢休的,不仅是不会放过秦氏,说不定也会拿他连羲皖做文章,毕竟第一刀,是江梦娴捅的。

连羲皖和秦扇合作多年了,在帝都他们是地头蛇,爱纳斯家族是新来的,他们不惧怕爱纳斯家族,现在,就看龙城那边的态度了……

这次事件也有江梦娴参与,龙城还能把自己的小宝宝拿出去抵命不成?

肯定不可能。

抵命是不可能抵命的,贝茜本来就该死。

秦扇和秦氏无所畏惧,在他们看来这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情,绑架秦氏少爷,被夫人所杀,也算是活该。

甚至他们还摆酒庆祝,祝贺小奶猫夫人喜提第一杀。

秦氏起先是不太喜欢姜苗苗的,长得矮,而且萌,一点配不上秦扇的霸气侧漏。

混黑道讲究一个字:狠。

她的萝莉脸也狠不起来。

可这次,姜苗苗把爱纳斯家族的保险小姐大卸八块,成功地让秦氏上下震服。

这个夫人,总算是狠起来了!

秦氏摆宴席庆祝的时候,泰勒那边却是一片惨淡。

泰勒看着抢救失败,已经成了一具尸体的女儿即将会被拖到太平间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几个小时之前还活生生的女儿,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她无法接受,自己活蹦乱跳的女儿,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就这么去了。

贝茜的尸体摆在了泰勒面前,失血过度的皮肤惨白惨白,等血迹清除干净之后,才看见了她身上那遍布的伤口,刀刀入骨,每一刀似乎都是在往泰勒的心窝子里扎。

她的女儿啊,唯一的女儿啊,竟然被人这么残忍的虐杀了。

她只是因为爱秦扇至极,想做秦扇的女人而已!

她明明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把秦扇的儿子叫到家里做客而已。

他们为何要对下次狠手。

“好了,别看了。”

龙城赶紧把泰勒扶住了,让医院工作人员把贝茜的尸体给收走。

对于贝茜的死,他深表遗憾,但也算是自作自受,只不过这种时候,他不会说风凉话。

“泰勒,人已经去了,你不要太伤心,好好保重身体。”

不要太伤心……如何能做到不要太伤心。

泰勒苦笑,却忽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朦胧之中,她似乎听见耳边有人在说话……

“泰勒女士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此次是因为精神受了刺激而忽然晕倒,多休息,高龄孕妇不要太劳累……”

“贝茜小姐的尸体还在太平间。”

“警察已经走了。”

“秦氏那边我已经上门赔礼道歉了,他们不会追究爱纳斯家族的责任,秦扇是个明事理之人。”

听见了秦扇二字,躺在病床上泰勒奋力睁开了眼,听见博瑞和龙城在病房门口说话。

博瑞正在对龙城道:“泰勒就暂时拜托您了,我已经和秦氏达成了共事,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不会因为贝茜的死而影响什么,更不会让您难做。”

这件事情,龙城觉得自己也有责任。

贝茜多次骚扰了秦扇,秦扇都没有追究,是因为他是连羲皖的好友,而且还是邻居,而爱纳斯家族又和沃尔门家族是世交,秦扇是给他龙城面子,才没有追究贝茜,多次放过她,若是不然,早就被剁成肉馅了。

他也和泰勒博瑞说过许多次了,让他们约束好贝茜,可惜,贝茜完全没将博瑞放在眼里,泰勒更是对贝茜万分纵容,这又是别人的家事,龙城碍于情面,只是点到为止。

他当时就应该强硬一点,或许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龙城道:“此事我也责任,秦氏那边,我会帮你说好话的。”

爱纳斯家族算是外来之人,虽然他们是世界知名保险业巨头,在国外能呼风唤雨,比秦氏强大,可在帝都,秦氏才是地头蛇,此时又是贝茜自己作出来的,被人砍死了也算是自己活该,博瑞担心秦氏因此将怒气发泄在爱纳斯集团身上。

保险业想混下去,必须和黑道打好关系,黑道随便搞点事情,就能让他们赔到倾家荡产。

所以博瑞在事发之后,第一时间就登门道歉了,并且发誓会约束好泰勒,此事不会再发生,龙城也不想看见他们两家就此交恶,博瑞的做法是十分明智且冷静的。

两人正在商量着,忽然看见泰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坐在病床上,静静地看着两人。

绿色眸子耀耀生辉,射出两道怨毒幽冷的光。

龙城回头,见泰勒醒了,忙道:“你醒了?快躺下,你怀孕了,要好好养胎。”

而泰勒却直直地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博瑞。

今年十五岁的博瑞,穿着一身黑色正装,似乎才从商务会议上归来,那双和泰勒一模一样的绿色眸子也同样直直地看着她。

泰勒冷笑一番,讥讽道:“这么说,我女儿的死,就是她自己的错,秦氏什么错都没有,你甚至还上门感谢秦氏,感谢他们为你除掉了一个竞争对手?”

贝茜死了,除了秦家,就是眼前这个死小孩儿最高兴。

博瑞面无表情,拿出商务谈判的口吻道:“泰勒,对于贝茜的死我十分遗憾,但是爱纳斯家族在华业务不能因为贝茜的死而受影响,秦氏那边我已经安抚好了,他们承诺不会因为——”

“哈哈哈哈——”

泰勒用一阵悲凉而又嘲讽的笑声打断了博瑞的话。

“也就是说,我的女儿死了,你们不会为她报仇,甚至要对杀人凶手摇尾乞怜?”

博瑞依旧是永远的面无表情,将自己深沉的心思藏在了自己十五岁的稚嫩皮囊之下,他点头,答道:“是,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同公司董事和长老会开完了视频会议,会议一致决定放弃对贝茜之死的一切责任追究,换取秦氏对爱纳斯集团的原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