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教堂2:土地之子

  • 主演:米歇尔·珍娜,大卫·索兰斯,荣·冈萨雷斯,埃莱娜·里维拉,鲁道夫桑丘,NataliaSánchez,MariaRodríguezSoto
  • 导演:未知
  • 地区:西班牙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22
Hugo Llor, a 12-year-old boy who spends most of his time on the streets. His day is also spent in the shipyards and his dream is to become a shipbuilding craftsman, although his fate is uncertain. Hugo's life is not easy, he is a very lonely boy and his mother is forced to move away from him, but he has the support and protection of a respected old man: Arnau Estanyol.

海上教堂2:土地之子第一集

慕问鼎笑着开车,往安全的线路上驶去。

刚才担心着他,淋着雨也要站在他的身边。

现在被他逗了,红着脸却又拿他没有办法。

“小薇薇,你看啊,调情也有利于国泰民安的。”慕问鼎笑道,“刚才如果我不逗你,是不是可能不会发现石头,我就不会下车,也不会碰到了泥石流,说不定,我们刚刚驶过时,就把我俩淹没了,也许是淹没了别人,对不对?”

“怎么觉得你说的这么有道理?”郑采薇目瞪口呆,“我都快要心服口服了,只是还是觉得有问题,具体哪儿有问题,我也说不来。”

慕问鼎将车开进了附近一个汽车旅馆,哪知道前台说已经住满了。

他回到了车里,看着湿漉漉的郑采薇,她的曲线,勾勒得更加突出。

“还是回家去!”他说道,“下次我要在车上备多几套衣服。”

郑采薇笑道:“这儿离我家近,去我家吧!你可以穿我爸的衣服。你个子比我爸高,可能穿上比较滑稽,正好给我当笑料。”

慕问鼎:“……终于是找着机会整我了是不是?”

“是啊!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郑采薇得意的笑道。

于是,慕问鼎开着车,到了郑家。

郑仕刚给他们开门,看到了二人都湿透了,“赶紧进来,洗个热水澡,免得感冒生病了。”

“采薇,你先去,我还能顶着。”慕问鼎说道。

他们家是小家庭,只有一个浴室。

何况,如果没有两个老人在,肯定是一起洗个鸳鸯浴了。

但还没有结婚,哪能一起洗?

这不是会吓到老人吗?

郑采薇本来是让他去,“你在外面淋得雨比我多,你去。”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你去。”慕问鼎把她推到了浴室里。

郑采薇笑道:“我会快点的,你稍等一下。”

浴室里的水声响起来,慕问鼎去了客厅。

郑仕刚找来了干净的衣服,“问鼎,只有睡衣宽大一些,平时的衬衫和T恤,你可能穿不下,要不,将就一下?”

“好的。”慕问鼎接过来,“叔叔,太晚了,您去睡觉吧!”

“行,外面风大雨大的,你要不在沙发上将就一晚。”郑仕刚说道,“我抱一床薄被子给你,开着空调刚刚好。”

“我自己来。”慕问鼎接过他手上的被子,还有太阳晒过的味道。

郑仕刚和吴蓉回去了房间,慕问鼎一个人站在窗口。

他看着外面狂风大雨,一时之间树木都在不断的摇晃着。

很快,浴室的门打开来。

郑采薇穿着睡衣出来了:“鼎sir,快去!”

她跑到了他的身边,看着父母的门是关着的,她跳起来,亲在他的脸颊上。

慕问鼎看着她,“你知道吗?你就会惹事,又不敢真正的玩!你说,我等一会儿去你的房间,你害怕不害怕?”

“我才不怕。”郑采薇轻哼了一声。

慕问鼎在她的耳边道:“你父母就在隔壁,你又这么会叫,万一被他们听到了怎么办?你难道不怕?”

海上教堂2:土地之子

海上教堂2:土地之子第二集

小悠脸上的笑意也跟着消失了,担心的看向他:“慕笙,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萧慕笙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白墨寒,又看向小悠,摇摇头:“没什么,姐。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说着,他直接起了身,“晚饭我就不吃了,先回房休息了,你们吃吧。

说完便真的走了。“慕笙?慕笙!”小悠在他身后喊了好几声,他都一点反应没有,脚步不停的回了自己的房间。这让她越发的疑惑了。“慕笙这是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是他今天去

公司遇到什么事了吗?”

离雅凤也一脸的疑惑,不过听了小悠的话,却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早上我看到慕笙的时候就觉得他怪怪的,有点魂不守舍。”

“最近也没什么事啊,是不是萧南天那边的事情?”小悠疑惑的问道。

“应该不是吧,秋水昨天才和我通过电话,那边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大事。而且,慕笙也没有去过医院啊。”

听着他们说话,白墨寒一直抿着唇沉默。

“寒,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小悠疑惑的歪头看向白墨寒。

“慕笙这么大了,有点自己的秘密也正常,你要是不放心,一会吃过晚饭我去看看他。”白墨寒收起了心里的想法,面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摸了摸小悠的头发。

闻言,小悠这才点点头:“这样也好。那一会就麻烦你啦。”

“和我客气什么?”白墨寒笑着,可是这样的笑意却达不到眼底。

小悠他们不知道慕笙怎么了,可是他却清楚,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他那样的决定别说是慕笙了,就算是洛云湛他们知道了,估计也会被吓得不轻。可是,就算如此那又怎么样?他白墨寒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也不会拿一家人的安危来

冒险。

很快吃完了晚饭,小悠因为担心慕笙,便急着让白墨寒过去看他。

慕笙毕竟是个男孩子,又不是小孩,有些话跟她这个姐姐说确实不太方便,那这个时候就是需要白墨寒出场的时候了。

“好了好了,我这就去,你别太担心了,先回房间吧,我和慕笙谈完了就回去。”

“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慕笙晚饭都还没吃呢,我怎么能放心,你快去!不用担心我。”小悠手脚并用的推着他往慕笙房间的方向走。

白墨寒无奈的笑着,只能快步走过去。

“叩叩叩。”他轻轻敲了敲门。“是我,我能进去吗?”

房间里没有回应,过了一会,门直接被人从里面打开,萧慕笙站在门口,一双眼睛往四处看了看,似乎在防着什么人。

“只有我,你姐姐回房间了。”白墨寒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说道。

萧慕笙这才松了一口气,将门又开了一点,示意白墨寒进来。

白墨寒刚踏进房间,萧慕笙就立刻将门关上了。

这样的紧张程度,让白墨寒有点无奈。“慕笙,你没必要这么紧张。”“我怎么能不紧张?姐夫,我今天一天都在查华省的消息,华省的领导机构里,有很多都和上面有直接的关系。我知道你很生气蒋璐对姐姐的所作所为,我也一样,但是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做的这么大,可以偷偷给她一点惩罚,你说呢?”萧慕笙急的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姐夫,对付华省可不像当初你对付G.E那么简单。G.E再厉害,不过是商战

,商战撑死了大不了就是破产,负债。可是和华省那群人斗,要是输了,我们可是会……”

“家破人亡。”白墨寒好心的替他将接下来的话说了出来。

萧慕笙猛地住嘴,紧张的看着他。

白墨寒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缓缓开口道:“所以,萧慕笙,你觉得我会拿整个白家来冒这个险吗?”

萧慕笙似乎一下子没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愣了好一会,才眨了眨眼睛:“姐夫,你这是……”

“我问你,你觉得我要不知道死活的去和华省的领导层做对,那么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为了姐姐啊。蒋璐那么对待姐姐,而想要对付蒋璐就一定要先扳倒蒋家,蒋家又和华省的领导层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

“那你觉得,我会做出任何可能对小悠不利的事情吗?你说的牵连整个白家,小悠难道不属于其中吗?”白墨寒一字一句的反问道。

萧慕笙一下子愣住了,好一会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问道:“那姐夫你的意思是……我误会了?你并没有要和华省高层开战的意思?”

“不,你猜对了,我就是要和他们开战。我说过,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做出伤害小悠的事情。”

“那你这……”

“你凭什么觉得,我一定会输?”白墨寒蓦地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萧慕笙瞪大了眼睛,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好久都没有回过神:“姐夫你说什么?”

白墨寒自然没有重复,他只是这么定定的看着他。

“不是,你等等……你你你,你让我冷静一下。”萧慕笙摆了摆手,走到一旁坐下。

作为曾经G.E国际的太子爷,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政圈的人也认识不少,但是对于白墨寒的话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对他而言,和华省的领导层对峙,那就是和整个C国对峙,这得是多么大的能力和多么大的魄力才能做出的选择。

他一直都知道,白墨寒很强,但是……说出那样的话,是不是也太自负了?

可是,白墨寒有一点是没有说错的,那就是,他绝对不会让小悠受到伤害。

萧慕笙冷静了好一会,才开口问道:“所以,姐夫,你的意思是,你有把握,彻底扳倒蒋家?”

“是。”白墨寒点点头,毫不犹豫的开口。

萧慕笙觉得这有点疯狂了,可是疯狂中,他又觉得有些兴奋。各种奇怪的情绪在他的心中交织,终于,他想通了,猛地抬头看向白墨寒,认真的开口说道:“行,姐夫,我相信你。不管对方是谁,伤害姐姐就是不行。是神,我就把他拉下神坛,是鬼,我就泼他一头的黑狗血,让他投不了胎!”

海上教堂2:土地之子

海上教堂2:土地之子第三集

Thegrass的仓库,这一下子就走掉了二十盒粉底的量,可是把龙云给气得啊,鼻子都快气歪了。

偏生总代为了将予希化妆室里的这个展柜做起来,还特别允许,可以批发价出售这些thegrass的产品,甚至还特批了很多小样给予希化妆室。

但凡是在予希化妆室里化妆的,都可以得到thegrass赠送的小样。

别小看这一小袋一小袋的小样儿,真要用起来,三四天的量,都是足够的。

龙云气得在专柜里直跺脚,看着朱虹和王小兔忙忙碌碌的,她真是恨不得冲上去,把她们俩手里的化妆品全都抢回来!

然而,现在王小兔是得到了总代的强力支持,直接从仓库提货走,就是王小兔24小时待在予希化妆室里,龙云也奈何不了王小兔一二。

嫉妒让龙云发狂,不就是一个化妆室吗?生意好,不过因为是独一家而已,如果这里不止予希化妆室一家,看她们的生意还有这么好吗?

当即,龙云心生一计……她在这个商城里头,可是有很硬后台的,如果她要开一家化妆室,找个更大更好的门面,完全不是问题。

而且,她还能动用关系,把予希化妆室的门面租金提一提,将秦予希她们的生意,彻底搅黄!

这就是秦予希这几人不识好歹的代价。

龙云跃跃欲试,既要铲除秦予希,又想要发财,野心勃勃。

而这边,在事业上,蒸蒸日上的秦予希,晚上吃了父母的爱心晚餐后,给父母留下了一些钱,并再此叮嘱父母,这个钱是她的血汗钱,一定不能给马可心。然后回了酒店,继续准备她的化妆材料。

因为要坐车登船,朱韵寒的车会来酒店门口接她。

早上天还未亮,钟天佑携着朱韵寒从别墅里出来,吩咐了充当司机的祁子涵,

“去xx酒店,韵寒要接个人。”

祁子涵面戴黑超,开车,直接去了xx酒店。

这酒店不就是他给秦予希开的酒店房间吗?这一刻,祁子涵虽然面无表情,尽职尽责的扮演着一个保镖的角色,但他内心升腾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凌晨的城市夜景中,车子徐徐到达了酒店门口,祁子涵看见秦予希,推着一个大箱子,提着一个大号的化妆箱,走到了车边上来。

加长型的车子里,还有朱韵寒的另两个助理,登船的规定是,一个人可以带一个同伴,每个人都可以再带上两个助理,或者两个保镖。

但是考虑到朱韵寒是公众人物,需要带上两个助理,所以钟天佑就减掉了一个保镖,将名额让给了秦予希。

他自己就只带了祁子涵一个保镖。

Beenle下了车来,走到秦予希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来,客气道:

“你好,我是韵寒的助理Beenle,之前我们在电话里沟通过的。”

“是的,你好。”

秦予希伸手,握住了Beenle的手,眼神一瞟,正好看到车窗里祁子涵的侧脸。

他的侧脸线条冷硬,一副生人勿进的标准保镖姿态。

“那我以后就叫你予希了,予希,你怎么带了这么多的行李?”

Beenle一脸的公事公办,面上的表情虽然客气,但显得很公式化。

秦予希明白,这是Beenle在做一些必要的了解,于是秦予希解释道:

“都是一些做特效化妆的材料。”

“哦。”

Beenle点头,帮着秦予希将行李推到了车子的后备箱里,又看了一眼秦予希手中的化妆箱,提醒道:

“予希,韵寒的化妆品,我们专程备了全套的,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希望能尽量用我们自己的化妆品。”

“可以的。”

秦予希点头,她出门也没带多少自己的化妆品,这种被明星承包了,跟着明星出行的任务,一般明星都会带自己的化妆品。

也有的明星,其实是很看不上化妆师准备的化妆品,因为可能会觉得化妆师的化妆品,是跟别人共用的,也会觉得化妆师的化妆品,匹配不上她们的身份。

所以秦予希相当理解,也没有任何玻璃心作祟,乖乖的听从Beenle的安排。

光是这份心态,就赢得了Beenle的好感,身为明星助理,她见识过太多恃才傲物的天才,但既是天才,又态度谦逊的,为数不多。

“你坐在副驾驶座上吧。”

放好了秦予希的行李,Beenle有些歉然的,安排秦予希坐在了副驾驶座上,虽然车子是加长型的,但是中间部分,属于钟天佑和朱韵寒的私人空间。

最后部分坐了朱韵寒的两名助理,所以秦予希就只能坐在副驾驶座上了。

但是这正是秦予希需要的,她还巴不得坐到祁子涵的身边呢。

等秦予希上了副驾驶座,她看了祁子涵一眼,祁子涵目视前方,一脸跟她不熟的样子,秦予希就回头,看了一眼钟天佑和朱韵寒,这两人正依偎在一起说话。

见秦予希从副驾驶座回头过来,朱韵寒和钟天佑,就同秦予希友好的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他们现在对秦予希的态度是好,哪里会知道,当初被警察敲门打黄扫非,就是因为祁子涵要跟秦予希约会,所以才导致钟天佑进去蹲了好几天。

秦予希面对钟天佑,心中难免有些心虚与愧疚,便也是冲这两人笑笑,转头,拉好安全带,坐好了。

车子往前开,从省城市区,到海湾上船,还需要几个小时的距离,祁子涵突然说了一句,

“胡闹!”

声音很低沉,也不知祁子涵是对谁说的。

身边的秦予希偏头,看了一眼祁子涵,见祁子涵目不斜视,她便是轻轻哼了一声,闭眼睡觉不理他。

车子开了两个小时,出了市区,上了高速,很快就到了海湾服务区,这里已经被开辟了一处vip区域,属于非登船人员,严禁进入的区域,里面停了不少的豪车,看样子,从这个服务区上船的人,还是不少。

服务区里,设置了一些vip候船室,祁子涵开着豪车到达停车场的时候,天还没亮。

后座的钟天佑和朱韵寒,却是越聊越火热,越聊,两人的身体越贴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