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负之间

+-正负之间
  • 主演:林上豪,石承镐,李见腾,鄭齊磊QiLeiZheng
  • 导演:未知
  • 地区:中国台湾,日本
  • 类型:台湾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讲述了两对夫夫的爱情和碰撞。不管多远多近,它们只为彼此而存在。俊和富是从幼儿园就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他们不仅是青梅竹马,甚至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直到一场事故动摇了两人。Plus是一个自由奔放的调酒师,Jane是一个离了婚无法放下过去的人,经营着一家自助洗衣店。一天,自助洗衣店老板偶然 发现了酒保丰富多彩的夜生活。两者碰撞,慢慢实现彼此内心的渴望。~~台日合拍   It tells the love and collision of two couples. No matter how far or near, they only exist for each other.   Jung and Fu are good friends who have grown up together since kindergarten. Not only are they

+-正负之间第一集

“谢皇上隆恩。”

夏笙暖淡淡一句,好像不在意似的,唇角挑起一抹冷嗤,转身就走。

倔强无情得很。

皇帝一张脸沉得如暴风雨翻滚的海面。

月贵妃看着转身离去的夏笙暖,一脸担忧的低低道,“皇贵妃娘娘好生回去休息休息,明天还要去西坛台登高祭祀呢。”

夏笙暖听罢,顿住了脚步,看向月贵妃,淡淡道,“月贵妃没有听到皇上的话么,本宫禁足呢。”

月贵妃面上闪过一丝为难的道,“可是娘娘是皇贵妃娘娘,明天是要陪在皇上身边的。”

夏笙暖挑眉冷笑,“那又如何,月贵妃不是可以陪在皇上身边么?”

一脸爱谁谁,不屑去的样子。

周围有暴戾的气息在翻涌,皇帝忽然一手拍在了桌子上,嗓音阴鸷如霜,“皇贵妃娘娘,只要你还是皇贵妃娘娘一日,就得一日做好皇贵妃的本分,明日要是有一步行差踏错,朕治你的罪。”

说罢,腾的起身,一甩衣袖走了。

而刚刚,被皇帝拍过的白玉石桌子,“咔嚓——”的声,轰然碎裂。

月贵妃面色微微一动。

夏笙暖低低凉嗤,“发这么大的脾气给谁看呢,呵……”

扭头就走了。

周围一众随从看着碎裂的桌子,吓得大惊失色。

皇帝发怒太恐怖了,简直吓死人。

可是,皇贵妃娘娘竟然桀骜至此,一点也无惧。

公主果然是公主,哪怕是小国的公主,这份勇气也不是一般的大家闺秀能有的。

月贵妃身旁的贴身丫鬟白霜抚着心口,白着脸,低低道,“皇贵妃娘娘胆子也太大了,竟敢如此触怒皇上。”

月贵妃淡淡的样子,唇角勾起了恰到好处的高洁的浅浅弧度,低低道,“走吧。”

到底是公主,傲娇惯了,怕是做不到像一般女人般舔着脸乞求皇帝的垂怜。

很快,皇帝因为皇贵妃娘娘暴怒,把御花园里白玉石桌子都震碎了的事情,很快便传遍了后宫。

一众妃嫔只觉出了一口恶气般,无比舒畅。

这南疆女人,牙尖嘴利得很,哪怕失宠了,她们也不能在她身上讨得半分好处,只能看她在皇帝那里吃瘪,然后暗爽了。

夏笙暖倒是觉得自己过了一场戏瘾,回到长宁宫该吃吃该睡睡,特别充实。

宫非寒回到御书房倒真是气了一会。

死丫头,戏好得真是令人恨得牙痒痒,每当看着她那爱谁谁无情无欲一副刚到底的模样儿,他就来气。

是真的来气,简直不用演的。

迟早被这死丫头搞到精分。

宫非寒连连喝了好几大杯茶,这才平息了火气。

夜里,忍不住又暗度陈仓了。

夏笙暖半夜被人弄醒,非常的不悦,一脚踹了过来。

宫非寒没有防备,猝不及防的,差点没被踹下榻底。

俊脸黑得恨不得将这转眼就熟睡的女人吃了。

夏笙暖第二天起来,发现雪狗子没有在榻上,就知道狗男人半夜里肯定又爬上她的榻了。

不过,看在他戏演得不错的份上,她就大气些,不跟他计较了。

今天是重阳节。

皇帝要率领后宫妃嫔和百官大臣去西坛台登高祭祀。

+-正负之间

+-正负之间第二集

找她?苏若离一愣,什么人回来宿舍找她?她虽然在庆华大学呆了一年,但认识的人也有限,会来宿舍找她的人就那么几个,不是自己专业的就是社团的,可下午她还在教室上课呢,没人说有事情找她啊!

社团就更不用猜了,女生本来就不多,这几天更是忙的连发个短信的时间都得趁上厕所的时候……那还有时间找她啊!

“找我?谁啊?”

苏若离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看着纪筱筱,问道。

“你姐姐……”

纪筱筱之前看到过苏音樱,也知道她是庆华大学大四的学姐,所以看到苏音樱来找若若,也没觉得很奇怪!

只是她们不是姐妹吗?就算关系不好,为什么不直接联系若离?还非得找到宿舍来?她问她有什么事情,学姐也不说……

“我姐姐?苏音樱?你说今天下午她来宿舍找过我?有没有说什么?”

一听到是苏音樱,苏若离的眉头皱的都能夹死两只苍蝇!她又想干嘛?上次苏音樱约她,她没去,所以这次直接找到学校来了?看来,她真的是很想告诉她什么啊!只是不知道她想说的话,是不是她想听的!

“我也不知道,下午你们都不在,你姐姐突然就来了,吓的我游戏PK赛都输了一场!”

纪筱筱郁闷的撅噘嘴,还在为下午PK赛失利感到忧桑!本来都能进决赛了!结果在半决赛的紧要关头,死了!

“我知道了,好了,你说吧,想吃什么?等展览会结束,我请客!”

苏若离无奈的看着纪筱筱,这丫头说来说去,还不是想敲她一顿饭!还拐弯抹角的说什么PK赛……

“咳咳咳,不要这么直接嘛!我想吃烤鱼!好久没吃了,回家找了好几家烤鱼店,一点都不好吃!还是之前我们吃的那家烤鱼店做的正宗!我都好久没吃到了,都快馋死了……”

“行!到时候你约位子,多叫点人吧!”

“收到!果然还是若若好!希希这小气鬼,昨天买蛋糕,居然只肯给我吃一口……”

“纪筱筱!你那是一口吗?你一口,我一块蛋糕就少一半!我要是再让你咬第二口,我还有的吃吗?”

左希希无语的看着纪筱筱,这筱筱真的是越来越没良心了,她把好吃的分给她,居然还找若若告状!

“哎呀,我就是一口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嘛!干嘛这么小气……”

听到左希希的控诉,纪筱筱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苏若离更是无语的抚了抚额,她们两个人这几天在苏谁倒是挺热闹的吗!吃块蛋糕都能吵起来……

“行了,你们两个就别吵了!听的我脑壳都疼了……”

三天后,摄影社的展览会如期举行!举办地点是在学校的大会堂,不得不说杜小逸真的是个很有能力的女孩子!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从制作宣传册,到发传单,贴海报,再到布置展览会各种各样的事情,她几乎一手包办,把所有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不少社团的人知道他们摄影社要举办展览会的时候,很多人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毕竟一周准备一个大型展览,这在庆华绝对是第一次!

杜小逸硬是抗了过来!这一周,苏若离很清楚,她有多辛苦,好几次她都看到杜小逸眼眶红红的,眼底全是血丝!下午全靠两杯特浓咖啡撑着!她大概一周都没好好休息过一晚上了!

蓝堇时站在一个相框前,目光直愣愣的,似乎在透过这张照片看什么人……

“学长!”

杜小逸静静的跟在蓝堇时的身后,见他停住脚步,这才开口。

“嗯。”

“学长,瞒着你做了这些,很抱歉!这些都是大家这段时间努力的,我、我们都希望你能够留下来!摄影社的社长,只能是学长!”

杜小逸这话憋了许久,这一个星期,她想了很多事情,她不想学长就这么离开!她总觉得,如果学长离开社团,离开庆华,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小逸,抱歉……”

蓝堇时回头看了一眼杜小逸,然后便离开了,他要走,这件事情是无法改变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早点离开,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怕在继续呆下去,他会做出对不起阿遥的事情!阿遥……

“学长,我……我喜欢……”杜小逸双手紧紧捏着衣摆,想了一个星期的话,终于要说出口了,却听到蓝堇时突然开口。

“小逸,我和你不是同一类人……”

“学长?”

对于她的告白,学长连听都不愿听下去吗?不是同一类人?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杜小逸红着眼,顺着蓝堇时的目光望去,是学长曾经拍的那张照片,难道照片上的人才是学长喜欢的人?

“这次的展览会,谢谢你们!”

展览办的很成功,虽然只有一天的时间,但来参观的人,却不低于一千人!甚至还有一些校外的记者,或者摄影圈的人慕名前来参观!这绝对是庆华校史上史无前例的!

苏若离完全没想到,蓝堇时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早知道这样,她就应该直接上论坛发个帖子!估计效果比发传单好多了!

“苏若离!”

苏音樱一把抓过苏若离,直接朝大门口走去!

“苏音樱,你干嘛?”

一出大会堂,苏若离一把甩开苏音樱的胳膊,眼中满是厌恶,对这个姐姐,她是一点都喜欢不起来!看到她,她就会想起前世她在她面前说的那些话!她曾经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什么都替她着想,所有她拥有的东西,姐姐都有一份。结果……就连她的未婚夫,她这个好姐姐也一点不客气的享用了!

“我干嘛?苏若离,上次你为什么不来见我?我的话,你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苏音樱,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从小到大,你忽悠我的次数还少吗?”

七八岁的时候,就知道在大冬天的骗她出门,结果自己躲在家里睡觉,她在外面吹了一天的冷风,当天就开始发高烧,差一点点就烧傻了!

稍稍长大一点的时候,就更加过分了!明知道她不会游泳,还把她的救生圈扎破,差点淹死……

从记事起,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吃过苏音樱多少暗亏了!以前她不懂,但现在,她哪里还能让自己被苏音樱欺负!

“你!苏若离,我这次绝对没有骗你,要不是看在你还是我妹妹的份上,要不是怕爸妈知道了会伤心,你以为我愿意几次三番的找你?”

苏音樱努力克制着心口的恨意,一副语重心长的表情,看着苏若离。

“看在我是你妹妹的份上?”

苏若离忽然轻笑一声,她还真是听到了今年最好笑的笑话!苏音樱如果真的看重这点姐妹情分,会对她做这些事情?如果小时后只是淘气,那长大后呢?抢她的未婚夫,联合未婚夫,把她这个妹妹卖给宁凉辰,然后现在又看上宁凉辰了,想让她从宁凉辰身边滚?

别说这些事情,姐姐不能对妹妹做出来!就算是一个普通人,恐怕也做不出这样的事儿吧!

“小若,我知道你恨我,讨厌我!没错,我对你,确实做过很多事情,你会这么看我,也是正常的!但是,你以为宁先生是真的喜欢你么?你以为我是为了让你离开宁先生,所以才把那东西交给你的?”

“呵,你不是说,你没看过信封的内容吗?”

苏若离冷笑一声,她果然是看过的!

“我……我不是怕那个陌生人是坏人吗?后来看到内容是梨园那个李姐,她对你那么好,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真相的,所以就答应那个人,把东西交给你了!但又怕你生气,所以才谎称自己没看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后面要说的!”

那个李姐的事情,最多是让苏若离对宁先生产生了一些嫌隙,但要为了一个下人,放弃宁先生,看来还是不够分量啊!

“为什么要相信你?”

说实话,苏音樱身上没有任何一点,值得她相信的……可鬼使神差的,苏若离居然想听苏音樱继续说下去!她想知道,苏音樱这段时间,一直想要见她说的重要事情,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说如果不听,她一定会后悔?

“你可以听我说完,再考虑要不要信我!你要是不相信,我就算说什么都没用!不是吗?”

苏音樱唇角一勾,看着苏若离,说道。

苏音樱眼中没有一点心虚,甚至信心十足!苏若离唇角一抿,看着苏音樱,思索了片刻,低声道,“这里不适合说这些,学校附近有家咖啡店,去那边说吧!”

“好!你一定会很满意,等下听到的真相!”

苏音樱心中默默松了口气,她也是逼急了,才会在蓝堇时的展览会出现,直接把苏若离带走!这几天她一直想见苏若离,可偏偏这臭丫头像是故意避着她,好几次都没遇到她!

苏若离眉头一拧,心间越发不安!可越是如此,她就越好奇,苏音樱到底知道什么真相?那个所谓的故人,到底是打什么主意!她可不认为,苏音樱告诉她的事情,是为了她好……可如果不搞清楚,她心里永远都会有一个疑惑!

+-正负之间

+-正负之间第三集

上午的教学课程很快过去,对于很多学员来说,这一上午的理论课没白上,收获良多。

之前都不知道的一些战斗方面的经验,现在都系统的进行弥补,更加完善起来。

当然,学到了还不行,回去之后还得需要个人慢慢感悟。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说的就是这方面。

不过,对于沈逍来说,这一上午却没有多大意义。

徐泽雅交的这一些,他全都会,而且在战斗方面的经验,甚至比徐泽雅还要丰富的多。

徐泽雅才多大,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一个。

沈逍呢,可以看做是两世为人。当年他在仙界驰骋杀戮时,对方估计还没出生呢。

他杀的人,估计比徐泽雅见过的人还要多。

更别说,他先后都经历了三场大规模的浩劫大战,亲自为统帅指挥战斗。

还需要别人当老师,给他教学么?

他来这里,就是看中了书神学院的修炼环境,快速提升修为实力的。

十年时间,每天上午都得过来上这样的理论课,对他来说,那可是纯粹的浪费时间。

等下课之后,他打算跟小雅老师说说情况,看看能不能区别对待,他就不过来上理论课了。

“好,今天上午就到这里。回去后好好琢磨一下上午讲的内容,这对你们大有好处。下午直接去修炼场地好了,咱们新生的修炼场地你们都知道,晶片一定保管好了,这可是修行的必备资源。”

再次强调一句,徐泽雅便宣布下课。

“沈逍和马……马腾,你们跟我来一下。”说完,徐泽雅转身走出了教室。

沈逍一愣,叫自己和马腾过去啥事?

不过正好,自己也有事找她商量。

“马腾,你这名字要不要考虑改一下。你看刚才小雅老师喊你名字时,都停顿一下,有些蹩嘴啊。”

沈逍取笑道,不知道怎么的,自从跟马腾认识之后,总是喜欢这么开他的玩笑。

“要你管!”马腾没好气的回应一声,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沈逍笑呵呵的跟上,两人去了徐泽雅的办公室。

看到两人进来后,徐泽雅笑呵呵的说道:“在这里没外人,坐吧。”

等两人坐下后,徐泽雅看着马腾,表情古怪一下,恢复正常,笑道:“马腾啊,你姐姐找过我,她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你是她的……”

“小雅老师,找我们过来啥事,你就直接说吧。”马腾急忙打住了徐泽雅的话。

后者楞了一下,随即摇头苦笑,“还真跟你姐姐挺像的,当年我们都是一级的同学,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惜,我现在只能留在外院当执教,不如你姐姐啊,进入内院深造。”

“小雅老师,你喊我们过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个吧?”马腾皱着眉头问道。

“好吧,那咱们说正事。今天喊你们过来,是想对你们着重培养,之前你们合作的事情,我也有所了解,说实话我挺震惊的。”

徐泽雅缓缓说道:“下一步,咱们还有团队协作进行作战的科目,我觉得你们就是很好的典范。而且,这次入学仪式上,对抗上届老生们的表现,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尔后看向沈逍,徐泽雅漂亮的双眼,笑得眯成一条线,“沈逍啊,你可是外院之中的名人了。招生考核创造出这么多的奇迹,了不起啊。甚至连明年的招生计划,都被迫做出变动。”

“你可不知道,那几位长老听说此事后,都对你恨得牙痒痒的,但又十分高兴,哈哈哈。”

沈逍都摸不清小雅老师这是啥意思,到底想表达什么。

“小雅老师,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你看我能不能上午不过来教室上课了。”

“嗯?”徐泽雅一愣,就是马腾都愣了一下,没想到沈逍会说这个。

“沈逍,这上午的理论课很重要,可以间接提升战斗力,课堂上不都很明显么。我知道你迫切想要提升自己的修为,真仙二级在这学院之内,肯定会有绯言绯语的流传,老师希望你不要将这些放在心上。”

徐泽雅意会错了沈逍的意思,他是想迫切提升修为等级,但跟这个没啥关系。

“小雅老师,我不是因为这个。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在战斗方面的经验,不需要再系统的学习了。尽快提升修为等级,才是我最需要的。”

沈逍轻声说道,这样说可能会引起徐泽雅的不满,但他所说的都是实情。

果然,徐泽雅脸色一变,有些不悦的看着沈逍,“我知道你表现的很优秀,但沈逍你不能太骄傲了。更不能自我膨胀了,知道吗?只有系统的学习,才能更加的完善自我,也会让你少走很多弯路。”

“小雅老师,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其实我是真的不需要……”

“那也不行,这是学院的规定。你要不想上理论课也行,除非你能证明,自己在战斗经验方面已经无懈可击了。”

沈逍叹息一声,“好吧,那小雅老师,我该怎么证明?”

“你还真想证明啊?”徐泽雅只是想让沈逍知难而退,谁知道居然顺着杆子往上爬。

“行,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你是无法认清自我了。跟我去实战教室,只要能让我信服,那我就特别恩典,你上午可以不用来上课。”

说完,徐泽雅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沈逍没有多言,紧跟着而去。

留下马腾一脸懵逼的待在办公室内,暗暗摇头,感叹一声,这个沈逍也太疯狂了。

本以为自己够疯狂的,没想到跟沈逍相比,小巫见大巫啊!

……

实战教室,一般是课堂上进行实战课的教学之地,十分宽敞。

四周都有防御阵法,可以确保安全。

此时,教室内只有徐泽雅和沈逍二人,房门紧闭。

“沈逍,只要你能打败我,那我就同意你上午不用来上课。”徐泽雅面对着沈逍,轻声开口道。

沈逍苦笑一声,“小雅老师,你这可是有点难为人了啊,我就是战斗经验再丰富,这实力上不对等,怎么证明啊。”

“这你放心,我会压制修为,只用跟你同等级实力战斗。”徐泽雅回应一声。

“哦这样啊,那小雅老师你不必压制的太狠,真仙五级就可以。”沈逍笑着说道。

“什么?你还想越级作战?”徐泽雅吃了一惊,“哼,沈逍,你还真是狂妄。看来,今天是得好好给你个深刻的教训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