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觉神探第三季

  • 主演:KirillK?ro
  • 导演:Artyom Litvinenko
  • 地区:乌克兰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俄语
  • 年份:2017
They call him The Sniffer. He's the proud owner of an extraordinarily acute sense of smell. He can detect things about mingtian6.com you that you desperately want to conceal. He'll find that needle in the haystack. Don't ever doubt his extraordinary skills! But the truth is that his sense of smell is as much a curse as it is a gift. This guy can solve a mystery by having a sing

嗅觉神探第三季第一集

李唯西醒来时,脑子有一顿时间的懵。

她四处打量了一圈,视线最后落在了记安溪身上,“安溪姐,这里是?”

记安溪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来的路上我被她们打晕了,是楚曦把我们抓来的。”

“楚曦?”

“嗯,不过,她似乎只想抓我,抓你应该是抓错了。”记安溪坐在床上,给自己和李唯西都拢了一下被子,“她对你还不错,还知道让手下照顾你,你可以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李唯西说道,“就算我没事,那你呢?楚曦把你抓来,一定是因为陆峦。”

“是这样,她和我说了。”记安溪讥讽的笑笑,“陆峦这个人,既然为了利益和她在一起,那就不会轻易改变主意,她抓我又有什么用,就算陆峦心里的人是我,但我们两个现在这个关系,又妨碍到了她什么?”

“也许就是因为陆峦心里是你吧。”

李唯西说着,头脑已经清醒过来,她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窗口向下看了看,他们的房间很高,周围没什么有辨识度的建筑,但也有几家店可以看到名字,看情况,这似乎是一家酒店。

她又在房间扫了一圈,发现记安溪的包已经不见了,看来是楚曦的人收了她的包。

李唯西问:“你有没有尝试过向酒店的人求助?还有这房间,能出去吗?”

“出不去,叫人也叫不来。”

在李唯西醒来之前,记安溪也没少忙碌,“我还试着在房里敲两边隔壁的墙,但发现两侧都是楚曦的人,看来是早就有所准备了。”

“这要怎么办。”李唯西坐在沙发上,想了想后道:“明天看看他们是怎么给我们送饭的,能跑就跑。”

记安溪皱皱眉,“你这个肚子,能跑?”

“那就你跑。”李唯西果断道,“楚曦不敢动我,我不会有危险,但你不一样,所以你必须走,出去之后,你就去找林一,告诉他是楚曦把我关起来的,就算我被转移,他也会想办法找到我的。”

“好,那就这样。”

记安溪也不再啰嗦,主要是她已经看到了楚曦对李唯西的态度,知道楚曦现在不敢动她。

李唯西摆弄了一下衣服,随口道:“若是知道要被抓来,就不应该穿礼服,都不舒服。”

“那你不如明天和楚曦要求试试,说不定她就同意了。”

李唯西笑,“那就试试,现在呢?睡觉吗?”

“睡,不过我们两个最好轮流睡,不要两个人都睡死过去。”

“也是,那你先睡,我看着,我被晕那么久,现在也不困了。”

“好,那我睡了。”

记安溪直接钻进了被窝,对李唯西道,“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帮我关一下灯,太亮我睡不着,另外,你可以看电视,有声音对我来说无所谓。”

“好。”

李唯西走去关了灯,就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此时,林一也到了林家老宅。

林老爷子被他这么晚吵醒,也有些起床气,“什么事?要是你说不出能让我在意的事情,我可就真跟你生气了。”

林一淡淡道:“你的曾孙子都被人给绑了,你确定不管?”

“曾孙子?”林老爷子一怔,打哈欠打到一半停了下来,皱着眉头问,“怎么回事?”

“据我所知,楚曦把李唯西给抓走了。”

“那你去找她要人啊。”

“她不给,而且有陆老爷子护着她,我也没办法。”

“陆老头?他为什么护着?”

“因为那是她的孙媳妇。”

“这个老不死的。”林老爷子动了怒,“竟然敢护着拐了我曾孙子的,你现在想怎么办?”

林一看着他,“其他的我都可以解决,但是陆老爷子,还需要爷爷出面,让他不要插手。”

“行,我知道了。”林老爷子点着头,就让人去拿自己的手机,“剩下的不需要我帮忙?要我去帮你骂那个姓陆的小子吗?或者去找那什么楚曦。”

“不用。”林一果断道,“楚曦因为嫉妒绑走了陆峦喜欢的人,可能是李唯西当时正好在,就一起抓了,现在陆峦肯定也在生她的气。”

老爷子沉默了一瞬,“也就是说,她可能不会伤害李唯西?”

“有可能。”

老爷子点点头,“最好是这样,如果我曾孙子出了什么事,那我让他们楚家和陆家都完蛋。”

“不用爷爷说我也会这样做。”林一说着已经站了起来,“那我就先去忙了,答应我的事,希望爷爷也放在心里。”

说完,他就离了座离开。

将手机取来给老爷子的管家一看,纳闷道:“少爷这就走了吗?”

“可不是,有了媳妇也不久忘了我这个爷爷。”林老爷子摇着头,但面上去没什么怒色,“你先去休息吧,我有事再喊你。”

“好的。”

林老爷子拨通了陆老爷子的电话,一接通就骂道:“你那个孙媳妇倒是好本事啊,还敢绑我的曾孙子?”

“现在事情不是还没确定吗?”陆老爷子无奈道,“你冷静一点好不好,这件事我家阿峦会查清楚的。”

“等陆峦查好,我曾孙子说不定就没了,到时候有什么后果,望你知悉。”

“那你想怎么样?”

“这次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找个地方去度假吧。”林老爷子说道,“楚家,你最好也不要再和他们扯上什么关系,如果你真的想帮着你孙子回到国内,那就好好听我的。”

“行吧行吧,我知道了,那这件事结束之后,就不许再提旧账啊,说好了啊。”

“行行行,要是我曾孙子好好的,就什么事都没有,要是李唯西出了事,我就算追到国外也不会放过你家。”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买票出国,行了吧。”

“行,那我挂了。”

“再见,早点休息。”

挂断电话后,陆老爷子松了口气,坐在他旁边的陆峦问道:“林老爷子插手了吗?”

“也不算吧。”陆老爷子说道,“他只是说让我不要管,可能是不希望我护着楚家,好让他孙子施展手脚吧。”

嗅觉神探第三季

嗅觉神探第三季第二集

“你这家伙,搞半天你都不知道。那你快点回来一趟,等他们生米煮成熟饭,有的扯皮!”王红裳一阵着急上火道。

“好,我这就回!”收起电话,皮二狗叫上户田惠梨香,开车回村。

晚上七点,已经是入夜时分,秋天的夜晚有点凉嗖嗖的。途经镇府门口,户田惠梨香停下车问:“老板,要不要先见下万镇长?”

“先不见她吧。去收费站那看看情况!”对这个收费站,二狗感觉不可思议,就老张这种级别,他有权自设收费站么?都不用上报的么?

“是,老板!”户田惠梨香一路驶出白洋镇,向着白奈公路开。

刚到镇郊,就见四车道的大路居然堵起了车。几十辆车排队,不时有机车和电瓶车穿叉而过。

“前面怎么回事?”皮二狗下车查看,不看还好,一看下惊呆了。

“老板,你看前面,收费站还没建好,那些人就开始设卡收费,气人啊!”户田惠梨香气愤不已。

排队交费的众司机也是怨声载道,有脾气火、爆的,索性破口大骂。

“皮二狗这个王八蛋,简直成精了啊。一开始他出钱修路,谁晓得他要收买路钱啊?”一人把矛头指向了皮二狗。

“说什么免费,要造富大奈村,我呸!”

“造富他自己!看看,皮二狗说是花了一个亿,现在搞收费站了,每天收多少钱啊?王八蛋!”

……

见这些司机把老板骂了个狗血淋头,户田惠梨香气不打一处来道:“喂,收费站不是我老板搞的,这是张大狂不经过我老板同意,强行设的收费站!你们要骂,骂张大狂去啊。关我老板屁事!”

“还要狡辩,你老板跟老张都是一伙的。收了钱五五分帐,你当大伙是傻子吗!”一人跳起来狂怼道。

“我没有狡辩!收费站这事我老板事先真不知道,你们不要把脏水泼我老板身上!”

“你老板不是啥好人,自己都脏的,还用得着泼啊?为了钱,啥都杆得出来,那个王八蛋,身家上百亿,还要跟我们这些穷人刮油水,不要脸!”有人大声臭骂道。

“我老板没有刮你的油水,你算什么东西。再说一遍!”户田惠梨香最恨别人诬蔑抹黑老板,见那个人信口雌黄,越说越难听,顿时她肺都气炸了!

怦!

突然出现在那个男人面前,一拳捣中那人的面门,把那人打倒在地。

众司机都知道户田惠梨香是皮二狗的保镖,功夫了得,都不敢靠前。

“梨香,算了,你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我没做的事,就是没做,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二狗上前劝说道。

“老板,这几个刁民太过分!不是你的锅,硬要栽赃到你身上!看看吧,这就是你做善事的下场!你花了将近两个亿,为村民出行提供极大方便,现在得到的是啥,是他们的无理谩骂!”说着说着,户田惠梨香都气哭了。

“梨香,枪打出头鸟。谁让我这么超群呢?又这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们不议论我,那就有鬼了。走吧,我们去前面看看!”二狗倒是豁达,硬是把爆发状态的梨香拉开。

两个穿过上百米的车流,走到堵路源头一看,就见到两台大型挖机横在马路中间,开着刺眼的大灯。

过路司机排队交费,交了费的就把挖斗吊起,车辆放行,紧接着轮到下一辆。

再看这几个收费员。二狗看清楚后,差点没惊掉下巴。

“皮大炮,你怎么当起路霸来了?”见是皮大炮带着黄金亮、千年虫、刘一亮这几个亲信拦路收钱,顿时皮二狗气炸了!

平地一声大喝,把皮大炮吓了一大跳,见是皮二狗如天神下凡,怒视着自己。顿时皮大炮本能的矮了三分道:“皮二狗,这是上面下了文件,要求白奈公路设立收费站。目的是尽可能的缩小贫富差距!张书记说了,白奈公路收上来的钱,全部用来给大奈村分红!”

“对,张书记是体恤民情,他最看不得大奈村受穷了。每次看到大奈村的村民连一顿肉都吃不起,他就难过得流泪。大伙不知道吧,张书记为了改善大奈村村民的生活,连头发都白了好多!”黄金亮大拍马屁道。

“少在这鬼扯!这条路主要是大奈村的村民出行,你先收他们的钱,然后年底发回给他们?这不是脱库子放屁么?”二狗哭笑不得道。

“是啊,这个收费站根本不是为了大奈村的村民着想。什么分红,都是借口,结果收上来的钱,大部分落入你们的口袋!”户田惠梨香揭穿皮大炮道。

此言一出,排队的司机们大致上明白了这个收费站的来头。他们这才知道冤枉了皮二狗。

“我去,我们都错怪了皮老板!”

“原来不是皮老板要搞的啊。皮老板,对不起啊,冤枉你了!”就有司机上前道歉。

“大哥,你想想就知道啊,我给村民一亩的租金是五万元。我真要从村民身上刮油水,杆嘛要给五万对不对?还有我的产业园基地,请的雇工,比行情高。真是刮蚊子腿的主,我杆嘛多此一举,直接压低工资就可以!”

“是是是,皮老板,你是观世音转世,你才是真正为大奈村民着想的人。我们就服你!”

一会儿功夫,有关这个收费站的真相,一十传,十传百,很快在司机们这里口口相传开了。他们有的打电话帮他澄清,有的发朋友圈,给皮二狗点赞。

听着司机们温心的话语,皮二狗感觉到,自己的好心没有白费。就听他动情的道:“父老乡亲们,老张和皮大炮强行在白奈公路设立收费站,这是非法行为。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大伙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把这个不得民心的收费站拔除!”

“乡亲们,从现在起,你们不用交钱给这些吸血鬼!请大家耐心等待,我老板会跟皮大炮一伙交涉!”户田惠梨香大声的澄清道。

“好,皮老板万岁!”

现场爆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皮大炮见势不妙,立即打电话向老张禀报。

打完电话,皮大炮就鼓动三寸不烂之舌道:“乡亲们,大家不要误会。这个……”皮二狗见皮大炮又想忽悠大伙,他蹬蹬蹬上前,当着大伙的面,狠狠的打了皮大炮一拳。把皮大炮打得一屁墩跌坐在地,正要破口大骂,被户田惠梨香捆了起来,还拿布塞住了皮大炮的嘴。巴。

皮二狗见挖机上,那俩司机在一愣一愣的,便是大喝道:“你们还有一点良心的话,赶紧把挖机开走!”

“好嘞!”

开挖机的小伙见皮老板出手了,吓得一哆嗦,忙是把挖机挪到路边。

“乡亲们,不用交钱,你们可以出发了!”皮二狗一声令下,众司机大声的鼓起掌来。在一片叫好声中,很快这个引起民愤的收费站就没人理会了,大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嗅觉神探第三季

嗅觉神探第三季第三集

厉漠南这个名字,也许在很多人的耳中,听起来异常熟悉。

当初伟人厉将军便是如此。

但是,这三十年之后,到时出现了许多跟伟人名字一样的孩子,旁人只当厉漠南这个名字,也是他的父母崇拜厉将军而取的。

至于长相,当初厉漠南本就不爱露面,而且,也在厉景琛的刻意掩盖下,也不会有人真的认识厉将军,除非是那些真的见过厉漠南的人,但是他们也大部分老了或者去世了。

所以,厉漠南出现在训练基地,这里的人可都不会怀疑这样一个男人,就是三十年前的那位厉害的厉将军。

不过,要做教官,给这里基本上都是全国甚至是世界顶尖的高手做教官,厉漠南一来,可不会就在这样被轻易接受。

几天的训练,实打实的切磋,让这些学员们,迅速的臣服在了厉漠南的强大实力面前。

男人们佩服,就是女人们,佩服之外,也会有起了心思的。

虽然厉漠南是已婚,但是,在这个男女之间关系,没有了以前那般忠贞的情况下,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不求天长地久,只求身体欢愉的情况下,想要跟厉漠南上床的女学员们,还是有的。

当然也有好几个,但是,厉漠南在这里,对女人和对男人同样一视同仁,他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冷漠,任何人都不能引起他的半点注意力。

可越是这样,这些人越是不服,他们完全忘记了,忽略了厉漠南还有妻子这一事实。

在她们眼中,大概,这个妻子,没有任何的存在感,现在的人,结婚,不过是为了生个孩子或者利益结合而已。

其他的,可很少有人真的愿意结婚了。

所以,当厉漠南带着许诺出现的时候,没有人将许诺放在心上的。

虽然吧,许诺确实漂亮,可是,如此柔弱的女孩子,厉漠南如此厉害的男人,怎么会真正喜欢?

许诺刚被厉漠南带进来,女学员们直接冲着厉漠南过去。

“教官,你来了?上次,你将我摔倒在地,我回去琢磨了下,想到了反击的方法,教官,今天我们再试一次?”

“教官,那个背后袭击……”

这些人都是讨教真格斗技术,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诺诺,过来!”

许诺被这些女人给挤到了外边去,她也不生气,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

倒是厉漠南不太高兴,直接后退,回到许诺身旁。

长臂占有欲十足的揽住她的腰,深情宠溺的眼神落在许诺的身上,同时对所有人都介绍。

“这是我的妻子,许诺。”

许诺扬起一抹绚烂迷人的微笑。

这一笑,让所有人都楞了下。

男学员们却是眼神一亮,闪过惊艳。

厉漠南不悦的冷厉眼神扫过去,男人们都尴尬的笑笑。

“师母好!”

他们响亮的问好声,让许诺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不打扰,不打扰……”

有欢迎的,自然也有不欢迎的。

刚才直接忽略许诺的女学员们,这会儿才发现,厉漠南在自己这个妻子身上投入的眼神和注意力,是她们从未见过,也从来不会想到的。

女人们之间的竞争和无形的硝烟,已然展开。

许诺淡然从容,小手在厉漠南的身上拍了拍,温柔一笑.

“老公,你去忙吧,我就坐在旁边看看。”

厉漠南却是将她带到旁边休息的座位上,好一番的嘱咐,各种的关照,最后才在许诺的唇角亲了亲,才转身开始训练。

这一幕,让人看着,内心可是各种的冲击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