咆哮第一季

  • 主演:妮可·基德曼,梅里特·韦弗,爱丽森·布里,辛西娅·艾莉佛,伊萨·雷,贝蒂·吉尔平,梅拉·沙尔,菲韦尔·斯图尔特,卡拉·海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咆哮第一季第一集

“回公司!”冷斯城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走在大门口,外面的人来来去去,可是,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他却好像,还是孤孤单单的,找不到家了。

程秘书开车过来,“少爷,去哪里?”

“回……”他想说回家的,拿起手机,手机上一条来电显示都没有,QQ消息,微信,短信,也没有。

“倾城别墅吗?”程秘书问了一句,冷斯城也没回应。

没回应就是默认,走到路上,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程秘书看了一眼,没管。电话再响,他还是没管。

就这样响了好几次,冷斯城也不想管的,可这电话铃声一直吵吵,烦都烦死了:“谁啊!”

“少,少爷……是陈文捷。”他也不敢接,但谁叫她一直打呢?

“以后,她的事情不用再管,让她好好拍戏去吧!”冷斯城一提到“陈文捷”这三个字,心里就无端冒火,“不,以后你连‘陈文捷’的‘陈’也不准说!”

程秘书又是一抖,在很多人嘴里,“陈”“程”不分,冷总那么讨厌姓陈的,他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也许是陈文捷,勾起了他对倾城公寓不好的记忆,他也不想去STAR或者其他声色犬马的地方。半天才说:“回……公司吧?”

“好。”程秘书车头一转,往公司开去。

----

另一边。

顾青青中午就回家了,她让小保姆给她沏了一壶浓浓的普洱,连灌了三大杯,才把自己那股困意压了下去。然后,再赶紧从邮箱里把资料下载了出来。

资料有点多,她坐在来平心静气的分类整理,从中午一直工作到半夜,终于全部处理完毕。泡了杯咖啡舒缓一下,随便点开了网页,当做是放松休闲。

做广告这一行的,哪怕不愿意也得去关注一下娱乐圈的动态。点开某门户网站娱乐圈的主页,她手指头忽的一抖。

上面的标题是:“新晋戛纳影后徐子佩即将回国”。

旁边,配的就是徐子佩的大幅彩照!

她的瞳孔,微微一收缩,整个人都有些发僵!

终于,他们要回国了吗?

她今天也看到了,徐家的联排别墅在休整,人也肯定会回来。其实,就算她不回来,区区一个太平洋,十几个小时而已,坐个飞机就过去了。

不管这段婚姻,是不是会因为她的回来而动摇。她都不会放弃这个工作!她不再是三年前那个只能被迫接受这段婚姻的弱女子,她一定要努力!

----

第二天。

办公室里,林周逸看着顾青青一天就整理好的资料,还有点惊异:“这才一天过去,资料就整理好了?”

顾青青点点头:“我来回检查了三遍,应该没有什么疏漏的。”

林周逸笑着翻看了几页:“你为人沉稳,做事我放心。哦,对了,周末有个招商会,你不是我的助理吗,跟我一起去。”

顾青青点头:“好,什么招商会?”

林周逸抬头看着她说:“冷氏集团新代言的广告招商会。”

咆哮第一季

咆哮第一季第二集

徐小婉带着孩子来的晚,没挤上前,就在人群后的一个土挡上站着看热闹。

老远看到林彤往这边走,徐小婉就下去拦住她,“怎么走了?电影不看了?”

林彤道:“有点冷,我回去暖和暖和再过来。”旁边都是人,她也没说回去冷澡。

徐小婉拉着她走的远点问:“你大哥大嫂他们也来了,你看着了没?你大嫂她弟弟也跟着过来了。”

“没看着。”林彤不在意的道:“来就来呗!难不成他们晚上还要在我二哥住不成?”

“没有,”徐小婉欲言又止,“小彤啊,你大哥已经知道,徐老二去水泥厂上班的事了。”

她小心的瞅着女儿的脸色,有些忧愁的道:“你大哥可不高兴了,我怕他会去找你说这个事。”

林彤蹙眉,无奈道:“这事找我也没用,我可说不上话。这事也是巧了,是徐振华临走时在镇上碰到的他那个同学。”她摊了摊手,“再说,我刚嫁进来几天,人家不给我这个面子,我也没办法不是?”

徐小婉叹了口气,“这件事是妈办错了。小彤啊,振华他,给你写信了没有?”

“妈,这才几天啊,他回去是有任务的,再说,就是写信也不可能这么快到啊!”林彤知道这是老太太关心自己,怕她和徐振华之间的感情不牢固,也怕徐振华离开家有别的想法。

她左右不了徐振华的想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林彤和母亲说了几句话,就要走,徐小婉拉住她,吭吭哧哧了半天才道:“如今你的日子好过多了。你二嫂他们生意看着也还不错,要不,你帮你大哥也想一个主意?让他们多少也挣几个?”

怕她不高兴又忙解释道:“我就是觉得,你大哥要是有个挣钱的营生,就不会老来缠着你了。”

儿女是前世的债,徐小婉不得意儿媳妇,可儿子是自己生的,她心里还是心疼的。

林彤苦笑,“妈,我哪有那本事,我二嫂那是她自己脑瓜灵活,”看着母亲额头边的白发,她顿了顿道:“我回去想想吧,等我想出来再告诉你。”

算了算了,怎么也是血缘关系的亲人,要是林解放一家能过好了,她将来也能少一些麻烦。

其实林彤也就是嘴上说的狠。

她十几岁的时候,曾经听过奶奶和母亲唠嗑,就说的是家里亲戚间的那点事。

很多事发生,都是因为穷,日子不好过,斤斤计较,磨擦就大了,亲戚之间也经常打架。

后来家家生活好了,亲戚们之间的关系也和谐了,爷爷哥儿几个岁数大了,联系反而比年轻时还要多,更加重视亲情。

林彤一直记得奶奶当时说的那句话:“都是穷闹的!其实能有多大矛盾?”

她现在是林彤,虽然能力有限,可毕竟见识多一些,能帮就帮一把,免得如今的母亲为难。

林彤回到家,锅灶里面还有炭火,她又添上一根柴火,等木柴着了起来,这才往锅里又添了些水。

不一会,一大锅水就烧热了,她舀到盆里,家里只有一个大铁盆,将换盆洗了洗,重新换了水,吃力的端进里屋。

将门帘窗帘都挡上,又把里屋的门从里面挂上,这才开始脱衣服。

不可能像在浴池一样洗澡,她也就是大概擦洗一下,顿时觉得身上清爽不少。

她撩起水发出哗哗的声音,没有听到,厨房的门被人在外面拉了一下。

这时候别说家里有人,就是家里没人,出去邻居家串个门,都不关门的。

可林彤和其他农村人不同,她进屋的时候就把门从里面栓上了。

外面的人拉一下没拉开,又使劲拽了一下。

可能是碰到什么响,林彤在水声中隐约听到外面的响动,停下动作,朝外面大声喊:“谁啊?”

外面没有声音,林彤又喊了一声,“谁在外面?”

她从里面插的门,就是家里人回来也进不来。

仍然没有声音,林彤以为刚才是听错了,也没在意,快速的擦洗好,把棉衣棉裤都穿好,这才把盆端到厨房地上,顺手又往锅灶下添了几根柴火。

房间里地是土地,此时被她弄的很湿,她又往火炉里添了柴,屋子热一些,地面干的也能快些。

她把头发也活了,干脆坐在灶前默默烤着火,心里琢磨着能让林解放一家致富的方法。

过了好长时间,她头发干的差不多了,身体暖乎乎的,这才把三角巾围上,打开门栓,端了水出去倒在大门外的水沟里。

拎了大铁盆放回棚子里,把门带上,她这才往场院去。

此时,村子时格外寂静,几乎所有人都在场院看电影。

除了偶尔响起的鸡鸣声,黑黢黢的夜静的有些渗人。

林彤刚走没几步,一垛破木头旁边,突然窜出来一个人,把林彤吓了一跳。

“啊——”的一声尖叫刚出口,嘴就被那人捂住了。

林彤吓坏了,她胆子很大,空越重生这种事都让她赶上了。

可她胆子也很小,她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姑娘,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危险,碰上真正的坏人。

还好,前世她喜欢健身,喜欢射箭,更是学过跆拳道。

虽然有些纸上谈兵,可她心理素质还是很强的,只是一刹那的惊讶,她身体就自然的做出了反应。

当然,她不是武功高手,被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横着手臂勒着脖子,林彤使劲吃奶的劲,也没有挣脱男人的钳制。

她想喊,可嘴被捂着只能发出很小的“唔唔”声。

她拼命挣扎,可这时候才发现,她所谓的跆拳道也好,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射箭准也好,一点用处都没有。

她力气没有男人的大,此刻又被勒住,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那男人拖着她往那堆木头后面走去,林彤已经有些绝望了,她拼命蹬着能蹬的一切东西,一脚踹在一块木头上,发出木头“骨碌碌”滚走的声音,把那男人也吓了一跳。

男人左右看了一眼,并没有人出现,这才呼了口气,一抬胳膊,想要把她打晕。

咆哮第一季

咆哮第一季第三集

就算她不想相信紫梵的话,可是龙司爵的反映让她没办法反驳……

紫梵说的每一件对苏千寻都是极大的震撼,就好像她被投了一颗颗的炸弹,炸得她头晕目眩。

她甚至没有能力去思考去分辨这些事情的真伪了。

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

可是有些事,她却知道这个女人说的都对!

“苏千寻,我知道你不想相信我,但是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已经是个要死的人了,没必要对你撒谎……你别忘了,我是龙司爵的私人医生,他蛊毒的情况我自然比谁都清楚!我该说的都说完了,如果你想为你的孩子报仇,你可以亲手杀了我了!”

紫梵露出一个解脱的笑容。

她苟延残喘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一刻,现在她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杀了你会脏了她的手,我倒是可以代劳!”夏楚熙说着拿出了一把枪对准了紫梵的头。

“你能替我解脱,我该对你说谢谢!”

紫梵说完这句话,还没等夏楚熙开枪,她便向一旁的倒了下去。

夏楚熙眉头轻皱,他立刻上前,手探向紫梵的鼻端。

苏千寻紧张的看着他,夏楚熙收回手,看向她说道,“断气了。”

……

回去的路上,苏千寻一言不发,夏楚熙几次想说话,都被她坚定的打断。

她现在有些乱,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车子驶到市区的时候,苏千寻说道,“停车!”

“……”

夏楚熙把车停在了路边,苏千寻立刻就要下车,车门被锁着。

“开门!”

“千寻,我觉得刚刚那个女人的话都是真的,一个人死前说的话,不会是谎话,你现在赶紧离开龙司爵还不晚!”夏楚熙说道。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费心了!你先开门放我下去,我现在想一个人静静。”苏千寻是真的非常非常的难受。

她现在很乱,必须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静一下。

“你想去哪我送你过去。”

“你先开门,我现在只想一个人!不想看到任何人!”苏千寻的手都在颤抖,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你再不开门,我就直接砸窗了!”

夏楚熙没办法只能先把门打开,苏千寻立刻推开车门下车,她又打了一辆车离开了。

夏楚熙本想跟着她,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让她静静也好,他相信这件事情已经如此明白了,她应该不会再犯傻了。

龙司爵那个禽兽,对她从头到尾都是欺骗和利用!

苏千寻去了海边,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

司机把她送到海边的时候便离开了,这片海滩的人并不多,偶尔有些情侣散步,苏千寻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大海。

紫梵的所有话就像是魔咒一般的不停的响在她的耳边,她心里清楚,紫梵说的都对,可是她依然不相信龙司爵对自己只有利用没有感情……

然而,就算她拼命的劝慰着自己,却依然没办法解释这一切。

苏千寻甚至后悔了,她后悔去见紫梵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