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觉神探第一季

  • 主演:IvanOganesyan,NinaGogaeva,基里尔·卡罗,MariyaAnikanova,NikolayChindyaykin,安娜斯塔希娅·马科耶娃,SergeyLeskov,StanislavMoskvin,AlekseyZo
  • 导演:Artem Litvinenko
  • 地区:乌克兰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俄语
  • 年份:2013
They call him The Sniffer. He's the proud owner of an extraordinarily acute sense of smell. He can detect things about you that you desperately want to conceal. He'll find that needle in the haystack. Don't ever doubt his extraordinary skills! But the truth is that his sense of smell is as much a curse as it is a gift. This guy can solve a mystery by having a single sniff aroun

嗅觉神探第一季第一集

“嗨,我这也是瞎琢磨,认识几个药材罢了。”,陈娇娘笑道,她写的就是几个败火的药材,菊花金银花栀子什么的,想着拿回来熬了水给工地上的工人败败火,最近日头也高了,这些药材便宜,喝着却比茶叶要好,味道也很不错的。

“成,下次过来我便带过来,我这就先走了。”,福子笑道,拉了车出了陈家院子。

正巧陈玉兰洗了衣裳从河边儿回来,看着福子从陈家拉着牛车出来便气得跺脚,陈娇娘又挣钱了,这女人怎么这么多门道,她真是气不过啊。

牛车上放着好几个麻袋,其中有一个口子没扎好,陈玉兰眼睛倏地一亮,计上心头,她连忙端着木盆转身,换了个方向往村口跑过去,抄近道提前到了福子待会儿的必经之路。

这条路上也没什么人,正合适,陈玉兰躲在大树后,眼看着福子赶着牛车过来,她便从大树后出来了,“一不小心”地被牛车挂到,哎哟了一声,手里刚刚洗好的衣裳掉在了地上。

福子连忙停下牛车,翻身下车,跑过来询问,“这位姑娘,怎么了这是?”

“你还好意思说,你怎么赶车的,直直地冲过来,我这刚刚洗好的衣裳都被你给撞到地上了。”,陈玉兰跺着脚,气恼地道。

福子一看,还真是,连忙陪着不是,“真是对不住了,刚刚我也没看见你,真不是故意的。”

“我不管,你今儿个必须把衣裳给我洗干净,我这刚刚才洗好的。”,陈玉兰心里打着主意,只要这人一走,她就能行动了。

“这可不成,我这拉了货还得赶紧回镇上呢。”,福子道了歉,心里也觉得对不住人家,毕竟这么一盆衣裳可得洗挺久的呢,“姑娘,我给你捡起来,你自己再洗洗,这是我的失误,我赔偿姑娘三十文可好?还望姑娘让小的继续赶路啊。”

三十文,陈玉兰心里窃笑,真想不到还能有钱拿,可她毕竟是刘氏的女儿,哪是那种见好就收的,当即便冷着脸道,“五十文,不给我就叫人了,你今儿个非得把衣裳给我洗干净才能走人。”

福子原本还愧疚呢,这会儿一看她这嘴脸也没好脾气了,这些粗布衣裳买新的也就几十文钱,她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呢,不过他也没时间在这儿耗着,立马点了头,“好,五十文就五十文。”

“那你给我捡起来,给了钱再走。”

福子烦躁地蹲下身去捡,陈玉兰抓住机会,迅速从大麻袋里拿出来两根沙参揣进怀里,哼,凭什么就陈娇娘能挣钱?

她也一样能!

福子没好气地把衣裳扔在盆里,又给了她五十文钱,“行了吧?”

“你什么态度啊你,你撞了我你还有理了,我告诉你,也是我脾气好才收你五十文,要是换了别人,你这么点钱可是打发不了的。”

福子哼了声,心想你这么贪财的估计也没了吧。

收了钱,又找到了发财的路子,陈玉兰这会儿的心情可不是一般的好啊,衣裳也懒得洗了,端起木盆便回了家。

嗅觉神探第一季

嗅觉神探第一季第二集

季青淡定地抚了一把白猫,白猫在他怀里,无比老实。“可能我比较受猫欢迎。”

叶瑾瞥他一眼,男扮女装,受猫欢迎?“球球以前可没挠过人,即使不认识,也是谁抱都行。”

大牛憨笑:“叶姑娘,听说猫随主子,可能是最近的主子太厉害了。”

季青作势要打:“大牛,你这是拐着弯骂我厉害?”

大牛嘿嘿笑两声:“我得去后院整理花瓣。”说着,就转身往后走。

季青哼了一声:“算你跑得快。”

叶瑾漫不经心道:“大牛明明是用走的。”

季青抬眼看了看她,忽得笑道:“神医,这猫在我这里被照顾这么久,我们该算算银子了。

它每天只吃望江楼的大鱼大肉,吃得比我都好。我还每天帮它洗澡、陪它睡觉,你说,该给我多少银子?”

“银子没有!”叶瑾狡黠地瞥了眼杵在一旁的黑鹰,“不过,可以把黑鹰抵给你。当然,人是擎王的,我作不了主,不过你可以派黑鹰作事,让黑鹰用工钱抵。”

黑鹰立刻说道:“季青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不要工钱。”

季青得意地冲叶瑾挑挑眉:“神医还有什么话要说?”

叶瑾瞪着黑鹰,直瞪得黑鹰低下头,才说道:“原来黑鹰跟球球一样吃里扒外。”

黑鹰急忙道:“叶姑娘有事尽管吩咐,属下也不要工钱。”

叶瑾嘿嘿哼笑两声:“是吗?那我和季青同时叫你做事,你是先做谁的?”

黑鹰看看季青,再看看叶瑾:“人都说,女子难缠,果然是也。两个女人走到一块儿,属下认输。属下想起,王爷有事吩咐属下去做,先走一步。”

说着,黑鹰生怕有人拉住他,飞快跑了出去。

叶瑾摸摸脸,看向帝陌尘:“八哥,我是老虎吗?怎么才进来一会儿,大牛和黑鹰都被吓跑了?”

“季青是老虎。”

季青抱着球球,漫不经心道:“你们没来之前,他们两人可都在。”

叶瑾环视一圈:“店里最近生意如何?”

掌柜上前,笑道:“叶神医,店里生意跟从前一样,神医不必担心。”

“好,我是来接球球回府的。”

季青将猫放到柜台上:“只要叶神医能带走,我是没什么问题。”

球球瞪着圆圆的眼睛,冲叶瑾喵了两声,哧溜便跳下柜台,往后院蹿去。

帝陌尘说道:“小叶子,这只不要了,本王再寻只一样的给你。”

“不,就要这只。它不跟我走,我自有办法。”这个光荣的差使,就交给黑鹰去做了。

“季青,过年你没回家?”

季青漫不经心道:“家有什么好回的,我在京城过得挺好,有的吃有的穿有的住,还有猫陪着玩。”

叶瑾轻勾了下唇:“你哥哥没来找你?”

“我哥忙着呢。”

叶瑾轻笑:“之前看你哥的表现,挺在乎你这个妹妹,怎么过年也没来看看你?”

季青幽幽盯向叶瑾:“叶神医似乎对我哥哥很感兴趣,难道是想做我嫂子?”

帝陌尘立刻喝道……

嗅觉神探第一季

嗅觉神探第一季第三集

君华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有的人你给她三分颜色,她就能给你开起染坊来。

君婷仍旧非常疯狂,一直说是君华害她,她这么一直说,别的警察心中又觉着有些疑惑。

可是在见到君华的模样的时候,便又都觉着不可能,一定不可能,这样懂事听话的好学生,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他们把君婷弄上车之后,另外又过来一个警察,让君华坐另外的车,其中一个警察见到君华难过的模样,不由得也出声安慰,不让君华伤心。

君华苦笑一下,“虽然我不是她的亲姐姐,父母也喜欢妹妹些,但我从来都把她当作亲妹妹的,怎么会做出伤害她的事呢。”

君华这种委屈求全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揪心,看的各位警察心中一阵心疼,已经脑补了一大出君华被欺负的模样,看到今天君婷对她的态度就能知道她过的并不好。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没关系,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向警察求助。”

君华露出感激的模样。

君荣成和何秀听到消息就匆匆忙忙去了警察局了,平时警察办事一向比较温吞,可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办事效率竟然奇快。

本来不指望抓到人,可是事情出来不到一个小时,警察局竟然就来了五个鼻青脸肿的混混,说要来自首。

一问之下,他们才知道这几个人就是刚刚在巷子中羞辱君婷的人,可他们交代的事情却是让他们都有些震惊了。

他们本来是君婷雇来收拾君华的,但是君华很机灵的跑了,君婷想要赖账不给钱,他们才会反过来羞辱君婷。

小混混看样子是被什么人给收拾了一顿,非常害怕,还拿出了证据,就是他们交易的时候和君婷的录音,他们做事一向都谨慎。

君婷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多行不义必自毙。

“君婷买通流氓要强了君华,你们暂时还不能把人带走。”警察对匆匆赶来的何秀和君荣成说道 。

两人一听,面上震惊无疑,何秀焦急激动的说道,“警察同志,您弄错了吧,我家婷婷那么乖巧,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君荣成脸色也非常难看,同样着急的说道,“是啊,警察同志你们弄错了吧。”

警察看着他们,心中却是看不起的,竟然养出来那么女儿,小小年纪心肠歹毒,还是对自己的姐姐下手。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教育的,当下对他们的态度也就更冷淡了,“行凶的人已经自首了,证据确凿,怎么会弄错。”

证据确凿?证据确凿?!

君荣成和何秀的头都是懵的,这个时候君华得到消息也从里面出来了,见到他们,匆匆小跑着过去,“爸,妈你们来了。”

君华一脸委屈的样子,明显受到了惊吓,见到君华出来,他们两个也顾不上别的了,赶紧问她,“小华,婷婷呢,你们不是出去买东西了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君华委屈的看着两人,有些胆怯的开口,“爸妈,他们说是妹妹买了他们要……要欺负我,可是妹妹怎么会被人那么那么欺负了啊。妈,这不是真的,对吧?”

警察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便说了君婷的状态很不好,可能被人强了,现在又听见君华这么一说,他们更是头脑发昏。

只见君华又悲伤,又自责的说道,“都是我,都是我,不然婷婷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何秀只觉着自己眼前一片花,君华的声音都像在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自己的女儿遇到这样的事情,她怎么也都镇定不下来。

当下一巴掌甩在了君华脸上,然后恶狠狠的看着君华,愤怒的说道,“你个扫把星!都是你害的婷婷!你这样让婷婷以后怎么做人!”

何秀是非常生气的,一方面她仍旧不信君婷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

另一方面君华带着警察去的,才闹到现在的样子,不管以后怎么样,君婷的案底算是留下了,一个女孩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以后传出去,他们婷婷怎么见人啊!

君华没有闪,没有躲,就这么被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脸上。

君华眸底一阵冷光过,面上仍是委屈和求全,很难过的认错,瘦弱的肩膀还不时的抖动,更显得让人想要保护她,“妈,是我的不对,是我的不对,我没有保护好婷婷,是我的不对。”

君华更是难过,更是委屈,何秀心中已经气急了,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竟然没事,她的女儿却出事了!

这个野种!这个野种 !

何秀伸手还想去打人,可已经被旁边的警察给拦住了,警察的眼中看着何秀眼中流露出来的恨意。

这是一个母亲对女儿该有的表情吗,还是因为另一个女儿想害她没有害成反而自己被辱,她就这样对这个乖巧可人的女儿,他们太过分了!

“你这个野种!为什么出事的不是你!”

何秀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被轮奸了,还摊上个雇人辱姐的罪名,她就一阵一阵的头晕,被人拦住没有办法打到君华,她不由得愤怒的开口骂人!

君荣成一听心觉不好,马上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你说什么呢!小华也是我们的女儿,她也差点受罪,你怎么能在孩子面前说这样的话!”

一个女儿已经废了,他们现在可都得指望李老板能够看上她,给彩礼的啊!

也不知道应该说君荣成理智好,还是说他心冷绝情,自己亲生女儿都出事了,这里他竟然还想着聘礼的事。

君华凉凉的看着这出闹剧,真有意思,真不知道君婷知道了她的父亲心里的想法会是怎么样的感觉,真想知道呢……

何秀被老公甩了一巴掌,心头更加火起了,她不敢置信的捂着脸看着君荣成,“你敢打我,你敢为了这个野种打我!我跟你拼了!”

说着竟然挣脱了警察的控制,扑了出去同君荣成扭打在一起,其他人见到了慌忙去拉架,好不容易才把人给拉开了。

警察们看这一家子的闹剧也都看够了,尤其是何秀,对这个泼妇他们是没有半点耐心,不由得冷脸,“这里是警察局,禁止喧哗闹事,请你们安静些。”

君华看戏看的欢乐,不过表情还是做的到位的,无力的说着别打了,你们别打了,都是她的错。

果然这么看戏是最欢乐的了,闹吧,你们都闹吧,闹的越大,她也越开心。

其他的警察看向君华的眼中都流露出了心疼,这么一个孩子,在这样的家庭中,不知道都经受了多大的委屈。

闹剧好半天才终于收场,君荣成和何秀暂时不被允许探望君婷,事情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让他们赶紧回去。

至于君华也没有跟着他们走,而是暂时留在了警察局,毕竟警察也担心现在何秀的心情不稳定,会对君华做出来什么事。

“刚刚你竟然说那样的话,你那好女儿自己作的,能怪别人?!”君荣成丢了那么大的人,心情非常不好,语气也很冲!

“君荣成!你有没有良心!那可是你亲女儿!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当爸的,竟然这么说她!”何秀也是疯了,同君荣成吵了起来。

“委屈?她要不雇人毁君华的清白,她会落的那样的下场?这是君华机灵,她要真得手了,我就打断她的腿!”

君荣成非常气恼,好在君华没有被得手,要不然闹这么大事,李老板那里说什么都没戏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