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女孩第三季

德里女孩第三季
  • 主演:希尔莎-莫妮卡·杰克逊,露易莎·哈兰德,妮可拉·考夫兰,杰米-李·奥唐纳,迪兰·卢埃林,凯茜·基拉·克拉克,伊恩·麦克
  • 导演:迈克尔·伦诺克斯
  • 地区: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The personal exploits of a 16-year-old girl and her family and friends during the Troubles in the early 1990s.

德里女孩第三季第一集

第六百四十七章 余波

璀璨的刀光凝聚成刀芒,狠狠迎着大手印斩了过去,武藏归一是扶桑年轻一代的剑道高手,他的刀芒完全可以轻易斩开一辆疾驰的轿车。

可现在这刀芒斩在大手印上,却像是飞蛾扑火一般,刚刚碰到大手印就瞬间崩散,直接被拍的粉碎,随后大手印直接向游船压了过去。

“不!”

武藏归一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想要躲避却被大手印中蕴含的恐怖力量压制,根本无法移动分毫,眼睁睁的看着大手印狠狠落下。

“啊!”

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大手印摧毁了一切,整个游艇就像是被数万斤重的铁块狠狠压碎,游船上的扶桑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跳脱,全都死在了游船上面。

李牧一掌拍碎了游船,头也不回的向怒江江岸边踏空而去,今天看到裴久林死了,一位中医大拿,享誉青州的医圣竟然因为心中的欲望死在了这里,李牧的心情相当不好,他已经没兴趣继续待在这里了。

“李先生!”陈红和王龙他们站在一艘快艇上,看到李牧要踏空而去,下意识喊道。

“这里的事你们善后,我先走了!”

李牧的声音远远传来,随后他的身影就不见了踪影。

陈红和王龙他们看到李牧的身影消失,心中一片失落,这样的妖孽天才若是能加入他们第六局,第六局的实力必定也能得到提升,将来说不定还能因此水涨船高。

可惜李牧似乎并没有加入第六局的意思,根本没有给他们招揽的机会。

“回去一定要告诉局长,想办法把李先生招揽到我们局里!”王龙看着李牧消失的方向说道。

“只怕李先生志不在此,不肯加入我们第六局!”陈红看着李牧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件事以后再说,通知此地的分局,调水鬼过来,我们把游船打捞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我们还不知道这些扶桑人运送的到底是什么人!”王龙点了点头说道。

第六局的人立刻开始忙碌起来,另一边远洋邮轮上洪帮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河面这边。

“大长老,那些扶桑人的船被人一巴掌拍碎了?”宁战瞪大了眼睛看着重新变黑的江面喃喃的说道。

那艘游船上面的探照灯关闭之后,江面上就重新恢复了黑暗,以宁战的实力根本看不清楚那边。

“船沉了!”陈玄北深吸一口气,勉强定了定神说道。

他可是堂堂大宗师三品的实力,实力已经高出了宗师一个大境界,可他也做不到一巴掌拍沉一艘可以运输数百人的游船,不管那艘游船是被谁拍沉的,都不是陈玄北可以对付的。

“大长老,我们现在怎么办?”宁战惊慌的问道。

“继续走,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邮轮出海,这件事我会向上报告,并通知甲贺秘忍!”

陈玄北沉声问道,他大约已经猜到出手的人是谁了,除了他这周围怕是没有这样的高手,若是真是那小子出的手,以他的实力若是再给他几年的时间,怕是会成为洪帮大敌。

这件事必须尽快通知洪帮总部,通知供奉大人和帮主大人,请供奉和帮主决断。

“是,大长老!”宁战急匆匆向船舱跑去,不一会儿船舱里就响起了宁战的喊声“开船,开船,快开船!”

不一会儿一声巨大的汽笛声响起,巨大的汽笛声远远传出,庞大的邮轮终于开始继续前进。

“洪帮的人走了!”陈红听到远洋邮轮巨大的汽笛声响起,向那边看了一眼,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

若是远洋邮轮上洪帮的弟子过来,陈红他们恐怕应付不来。

“看来李先生吓到了他们,把他们吓走了!”王龙他们也放松下来说道。

若是洪帮铁了心要来横的,就算未必有胆量把陈红王龙他们这几个人都杀了,可把他们囚禁起来的胆子还是有的。

若是王龙和陈红他们被囚禁起来关押,到时候所有的证据都被毁掉,他们再想继续调查就不可能了。

如今虽然创世生物在蓉城医科大学实验室的负责人已经随着游船沉没死亡了,但他们相信永生实验并不会随着某个人的死亡而停止,这个实验甲贺秘忍一定不会放弃,第六局也绝不会停止调查。

一个小时之后有其他第六局的人员赶到,随后有打捞船和水鬼赶来,紧紧只是一夜的功夫游船就被打捞起来,送到了秘密的地方进行详细调查。

而青州大名鼎鼎的医圣裴久林据说被邀请到国外考察,一段时间内恐怕没有时间和家人同事联络。

永生计划似乎随着裴久林的死亡烟消云散,扶桑人和洪帮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不过第六局却开始收网,逐步抓住了一部分其他的涉案人员。

甚至因为裴久林身份的原因,第六局也重点调查了青州医药协会,青州医药协会里果然已经有少数人被创世生物渗透,成了创世生物的帮凶。

另外还有一部分人并不知道这里面的问题,被欺骗裹挟着做了一些相关的实验,不过实验并没有涉及到活人,因此没有引起怀疑。

陈红那边和李牧交流了一下之后,按照李牧的意思秘密逮捕了一些直接被创世生物收买的帮凶,另外那些不知情的人并没有被惊动,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永生计划的余波在之后似乎开始慢慢平静,但第六局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甚至安排了潜伏在扶桑的特供开始配合调查,平静之下有更大的风暴正在酝酿。

半个月之后,李牧结束了课程,开始整理教案。

从怒江回来之后李牧就继续在蓉城医科大学任教,反正他这段时间也没有别的事,裴久林的事让李牧的心情有些低沉。

眼看着一个故人被扶桑人收买,去做那些灭绝人性的实验,这对李牧来说也是一个打击,他正好在蓉城医科大学里面任教散心。

前门村的事不用李牧再操心,村子现在已经发展起来了,牧神集团那边有厉倾城在,也不用李牧多管。

德里女孩第三季

德里女孩第三季第二集

可真的没有人,任凭她怎么喊,就是没有任何回应,这里除了她和茂盛的植物,其它的一个动物都没有。

这不对,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钟浈四处走着,却怎么也走不到一个活的、可以开口发声的生命,心里还是渐渐的生出许多的恐惧来。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是传说中的死海?不对,死海边上应该植物也没有的吧?”她自言自语说着,脚下却加快步子寻找着,想要找到一个活的生命。

可无论发她怎么找,却是什么都找不到,她突然感觉到了害怕,如果是这样,她怎么活下去?吃野果吗?

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这一点,她不由得想,“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我的家人朋友呢?”

一想到这些,她感觉自己的脑子又开始疼,看到了父亲躺在地上,血淋淋的样子,还有各种催她还钱,医院催她缴妈妈的医药费的各种麻烦事。

“爸!妈!”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手脚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她更是无处躲无处藏,只能任凭雨水冲刷着她的身体,无边的绝望在她的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里繁衍着。

看到她的身体再次发生巨大的变化,沈迦兴引导着她再次慢慢的平静下来,放松下来以后,又让助理走出去,开始和她进入深度睡眠的灵魂进行对话。

这时她的意识就开始特别的清楚起来,说起她和封北辰之间的一些事情,不过她的记忆是第一次在方馨萍的家里看到他的。

而且她的记忆也不是连续的,是很跳跃的,说过见到以后,很快就跳到了到公司里工作,让沈迦兴很听不明白。

他试着问她,“你是怎么进入到封北辰的公司里的呢?”

钟浈却是摇着头,完全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对于这样的情况,沈迦兴很有经验,他也不强求,知道能这样子的沟通,已经是极好的开始,情况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于是只引导着她说,“好,那你就继续讲,你们两个相处的怎么样?”

说到这里,钟浈的脸上显露出好看的红晕来,她有些羞涩的说,“他是一个很体贴的人,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的冷酷。”

她的说法倒也符合沈迦兴对封北辰的认识,他在骨子里,其实还算是暖男,只是个人的条件无论是外形还是个人的能力,都实在太好,被太多的女人供为男神,有好多时候,好多事情,他都是被推上去的。

“是,看来你们相处得还不错。”沈迦兴继续引导着钟浈向下说。

当然,那段日子,还是钟浈挺喜欢的,那时的她也真的是特别封北辰的,他虽然没有明说过什么,对她也是特别的照顾。

一次不能进行得太多,什么事都要注意度的,不然会适得其返的。

差不多的时候,沈迦兴适时的把他们之间的对话叫停,然后让她继续休息。

他出来以后,面有喜色的告诉温禾,“看来小浈应该用不了太久,就会恢复以前的记忆的。”

“真的?!”温禾开心的叫起来。

不管以前的是好是坏,那都是她人生的一部分,人要想活坦然,一定要学会接纳以前的自己!

不过沈迦兴却没有这么乐观,他平静的看着温禾,“失忆忘掉的都是患者不想要记起的,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到时她要是有什么痛苦的地方,一定会要你陪着她的 。”

温禾摇摇头,是要她付出的事情,她没有什么好怕的,她只是担心钟浈过得不幸福而已。

沈迦含情脉脉的看着她,“这几天过得怎么样?我发信息都回得那么慢,是不是工作太累?”

现在她就喜欢他看着她的这种甜腻的眼神,是以她开心的,有些娇嗔的说,“是有点忙,不过你的信息,我哪里有慢回的?”

他就是喜欢她这样的神情,或者可以说这是她的绝杀招牌动作,一看到她这样,马上就没有脾气的哄道,“你当然没有,是我的要求有点过分!”

一边的助理一看他们二人这样,马上摇摇头,故作不满的说,“又来虐单身狗了,那要不要我先撤到外边去喘口气?”

温禾呵呵一笑,“行,不过这个月的奖金可能也得喘口气啦。”

助理耸一下肩,感慨着说,“我怎么感觉到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呢?”

沈迦兴却大方的说,“没事,你先出去吧,一会儿给我们带回杯咖啡就成!”

不得不说,二人配合得相当默契,助理嗯一声,“这个世上哪里还有什么天理啊?明明是给他们制造机会的,还得为他们服务,不干。”

气氛相当的轻松,沈迦兴只得继续说,“好吧,下次给你带星巴克,Ok?”

“这还差不多。”助理眉开眼笑的说着,边向外撤去,同时暧昧的调侃他们二人,“小心你们的好朋友突然醒来哦!”

话是这样说,这里是办公室,下一个患者还在等着,他们也只能趁着间隙调侃这么几句而已。

而助理只是取交一下单子,就会把下一个咨询的患者叫进来的。

就是这样小小的间隙,沈迦兴开心的告诉温禾,“看看这是什么?”边说边递一个小盒子到她的手上。

温禾自然而然的接过来,轻叹出声,“真是精致,是首饰吧?”

他点点头,“打开看看,喜欢不?”

真是的,平常的日子,怎么会突然送这个?她看他一眼,故意调侃着说,“你咋恁俗?就不能送点别致点的东东?还是心理医生呢?”

他却一脸淡定,“打开看看再说!”

找开当然是要打开的,不过得有个小插曲不是?

安然把盒子一打开,却不由得惊喜的啊一声,这是一个她一想要的卡通纪念版的粉色手链,“你怎么知道我的心思?”

看到她欣喜的样子,沈迦兴更是嘴都合不拢,爱意满满的看着她说,“当然得做个有心人,不然怎么做你的男朋友?”

德里女孩第三季

德里女孩第三季第三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对峙了许久,苏若离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让宁凉辰的心,就像是被羽毛撩拨了一下,酥酥麻麻的。

“你休息吧……”

宁凉辰的声音有些压抑,原本抓着苏若离胳膊的手也松开了,长腿一迈,就站到了门外。

苏若离努力克制着自己心里不安的情绪,余光瞥了一眼宁凉辰,然后立马就想把门给反锁,只是门刚要阖上,苏若离突然感觉到了一股阻力,无论她这么用力推,就是没办法把门给关上!

“宁凉辰!”

他不是才说了让她休息吗?怎么说完就反悔啊?

听到苏若离气急败坏的声音,宁凉辰这才把抵着房门的手给松开了,说不失望,那是假的!本来以为自己的美好人生就要开始了,没想到,才一晚上,就被打回原形了!

他也想克制啊,可是一遇到苏若离,他所有的原则,所有的规矩,全都被抛开了!

看着紧闭的房门,和里面落锁的声音,宁凉辰眉眼微微一眯,心里暗忖:看来当务之急,是要让若若答应结婚!

等变成正式夫妻了,他也能光明正大的要求了!现在不管怎么做,总有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

吃过肉的和尚,你让他再回去吃素,绝对是一种折磨!宁凉辰此时就是这种心态,明知道门后躺着他最想要的人,可偏偏还不能进去!

他现在要是强行开门进去,估计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若若都不会理他了!为了自己未来的幸福,他还是忍忍吧……

想他宁凉辰是什么身份,有多少女人眼巴巴的想要和他在一起,可偏偏这个小女人,每次都躲着他!真是让他愁啊!

半夜三点,苏若离睡了整整十个小时,最后是被自己活活饿醒的!早饭只是吃了一口包子,午饭晚饭都没吃,能不饿吗?

迷迷糊糊走到厨房,从冰箱拿了一袋面包,一转身就看到了宁凉辰站在身后,吓的她差点把手里的东西都给丢出去了!

“哈——”

“你怎么还在我家?”苏若离捂着狂跳的胸口,吓的后退了两步。本来还迷迷糊糊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宁凉辰大半夜的不回梨园,在客厅坐着是几个意思?装鬼吓唬人啊?

那她是不是得表扬表扬他?非常成功的把她吓到了!幸好手里没有拿什么水果刀,不然,估计现在就是命案现场了!

宁凉辰脸色一黯,他还不是因为看到苏若离进了厨房,又看到她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不放心,所以才会过来。被她当成鬼也就算了,居然开口就是一句:他为什么还在她家?

这小妮子,还真有办法把他惹恼了!

宁凉辰一手按住苏若离的肩膀,男子强烈的气息,瞬间笼罩,将苏若离困在角落。

“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从下午到晚上,一直都在客厅吧?”

他到底是有多闲?她可是听言妍说了关于林氏银行的事情,兰城的事情,可没那么好解决!林逸现在都愁的一个头两个大了!宁凉辰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和她僵持……

要是让林逸知道,宁凉辰这几次放下手头的事情,都是因为她,估计又得说她是什么红颜祸水了!可这能怪她么?她现在可是巴不得宁凉辰被林逸叫走,最好能够忙得天昏地暗,没工夫缠着她才好呢!

“嗯——”

委屈的点了点头,宁凉辰一张俊脸上满是心酸,看得苏若离差点就笑了出来。

“咳咳,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又没让你一个人在客厅呆着,你公司没事情了?不是说林逸那边有些麻烦吗?”

“若若,你最近好像特别喜欢在我面前,说别人的事情!”

“我——有么?这也不是别人的事情吧?白煦明明说,兰城的项目,你也是占了一股的,要是这个项目出问题,林逸会亏不少钱,你亏的也不会比他少吧?”

所以从本质上来讲,这件事情虽然涉及到林逸,但还是和宁凉辰有关的,不是吗?

“看来最近,你和白煦聊的挺多的!”

这些事情,她从来没问过他,他就没说起过,没想到白煦倒是把事情都说了一遍,看来,他得和白煦好好谈谈了!

“……”

苏若离一下没回过神来,等到发觉宁凉辰说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苏若离只好心中默默替白煦烧上几炷香,说声抱歉了!她也不是故意说漏嘴的,谁知道宁凉辰听的这么仔细啊!

“怎么大半夜的起来找吃的了?”

宁凉辰的话音刚落,苏若离的肚子就非常配合的叫了一声。

“咕——”

苏若离尴尬的脸都红了,一把推开宁凉辰,嘀咕道,“我肚子饿了!还不是因为你,害我白天一顿都没吃好……”

“原来若若是怪我没有喂饱你,所以下午才会……”

宁凉辰幽深的目光盯着苏若离的领口,喉结滚动,手也开始不守规矩了起来。

“宁、凉、辰!”

她很认真的,真的真的没有开玩笑!现在他要是再敢打扰到她进食,她真的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对于一个饿了快二十个小时的人,发起火来,也是不一般的!

对于宁凉辰的各种撩,苏若离此时就像是装了信号屏蔽器,反正不管宁凉辰说什么,做什么,全都无视!

“去客厅呆着!别进厨房!”

宁凉辰无奈了揉了揉苏若离的脑袋,一天没好好吃饭,现在还有力气在这里和他大吼大叫!再看看苏若离手中的面包,他哪里舍得让苏若离吃这种东西?

宁凉辰认命的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几个鸡蛋,番茄,还有一些面条。说起吃饭,他好像晚饭也没吃,胃隐隐有些不适。

从洗菜切菜,再到洗锅,翻炒,然后烧水下面。宁凉辰的动作相当熟练,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两碗拉面就煮好了!香味从厨房散发出来,苏若离早就按捺不住了!比起这干巴巴的面包,当然是吃热乎乎的面条比较对胃口了!

看了看桌上两碗面条,苏若离眉头微微一蹙,转头看向从厨房出来的宁凉辰,冷声道,“你没吃晚饭?”

她都说过多少次了,让他三餐必须记得吃!不管饿不饿,都得吃!可他倒好,居然当着她的面,就忘掉自己以前答应过什么了!

“现在不是一起吃了么?放心吧,我没事!”

“没事没事,等你胃疼的时候再说就来不及了!”

难道非要等到像前几次那样,疼的死去活来了,那才叫做有事儿?宁凉辰口口声声说她不会照顾自己,要让她回梨园去住,可明明,他比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

“你心疼了?”

“谁心疼了!我还不是怕你在我这边犯胃病,大晚上的还得照顾你!”

苏若离有些别扭的说道。

等吃完饭,天都已经开始亮了,宁凉辰看了看时间,虽然有些不舍得,但还是得起身离开了,正如苏若离之前所说的,兰城的事态发展,比他收到的消息,还要在严重几分!林逸一个人在兰城,已经有些应付不过来了!他要是再不出面,事情估计就很难解决了!

亏一个项目,他不是亏不起,可是被人这么算计,他宁凉辰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

“你现在走?”

这才四点半,这么早出门去公司?难道昨天他放下了很多事情,所以现在要赶回去加班加点?

“我要去一趟兰城,川井的人,你自己小心一点!如果实在应付不了,我允许你去找蓝堇时,但仅此一次!”

想到他的女人遇到危险,得去找别的男人,宁凉辰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可是这次他去兰城,少则一个礼拜,多则一个月,带苏若离一起去,显然是不太现实的,季寒季风就算能够保护苏若离的安全,但难保有其他状况!

他虽然不喜欢蓝堇时,但不得不说,在帝都,现在真的能够帮到苏若离的人,也确实只有他了!要不是偶然间得知了帝都蓝家的那些事情,宁凉辰还真是不知道,若若的身边,居然还有这么一个身份特殊的人!

“你要去兰城?现在就要去?事情真的这么严重了?”

“得去了才知道,若若,答应我,保护好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切,都以你自己的安全为重!”

“嗯,放心吧,我每天就是去工作室上班,能有什么事情啊,我保证,在你回来之前,不罚季寒!不过,等你回来了,你不能拦着!”

“好!”

季寒要是知道自家二爷这么快就把他给卖了,估计都会抹上一把辛酸泪!他不要命的得罪小姐,还不是为了二爷的终生幸福!结果现在估计得把自己的幸福给搭上去了!

“吧唧——”

苏若离踮起脚尖,吻了上去,然后高傲了挥了挥手,道,“行了,你快点出发吧!”

宁凉辰站在原地,摸了摸脸颊上的湿润,薄唇微微勾起一个弧度,随即大手一身,将人揽入怀中,低头吻了上去,唇齿交缠,两人的呼吸渐渐急促,约莫过了几分钟,宁凉辰才依依不舍的放开苏若离,低声道,“等我回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