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的遗书

前男友的遗书
  • 主演:绫濑遥,大泉洋,关水渚,万田久子,要润,笛木优子,佐户井贤太,笹野高史,野间口彻,天泽神奈,生田斗真
  • 导演:铃木雅之,泽田镰作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绫濑遥确定主演悬疑剧《前男友的遗书》,改编自新川帆立的同名小说,将于今年4月开播。   该剧讲述在大型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干练律师剑持丽子(绫濑遥 饰),得知前男友荣治去世的消息后,收到了他留下的奇怪遗言“我要把全部财产让与杀死我的犯人”,因而与委托人共同谋取巨额遗产。   本剧由铃木雅之、泽田镰作担任导演,杉原宪明(《贞子》)执笔剧本。

前男友的遗书第一集

彦清风现在都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而金鸾圣母没等彦清风给出具体回复就已经说道:“韩公子,我不仅想要在霜月盟内部再进一步,而且希望魏仙子能给我与玉掌门开

开小课专门讲讲怎么长生驻颜,还有……”金鸾圣母提了一大堆要求:“我觉得您可以帮我们金鸾派重新进行一下定位,好让我们金鸾派能在武林中脱颖而出,除此之外,我更希望您帮我打听打听魏门主的冰肌玉骨

功到底是怎么修炼的,我觉得她的境界已经超过秋水门历任前辈,还有我也想借阅万寿全书……”

现在金鸾圣母是毫无顾忌地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那边玉鼎夫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拉住了金鸾圣母的手说道:“金圣母,您别说了!”只是金鸾圣母却是不同彦清风:“我就是想说,韩公子,我知道我的要求会让韩公子为难了,但是我也知道韩公子能做到这些事情甚至可以轻轻松松地办到,之所以为难自

然是因为我与玉掌门对您来说是外人,而不是内人……”

玉鼎夫人玉脸潮红,她用力抓住了金鸾圣母的手甚至想掩住金鸾圣母的嘴:“金圣母,您在说什么胡话了!”金鸾圣母却是把玉鼎夫人的手推开,现在她虽然没喝过一滴酒但是她的心不知不觉已经醉了:“韩公子,我就是想说心里的话说出来,我今年三十八岁了,从来没有对一个

男人这么疯过了,但是我心底知道红颜易老,我再不疯上一回或许就没有机会了,我心目中的少侠不可能接受真正六十六岁的金鸾圣母,我不能再错过了……”

彦清风真没想到金鸾圣母会说出这么一段话来,而且现在的金鸾圣母一点都令人讨厌反而让人觉得可人极了。

这个美妇人跟与沈雪柔一样都没有恋爱过,但是却把生命旅程中的第一抹爱情交给了自己,因此他整个人的反应都变得迟钝起来:“金圣母,您说的我都明白,我一定……”

彦清风还没想清楚怎么说,那边金鸾圣母已经直接提出了抗议:“韩公子,虽然您是武林第一淫贼但是不会真正明白我的心意,你知道不知道您有可爱吗?”说到这金鸾圣母不由悠悠一叹:“第一次见到韩公子的时候总觉得不过是个漂亮人儿而已,虽然有很多可爱的地方,但是我不在意,因为我一直不在意,何况韩公子还是武

林第一淫贼……”彦清风还是第一次被评价为“可人”、“可爱”,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听着金鸾圣母讲下去了:“但是我跟韩公子相久越多就越知道韩公子不仅仅是武林第一淫贼,而且从每一个

角度来看都是完美无瑕的男人,当然除了身边的女人多了些!玉掌门,您怎么看?”玉鼎夫人在旁边补充了一句:“韩公子身边若是没有很多女人的话我早就扑上去了,韩公子,您太诱人了,每次见到你都想对你下手,金圣母都等了三十八年,我也是如此

!”现在轮到彦清风脸上一片通红,金鸾圣母却觉得现在的彦清风特别可人:“韩相公,我与玉掌门说的实话,而且还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从来就没有韩公子您解决不了的问

题,很多事情我与玉掌门觉得就是下辈子都解决不了,可是只要您出手轻轻松松就解决了!”

彦清风只能摇了摇头说道:“金圣母,您把我夸得太好了!”玉鼎夫人摇了摇头以一种极其公正的语气说道:“金圣母太谦虚了,根本没说出韩公子真正的一身本领了,但是韩公子再怎么神通无限,金鸾姐却是遗漏最关键的一个细节

,韩公子对女人特别特别好,对我与金圣母更是特别特别偏爱了,甚至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彦清风很想说自己虽然很照顾玉鼎夫人与金鸾圣母,但是远远没到“特别特别偏爱”的地步更谈不上有求必应,但是这句话他觉得自己说不出口只能暂时默认了,而那边金

鸾圣母眼神迷离地说道:“是啊,我觉得即使是想要天上的星星韩公子也一定会帮你想办法,而让金鸾派进百剑盟比摘下天上星还要困难些……”

玉鼎夫人完全赞同金鸾圣母的判断:“但是韩公子立即开始帮金鸾姐想办法,甚至愿意不惜一切!”对于金鸾圣母与玉鼎夫人来说,彦清风为了安抚金鸾圣母所以一定要扩大霜月盟并操作百剑盟前十,这是摘下天上星星还要困难的事情而且不知道经历多少千难万险多少

风霜雨雪,但是彦清风却没什么犹豫,正是对她们特别偏爱的表现。金鸾圣母已经直接抱住了韩笑宁,寂寞三十八年的芳心这一刻冰山解冻变成无限热火:“所以当韩公子说起来怎么让金鸾派扬眉吐气的时候,我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从现在

开始我与韩公子就不是什么外人了,而是一家人,是内人了!嗯,哪怕韩公子不给我名份只要我们能一直在一起我也是心甘情愿,韩公子……”

韩笑宁正以为金鸾圣母要自己给出了一个明确答复的时候,金鸾圣母转身对着玉鼎夫人说道:“韩公子这么好的人,玉鼎妹妹要不要一起来,我们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玉鼎夫人听到这话心底也是万般柔情,直接就与金鸾圣母一左一边紧紧地缠住了彦清风:“韩公子,我们姐妹跟你做一家人不曾委屈了你吧?”

现在彦清风是左拥左抱温香软玉说不尽的娇柔旖旎,因此除了连连点头之外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金圣母,玉掌门,我……”他刚想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告诉给金鸾圣母与玉鼎夫人,那边玉鼎夫人已经是情火如潮吻了上来,一条小香舌开始追寻着人生中最大的快乐,而金鸾圣母一看玉鼎夫人如

此大胆已经是解开了外衣又扑了上来了。

彦清风知道自己又一次沦陷了。从现在开始他又多了两个一生相伴的自家人,多了两个最亲最爱的内人。

前男友的遗书

前男友的遗书第二集

白若竹听了还有些吃惊,她一直觉得皇帝看她不顺眼,如此客气还是第一次。

甚至她之前也很不爽皇帝,直到皇帝明察秋毫的帮她二哥伸冤,给她二哥评了个榜眼之后,她对皇帝才有了些好感。

“是,微臣谢陛下支持。”白若竹如今是女官了,面对皇上要自称微臣,而不是之前那样命妇的自称了。

“还有,凤绾的事情要抓紧了。”唐胤又说道。

“是,微臣遵旨。”白若竹说完告退,出门问了下王顺要如何发公文招募女医,王顺听了自告奋勇的说:“白大夫放心,这事我交待内务司去办就行了,就看你有何要求了。”

白若竹把自己的要求简单说了一下,王顺立即派了个机灵的小太监去和内务司打招呼了。

“多谢王公公,那若竹就先告辞了。”白若竹朝王顺行礼道谢,之后离开了皇宫。

她出了宫门,剑七已经在马车旁边候着了,只是脸色十分的不好。

“这是怎么了?”白若竹知道剑七虽然平日里不苟言笑,但不苟言笑也不是这样阴沉着脸的。

“主子,下面的人来报,说今早城里就有些不好的传闻在四处散播,说你们一从外地回来就加官进爵了,却以此去江家耀武扬威,闹的江阁老中风昏迷,加上早朝江阁老确实告假,这事便不少人信了,已经有御史为此要弹劾你,连贤王都惊动了,跑了江府一趟。”剑七沉着脸说道。

“哦?昨天的事情,今早就传开了,这是有心之人为之啊。”白若竹眯起了眼睛,“我本来不想让他们的女儿弄的嫁不出去,如今看来倒是我心软了。”

“主子,你有何打算。”剑七有些磨牙的意思。

白若竹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剑七,不是我把你带坏了吧?总让你去做坏事,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剑七嘴角抽了抽,有人这样形容自己的吗?

“主子,对待恶人不需要客气,以恶治恶是应该的。”剑七一本正经的说道。

白若竹收起笑容,对他吩咐道:“叫咱们的人乔装了在城里散布消息,一方面说窦夫人依仗亲戚关系,死活要把女儿说给我二哥,被白家婉言回绝后,当场大闹,又怀恨在心不断找茬;另一方面,自然是把那日的真相告诉大家,不过尽量把知和摘出来,我不想这事影响了她的名声。”

“是,属下这就安排人去办。”剑七说道。

“那我先坐马车回去了,你办好事情再回来吧。”白若竹说着上了马车。

剑七心中有些担心,但想想这是京城,而且还有其他暗卫暗中保护,倒没什么可担心的。

就在剑七离开后,暗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住了白若竹。

白家距离皇宫并不远,马车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白若竹在车里突然打了个冷颤,心中一股怪异感觉升了起来。

就在这时,路边突然杀出来一群蒙面人,朝白若竹的马车冲去。

这场道路行人本来就不多,一看到这个场景,都吓的四散逃开,暗卫从暗中冲出,拦住了围攻过来的蒙面人。

白若竹听到外面的拼杀声,心中暗叫不好,有人要对她下杀手了。

“快带主子回府!”一名暗卫对车夫大声吼道,吓傻的车夫这才回过神来,急忙赶了马车朝前跑去。

嗖的一声一箭破空,一声惨叫,赶车的车夫从车上栽了下去,白若竹拉开窗帘看去,就见车夫被一支利箭射出了右眼,此刻正痛苦的在地上扭动身体。

马儿受了惊吓,朝地上的车夫踩去。

白若竹运起轻功冲出车厢,一把扯过了地上躺着的车夫,马车擦着她的肩膀过去,还刮破了她的衣袖,就差一点就能将两人带飞了。

她拉着车夫躲到了一边,飞快的给车夫下针治疗,车夫还算命大,否则这一箭都能要了她的性命。

这时,她突然抬头一看,就见远处的屋檐站了一个漆黑的身影,手中正拿了一张弓,对着她在拉弓射箭!

“主子!”一名暗卫发现危险,大声的提醒,可惜却已经晚了。

冷厉的箭矢带着风声射了过来,白若竹一瞬间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双手结印,把自己才学的术法用了出来。

一道无形的壁障挡在了眼前,那支箭直冲她的咽喉,却在距离她咽喉十公分不到的地方定住了!

箭的冲劲很足,白若竹的精气快速的流失,她额头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她才修习心法没几日,精气还是太少了。

她紧紧的咬住了牙,身体里爆发出巨大的潜能,终于那支冷箭失去冲劲掉落在了地上。

她强忍住身体的虚弱,让自己站的笔直,远远的看向屋顶上那个黑衣弓手,如果她没认错,那人一定是七杀阁的追风!

追风整个人罩在黑色的衣服里,就是头脸也都蒙了黑布,但他那双漆黑的眸子盯着白若竹双手的结印却闪过异色。

白若竹看向其他杀手,大声说:“你们连占星塔的人都敢刺杀,是不想活了吗?七杀阁的规矩都不要了吗?”

她说话间悄悄洒了不少的毒粉出去,那些毒粉是她研究柳枫用的毒而改造出来的,可以瞬间撂倒武功极高的人,但弊端便持续的时间很短。

“主子,属下来迟了。”剑七从远处飞奔过来,他收到信号立即调头,好在主子没出事。

“剑七,去杀了追风,不得留手!”白若竹咬着牙说道,这个追风已经不止一次出现了,甚至曾经差点杀了她的二哥!

剑七感受到白若竹身上浓浓的杀意,他身形化作一道残剑,朝远处的追风杀去。

其他的杀手本来被白若竹喝得就一愣,七杀阁一直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但是他们也有个规矩,就是不去惹大的宗门,尤其是修习术法的人。整个丹梁国懂术法的人很少,但是只要会术法的高手,都拥有极为诡异的力量。就好像凤绾一个人不见得多厉害,可是她却能隔了千山万水,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先帝和太后下巫咒,让他们防不胜防。

杀手们就是这么一犹豫的功夫,便一个个倒在了地上。

前男友的遗书

前男友的遗书第三集

苗苗也给撞醒了,爬起来问:“怎么了?”看见车窗上撞死的一只黑色的死鸟发傻,直子也哧住了,方奇下车拎起那只死鸟看了下,长的不像乌鸦,更不像是鸟类,看它的翅膀倒像是只蝙蝠,但是那样子却好像个人体。

苗苗刚打开车门,方奇就把那只死鸟扔的老远。

“干嘛扔了嘛,也不让我看看。”苗苗埋怨道,这丫头好奇心重着呢,幸好自己下车及时,不然会吓倒两位姑娘。抟了一大团雪把前挡风玻璃上的血迹擦抹干净,直子开动刮窗器用水冲了下才重新开动。

看到外面的雪越下越大,直子很是担心:“这荒山野岭的,可千万别再出事了。”

山路难行,又很曲折,这回直子也不敢开的太快,只开到四十码。方奇看了下电子导航地图,“还有十公里就到下个镇子。”这地方叫鬼形山,果然是个很恐怖的存在,行驶在山路上莫名其妙地就会出现个急弯,不然一侧就是悬崖绝壁万丈深渊。

开了一段路之后,方奇说道:“算了,还是我来吧。”

直子在车停在路边,方奇下车刚走到驾驶室那边,坡上蓦地冲出一辆卡车呼啸着刮擦过去,方奇也是脑子快手一撑蹦上车顶,但是车门却被刮花了。

眼看那辆卡车跟疯了一样再也刹不住车,撞断护栏消失在马路上。

方奇的车子尽量贴着山边往上开,不多时终于看见拐弯处的镇子,前面横亘着一条铁路,他们的车刚到铁路跟前,树林子狂奔出一列火车,连一点预兆都没有,甚至连路灯的指示灯都还是绿的。

方奇和直子相互看了一眼,此事发生过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若是一再发生如此反常,肯定不对劲。

到了镇子里,方奇并没有停下车,而是看着电子导航地图:“直子,还有十公里,咱们还要不开下去?”

直子抿抿嘴没吱声,后面的苗苗按捺不住了:“放气,两次事故你就怕了?我看你也不是这么胆小的人嘛。”说罢还对着后望镜挤挤眼做个鬼脸。

直子看外面飘飞的大雪,“如果我们在这里住下,明天可能更走不了。美智小姐跟我说一定要把你们护送上飞机的,我不想事情没办成就出事。”

方奇一咬牙,“好,我继续开。”拧开收音机,里面传出路况播报:“前往福岛的高速还有一小时即将封闭,请各位行程中的朋友注意避让。”

丰田车轰地声重新开上路,十公里的路程不算远也不算近,如果按照四十码的时速肯定能开上高速,但是谁知道半路上还会遇到什么古怪事?

剩下这段路倒不算十分曲折,可能是接近下山坡的原因,宽大的车轮碾压的积雪发出吱吱的声音,公路两边是积雪皑皑的树林,路上倒是有车辙印,碾着前面的车辙走比较安全,方奇正常行驶着,直子突然叫了声:“小心!”

她叫出声时方奇想刹车都来不及了,一棵树忽然毫无征兆地砸下来,方奇猛踩油门加速,整个车厢被大树刮擦出刺耳的声音钻过去。

直子胸口起伏,吞咽了一口唾沫:“方奇君,我要给你吓死了。”

苗苗在后面帮腔道:“他丫的的是个疯子,跟他在一起时间久了也会变疯的。”

直子讪笑:“原来苗苗就是这么疯的。”

没过几分钟就看见前面的高速公路了,开到路口上警察过来询问:“还有不到一小时就要封闭了,如果不是紧急事件,请停车休息吧,待警报解除再走。”

苗苗笑道:“这些警察是在这给旅馆拉客人的吧。”

直子很有礼貌地对警察笑笑:“谢谢提醒,我们正是有紧急事情要早点离开。”换下方奇开着车子驶入高速,这下速度提高到八十码,这是警示牌子提示的最高限速。

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车辆并不多,至少方奇觉得这里会比大鬼形山上开要安全多了,所以在后面卧倒睡觉,由苗苗和直子说话解闷。

这段路程还真没出什么事,一直到福原驿站稍事休息,驿站停靠了不少的车辆。

换上苗苗开时方奇也睡不着了,拆开袋子把吃的东西拿出来给她俩吃,苗苗问道:“放气,鬼见寺到底有什么故事,说出来给我们解解闷儿。”

方奇咀嚼着牛肉道:“全是自吹自擂的东西,把妖怪吹的神乎其神,又把住持吹的更玄乎,无非是想多骗点钱罢了,不可信。”又把跟直子说了的那个典故说给苗苗听,苗苗听了之后拍打着方向盘,“放气,自从你跟我在一起,一直在涨智商。”

方奇脑门子上全是黑钱:“拜托,没跟你在一起,我的智商也很高好吧。”

“不反对,但是跟我一起之后,你的智商更高了。承认不?”

方奇看她手里捏着一团寿司,心说我也是不承认,马上寿司暗器就会飞过来,算了,我认了。“好了,你又赢了。”

苗苗得意地嘿嘿笑,“让你长智商嘛,看起来你好像还很不舒服似的。”

“木有哎,只是刚才噎了下。”

福岛到东京大约三百公里,如果按照这个速度至少要开三四个小时,这个速度简直让人无法忍受,所幸收音机上播报二本松路段是小雪,而郡山路段是阴天无雪。

驶到二本松时,路面积雪非常之薄,已经可以提速到一百二十码。

苗苗本来就是个疯狂的小丫头,她恨不得开到二百一十码,可是这里要是敢超速,警车可能追不上你,但直升机绝对会紧咬住不放,就算你跑到东京也能追到东京把你逮回来。

苗苗开到一百二也是很无聊的,突然冒出句:“直子,我忽然觉得你也是个小妖精。”

直子一时没能反应过来,“WHAT?”

“妖精,哈哈哈。”苗苗还在没心没肺地大笑,在后面的方奇透过后视镜看到直子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一只手在腿上拔出刀来,顿觉不妙,忙喊了声:“苗苗,小心!”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