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为馅第一季

  • 主演:杨蓉,白宇,张逸杰,米热,戚跡,何奉天,王雨,初俊辰,田牧宸,南伏龙,任嘉伦,白梓轩,高雨儿,赵顺然,李庚,孙骁骁,赵弈钦
  • 导演:李达超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在一次行动中,女警白锦曦(杨蓉 饰)结识了神秘的男子韩沉(白宇 饰),两人之间产生了不少的误会。白锦曦后来才知道,原来韩沉亦为刑警,之后更成为了自己的搭档,共同破获奇案。在此过程中,白锦曦见识到了韩沉高超的智商和惊人的魄力,韩沉亦为白锦曦的巾帼不让须眉而倾倒,两颗心的距离越靠越近。   然而,曾经的一场事故令韩沉失去了部分记忆,亦使得他和记忆里的未婚妻天各一方,为了守护这段回忆,韩沉下意识的逃避着自己对白锦曦产生的感情,最终,白锦曦的坚持和深情让韩沉决定敞开心扉。但在此之前,韩沉还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查明自己失忆的真相。

美人为馅第一季第一集

萧柠皱着眉头回身一瞧,原来是个头发花白的意大利老头子,胖墩墩的像个圣诞老人,拄着个手杖,正在她身后吹胡子瞪眼呢。

她瞧见是个老人家,也不好和人家争论什么,便淡淡回了句:“不好意思,我这本书讲的是地中海环保问题,不是什么安全套使用方法。”

说完,她又自顾自继续看书,继续拍下重要的章节了。

老头唇角抽搐了下,一脸的不服气,胖胖的苹果脸都被萧柠给怼得红了几分。

他站在她身后多瞅了几眼,这才看清楚她不是在自拍,和那些搔首弄姿的女孩不一样,是真的在看书,并且在记录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过……

再仔细看,这书好像就是他要找的那一本啊,怪不得刚才怎么翻都没翻到。

他顿了顿,手杖在地板上敲了敲,继续道:“喂,这椅子是我的,你让一下。”

萧柠没搭理他,头也不抬:“椅子写你名字了?”

意大利老头叉腰,胖手一挥:“对啊,我刚才就坐在这里的,只不过去找本书,回来就被你占位了。你赶紧让开!”

老头说得理直气壮,莫名有点不可一世的喜感

萧柠本来想着他是老人家,让给他无所谓,可这老头也太霸道了,她有点不忿,于是慢条斯理地抿了抿唇:“如果我不让呢?”

老头一噎,额头青筋都有点爆炸,喂,他可是到处都受人尊重,被人捧着,礼让着的,这小不点居然不把他放在眼里,不膜拜他?

他重重地猛敲拐杖:“喂,我可是长辈!你这个小不点,不懂尊重长辈的吗?没看到我站着很累吗?”

萧柠:“……”

看来不讲理的老人家到处都有,不分国内国外呀。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道:“老人家,我看您中气十足,说话嗓门那么大,精神头那么足,可一点都不累呢!您还是把这座位留给我这个弱女子吧!”

意大利老头:“……!”

特么的居然被个小不点噎了又噎!

面子都丢光了!

他捏着胖拳头,原地呆了半晌,发现萧柠是真的一点都不让着他,无奈,他只能站在书架边上,继续生气。

可是偏偏,萧柠手上的书,他很感兴趣啊。

他在旁边转悠了几圈,还是回到萧柠身后,伸长脖子想和她一起看。

萧柠没好气地扭头瞪了他一眼:“很想看?”

老头“嗖——”地一下撇开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谁想看了?”

萧柠简直被这个傲娇又不讲理的老头给弄得哭笑不得:“哦。既然不想看,那我就自己看了!”

老头:“……!”

他现在说想看,还来得及吗?

萧柠不给他看,他也没办法。

只能在后面气鼓鼓等着。

等得累了,又没地方坐,也顾不得高贵的仪态了,老头弯腰坐在了书架边的地板上。

终于。

萧柠起身了。

似乎是看完了这本书要去换书。

老头赶紧起身,急着去抢她那本地中海环境调查报告。

萧柠慢悠悠把书捧在怀里不撒手,微微笑道:“我还没看完哦,我只是去拿本世界地图对照一下。”

老头:“……”

又被这该死的外国小不点给耍了!

美人为馅第一季

美人为馅第一季第二集

第341章 不要被吃了

因为他们在一起过,所以简易珏要比别人更了解暮叶紫一些, “当然不同,你看他跟看任何人都是不一样的,虽然表面上你看着冰冰的,对他像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你的眼神骗不了我,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很爱霆钧,甚至羡慕和嫉妒那些能够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

被戳中心事,暮叶紫莫名的心慌了起来,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她,难道她没有把自己心底的感情隐藏好吗?竟然被人一眼就看出了她对墨霆钧的感情有所不同,可是她表面上却并不想承认,“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对我来说他跟别的男人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简易珏淡淡的勾了勾嘴角,视线始终没有从暮叶紫的脸上移开,“是不是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也不是非要你承认什么,不过我想霆钧对你付出的应该比任何人都多,季夜宸本来并不是我们的敌人,可是因为你,我们不得不改变战略,在这个过程中你可能想象不到我们要冒什么样的风险,我跟肖烨宇都劝过他不要多管闲事,可是他执意要这么做,当初我还觉得挺奇怪的,从什么时候开始,霆钧跟季夜宸结下梁子了,肖烨宇只是跟我说他有他的打算,让我尽量配合就好,直到昨天我才终于明白了真正的原因,原来你就是他心里一直爱的那个女人!”

暮叶紫的眼底有些浓烈的落寞,这是第二个人跟她说墨霆钧为了她做了如此疯狂的事情,抛开他们做的事情不说,墨霆钧似乎真的没有什么理由要为了她冒险,他不断的为她付出,而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冷漠以对,他此时的内心应该很受伤吧?

沉默了许久,暮叶紫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在舞池里像蝴蝶一般翩翩起舞的墨霆钧,淡淡的说道:“我不值得他为我做这么多!”

简易珏知道自己跟暮叶紫没有什么可能性了,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的,至少她给他的答案很显而易见了。

可是她跟墨霆钧不同,两个人对彼此还有很深的感情,作为他们共同的朋友,他还是真心的希望他们可以走到一起的。

“感情的事情没有什么值不值的,只要他心里爱你,那么对他而言,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霆钧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大家都知道他是禁欲系男神,虽然给外人的感觉他换女人无数,可是我们几个兄弟都知道他根本不会碰那些他不爱的女人,所以我还经常调侃他是不是都快三十岁了还是一个处男,他说他从来没有碰过暮心贝,而在我印象里他也就提起过这一个前任,后面的女人基本上也都是一些拿来装模作样的,没有见过他对谁用心,现在我终于知道了真正的原因,无论是他的身体还是心里,能容得下的就只有你一个,你说这么复杂的社会,这么多的诱惑,一个男人如果不是真的全心全意的爱着你,他会对你始终如一吗?这样的绝种好男人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剩下几个了,难道你不该好好珍惜吗?”

简易珏的这番话对她的触动很大,换作是别人对她说这话,或许她听不进去,可是简易珏不同,他不仅是她的前任,也是墨霆钧的朋友,能够抛下他们这层复杂的关系说出这番话,听的出来是真心话。

“我跟他之间,或许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爱情本来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东西,不要用那些外在因素去找一些有的没的理由和借口,如果真的想在一起了,那么你们之间就只剩下一个问题,那就是爱或者不爱,其他的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问题,别再拿什么身份做挡箭牌,如果这辈子你失去了他,你会不会觉得遗憾,这个问题你可以不用回答,留给你自己考虑!”

一曲结束,墨霆钧的视线落向了坐在角落里的暮叶紫,简易珏坐在她的身边似乎在说着什么,而暮叶紫的脸色有些难看,看来简易珏是说了什么让她不开心的话了。

墨霆钧刚想离开舞池,又围过来好几个女人。

“墨少,你跟琳娜跳完就不理我们了,这样可不行哦!”

墨霆钧微微的勾了勾嘴角,说道:“我现在有点事情,跳舞一会儿再说好吗?”

说完,墨霆钧没有理会那些女人都是些什么反应,便朝着暮叶紫和简易珏那边走了过去。

简易珏见墨霆钧过来,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他相信他今天说的话至少暮叶紫可以听进去一部分。

墨霆钧对着两个人笑了笑,假装不经意的问道:“在聊什么?”

简易珏给了墨霆钧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秘密!”

墨霆钧不禁挑眉,“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也开始有秘密了?”

“一直都有,就是不想告诉你!”

说话间,刘纹纹穿着一款银色的礼服走进了宴会厅,简易珏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现在真的开始有些后悔把这女人带来了,带她来分明就是自讨苦吃。

为了避免刘纹纹对暮叶紫说一些过份的话,简易珏只好带她远离这边,“你们聊,刘纹纹来了,免得她过来找麻烦,我去打发她!”

墨霆钧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既然跑不了就别躲着了,刘纹纹姿色也不差,主动送上门的食物又有什么不吃的道理呢?要不你就从了吧?”

简易珏狠狠的瞪了墨霆钧一眼,这个白眼狼,他刚才还为了他说了一堆好话,现在反而帮着外人把枪口指向他,早知道就不帮他了,“你找死是不是?吃了她我这辈子就玩完了,我可不想要那种永不超生的日子!”

墨霆钧假装惋惜的唉声叹息,“那就祝你好运,不要被蜘蛛精给吃了!”

直到简易珏离开,墨霆钧才坐到了暮叶紫的身边,她的思绪明显的在他们之外,面露愁容,这样的她的确很少见,真不知道刚才简易珏到底跟她说了什么,能把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暮叶紫给弄成这个样子。

美人为馅第一季

美人为馅第一季第三集

戴纪菲的采访整整花了两天时间,在这两天里,她对那位年轻公安副局长的了解越来越多,以往常的经验,她已经可以着手出稿了,但是第二天下午,她从市公安局结束为期两天的采访后,那个原本极为清晰的形象却愈发模糊起来。

原先在她的印象里,李云道应该是一个少年得志的鹰派官员,从那天在医院的初次接触来看,这位年轻的“空降兵”局长并不擅长言辞,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木讷,整个交流过程几乎都是他的下属夏初在替他讲述。一般来说,以她这么多年的经验来判断,这一类的官员要么就是有背景的草包,要么就是内秀型的学术派,可是这两天的采访,却让她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李云道,一个几乎与她的判断截然不同的警察。

在华山的眼里,这位年纪比他自己要小上许多的小局长几乎可以用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来形容,在他在眼中,李云道既是领导,又是兄弟。

在刑警队员们眼里,这位传奇的小局长总是身先士卒,而对危险永远走在最前列,从不推脱责任,不官僚,不功争,但会为了维护下属的利益而积极争取。

这些人当中,有三个人给她的印象特别深刻,就是包括她第一次接触过的夏初以及战风雨和木兰花三人,对于这三个人,她也通过自己在公安内部的关系做了一些背景调查,也知道这三人是原先各自部门认定为“定时炸#弹”的边缘员工,几乎游走在被开除出警队的边缘。是李云道力排众议,把他们收到麾下,并在之前的两次反恐作战中大放异彩。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起用三个被警队高层视为隐患份子的问题警察——战风雨有暴力倾向,夏初也差不多,差点儿把某位市领导的公子打成残废,那个叫木兰花的猥琐家伙更离谱,据说原先是个法医,却天天跟一群不入流的社会盲流混在一起。

那个原本明晰的形象却在两天的采访后变得愈发扑朔迷离起来。她研究过李云道的简历,他是从江南省姑苏市开始步入警界的,之后调去江宁,又在香港警队进行过为期半年的访问交流,从香港回来,便空降到了浙北省的省会西湖市担任公安局副局长兼任市刑侦支队长。戴纪菲有些不太甘心,她经常跟着市领导全国跑,所以在全国的新闻圈内都有不少朋友,回到办公室她第一件事就拨通了姑苏电视台一位时政记者的电话。

“哎哟,我的戴大美女,今儿个怎么突然想起我这个孤家寡人了?你可别告诉我你招呼也不打就跑来我们姑苏了,你要是出现在姑苏地界上却不赏脸让我请你吃顿饭,我这个老朋友你就别想认了!”电话里传来姑苏台时政要闻记者徐高亢的声音。徐高亢也是浙大新闻系的高材生,比戴纪菲大几届,两人是在京城报道两会时无意中认识的,越聊越投机,所以经常在微博和微信上互动。

“大徐,别贫了,我跟你打听个人。”戴纪菲没心情跟徐高亢贫嘴,上来便直夺主题。

“哎哟,戴美女,咱俩会有工作交集吗?不会吧?还是你看上我们姑苏的哪位民营企业家了?”徐高亢继续贫嘴。

“大徐,我认真的!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你们姑苏市公安局曾经有一个叫李云道的警察?”戴纪菲问道。

“警察?我说戴大美女,你没事问一个小警察干嘛?我只认识他们现任的局长,嗯,还有几个副局长也一起吃过几次饭,但关系一般。怎么了,你说吧,要哥们给你办啥事儿,一个电话妥妥儿的搞定!”

“你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这个人曾经在你们姑苏市局当过刑警,后来调去了江宁市局,这件事很重要!”戴纪菲很难得地这么认真。

徐高亢一听戴纪菲的语气,就知道戴大美女不像是在开玩笑,也认真了起来:“这样吧,给我一个钟头的时间,我帮你打听一下,过一个小时我回电话给你。”

“好的,麻烦了,务必要帮我了解得详细些,好的坏的素材,我都要。”

这边徐高亢挂了电话便去隔了几张桌子的公安条线的老记者:“老张,你跑了这么多年的公安,记不记得咱们市局曾经有个叫李云道的刑警。”

“谁?”老张正在写稿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李云道,我一个师妹打电话打听这个人。”

“我说大徐,你怎么满天下都是师姐师妹?怎么就从来没听你提起来师兄师弟呢?”隔壁桌的同事打趣道。

“去去去,别捣乱,你们不都是新闻系毕业的吗?咱们系男女比例是个啥情况,你们能不清楚?丽姐,你那会儿不是还跟班上的女生抢过男朋友吗?”徐高亢嘴皮子很利索,很快便将丽姐的打趣给怼了回去。

“大徐,你说的那个人是叫李云道吗?”那边的老张翻了翻单位的新闻稿件采写系统,果然用“李云道”的关键词搜到了好些篇稿子。

“对,就叫李云道。”

“奇怪,这人原先在公安宣教口子上,还跟咱们对接过,那阵子我们跟公安局合作过一档栏目,类似于像新闻110一类的,他好像负责过一阵子,你看这几篇稿子上的通讯员的名字就是他。”老张转动着鼠标的滑轮,突然眼睛瞪得浑圆,“哎哟,我说这名子怎么这么熟悉,这哥们儿就是当初一人斗悍匪的那位呀!”

徐高亢连忙将老张把视频素材调了出来,现在电视台的素材都数字化管理了,记者想查找和调取以往的视频资料相当容易,很快,他就看到了屏幕上那张长着一对单凤眼的年轻面孔。

“这小子一个人干翻了四名悍匪?真的假的?”徐高亢看着社频上更像是大学讲师而不是刑警的年轻人,一脸无法置信的表情。

“当年这事儿也算是轰动全省的公安体系,这个叫李云道的刑警好像还因此得了个二等功还是三等功的,记不太清楚了。”事隔好几年,老张对这件事还依稀有点儿印象,“那四个悍匪可不得了,据说在西北省,曾经出动上百名武装警察,也没能留住,没想到在我们姑苏载了。”“聊什么呢,这么起劲?”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胖子凑了过来。

“老王,对了,你当时不是还采访过这个李云道吗?那天我老婆进了产房,是你代替我去公安局采访的。”老张对社会新闻部的胖子老王道。

“谁?”老王一脸迷茫,作为新闻“民工”,有时候一天出三四条新闻,都是快餐式生产,谁还记得曾经采访过谁,尤其是他们社会新闻部,成天张家长李家短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李云道,那个一个人就干趴下四个悍匪的刑警,后来调去省城的。”老张提醒道。

老王一拍脑袋:“哦,你说三哥啊!”

“三哥?”徐高亢和老张不解,怎么听这口气,老王好像跟对方很熟似的。

“你跟他很熟?”徐高亢问道。

“哎,我倒是希望跟他很熟呢!你们不知道吗?这哥们在咱们姑苏的时候,道上的兄弟都叫他三哥,而且据说这哥们的江湖地位很高,在咱们江南一带都算是排得上名号的。”

“黑警?”徐高亢微微皱眉。

“别胡说八道。”胖子老王不乐意地撇了撇嘴,“人家可是咱们姑苏秦爷的关门弟子,而且,嗯,据说根正苗红,我听小道消息说,他爷爷是王鹏震。”

“真的假的?”徐高亢是时政记者,当然知道王鹏震是谁,那可是曾经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可是如果李云道真是王家的后代,怎么可能被发配到姑苏来干刑警这种要时时刻刻防备着掉脑袋的活儿?

“是真还是假我可不知道,你们去网上搜搜看呢,人家现在可是西湖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兼刑侦支队长,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实权实职的正处级,赶明儿再升一级,没准儿还真能回咱们这儿来当个市局一把手也不一定!”

“老王,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他是八零后吧?没点根正苗红的背景,或者上面没有政治资源,这个年纪可坐不上那个位置。”徐高亢若有所思地说道。

一个钟头后,戴纪菲如约接到了徐高亢的电话,得到的信息差点儿惊得戴纪菲把刚刚喝进嘴里的苏打水一口气全喷出来,呛了半天,才缓过神道:“老徐,你没跟我开玩笑吧?他是王鹏震的孙子?秦老的弟子?”

放下电话,江宁的朋友也发了一封电邮过来,上面有关于李云道的很多内参资料,江宁晚饭的老朋友还是不放心,又打了个电话过来:“纪菲,那可是内参,我冒着摘帽子的风险发你的,可千万不能泄露出去。”

戴纪菲自然一百个答应,等打开电邮看了一遍资料,戴纪菲是越看越心惊:这家伙居然曾经破获得震惊全球的国际贩毒案,以至于后来南美人居然派出雇佣军来寻仇,在RPG火箭弹的威胁下,他居然从长江大桥上跳了下去。

这……这完全可以写本书了!两天采访后逐渐变得模糊起来的形角再次变得清晰起来,戴纪菲着魔了一般,又拐弯抹角地找到了香港新闻圈的朋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