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王朝第一季

  • 主演:马修·科特尔,哈里·恩菲尔德,CelesteDring
  • 导演:Adam Miller
  • 地区: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6

温莎王朝第一季第一集

“小易,干嘛?”冯上天站住了,他身边的两个跟班的各拿了一把铁锹,哪里像是来干活的,分明就是来玩儿的。小易跑过来之后,原来跟着杜子通混的其它几个小子也举着雨伞也跑过来,抢过那两个跟班手里铁锹:“天哥,哪能让你干活呢,我们来。”

冯上天抱着胳膊,雨伞也被小易打上了,小易还拿出香烟来,对冯上天说:“天哥,到那边假山下面避避风。”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假山下抽烟。

方奇也算看出来了,杜子通被捕,他手下的小弟自然而然就跟着冯上天混了。这个冯上天到底还凭借着已经失势的冯家哪一点,估计他家里大概还不差钱,能由他败几年的。

两人梳理好淌水沟培好垅上泥泥土后,一前一后上了石子路在石头上蹭鞋子上的烂泥,刚要走,冯上天忽然叫他:“方奇,上官,过来抽根烟吧。”

方奇也没过去,凑过去接了根烟。冯上天给他俩点上烟,笑道:“你俩还用亲自来干呀,一个班的妹子都跟着你们转,随便打发两个来就搞定了。俗话说啊,女人嘛,不能太宠着,不然会蹬鼻子上脸。”

方奇也不知道他这个俗话说是打哪听来的,笑道:“我是个男人嘛,体力活当然得自已干。哎,冯上天,你好像也能凝练出丹火,怎么没见你去炼丹班?”

冯上天确实能凝练出丹火,他是没事的时候在别人面前显摆被方奇看到了。

冯上天抱着胳膊,喷出一股子烟雾来:“我想学炼丹并非是为了去拿奖,也不是为了振兴什么狗屁家族,而是为了我自已。再说了,我也不在乎那些奖品,不够我一顿酒饭钱。说起喝酒,我可是好些日子没去喝酒了,两位兄弟,咱们去搓一顿,咋样?”

上官离笑笑着不作声,他好像对冯上天这种纨绔子弟不感冒,方奇一摆手:“不客气,我昨晚吃了四顿,一直到现在打嗝还冒着酒气,老喝酒胃也难受。”看看周围,“你这么多小弟,想喝酒还不容易?我那边还有点事儿,回见吧您呐。”

小易见两人走远,呸了一口:“拽特么什么大掰蒜呢,不就是被颜秃头看了上嘛,我靠,搞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冯上天笑:“你们和杜子通上次是怎么挨揍的?”小易摸摸脸,面色阴沉着不敢再说什么了。跟冯上天时间越久他就越发现这位冯少可比杜子通难伺候多了。别看他整天笑眯眯的模样,背地里狠招阴招一个不少,他就是人们常说的:笑面虎。阴你一把,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上官离问方奇:“冯上天这种人还是少搭为妙,别看他笑嘻嘻的,可这人一笑,准是没啥好事儿。”方奇:“要不是同学之间不能闹矛盾,我才赖的搭理他呢。”

回到教学楼前面,却接到潘多拉潘老头一个电话:“方小子,出来见我老人家,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呢。”方奇跟上官离打了招呼,让他回去,自已朝着校门外走去。

现在后山和湖池已经建好,工人们正在做收尾工作,通往大门的道路重新铺好,又把老校门扒掉重建了一座很大气的校门,外面的人轻易不能进来。

走到校门外,潘老头打开车门让他进去,方奇就奇怪了:“你儿子潘少杰在我们班呢,整天跟个怨妇似的,怪我霸占了那么多妹子。你怎么也不给他找两个女保镖啊。”

潘老头好像没听见似的,从后面座位上拿出来一个盒子递给他,方奇打开外面的鞋盒一看里面就愣了,“这是什么东西?”潘老头嘿嘿说道:“难道你认不出上面的字?”

方奇拿起那块木头板子翻过去调过来地看,这东西好像是块木雕板,上面沾满了已经干涸的泥污,黑不溜秋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入手倒是十分沉重。好像上面还刻着花纹,可是仔细一看,他才看清楚,上面的字迹是倒是刻的希伯来文字。

“卧槽,你哪儿弄来的?”方奇马上就想到杜老头想抢的那本希伯来文的经书,那个时代雕板印刷术已经传到欧洲国家了。但是成本实在是太高了,所以他们就使用整块木板雕刻成进行印刷,使用的油墨也十分特殊,必须加热到一定温度才开始。但是印出来的书本如同烙印在羊皮纸上一样,立体感很感,而且不易磨损,保存上千年也不成问题。

“我就想带回来给你看看,帮我研究研究。”潘老头把早已拓印好的纸张拿出来给方奇看,这个倒是比较清楚,只是字迹稍嫌有些模糊。

方奇拿着纸张连蒙带猜测,基本上懂得上面说的是什么了,“这是一段咒语啊,大爷,你偷人家这东西来干嘛。”

潘多拉笑眯眯地看着方奇:“你跟我说说,这是什么样的咒语。”方奇接过他递过来的香烟,“这是宗教咒语,你大概是从人家的教堂博物馆里偷出来的,其实欧洲古代的宗教都是抄来的,就边咒语也是抄的。这段咒语是不连贯的,是古代巫师的咒语。”

潘多拉两眼一亮,“看不出来,你小子还真有两小子,这块雕板我确实没花钱。”方奇不解,“你不是研究风水阴阳的嘛,怎么又研究起外国巫术了?”

潘老头说:“我只是想从外国宗教上了解咱们的祖传本事跟他们的哪个本事大,结果没想到根本不搭嘎。”方奇却是不信,“我才不相信你能从阴阳术扯到外国宗教,说吧,到底因为什么。”

“呵呵,”潘老头干笑了两声,却没接这个话题,“你的小女友的面相我看了看,不是你说的什么旺夫相,而是一种少见的内火体质。所谓的内火体质是说她的身体就像个炼丹炉,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像牛有牛黄狗有狗宝,人也会有异宝。”

方奇给他这番言语雷的一脸懵逼:“她身上有人宝?”

潘老头哈哈笑起来,“方小友,看来你是真不了解啊。也就是你这样的人才能降服她,一般来说这样的人脾气多戾,你对她好,她又嫌弃你,你对她不好吧,她又怨恨你。嘿嘿,做个男人还真是难哪。”

温莎王朝第一季

温莎王朝第一季第二集

我觉得世界乱套了。

因为跟着齐绥易出来的女人是昨天我看见的人,成沁琳。

只是不同于昨天她穿的一身白,圣洁的像朵白莲花。

她今天穿着一身红,像开放在夜里的红玫瑰,高贵狂傲。

截然不同的气质,依旧是一模一样的脸,也依旧是那晚把我带到成老寿宴的人。

可怎么会一天时间就一个天一个地。

我惊怔的看着她,完全忘记了反应。

也就没注意到蔺寒深微皱的眉。

走出来的两人很快就看见我们。

尤其是成沁琳。

她看见我显得很惊讶,似乎没想到我会在这,又似乎没想到我会和蔺寒深在一起。

但这抹惊讶极快的消失,她神色恢复。

没有昨天的弱柳扶风,今天的她很强势,就连看蔺寒深的眼神也不一样。

有爱,却也有恨,但更多的是痴恋,愤怒。

我拧眉。

不对。

不是同一个人。

一个人再怎么变,眼神再怎么变化,也不会有这样完全迥异的感觉。

刚想着,齐绥易的声音便落进耳里,“寒深,好巧。”

我看向齐绥易,他倒是神色自然,即使看见我,也并没有多大的惊讶。

他走过来,笑的邪魅,“刚我和沁雅还在说你,果真,说曹操曹操就到。”

沁雅?

沁——雅——

我睁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跟着齐绥易走过来的人。

沁雅,沁琳。

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我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不舒服?”蔺寒深转眸,声音沉沉,握着我的手收紧。

我回神,压住狂跳的心,摇头,“没。”

高傲的声音传来,幽幽的很刺耳,“深哥,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但你也没必要找个二手货吧。”

我脸色瞬间白了。

都说看破不说破。

便是这样。

不说出来,大家还有一份薄面在,说出来,大家都难看。

齐绥易皱了眉,不赞同的看着成沁雅。

成沁雅似乎恣意惯了,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呲笑一声,“怎么,难受了?谁叫你是个二手货呢,你自己要检点一点,还会让人说吗?”

蔺寒深要发火了,我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尤其他握着我的手,像要把我的手指捏断。

但在他要开口的时候,我说话了。

我抿着唇,冷冷的看着成沁琳,声音平静,“你在说什么?”

成沁琳脸色变了。

但不是变白,而是变红。

她不是听不出我的嘲讽。

我说:“都说成家书香门第,今天我见识到了。”

齐绥易惊讶的看着我,好一会反应不过来。

就连蔺寒深眼里也划过微讶,但他神色很快恢复如初,只是深了几分,带着意味不明。

“你!”成沁琳怕是从没有被人这么说过,脸涨的通红,但她也是个厉害的,不过几秒便恢复。

撩了下头发,冷笑一声,“当婊子还立牌坊,我也算是见识了。”

她看向齐绥易,“齐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我怕我再看下去,我会眼瞎。”

话落便转身离开。

齐绥易转身,“沁雅。”

成沁雅一点都不停留,很快消失在我们视线里。

齐绥易想追,但想到什么,看向我,又看向蔺寒深。

蔺寒深眸光深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只要不发怒,蔺寒深的情绪都让人捉摸不透。

他和齐绥易对视,几秒后说:“想追就追。”

一句话,却包含了很多意思。

齐绥易脸色变了又变,最终追着成沁雅而去。

看着这一前一后离开的人,我拧紧眉。

当初在香山高尔夫的时候,齐绥易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

当时我没在意,便也就没多想。

但现在我回想,才发现,他当时在打量我的同时也在思考着。

而且我发现,蔺寒深和他的关系,没有和卢衾度的好。

是因为成沁雅吗?

一些事越想就越复杂,一环一扣,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我们找了家西餐厅坐下,点了两份牛排,一份沙拉,还有一份营养汤。

蔺寒深要了一瓶八二年的拉菲。

在等服务员上餐的时候,我看向蔺寒深。

他也在看着我,眼里神色高深莫测。

他在想什么,又似乎已经看透了什么,就等着我说。

只是面对他这样的眼神,我有些紧张,开始有些怀疑自己刚刚说的话。

所以,我握了握手,还是问,“刚刚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蔺寒深手指搭在桌子上,食指和中指轻敲,一下下的,很有节奏。

“不是。”

我松了口气,但随之我就更觉得不对了。

“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他神色像包含了很多意思,我猜不透,只能问了。

蔺寒深敲击桌面的声音停了,“宁然,你不觉得你有话要对我说?或者,你想问。”

他一下就说出我的想法,我抿了抿唇,有些不肯定的说:“我可以问?”

蔺寒深眸光深了,但里面的忽明忽暗的光一下亮了,“可以。”

“好,那我问了。”

“昨天的成沁琳和今天的成沁雅是双胞胎?”

这么相像的两个人,我找不到别的理由。

“嗯。”

蔺寒深始终看着我,眼里的漆黑丝绸般浮动,像在鼓励我问下去。

我舔了下唇,挣扎着问,“她们是不是都喜欢你?”

蔺寒深勾唇,“不傻。”

我无奈,然后盯着他眼睛,“那天晚上把我带到成家的人是成沁雅。”

蔺寒深眼底划过一道暗光,“我知道。”

“啊?”

服务员醒好酒过来,给我们倒好,蔺寒深拿过杯子,手轻摇酒杯,优雅的像个贵族。

他轻抿一口酒,说:“这是她能干出来的事。”

温莎王朝第一季

温莎王朝第一季第三集

第三百六十二章你让我走?

即使是现在,小店有了一头九阶灵兽,也没有改变这个看法,只不过对于小店存活的可能性增加了一些信心而已。

齐修似笑非笑的望着周升,他怎么可能猜不出他的目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在场人的想法,只不过是懒得解释什么而已。

虽然对于周升说的很不以为然,但是他以后还要在京都开店,还是不要将关系弄得太僵,这么想着,齐修就对着周升点了点头说道:“恩,我知道了。”

然后,没然后,他不觉得要说什么原谅的话,本就没在意何来的原谅?

周升自然是看出了他的意思,说了一番感谢理解的话后,就领着跟随而来的那些官员离开了。

接着小店的食客们在闲说了几句后也走了,不一会儿,店里面就剩下齐修、秦雨蝶、小一、小白、小八以及战灵几人。

秦雨蝶有些不好意思,脸颊染上了两抹红晕,显然是在为之前的误会感到无措。

齐修没有说什么,只是像是对待小白、小八一样,拍了怕她的脑袋,然后放下手侧身对着战灵说道:“我已经将你带出来了,接下来你要做什么、要去哪里你随意,至于你哥哥什么时候来我就不清楚了。”

战灵显然有些错愕,她没想到齐修竟然就这么不管她了,按理说不应该啊,之前在荒北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自家哥哥跟他之间的气氛很是冷淡。

哥哥虽然一直都很恭敬,但作为妹妹,她还是察觉到了哥哥心底并不是真正的心甘情愿,甚至还带着一丝警惕,而齐修虽然很冷淡,但对哥哥却没有什么怀疑,也并不戒备。

这样奇怪的相处模式,让她不得不多想,是不是为了让自己离开,哥哥跟他做了什么不公平的交易?是不是自己成了哥哥的弱点,被齐修拿捏住了?

她以为出了荒北,齐修应该不会放她走,应该会扣留她等着哥哥找上门,然后让哥哥履行那‘不公平’的交易,她都已经想好了,除了荒北一定要找机会溜走,坚决不拖哥哥的后腿。

但是在见了九级灵兽的恐怖后,她不甘心只能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她知道自己逃不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齐修竟然主动放她走?难道说其中有什么阴谋?还是说真的有什么误会?

“你让我走?”战灵怀疑的看着齐修,那眼神似乎想把他解剖了似得。

“你不走?”齐修目光中带上一丝警惕,怀疑的问道:“你不会是想赖上我了吧?”

他对战天没有基本好感,连带着对于战灵也没有多大的好感,对于没好感的人,他是一点也不想当保姆照顾对方的吃穿用住,再说了又不是他什么人,他为什么要管?

战灵瞪大了眼,她这是被人嫌弃了??还被人当成了累赘??

战灵气结,郁闷了,对方说的明明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但是她就是觉得好!不!爽!

心情不爽的她直接面色一变,眼眶中盈满了泪水,配上她清纯的脸,显得无比的可怜无辜,弱弱道:“你……你是要赶我走吗?你知道我现在人生地不熟,在这里唯一认识的就是你,我……我一个人……”

“哦?你留下来难道不怕我用你来威胁你哥哥吗?”齐修似笑非笑的望着战灵,直接挑明了她的心思,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在荒北那审视的目光不要太明显,他可没有兴趣在这里耗时间,在说小店也没有多余的客房。

战灵面色一变,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没想到竟然直接被戳穿了,一时间,她语塞了。

“行了,该干嘛干嘛去,相信你身上应该有你哥哥留下的灵晶石,无论如何都饿不死。”齐修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的说道,磨磨唧唧,之前一门心思的想着要逃跑,现在给了机会让走人,又开始叽叽歪歪。

战灵算是知道自己是真的讨人嫌了,收起了眼眶中的泪水,说了一句多谢,就走出了小店。

接着齐修又跟秦雨蝶说了一句“明天正常上班”就让她也回去了。

等到小店里的人终于都走光了后,齐修舒了一口气,扭了扭脖子,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晚饭的时间了,他就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饭了。

当晚,他将店中所有的菜都做了两份,好好的犒劳了一番小白跟小八。

在皇宫三皇子宫殿,三皇帝在听到小店竟然有一头九级灵兽时,表情那叫一个精彩,黑了又白,白了又青,随后又变成了酱紫,五颜六色的分外精彩。

“皇子殿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李广苦着一张脸询问道。

三皇子面色阴晴不定,当初知道小店得罪朱家庄的时候,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就连同时知道小店有八阶修士坐镇的消息,他都没觉得有什么。

但是,现在竟然连九级灵兽都冒出来了,这就不得不让他苦恼了,九级强者那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随处可见。

他不确定的问道:“你确定这个消息准确吗?”

“千真万确!”李广肯定道,他理解三皇子的心情,他一开始听到的时候还觉得十分的不可置信,但是在他查了N遍后仍旧得出同样的结论,他就不得不信了。

三皇子面色变了又变,最后咬咬牙说道:“算了,先不管,现在最重要的是新皇登基这件事……”

丞相府,周升一走进书房,面色一沉,坐到了书桌后面,候立在一旁的婢女恭敬的上前,给他添了一杯茶水。

周升一边端起杯盏,一边挥手示意婢女退下。

婢女一退下,他舒缓了一下脸上的神色,揉了揉眉心,暗自思考着,小店竟然有九级强者,那么计划又得变一变……

他想了想,忽然想起了毒王,瞬间,他眼睛就亮了,嘀喃道:“看来,毒王虽死,但他留下的东西还是必不可少呀……”

说着一手端着杯盏,一手捏着杯盖,在杯中的茶水表层滑动了两下,一股清淡的茶香幽幽飘散而出,朦胧的雾气从杯中冒出,冉冉上升,模糊了他面上的表情,唯有那双眼睛闪烁着一种诡异的红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