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成长记第一季

  • 主演:罗温·布兰查德,塞布丽娜·卡彭特,丹妮拉·费舍,特奥·哈姆,佩顿·迈耶,BenSavage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迪斯尼频道去年六月份宣布,著名青春偶像剧《男孩成长记》(Boy Meets World,1993-2000)的正宗续篇《女孩成长记》(Girl Meets World)获得正式剧集预订。根据该剧的描述,《男孩成长记》主人公Cory和Topanga「有情人终成眷属」之后,他们的女儿Riley Matthews又到了他们当年相恋的年纪。

女孩成长记第一季第一集

我问白老鬼,黄河娘娘拒绝了王家的婚约会不会惹怒陈观主。虽然这事出头的是王家,暗地得罪的人却是陈观主,他要是想对付黄河娘娘有的是法子。

“这个你无须担心,在今年的下元节到来之前,老牛鼻子不会对你媳妇动手。”白老鬼说道。

“为什么?”我问道。

“你可知下元节是什么日子?”

“不就是水官解厄么?”

道家有三节,上元天官赐福,中元地官免罪,下元水官解厄,这下元节便是水官解厄的日子。

“不错,当初那位道士铸造黄金龙头平怨所选的日子就是在下元节。在下元节没有到来之前,老牛鼻子绝不会和你的鬼媳妇翻脸,因为他还有事要求助于她。”

“白叔,听你的意思,难道今年的下元节九龙窟会有大变故发生?”

“该来的总会来,无论我去不去堵河眼结果都是一样。道士当初已经种下了孽因,如今百年过去,该是恶果来临的时候了。”

白老鬼的语气带着一股悲悯的情绪,似乎已经预见到未来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我问他会有什么样的恶果,他又什么都不肯说了。

几天后,王家又来拜访。

这次来的人除了那姓王的,后面还跟着四个古怪的老妪抬着一顶软轿。

四个老妪,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穿着灰色的长衫,脚踩双耳麻鞋,看打扮有点民国的味道。

软轿精致,雕金刻玉。门帘上悬挂的是真正的帝王绿翡翠珠子,随着老妪的脚步移动,翡翠珠子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十分悦耳动听。

那姓王的后来我们也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王汉生,是王家当代家主。

白老鬼一见他就皱起眉头满脸嫌恶,可是当他看到后面的软轿和老妪的时候,又瞬间换了神情,露出一副很恭敬的样子。

和白老鬼接触这么久,在我心里他早已不是那个阴恻恻的捞尸人,而是一个有本事的神秘长者。先前白老鬼受刀疤脸男人气场压迫不过是逢场作戏,不想接王家人的生意。其实若有真斗起狠来,白老鬼这种水猴子都不知宰杀多少的狠人,绝对不是刀疤脸可以欺辱的

。看到白老鬼脸上露出恭敬的神情我很吃惊,就算是陈观主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做到这种程度。所以我非常好奇轿子里面的人的身份,暗想,不知王家这次又请了哪路神仙来

做说客。“王汉生,你可真看得起我白老鬼。”白老鬼先是冲着王汉生不满的说了一句,转而走到软轿跟前,附身弯腰说道:“佛爷千金之躯,白老鬼未能出门远迎,失礼之处还请原

谅。”

“我王家有求于你,理当登门拜访。不请自来,该告罪的人是我。”一个轻柔的女声从轿子里面传来。

佛爷这个称呼用在女人身上,我只知道清朝的慈禧太后,这让我更加好奇轿中人的身份。

随着女人的话音落地,前排左右两侧的老妪同时伸手掀开了翡翠帘,我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轿子里面看。

软轿里坐着的是个年轻的姑娘,年龄不超过二十岁。

皮肤白皙的如同一件精美的瓷器,穿着一身古意盎然的汉服,双手叠放在身前,安静的就像是一幅古代画卷。

遗憾的是我看不到她的眼睛,因为她的眼睛被一条黑色的丝带缠住了。

“她是谁?”我小声问了白老鬼一声。

白老鬼瞪了我一眼,赶紧对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分水剑对我王家很重要,我这次来也不是为难白前辈,只是想请您载我去趟九龙窟。”

“九龙窟是禁忌水域,佛爷身份尊贵,何必一定要以身犯险?”白老鬼开口相劝。

“成与不成,我总要去看一眼的。”

姑娘轻轻柔柔的说完,从广袖中取出一个古香古色的瓷瓶出来。

毫无疑问这个瓷瓶里所装的东西一定很贵重,因为她刚一拿出来,那王汉生就变了脸,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保持沉默。

“王家祖上传下来三颗鲛人泪,一颗被我用来凝神定眸,一颗给了惠济观的陈道长,这最后一颗就当做事后给白前辈的车马酬劳。”

我猜到瓷瓶里的东西很珍贵,却万万没有想到里面所装的居然是水中四宝之一的鲛人泪。

鲛人泪,就是鲛人的眼泪。

在古代历史上,南海曾经生活着一种鱼尾人身被称为鲛人的神秘生物。传说中鲛人善于纺织,可以制出入水不湿的龙绡,且滴泪成珠。

鲛人的油燃点极低,一滴就可以燃烧数日不灭,秦始皇陵中就有用鲛人油制作的长明灯。也正是因为鲛人几乎全身是宝,才在秦朝时遭到灭族之灾。当初秦始皇为了寻找长生不死药,培养了大批方士。不死药难寻,为了和始皇帝交差,这些方士就打起了南海鲛人的主意。开始只是图谋龙绡和鲛人泪,后来这两样东西

掠夺一空之后,就开始图谋鲛人油。

结果可想而知,鲛人因此灭族。

也正是因为现代已经鲛人已经灭绝,才尤为显出鲛人泪的珍贵。饶是白老鬼,此刻也是露出几分激动的神情。

“明晚十五月圆,到时候我就用祖上传下来的烂船带着佛爷去九龙窟走上一遭!”

我还以为白老鬼会很硬气的拒绝掉,毕竟他说过那分水剑对我有大用,要为我留着。谁知道他也抵挡不了鲛人泪的诱惑,当场把这事应承下来。

等他们走后,我问白老鬼那姑娘是谁,为什么要喊她佛爷,还对她如此恭敬。

“唉,我白老鬼,不敬天,不敬地,不敬神佛,但是有一种人我白老鬼不能不敬。”白老鬼叹了口气说道。

“哪种人?”我好奇的问道。“我之前和你讲过,当初那道士能在岸上看清黄河水底的河眼,今天来的那位姑娘也可以做到。道士能做到借助的是道法神通,这姑娘的本事却是一点点从惨无人道的痛苦

中磨炼出来的,那种痛苦,你简直无法想象……”

白老鬼说,憋宝人除了要有挖宝的本事,更重要的本事在于寻宝。大凡天灵地宝,自带宝气,寻宝就需要一双能够看透宝气的慧眼。

今天来的这位姑娘就是王家的当代掌眼佛爷,在王家的地位比那王汉生要高的多。

被选作佛爷的人,打从打娘胎出生开始就被投入一间不见光的密室,这间密室中除了金银珠宝外别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最初那些被选中的孩子是看不见任何东西的,等时间久了,对于光明的渴望让他们的眼睛慢慢的发生变化,开始看到微弱的宝气。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长期生活在幽闭的空间很容易让人心灵扭曲而疯掉。而且由于长期看不见东西,很多孩子还没等到看到宝气就因为视力退化变成了小瞎子。

相对于真正的佛爷而言,疯子或者瞎子还算是幸运的,起码不用再受罪,看到宝气之后才是真正的痛苦开始。

人的眼睛五行属木,而宝气则是金气外泄。五行生克中,金克木。这时候就会另有一大批人会因为被金气刺伤了眼睛,不停的流泪活活哭瞎。

这还不算完,等那些没有变成瞎子的幸存者适应了宝气后,这时候训练者就开始朝密室中投放那些可以显化人形的宝贝。

在关外有人参娃娃绑红线的说法,其实金银珠宝这种死物也有显化人形的本事。行话里说:金银童子玉娇娘,珍珠小妹,奇器丑郎。

宝物通灵显化人形后就有了人的意识,发现被人窥伺,第一时间就是攻击窥伺者,而攻击的部位还是眼睛……

我听白老鬼说完之后,久久无语。

万万没想到,一个佛爷的背后隐藏着的却是如此巨大的辛酸,怪不得白老鬼会对她如此恭敬。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因为抵挡不住鲛人泪的诱惑才答应帮他们?”讲完佛爷的来历,白老鬼问我。

“嗯,我不怪你,陈观主为了鲛人泪连黄河令都敢拿出来下聘。”我点点头说道。

“滚犊子,少拿老牛鼻子跟我比,我要这鲛人泪还不是为了你。”

“为我?鲛人泪对我有啥好处?”我好奇的问道。“对你没啥好处,但是对你那鬼媳妇可有天大的好处……”

女孩成长记第一季

女孩成长记第一季第二集

威廉并没有听到他们兄妹两个之间讲了些什么,不然一定也会和夏佐是一个表情。因为江羽楠担心的东西,并不是哥哥的安全问题。

而是一些情侣之间的小事情。江羽楠偷偷的跟哥哥咬耳朵说:“哥哥,我跟你说你不能因为自己没他高大,就放弃了当攻的梦想啊。”

夏佐现在真是恨不得马上就和威廉离开这里,原本的舍不得妹妹,也都在江羽楠问出一大堆莫名其妙的问题之后,消失的一干二净。

现在的夏佐对其他问题都不感兴趣,他只是想知道,究竟是谁教了江羽楠这些东西。竟然一直追问他们一夜几次。

身为一个哥哥被自己的妹妹问这样的话题,让夏佐怎么还能保持淡然的面容,可是对自己从小就宠爱的妹妹,却也不忍心责怪。

而夏佐的不回答。更加激起了江羽楠的八卦之心,一些私密的问题滔滔不绝的问出来,甚至还偷偷的跟他说一些注意事项。

威廉在江羽楠靠近的时候,就被江羽楠给推到了一边去。虽然他竖起了耳朵想要听清他们兄妹再说什么,可是却什么也听不到。

他只看到夏佐的脸色非常的奇怪,好像是羞愤中还有尴尬,而且江羽楠总是时不时回头用奇怪的眼光看他,让他觉得毛骨悚然。

夏佐看妹妹越说越来劲,只好说:“小小,什么时候我的梦想是做一个攻了?”他自己都不太想承认,遇见威廉的时候,他有多柔弱。

在因为受伤失忆的时候,他那么黏着威廉,而且两个人的属性简直就是一目了然,威廉比他高出了一头不止,身材健壮。

在脑子里脑补了一下,把威廉压在身底下的画面,夏佐一下子就觉得无法直视。连连去看威廉,眼神也特别的奇怪。

江羽楠失望的说:“原来哥哥比较喜欢做受啊。”

夏佐想说,他说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可是看到江羽楠垂头丧气的样子,他只觉得又尴尬又好笑,最后决定随她去了。

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虽然性格有些大大咧咧的。但实际上心中总是想着很多事情,总是想把问题自己扛下来。

小时候她所遭受的那些痛苦,她从来也不和自己这个做哥哥的说任何一句,就连爸爸妈妈也都没听他她抱怨过什么。

而现在,夏佐将面前垂着头的人拥进怀里:“小小乖,哥哥相信会没事的。”她的妹妹啊,一定是看出了他的担忧,所以在逗他开心啊。

江羽楠埋在自己哥哥的怀里,狠狠地点点头,一直坚强着的姑娘,眼睛里的泪水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就连她刚刚恢复记忆的时候,也都不曾哭过。

“哥,你要照顾好自己。”她不想让哥哥在参与进这些事情了,如果说她是一个特殊存在的话,那么哥哥比她更特殊。

只不过,哥哥的那种特殊带来的是安全。组织里的人不会对哥哥下手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而她的特殊却只会引来灾祸。

夏佐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些热热的感觉,从妹妹哽咽的声音里,他知道怀里怀里的人哭了。

把人从胸前拽出来,心疼的擦掉她脸上的眼泪:“小小这是怎么了?都哭成小花猫了。”怎么突然就哭了呢?夏佐想大概是妹妹舍不得他离开吧。

江羽楠用手背将脸上的眼泪擦掉,娇气的撒娇:“我一定是最好看的小花猫。”

夏佐无奈的哄着她:“没错,我们家小小是最好看的一只小花猫了。”

兄妹俩这里温情的很,窗外的阳光也来凑凑热闹,明黄色的阳光被玻璃分解出来,让他们的身体暖阳阳的。

尉皓辰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时针和分针都重叠在了一起,距离飞机起飞的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

“该走了,错过这班飞机,又要等好几个小时了。”尉皓辰已经提前和林琪打好了招呼,一些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

如果错过了这班飞机,那么有很多的事情,就又需要重新的部署安排了。尉皓辰看江羽楠眼睛红红的样子,心中也很不好过。

他想这次回国,他不会再像从前一样,什么都无能为力。他能做的事情,现在已经不只是在尉家的财力上而已了。

尉皓辰提醒之后,夏佐和江羽楠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威廉走过去把夏佐抱林怀里:“没事,等过些日子我拍完电影,我们就去中国。”

夏佐点点头,虽然到时候可能会很危险,也许会连累威廉。可是面对这样的妹妹,他无法不管,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妹妹一个人努力。

对于夏佐的心思,威廉也已经猜到了,他凑到爱人的耳边轻声说:“傻瓜,我没你看到的那么脆弱,我可以帮到你们很多。”

夏佐仰起头,却只看到威廉的下巴。他低下了眸子,突然想起了两个人初遇的时候。他怎么忘了,自己的爱人可不止是个电影制片人而已。

这样他就不用再纠结了,夏佐终于笑了。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让人如沐春风感到温暖的笑容。

江羽楠见哥哥笑了,红着的眼睛也弯了起来,她想这些事情,总是都会有办法解决的。即使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她遭些痛苦罢了。

一直在旁边抱着尉皓辰,一句话也没说的艾瑞克伯爵突然说道:“一切都还没有开始,我们这些老人家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在现在的组织之前,他们这些遗留下来的老人,可不止他和杰克管家两个人而已,事情是从他们那些人开始的,他们这些人也该做个了结了。

众人都看向了窗外的阳光,洁白的天空还有湛蓝的天空。金色的阳光飘洒而下。这样的日子多么美好,让人向往。

以后的日子长着呢,这一切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众人出了城堡,三台车子缓缓地向机场方向行驶。江羽楠怀里抱着不知何时又睡着了的尉镜琛,尉皓辰坐在她的旁边,伸出胳膊把母子俩搂进怀里。

“楠楠,我知道你有事情没说,可以告诉我么?”他们虽然还没有结婚,可他们孩子都已经出生了,成为夫妻是早晚的事情。

无论发生什么事,身为夫妻的他们都应该共同承受才对,他应该知道那些事情。

江羽楠偏过头去,看着车窗外面景物不停的向后略去。“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关于你和哥哥的。”她又想起了一些事情,很重要的事情。

江羽楠从窗外收回视线,把脑袋枕在了尉皓辰的肩膀上,去往机场的路还要走一会儿,她可以在休息一会儿。

“没说不告诉你,只是打算等回国在跟你说。”她知道,不能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自己一个人抗,因为那很有可能会导致事情更坏的发展。

而且那些事情是有关尉皓辰自己的,所以江羽楠认为,他有权利知道。只不过她现在还不能说,等到回国她确定一些事情之后,她会把一切都说出来的。

“好。”尉皓辰侧头亲吻她的头顶,怀里的母子俩都闭着眼睛,安静的好像一副美丽的画。江羽楠已经答应他会说出来,那他相信。

英国的交通比起中国要好了不少,起码没有拥挤的交通堵塞现象,去往机场的路,一路上都非常的平稳。

下车的时候,江羽楠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尉皓辰只好把江羽楠连着她怀里的孩子一起抱起来,去做登记。

其他人看江羽楠在尉皓辰的怀抱里睡得非常香甜,也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季军想了想之前的事情,说道:“来的时候是这样,走的时候竟然也是这样。”

尉皓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季军说的是指什么。可不就是像他说的那样。江羽楠来英国的时候是他抱在怀里过来的,离开的时候也是抱在怀里的。

大厅里的广播响起了声音。飞往美国的飞机已经要走了,夏佐和威廉跟重人挥挥手,说了再见之后就先走了。

而原本想要送哥哥离开的江羽楠,根本已经睡得意识不清,微微张着嘴唇,睡得非常香甜。她好像做了一个美梦,嘴角轻轻的上扬。

过了没多久,去往中国的飞机也要走了,几个人艾瑞克伯爵和杰克管家到了别:“再见,我们有空会回来看您的。”

艾瑞克伯爵笑眯眯的挥手:“你们快走吧,你们走了我亲爱的老婆才能回来。”要知道为了帮尉皓辰,他和林玉锦已经很长的时间,都没有见面了。

当然了,说是这么说,艾瑞克伯爵还是舍不得他们离开的。因为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现在都已经无法确定了。

在临走之前,杰克管家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季军,嘱咐他:“一定要交给琪琪。”

季军不知道盒子里是什么,不过这么一件小事,他还是没问题的。“杰克爷爷放心,我一定带给林琪。”

飞机终于飞上了天空,艾瑞克伯爵和杰克管家站在车前,抬头仰望着天空:“玉锦就快回来了,我们回去吧。”

他们结婚三十周年的纪念日就要到了,他要给老婆一个惊喜才行啊。

杰克管家打开车门,看了一眼天空:“夫人一定会很高兴的。”毕竟他们家就快要多了个儿媳妇儿了,林玉锦一直喜欢韩童童,终于如愿以偿了。

艾瑞克伯爵想了想说:“如果琪琪和童童,早点生一个和镜子一样可爱的宝宝,那就更好了。”

飞机上的韩童童和中国的林琪,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喷嚏,也都不约而同的想到是不是两个老人在念叨他们。

女孩成长记第一季

女孩成长记第一季第三集

晚些时候,苏文北打来电话。

在电话里他说他刚刚才知道我被负责人的身份被撤换了。

然后让我吃惊的是,他竟然也被要求暂停管理那个项目。

他那边的公司指派了另外的人来接管。

这我就不懂了,苏文北可是南和集团的董事兼高级副总裁,差不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就能替换得了他?除非是南和集团的董事长,也就是苏文北的爸爸。

苏文北的解释是,他不是被强行替换,而是确实有另外的项目需要他去跟进,公司认为,他来负责那样小的项目,有些不合理。

这个理由听起来还算过得去。

我只是一个分公司的销售总监,负责这样的项目属于正常,但苏文北是集团排名前五的人物,来做这样的事,确实有些大才小用了。

我说明天我会和那位叫陈若新的董事一起来阳城,做一些交接的工作。还是希望苏文北到场。

苏文北说他已经接到通知了,明天他一定会到场,然后安慰我说,项目很多,回头会和我们展开更深层次的合作,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我其实也不失望,反正那个项目已经让我完成销售任务了,至于后期,我也不是一定要跟进的,而且频繁往返于阳城和海城两地,本身也是很大的消耗。

聊了几句后,也就挂了,能感觉得出苏文北心里也不是很痛快。

次日一早,我从海城出发,赶往阳城。

中午的时候,我赶到合作办公点。意外的是,陈若新竟然已经到了,如我所料,她身边还跟着冯莫云,他应该是来接管项目的。

一个很普通的项目负责人,算来我们竟然你来我往争夺了几个回合,可见项目本身后面牵扯着的利益关系,是多方更深层次的博弈。

除了陈若新和冯莫云,还有一位大概三十来岁的男子,穿着一身西服,架着一副眼镜,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长得倒也整齐,只是我一进来他就一直盯着我看,让我很不舒服。

“姚淇淇,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都到了,你竟然迟到?就你这态度,还想当高管?”

我这刚一到,陈若新就要给我下马威了。

“我们又没有约定开会时间,所以不存在迟到的说法吧?再说了,我已经被撤换了,我也不是主角,你们开就行了。”我淡淡地说。

“苏总,你看这个人,什么态度?就她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把项目做得好是不是?”

“不,她一直做得很好。姚总是很专业的管理者,这个项目一直进展顺利,几乎没有出过任何差错,这都是姚总的功劳。”苏文北淡淡地就把陈若新话给怼了回去。

这个陈若新也真是情商低,她明知道苏文北和我关系好,她还要自讨没趣。

陈若新被苏文北怼了,也没有怼回去,只是脸色变了变。“那我们开始交接吧,姚淇淇,把你手上的资料什么的,都转给冯总。以后阳城的事,就与你无关了。”

……

交接工作其实很简单,作为负责人,主要是起领导作,至于其他的事,有下面人去做,而且本身就交接过一次,这个项目什么情况,冯莫云也是知道的。

这一切不过是走过场,证明我败了而已。

交接结束后,陈若新提出一起吃餐饭,交流一下合作的心得。

苏文北是东道主,他再是不爽,也不能不答应。

我自然是不想去,陈若新一定要我去,说那个男的是阳城的陆秘书,是代表市长来关心这个项目的,所以我作为前期负责人,要汇报一下情况。

我一下就明白了陈若新为什么如此有底气了,因为她有政界方面的关系。

这个陆秘书,就是她在阳城的人脉了。

她既然以工作为名让我去,我也就去了,不然显得我有多怕她似的。

地方是苏文北安排的,我也就更加放心。

那个陆秘书开始的时候还不怎么说话,一到了饭桌,马上就活跃起来,开始介绍阳城的各种城市规划,还有阳城的各种产业发展的概况,一副城市设计者的样子。

“陆秘书年轻有为,真是难得的人材。以前我爸还在当县长的时候,就很看好你。”陈若新说。

听这意思,这位陆秘书是陈若新的旧部了。

“以前陈市长就很关照我。记得有一次我去陈市长家吃饭,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天仙一样的女孩坐在沙发上,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片,感觉整个世界都静止了。那就是我第一次见到陈小姐的感觉。”陆秘书一脸认真地说。

当面这样夸一个女人,还是很厉害的,而且我相信陈若新也很受用。

陈若新确实也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陆秘书的夸赞,“我当时是很不错,但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看了。”

“不,陈小姐给我的第一印像,那就是天仙下凡,世间绝对没有这么好看的女子。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陈小姐都是一流的。”陆秘书继续夸。

我和苏文北一言不发,听他们在那里相互夸奖。

“陆秘书,这位姚小姐一直坐着不说话,你也得照顾人家的情绪啊,来,敬姚小姐一杯。”陈若新说。

陆秘书顿时心领神会,站了起来,“这是第一次见面,一杯哪够了,至少六杯,六六大顺嘛,你们都是生意人,不就图个顺?来,姚小姐,我们喝六杯。”

所以这是要采取灌酒模式了?这大白天的,也要灌酒?

我摆了摆手,“陆秘书,我不会喝酒,谢谢你的好意。”

“哟,姚小姐这是不给面子啊?陆秘书敬酒都敢不喝?”旁边的冯莫云开始浇油了。

“是啊,姚淇淇,陆秘书可不是轻易敬酒的,你要是不喝,那就太不给面了啊?”陈若新阴阳怪气地说。

陆秘书喝下一杯,“我先干了为敬了啊。”

我坐着没动,冷眼看着他们。

“我小妹确实不喝酒的,要不,我来替她吧。”苏文北站了起来。

“哎哟苏先生,你要想喝,我敬你啊,不用喝她的酒。”陈若新马上去阻止。

“我不喝,谁说我也不喝。”我淡淡地说,“我从来不接受别人的灌酒,你们慢慢吃,我先告辞。”

我站起来,拎包就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