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

  • 主演:大岛美幸,安藤七津,浅香航大,西田尚美,又吉直树,智顺,田口智朗,清水优,山田真步,柳英里纱
  • 导演:菅井祐介,望月一扶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6

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第一集

“你这话,不是废话吗?谁不知道这地方不简单!”林下帆的兄弟们听到小胖子的话,白了他一眼骂。

不是瞎子,都知道这地方不简单,三万多个青铜浮棺在这里,你说能简单吗?而且这些青铜浮棺还是摆布一个法阵,好像在守着这一座主峰上面的宫殿似的。

“这一次,可能被你这个乌鸦嘴说中了,你们说怎么办?”林下帆感到这些青铜棺里面绝对有东西存在道。

“你们这样盯着我干嘛?我告诉你们,打死我,我都不会过去的!”小胖子看着面前这么多青铜棺,看得头皮都发麻起来。

“你不去,谁去,谁让你说那些绿毛僵尸的事情。”小六子有一种落井下石的感觉骂。

“我只是说说而已,没有想到来真的,反正我就是不过去!”小胖子吱吱噜噜地说,心里在想:“老大不让我过去,你们说的话,就当是放屁。”

进去,林下帆肯定是要进去,他总觉得这主峰山顶上面有什么宝物,不然的话,这里怎么弄得这么大法阵型的。

前面帝级武技,又神器,让人感觉,是让那些人取走了外面的东西,就不要进入这里。

这主峰山,不是很高,约有一千多米左右,让人心寒的,不仅是这青铜棺阵,而是山上,山下面,满满的白骨,白森森的,堆积如山般。

这些骨头,没有动物的,全都是人类的,还有许多金骨头,银骨头,铁骨头,还有水晶的……

“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进入里面,还是不进入里面?”后面的兄弟们,看着自己老大浮在空中,双眼紧紧盯着前面的青铜棺阵问。

“你们怕死么?”林下帆回头问他们。

“不怕才是假的,但能和老大在一起,我们不怕。”他们很认真地回答林下帆的话说。

“嗯,你们真坦诚,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就这样退了回去,你们是不是觉得有一点惋惜?”林下帆浮在空中,双手负在背后,远远地看着前面的三万多个青铜浮棺道。

“老大,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们都跟着你杀上去,就算让我们去鸡了那个女傀儡,也无所谓。”他们想到众多神器当中有一个没有生机的仙子,拿那个没有生机的仙子来打比喻道。

“嗯,那持有神兵利器的,站到前面来,你们站到我们身后来,我们现在开始强攻这个棺阵,进入那个宫殿寻找宝物去。”林下帆挥着大手,意示后面兄弟跟在他们身后,让他们这些队长,老大保护他们。

在林下帆大手一挥动,后面的兄弟哥们,开始祭出手上的法器,把鹏飞九天之术展示出来,跟着自己老大闯青铜棺阵去,一旦有不对劲,他们可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这些诡异的青铜棺,它们像人类一样,有自己的意识,在林下帆等人闯入它们领地后,开始攻击起来了,像飞快的列车一样,撞向他们。

“铛!”王浩举起手上神农鼎,向这飞流光棺,狠狠砸下去,把它们砸飞一边。

“铛铛铛……”刘莽不输于王浩,手上的东皇神钟,对这些攻击他们青铜棺拍挡起来。

被拍中,被击中的青铜棺,它们没有裂开,只是被震飞一边去,然后又回到自己的原位上,继续化成流光,攻击林下帆他们,而且越来越多,如果不是林下帆他们手上有神器的话,早被撞成肉酱去了!

“大,大,给我变大……”林下帆他们发现这些青铜棺撞击力,非常大,几次下来,让他们双手麻木起来,不是林下帆不够强大,而是这青铜棺太强大了,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保护它们。

东皇神钟,神农鼎,玄天琉璃仙塔,它们在林下帆的力量之下,变大起来,把众兄弟们围起来,罩起来。

当林下帆等人深入后,这些青铜棺像苍蝇一样,把他们围起来,不断攻击,不断攻击,不断撞击神器上面。

“铛铛铛……”三万多个青铜棺,不断撞击外面。

“老,老,老大,东皇神钟出现裂痕了。”被罩在里面的小弟们,看到上东皇神钟开始出现裂痕道。

“别管它,反正这个神器,是我从玉天帝原来的宗门抢过来的,只要它能护送我们进入里面,那它的作用到此了。”林下帆一点都不心痛这一件神器道。

“老大,我们真的可能进入里面吗?这速度也太慢了吧?”小胖子说。

“它们在撞击我们前进的路,要不,大家把力量输在东皇神钟上面,让它再强大,再快一点吧。”林下帆一边控制这一件神器,一边感到前面不断有大量的青铜棺冲击他们,不让他们进入里面道。

“是!”他们同声说。

接下来,几百个把力量输在这个东皇神钟上面,东皇神钟得到他们的力量,神力大发放出来,在外面形成一个超级量气盾,在抵挡这些撞击过来的青铜棺。

这样子一来,它们撞不到东皇神钟的本体,本体不用受损了,而且前进的速度也快了许多,时速达到30公里以上,不断向前的主峰推进。

速度是快了起来,但这些青铜棺即改变攻击方式,不断在前面叠加起来,叠成墙壁,不让林下帆等人通过,想通过去的话,必须撞开这些青铜棺墙壁。

“咔!”一声。

这声音不大,但躲在东皇神钟里面林下帆他们,心头里不禁跳一下,好像被什么神攻击,在心头里狠狠砸了一下,连灵魂都颤跳一下。

“老,老,老大,有一只青铜棺打开了。”他们透过东皇神钟上面一个小洞眼,看到外面形成巨大的青铜棺墙,在青铜棺墙前面,浮着三十二具与众不同的青铜棺,当中一个竟然打开了。

是的,它真的打开了,上面的青铜棺盖,缓缓向一边滑去,边沿不断有青气渗出来,滚滚的青烟在流动。

“砰砰……”后面大量的青铜棺,里面发出砰砰的响起,让人感觉,里面像有什么东西要苏醒了过来似的。

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

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第二集

“甚至,你的一切都成了我的,我拿走了你的一切,你什么都没了,一切都是我的。多好,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真的亏大了。你成了这个世界上第一号大傻瓜,你知道吗?更可悲的是,我不爱你,你的一切我都不稀罕。所以你白给了,我不会要的,我不稀罕……你听到了吗,我不稀罕!你赶紧拿回去,马上就拿回去行吗,我真的不稀罕。算我求你,都拿回去行吗,啊?啊,啊——”

最后歇斯底里的叫出来,莫筠再也承受不住的跪倒在地上。

她紧紧捂着剧痛的心脏,喉咙也难受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让她无法呼吸,痛苦得仿佛真的被人撕心裂肺。

文件,已经掉在了地上。

莫筠双手按着胸口,脸色可怕的低下头,抵住了眼前的墓碑。

她不再歇斯底里,也不再有任何动作,就这样安静的靠在那里。

风,缓缓的吹过,一簇簇白色雏菊微微摇曳。天空也仍旧是那么蓝,云还是那么白。

一切都那么美好……

可是一滴鲜红的血珠,却忽然滴落在白色的花瓣上。

然后一滴,又一滴。

在莫筠25岁那年,因为心肌绞痛,她不幸暴毙而亡。当人们发现她的时候,看到了她脸颊上,两行触目惊心的血泪。

只是唯一让人不解的是,她的嘴角,似乎还挂着一抹解脱般的笑容。

**********

莫筠没有死,再次睁开眼,她发现自己躺在阴暗无人的巷子里。

身下,是潮湿冰冷的青石板。

空气中弥漫着湿霉的气息,还有酒精的气味,以及若有似无的……血腥气息。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

一个满身臭味的男人忽然压倒在她身上,当他恶心的双手触碰上她裸~lu的肌肤时,莫筠已经条件反射的开始挣扎。

可她的身体在酒精的作用下,有些软绵无力,而压在身上的流浪汉,却力大无比。

莫筠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下意识的挣扎,脑海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死都不能让他得逞。

“啪——”突然的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她的脸上。她的反抗,引起了流浪汉的不满。

满嘴恶臭的男人骂骂咧咧,粗糙的双手用力掐住她脆弱的脖子。

莫筠的反抗开始变得微弱,可她的双眼却震撼的睁大。

因为她想起来了,这样的场景,很多年前一模一样的出现过……

“滚!”陡然间,一道低沉的声音凌冽响起。

在这阴暗无人的巷子里,这道声音可谓是突兀,惊吓至极。流浪汉没想到暗处竟然还隐藏着一个人,他全身僵硬,下意识的停下手中的动作。

而莫筠,在听到这个熟悉,却又很不真实的声音时,心脏狠狠紧缩了一下。

“谁,谁在哪里?”流浪汉放开莫筠,目露凶光,小心翼翼的朝着前方的黑暗处走去。

莫筠撑起身体,双眼死死的盯着那里,她看不到暗处的人。

可是她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气息,还夹杂着一些血腥味。

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

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第三集

看田甜停下了,姬彩云就拉着她的手,说道:“田小姐,快点走啊。”

“我都喊你叫姐姐了,你怎么还喊我田小姐。”田甜说完,眼睛盯着我看。

姬彩云笑笑,还在田甜额头亲了一口,说:“是我失误了,妹妹,跟姐姐走啊,怎么你还盯着这个叫驴看,难道,你还留恋这个,碰都没本事碰你的男人?”

要说田甜,确实是真的爱我,现在还不放心我,她对姬彩云说:“姐姐,你把大叔怎么了,不会咱们一走,大叔就会死掉吧?”

姬彩云摇了摇头。

“我才懒得杀他伤他,只要他老老实实睡一觉,天一亮就会醒来,不会有事。”

“可是,有个麝香仙子,还要来找大叔的麻烦,算算时间,一周之后差不多就会到了,我怕在你那里玩的忘记了,到时大叔会被麝香仙子,做成了一头鹿。”

听田甜这么关心我,姬彩云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毕竟我是姬彩云的前男友,无论她现在有没有那层膜,曾经她都跟我滚过床单,我就不信她一个仙子,呆在仙境里,就能彻底忘记以前,不去回味那种感觉!

反正现在她刚刚认下的妹妹,对她的前男友非常之关心。

姬彩云看在眼里停在耳中,就算她没有吃醋,心里多少也会有点不舒服。

很快,姬彩云就扔掉了复杂的表情,眼珠子开始转了起来。

我怎么都感觉,她没安好心。

“妹妹,在这个世上,只有男人保护女人,哪有女人保护男人,假如他连一个麝香仙子都对付不了,还需要你出面替他格挡,他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

“妹妹,假如你留下来,那就是看不起他,认为他是个没用的男人,所以,放心跟我走吧!”

“……”

姬彩云一通忽悠,最后把田甜给说动了,田甜挠着头,说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妹妹,那你还愣什么,跟姐姐走啊,我那里有很多好玩的,就是吃的东西不多,而且还都是素食,不过,仙界的食物,说不定能帮你,去掉身上的魔咒。”

一听说有可能去掉魔咒,田甜一脸的兴奋。

“大叔,你保重啊!”

田甜这丫头跟说完这句话,扭头就跟姬彩云,手挽手的走了。

山精和蓝凤凰,也被她俩带走了,不过我心里没有一点失落,反而很兴奋。

从刚才来看,田甜真的爱我,等她回来,我只要跟她旁敲侧击一番,很容易就能套出来,姬彩云住在什么地方,又怎么去那里。

只要能找到姬彩云,之前她要杀我的事,包括刚对我的羞辱,我就都能报了。

之前胡小莉说,姬彩云迟早会落到我手里,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胡小莉说的没错,她姬彩云就算渡劫了,也别想躲开因果。

不过有一点胡小莉失算了。

胡小莉刚拉拢了田甜,这个比麦小英和小米,加起来还要厉害的煞星小萝莉,结果转眼间,田甜又被姬彩云,给拉拢成妹妹了。

或许姬彩云还没想到,以后她要和胡小莉继续唱对台戏,但是刚才她对田甜的怜悯,会得到田甜的回报,或许以后她面对胡小莉的日子,能够相对好过一点。

我想着这些,慢慢睡着了。

等我醒来,天还没亮,我当时已经能动了,就给麦小英打了电话。

“小英,带着鹿角回来吧,田甜走了。”我说。

“真的吗?她怎么会走?”麦小英还疑心有诈,以为我是被田甜逼着骗她的。

我没有隐瞒,把姬彩云被蓝凤凰的气息吸引,来到这里带走了田甜的事,跟麦小英说了一遍。

麦小英那个开心呀,毫不隐晦的说,小三被小四带走了。

麦小英的意思,她是老大,假如小米的孩子不是别人的,勉勉强强算老二,田甜只是个小三,而姬彩云,虽然跟我时间早,但是在麦小英眼里,最多算老四。

我没挑麦小英这话的毛病,只是说你快点来,我现在身上还麻,只有手能动。

麦小英确定田甜走了,所以很快提着鹿角回来了。

这丫头先给我全身细致按摩一遍,让我恢复了,然后没等天亮,就开着车带我回到了关帝庙。

砸开关帝庙的大门,麦小英把鹿角递给了,还打着哈欠的徐老三。

“道长,我婆婆对我说,只有你才知道怎么把鹿角磨成粉,还知道怎么配药,您也知道,这个对我很重要,麻烦您老人家了。”

“咳咳……”徐老三一边假装咳嗽,一边搓了搓手指头。

麦小英马上掏出一个大信封,塞到徐老三口袋里,徐老三这才笑眯眯的,提着鹿角往里走了。

“老不死的!什么钱都收!”我对着徐老三的背影,发起了牢骚。

麦小英反而不乐意了:“大哥,你怎么说话呢!道长拿点辛苦费,那是应该的,再说了,那点钱我就算再多出十倍,送给美容院,美容院也不能让我变大!”

麦小英故意大声的说,徐老三听了很高兴,头也不回的说:“还是小英懂事!”

我气的想离开,但是又怕麝香仙子突然出现,还是低着头走进了关帝庙。

早饭是麦小英出去买的,我和她还有徐老三正吃着呢,周盖来了。

这家伙也不客气,拜了一拜关老爷,然后一句话没说,坐倒就吃,风卷云残一般,很快就把我们三人份的早点,吃的一干二净。

“饱了?”徐老三撮着牙花子问,恨得心痒痒。

“牛鼻子,我吃饱了,你吃吧。”周盖说。

徐老三把碗一摔,之前满满一碗老母鸡汤,他一口还没来得及喝,就被周盖给喝光了,对周盖说道:“啥也没有,我吃个屁!”

“你想吃屁,那还不简单,我消化一会,放几个给你好了。”

周盖说完,就去找塑料袋,说要放在里面给徐老三吃,把我恶心的,拉着麦小英就往外面走。

在老白的豆腐摊吃着豆脑,麦小英问我:“徐道长怎么能,忍得了那个周盖?”

“周盖是关老爷身边,扛刀周仓的后人,我三爷爷作为关帝庙的住持,怎么也要给周仓一点面子,所以,周盖是整条老街,唯一能欺负他的人。”我笑着说。

“怪不得呢。”

麦小英笑笑,吃好之后,她又给徐老三打包了一份,经过小米网吧的时候,我看到周盖坐在门口晒太阳,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回到关帝庙,麦小英夜里没睡好,一个劲发困,就去睡觉了。

我把早点提给徐老三,他一边吃,一边咬牙切齿。

“大孙子,要想个办法,给周盖找点事做做了。”徐老三说。

“三爷爷,他都这样的欺负你,你还要给他找事做?”

我有点不解,徐老三历来不是那种,受了欺负之后,还会忍气吞声的人。

“你小子懂个屁!他都来我这里,吃了好多天了!你没看到嘛,他比一群猪还能吃,再这样下去,我非被他吃穷了家底不可!”

我当时就笑了。

卧槽,原来是这样!感情徐老三是打算,让周盖有个赚钱的工作,省的他再来吃关帝庙的饭。

“要不,我跟羽欣说说,让周盖去工地干活?”我给出主意。

“我自己跟羽欣说过了,结果这个周盖就是不去,死活也要看着网吧,看来,我必须给他物色一个,能做网吧生意的人了,网吧能赚钱,他就不要来吃我的了。”

徐老三说完看看我,看他的意思,是想让我去网吧,让网吧运转起来。

“三爷爷,这件事你自己慢慢物色人选就行了,我还要上学,没空看网吧。”

徐老三叹口气,说算了,我再想想办法吧。

徐老三吃完之后,插上房门,拿着鹿角在房间里配药,我也感觉困了,就回到房间,钻进被窝搂着麦小英。

“来吧,大哥,摸摸吧。”麦小英突然睁眼对我说。

“为啥?”我一下愣了。

“因为用不了多久,飞机场就会变成小山包,你最后感受一下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