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大人

  • 主演:陈锦鸿,宣萱,王杰,卢海鹏,吕珊,李思捷,唐诗咏,陈思齐,骆应钧,陈嘉仪,江汉,梁舜燕,李施嬅,罗兰,邓健泓,钟志光,罗君左
  • 导演:庄伟建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05
裁判法院法官高希敏(宣萱 饰)是个出名的钉官,铁脸无私,公正严明。潜意识里希敏不相信男人,也不相信婚姻!却想不到一次意外的邂逅,她竟然闪电结婚!令她改变初衷的,不是高大威猛的事业型男人,却是个喜欢打理家头细务凑仔煮饭的小男人葛国光(陈锦鸿 饰)。原因竟是因为一次酒后缠绵,却发现希敏怀了自己的骨肉,并打算堕胎,国光竭力阻止,并向希敏求婚,被一口拒绝。希敏为了断绝国光的纠缠,故意订立了一份非常苛刻的婚前协议书,以为用这方法可以吓走国光,想不到国光竟然毫不犹豫,立即签署!并立誓遵守协议书所有条文,令希敏大为感动,终于答应与国光结婚,并生下小儿子,开始了三小口子的幸福家庭。然而始终磨难不断。

老婆大人第一集

就在刘大奎苦苦猜测的时候,有人在他身后说话了:“稍后我会放开你,不过你最好老实点,别给我耍花样,否则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

他被放开了,迅速扭过头来一看,大吃一惊,在他面前的居然是治好他爸爸老寒腿的医生。

“你,你想干什么?”那天在医院的遭遇,以及刚才的力量抗衡,让他非常清楚,别看他人高马大的,比王玮粗大一圈,可是他的力量却远远不能和王玮相比,这也让他显得非常郁闷。

“你不知道我来找你干什么?”王玮冷笑。

“好吧,我知道了,那天都是我的错,我也是头脑发热,想找个来钱快的途径,所以才做出那种忘恩负义的事,我已经知道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刘大奎马上满脸的诚恳,道歉。

知错了?

王玮冷笑,他断定幕后有其他人在指使,所以刘大奎的话他一句都不信。

何况刘大奎是什么人,他从赵凯那里了解的清清楚楚,这种人所说的话,如果全信会害死人。

“想清楚再说,不然后果很严重。”王玮手中出现一根银针。

“我说的都是真话,你想干什么?”就在刘大奎很意外的时候,王玮的银针突然刺在他咽喉。

刘大奎突然变得异常惊恐,因为他发现他发不出声音了,喘气没问题,却不能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儿?

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刺激相应的穴位,让声带不能正常工作,就能让一个人失去说话的能力。

但是刘大奎不懂这些,他马上就联想到那些电影电视中,被点哑穴的恐怖片段。

接下来就更加恐怖了,把一根又一个的银针插下去,刘大魁顿时就感觉到,他的手脚都不受控制了,一点感觉都没有,整个人除了嘴巴眼睛能动之外,其他的就好像不长在他身上一样。

更恐怖的事情随之发生,一点点疼痛在他身上滋生。

开始的时候就像蚊子咬了一下,如果不注意都感觉不到,可这种疼痛却迅速蔓延,开始长大。

没过半分钟,这种疼痛就大到难以忍受,让人忍不住嘶吼。

可他的声带已经失去作用,所以他的嘶吼,就变成了无声的干吧嘴,让惶恐在他心里蔓延。

三分钟过去,刘大奎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就像是在河里捞出来的一样。

他早就被崩溃了,可口不能言,让他想投降都没办法,心里可是急的要命。

“现在,如果你愿意说实话,就对我眨眨眼,否则咱们继续。”看差不多了,王玮微笑着说。

“我愿意,我愿意!”刘大奎在心里狂吼,疯狂的眨巴眼睛,在他看来王玮的微笑就是恶魔的微笑。

他现在非常后悔,早知道要招惹的是这么一个恶魔,就算给再多的钱,他也不会去的。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已经招惹了,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乖乖的配合,以免成为恶魔的玩物。

“我现在让你恢复说话的能力,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去医院闹?”王玮拔下银针。

“是,是石头哥让我去的。”恢复说话能力之后,刘大奎的心里就更恐惧了,这是什么神仙手段啊?

“石头哥又是谁?”王玮问。

“他是这家饭店的老板,据说和一些灰色势力有关,在这一片有很大的影响力,他说的话,在这一片没人敢不听。”说道石头哥,刘大奎心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石头哥和眼前这个恶魔相遇,谁会更厉害一些呢?

“他让你去你就去啦,就这么白干?”王玮冷笑。

“他给了我两万块钱。”

“说实话……”

“他给了我二十万,不过我只收到五万定金,因为事情办砸了,剩下的钱他根本就没给我。”

王玮一把拿过他的手机,让他自己解锁,看到还有八万多块钱,冷笑着搜索一个慈善机构的公开银行账号,一分不剩的全转过去了,像刘大奎这种恶人,就不能给他身上留下一分钱。

“不要啊!”看到王玮的操作,刘大奎都快哭了,可他根本无力反抗,被强行捏着手指用指纹支付。

以往付钱的时候,听到付款完成的提示音,他都是很痛快的。

可是这一次的提示音,在他听来就是宣判的钟声,让他感到无比的痛恨。

嘭嘭嘭!

想起赵凯的请求,再看看卫生间里没有其他人,王玮就抡起他的拳头一顿打。

转眼间数十拳过去,刘大奎就成了一个猪头,真像赵凯说的一样,回去之后他妈都认不出来。

“知道一会儿出去怎么说吗?”打完了之后,王玮才问。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很好,记住了,别给我耍花招,否则后果不用我说,你很清楚,告诉我石头哥在什么地方?”既然已经找到幕后指使了,王玮决定一路追查下去,看幕后指使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他这时候应该在三楼。”刘大奎苦着脸,却不敢说话。

王玮放开刘大奎,在刘大奎畏惧的眼神中,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自自然然从卫生间走出去了。

“哎,大奎你这是怎么了?”王玮刚走出来,就有一个人和他前后脚进入卫生间看到刘大奎。

这个人是刘大奎一起喝酒的,看到刘大奎去了一趟卫生间之后,就变得鼻青脸肿的大惊失色。

“我,我喝多了,不小心摔倒,撞到墙上了。”就看到走到门口外的王玮,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他当时就又是一身冷汗,刚才的痛苦折磨他记忆犹新,再也不想招惹王玮这个恶魔。

这时候他感觉到,浑身上下都很疼。

他当然不知道,这是王玮在他身上做手脚了,刚才使用银针用重手法,破坏了刘大奎的一些经脉,如果是正常生活,这些经脉被破坏影响不大,可如果剧烈运动,打架斗殴的时候就不行了,用不了多久刘大奎就会发现,他的肌肉力量大幅度下降,

“你就是石头哥?”来到三楼,王玮找到一间办公室推门而入。

刚推门进去,就看到一个人,竟然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在跟一个女子亲热。

“你特么的是谁?谁让你进来的?”王玮突然闯进来,把屋里正兴奋的两个人都吓了一大跳。

那个女子连忙捡起地上的衣服披在身上,不过白花花的一片美景,已经被王玮看了清清楚楚。

至于那个男的,突然间受到惊吓,一下子就萎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站起来了。

“你就是石头哥?”王玮问。

“我就是,你又是谁?”一听到有人叫出他的外号,石头哥强压火气,反问。

“我有些重要的事情和你谈。”王玮看了看旁边的女子。

“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先回去!”石头哥连忙把女子打发走了。

“说吧,你是谁?来找我有什么事儿?”石头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做到一半被强行终止,感觉很难受的他拿起一颗烟点上。

“你不认识我?”

“我应该认识你吗?”

“你让刘大奎去找我的麻烦,居然不认识我,你就是这么办事的吗?”

“是你?”石头哥猛然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就在前几天,他受人之托要去找一个医生的麻烦,像这种小事他做得多了,当然不会仔细去调查,何况委托他的人说的很清楚,他只要照办就好了。

不过刘大奎这个窝囊废,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让他很恼火,所以除了定金之外,其他的钱一分都没给。

“是我,今天我来是要一个说法,你也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我给……我给你吗的说法!”石头哥突然暴跳如雷,一把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猛砸过去。

他所用的烟灰缸,是非常厚的玻璃烟灰缸,一旦打到头上,最轻也要头破血流。

扔出烟灰缸之后,石头哥一下就跳起来,他是小混混出生的,打架很有经验,所以想趁着对方被烟灰缸打中惨叫,或者是躲避烟灰缸的时候,他冲上去捡个大便宜,狠狠揍对方一顿,以前用类似的办法,每次都能把他的敌人狠狠的揍一顿,从来都没失手过。

嗯?

然而他人都已经冲到一半了,才发现情况出乎他意料之外。

对方没有被烟灰缸击中,也没有躲避,而是一把抓住飞去的烟灰缸,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两人之间距离不超过三米,这么短的距离,狠狠砸过去的烟灰缸,普通人根本没能力接得住。

意识到情况不妙,石头哥立刻转身,不去打人反而要夺门而出。

嘭!

就在这时他那隆起的啤酒肚,被人狠狠的捶了一下,强大的力量把他整个人都带得离地而起。

轰!

随后他狠狠撞在身后的墙壁上,眼前一片耀眼的金星,感觉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实在太疼了,疼的他都失去行动能力了,只能顺着冰冷的墙壁滑下来,烂肉一样堆在墙根儿上。

“完了,这次招惹了一个煞星,我怎么这么衰呢?”石头哥非常感慨,还没等他感慨完毕,就觉得脖子一紧,感觉脖子上多了一只铁钳,随后被拎着脖子提起来了,就像一只可怜的小鸡仔。

“石头哥,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吗?”就在他被拎起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办公室门外有人问,他立刻就心花怒放,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群狼,只要他的兄弟们进来,王玮再厉害也会被群殴打趴下。

老婆大人

老婆大人第二集

天羽总部。

柳翩见到了阔别已久的老熟人:陈立辉。他作为叶文轩的经纪人,从叶文轩出道时就一路陪伴,如今却要分道扬镳。叶文轩可以任性,但他不行。

“陈叔。”柳翩面有愧疚,“抱歉。”

“不用道歉,错不在你。”陈立辉笑道,“文轩有他自己的选择,我尊重他,不干涉他。”

“陈叔你应该很舍不得他吧。”

“舍不得也要放手不是?”

“要不陈叔你也来艺界吧,继续做文轩的经纪人。”

陈立辉莞尔,“你这算盘打得好啊,不过我想离开没那么容易。”

“天羽到底怎么打算的?”柳翩问。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把文轩留下来,实在不行的话,也要索要一笔巨额违约金。”陈立辉面色严肃,“所以你要做好破财消灾的准备。天羽花了这么多年时间才把文轩捧起来,你一下子就把墙角挖走了,这不是逼得天羽翻脸吗?”

柳翩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不清楚天羽打算索要多大的赔偿,“如果我要赔偿违约金,要赔多少?”

“最少也要赔几千万。”陈立辉叹道,“其实文轩的合约已经到期了,但你要清楚,合约就算到期,他想拍拍屁股就这么走人也是不可能的。”

“这是耍流氓啊。”

“娱乐圈哪家公司不是流氓?”陈立辉摇摇头,“你今天来天羽,不咬下你一块肉他们是不会放你走的。”

柳翩头疼地抓了抓头发,“花点钱能解决的话最好,别给我整其它幺蛾子。”

......

事实证明,天羽就是想搞点幺蛾子。叶文轩如今在娱乐圈的名气如日中天,自带流量可以拼下一个厂牌了。就这么被艺界挖走,天羽高层没人愿意,哪怕是耍流氓都要艺界付出代价。

随即,柳翩见到了天羽派来的一位前来谈判的代表董事。对方张口就要留下叶文轩,并拿出了和叶文轩的合约,并声明天羽和叶文轩的合约是7+3合约。也就是说,合约期是七年,优先续约年限是三年,叶文轩在天羽干满七年后,天羽有优先续约的权利。如果叶文轩不愿意续约,那么接下来三年,他不得签约其它公司,只能独自挨过这三年,才不会有法律风险。

在合约中还有一条:在双方约满或单方面解约后,甲乙双方不得以任何形式主动对外公布或宣传解约事宜。

而叶文轩直接宣布加入艺界,不仅违反了优先续约的条例,还违反了保密条例。

天羽也不是无的放矢,找起麻烦来是有依有据的。

但这些条例说是这样说,其实很多娱乐公司都不会故意去针对,当然,这是针对那些没啥名气的小艺人。让人家走了也就走了,加入其它公司也不管,算是放人家一条生路。反正没啥名气,再续约的话,也创造不出经济价值。

但叶文轩就不同了,天羽肯定是要续约的,说不得还会加上更多霸王条款来约束叶文轩的自由。

“柳翩导师,合约上写的清清白白,叶文轩的行为已经违反了约定,并给我们公司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造成了严重的损失。你们艺界身为他的新东家,这笔账你不会算不清楚吧?”董事冷笑道。叶文轩这个成熟的桃子,他可不会让艺界摘的这么轻松。

柳翩放下合约,思索道,“你们这是霸王条款啊,还限制艺人不能加入其它公司?”

“规矩而已,而且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算霸王条款?”

柳翩不屑,叶文轩当年出道时才十几岁,懂个鸡毛啊,指不定就是叶承签下的。老爸自己的公司,给儿子签下这种合约,倒也不算霸王,前提是当儿子的和老爸关系很好,没想过反水。

“在来之前,我去拜访过叶总,你猜猜他怎么说的?”柳翩笑道,“人家当爹的都没反对,你在这儿操什么心呢?”

“天羽不是叶总一个人的,而且,叶总虽然不反对,但也没同意吧?他只是不想管这事儿。”

“呵呵。”

“柳翩导师,我也不跟你废话了,天羽是一定要留下叶文轩的,有我这一纸合约在,他不管去哪家公司都不行!”

“说得好像你真能留下他似的,就算他不来艺界,也可以选择不续约吧?”

“这就是天羽的家事了,用不着你担心,我相信文轩这孩子一定会满意我们给他的新合约的。”

“我觉得不行。”柳翩摇摇头,叹了口气。

“柳翩导师,白字黑字写得很清楚了。”

柳翩掏掏耳朵,“我记得只规定叶文轩不能签约其它公司,没规定他不能出来单干吧?”

“对,但他已经和你们艺界...”

“不不不,我想你搞错了。”柳翩嘿嘿笑道,“叶文轩可不是以艺人的身份加入艺界的啊,他是以股东的身份参与艺界的运作。也就是说,他现在是艺界的老板之一,可不是一个艺人。我想,合同中总没规定他不能投资其它公司吧?”

董事瞬间一愣,“股东?投资?”

“对啊,不行么?他给我投了点钱,我给他点股份也不行吗?你这合约上有写过这一条吗?你这是劳动合同,我和他签订的又不是劳动合同。”

特么还能这样?董事有些慌了,“柳翩导师,你在骗我吧?”

“喂喂喂,咱们在说正事儿呢,别扯这些啊。你别听了网上一些谣言,就真以为我是骗子了。”柳翩整理一下衣领,笑道,“我真的是一个特别诚实的人,从不说谎的。”

我特么信了你的邪!董事一脸不信。

柳翩嗤笑一声,拿出和叶文轩签订的入股合同,“你自己看看吧,看看这是艺人合约还是投资入股合同。”

董事赶紧拿起合约,越看越难受。这尼玛怎么跟想象的有点不一样呢?

柳翩继续道,“你们说你们天羽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续约合同,难不成你们还会给他天羽的股份?”

董事苦涩一笑,但心里还是没放弃,鬼特么知道叶文轩和艺界是什么关系,光凭柳骗子一张嘴就能相信?

“柳翩导师,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明天再继续。”董事打算先去和董事会禀告一下,再去了解一下叶文轩和艺界的关系再做打算。

“行,希望明天我们能达成和解。”柳翩笑着握了握董事的手,然后潇洒地离开了房间。

......

天羽猜对了很多东西,唯独没猜对柳翩会直接给叶文轩股份,让他直接入股,而不是以艺人合约来约束。在以利益至上的娱乐圈,还特么能这样玩的?这操作有点看不懂啊。

整个董事会,包括叶承都没料到叶文轩和艺界会是这种关系。调查清楚后,天羽还是不甘心。在第二天谈判的时候,又找了诸多借口和条例来限制叶文轩离开,但这些条例都是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色流氓条例,天羽就是在耍流氓。

柳翩也懒得废话了,“你们到底要多少钱才能放过叶文轩?”

他也看清楚了,天羽现在就是要钱,不给钱就一直耍流氓。

天羽给出的答复是:一亿八千万!

听到这个数字,柳翩心里就开始骂娘了,真特么当他是冤大头呢。

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违约金”最后定在了九千万。钱一到账,叶文轩和天羽的合约就自动失效,从此再也没有关系。

“干脆我再加一千万,凑个整吧。”柳翩挥挥手,“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要把叶文轩的经纪人也带走。”

天羽最后答应了。

而当陈立辉得知这个结果后,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老婆大人

老婆大人第三集

从病房出来,连伊诺去找KK了。

是在一个楼梯间找到的。

他就坐在楼梯间的递上,抱着自己,似乎在哭。

看到他的背影,连伊诺止不住的心疼。

KK才刚知道萧祁锐就是他的爹地,接近着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随后,她又开始自责。

如果不是自己执着太多,萧祁锐应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她走过去,坐在KK的身边。

似乎感受到有人过来,KK身形一震,立即擦干眼泪,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他越是这样,连伊诺就越是心疼。

KK需要一个正常的家庭,才能将他没有安全感的心给安放起来,不然他太过敏感,有什么事情都是用微笑去伪装自己,他还太小,应该有属于自己年纪的任性和生气,可是他完全没有,懂事的让人心疼。

她看着KK,眼眶红着,声音哽咽,“KK,我知道你很担心他,他是你的爹地,你有也资格担心他,你不用这样偷偷摸摸的!”

连伊诺的话,KK的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蓄满泪水。

“妈咪,你在说什么啊!”

KK装傻的本事,连伊诺是领教过的,此刻,连伊诺不想在这个上面多浪费时间,看着他,“KK,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你爹地是谁吗,我告诉你,是萧祁锐,他是你爹地,你亲生的爹地!”连伊诺一字一顿的说。

这样直白的话,残忍的将KK那一点小心思给揭开了。

他原本还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可以装不难过,不哭泣,可此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装了,因为事实就这样直接的摆放在他的面前,那样赤.裸,直白。

目光直直的看着连伊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你有资格担心,不用躲在这里偷偷的哭!”连伊诺哽咽着告诉他,目光看起来十分坚定。

秦越说的对,她现在不能倒下去,KK需要她,老太太也需要她,他必须坚强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对视了多久,KK的眼泪还是没忍住,掉了下来,随后一头栽进连伊诺的怀里。

“妈咪,怎么办,我好难过!”他的声音很小,却透着无限的悲伤。

“爹地走的时候,还问我认不认他,可是我都没有认……”

“其实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没有这个习惯,我从来都没有爹地,这样的转变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有怪他……”

听着KK的话,连伊诺也在哭,可是所有的泪都在往心里流。

她又何尝不懂KK的心。

因为此刻,她也是包含愧疚和遗憾。

有些事情,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妈咪,爹地会不会有事儿?”KK还在哭着问。

“不会的,不会有事儿的!”连伊诺安慰着他。

“如果爹地真的出什么事情,我真的会后悔一辈子,为什么我都没有叫他一声爹地,我看的出,他很想的……”KK哭着说。

连伊诺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他。

她将KK扶起,双手捧着他的脸,“KK,听说我!”

KK一双眼睛湿润着,就连睫毛上都沾了泪水,此刻他难过的看着连伊诺,等着她的话。

“现在还不确定那个人就是你爹地,所以,所有的难过都是为之尚早,明天一早我会跟杰森去香港看看……”

“我也去!”

连伊诺摇头,“不行,你要在家里陪着老奶奶,现在她正是伤心的时候,所以你要在家里陪着她,知道吗?”

良久,KK含着点头,“我知道了!”

“乖!”连伊诺摸着他的头,牵强的扯出一抹笑。

……

“爸,祁锐出事的消息,就算封锁住了,难免还会传出什么,我跟杰森过去,公司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还有老太太跟KK!”连伊诺说。

秦越欣慰的看着连伊诺,她是个很聪明,也很坚强的人,他果然没看错人。

“放心去吧,这里有我,不用担心!”秦越拍着她的肩膀安慰。

连伊诺点头。

回去拿了护照跟身份证,连伊诺连东西都没有收,直接跟着杰森直奔机场去了。

一路上,连伊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杰森看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到现在都没有正确的消息传过来,而且萧祁锐的电话一直都处于无法接听状态,就连他在那边随身带的助理都是这样。

怎么让人不担心呢。

长达几个小时的飞机,连伊诺在飞机上想的头都疼了,甚至恨不得一下就到那边。

“喝点水吧!”杰森递给她一杯水。

连伊诺看着,点头接了过去。

“其实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你别太担心了!”杰森说。

连伊诺点头,现在他们只能抱着一种好的心态去,不然,连伊诺真的会崩溃的。

“其实这段时间,萧总的状态一直都不好!”杰森说。

说起这个,连伊诺心中一窒,说不出的疼,她知道,都是因为自己。

“杰森……”连伊诺叫他。

“嗯?”

“你知道,KK是萧祁锐的亲生儿子吗?”她忽然问,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可能就是想有个人可以体会她的痛苦。

杰森愣了下,点头,“知道!”

连伊诺蹙眉,“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其实,也不能说知道的,只是我猜测的!”杰森尴尬的说,不过听连伊诺这语气,应该是没有猜错。

“什么意思?”连伊诺蹙眉,有些不解。

“前段时间,萧总让邹擎去查几年前的事情,我不小心看到照片,然后那几天,萧总整个人看起来都很开心,所以依照我对你了解,就那么猜测了一下……”杰森说。

听到这话,连伊诺皱起了眉头,“你是说,萧祁锐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情的?”

“对,不然可以更早,因为之前,邹擎邮寄过来的照片被程薇拿走了,中间耽搁了一段时间,直到找到当年那个拍照的人,萧总才知道真相!”杰森说。

那一刻,连伊诺愣住了。

……

推荐文,《总裁爹地好狂野》作者,简小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