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天空

  • 主演:于洋,胡诺言,姚子羚,欧耀兴,叶剑峰,刘国昌
  • 导演:欧耀兴,叶剑峯,刘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14
《我们的天空》共分为12个剧集单元,讲述12个不同的主题,反映香港近期面对的社会问题,包括教育、房屋、网络文化等。   剧集故事围绕高家五口的日常生活,讲述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退休校长高八斗(于洋饰),注重家庭伦理,深受各人尊重,但也有点“老学究”气质。其大儿子高可攀(胡诺言饰)新闻系毕业,任职杂志编辑,喜欢事事寻根究底,在民生议题上,偶尔会与父亲立场不同,各执己见;不过高八斗与相差40岁的女儿高可人却有严重代沟,难以赶上网络时代的瞬息万变,幸好儿媳董爱晴(姚子羚饰)持家有道,办事井井有条,相夫教子从不失职。而小儿子日渐长大,面临升中选校问题突然挑动了各人的神经线,从中揭示了一连串当今香港人高度关注的社会问题,每集内容均贴近社会真实。高八斗、高可攀、董爱晴及高可人分别代表

我们的天空第一集

萧婷攀上了石像的高处,与它的眼睛平齐,可在对望了一瞬之后,忽然感觉整个脑袋都被撑炸了,仿佛有无尽的信息穿透进她的心口。

汹涌而澎湃,非常的直接,萧婷赶紧闭上眼睛,心惊胆颤。

这,是什么东西?

“姑娘,你没事吧?”少年在底下看到萧婷的身子晃了晃,并不清楚她出了何事,紧接的大喊了一声。

萧婷晃了晃脑袋,尽量让自己清醒,不再看近在咫尺的眼珠子,她脚步一错,避开这边,手也往上移了一格,准备让自己站稳,再细细的查探一番。

她想的很美好,可下一秒,也不知道她碰到了哪里,脚下站立的地方一空,她整个人失去重心,直接向下摔去。

没有丝毫的预兆。

“啊……”

她人在半空中,只来得及想一件事情。

那就是,为何她不与楚云他们一起好好学轻功,这样摔下去,她可能会成为小说中,唯一一个,穿越时空摔死的女主角。

与此同时,地面上突然有一块长方形的石板,缓缓的退开,露出底下一个黑幽幽的洞口。

好死不死的,少年看着萧婷往下掉,吓得三魂去了二魂,正想着怎么帮忙呢,他挪步过来,刚好就站在旁边,重心不稳,当先摔了下去。

而这时,萧六姑娘也跟着掉了下去。

黑幽幽的石洞吞噬了两人,石板又重新合上,从外面看,没有一丝的缝隙,简直堪称神迹,石殿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萧婷没有和地面亲密接触,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真是想不通,这些古人是怎么想的,竟然把机关放在这么高的位置,鬼才想得到呢!

人家以前电视上不都演了,所谓的机关,不是在石壁旁边哪个凹凸处一按,或者有钥匙孔之类的东西。

然后拿一个十字型的石钥匙往里面一拍,拧一下就打开了吗?

再不济,也有武侠小说中的那种,在地面上磕三个响头,机关就会自动打开啊什么的,怎么这里的人就这么奇葩,把机关弄的这么高?

他喵的,也就她白痴才会爬上去和一个石头较劲。

幸好这下面是一个斜坡,他们是直接滑下来的,要不然非摔成肉酱不可。

就算这样,萧婷也是龇牙咧嘴,浑身都痛。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萧婷是从高处摔下来的,明明少年在她前面,可滚到这里的时候,却比她晚。

萧婷这边还没起来呢,就被紧随其后的少年,因为没刹住车,双脚蹬着她踹出去老远。

“啊……”

“哎哟……”

萧婷与少年同时痛呼,“你不想活了,敢蹿本姑娘。”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呆在我前面的。”

“喵的,明明本姑娘先看着你掉下来的,为何你会在我后面?”

“可能是你太重了。”

少年这句话可像点了炸药包,直接炸开了锅。

萧婷牌的炸药,直接开炸,少年被打得抱头鼠蹿,好半晌,石室中才恢复平静。

这还是少年再三强调,他们这是在敌人的地盘上,要注意安全,最后更是抬出了丫丫,才让萧六姑娘停手。

乡下的小孩子都比较皮实,随便摔几下也没什么大事,若是,城里那些公子哥估计还没还没摔几下呢,骨头就已经散架了。

他们摔下来的地方很空旷,十分的大,是一座石殿,依如外面那般,错落着很多的石像,依旧没有一具完整的人像。

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脚指头。

两人顺着通道小心翼翼的向前走。

地宫的最深处,丫丫整个人浸泡在一个玉桶里,只露出一颗小脑袋。

她盘坐在里面,双目紧闭,额头上冒着点点的汗珠,头发柔顺的披在肩上。

玉桶里雾气翻腾,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乳白色水波不时的划过丫丫雪白的肌肤。

在玉桶的旁边,站着几个老者,正是刚才上去带她下来的那几个人。

他们须发皆白,站在那里像欣赏一个绝世美女一样,目光中闪着喜悦,更多的却是期然和希冀。

“大长老,您可看出名堂了?”

被称作大长老的老头子,抚了抚胡须,含笑点头道,“有希望。”

“真的吗?”

其他几人也很兴奋。

“是的,这次不会错,对了,少主那边准备的怎么样?”

“一直都准备着,只是少主似乎,不太愿意。”其中一人蹙眉,有些无奈。

大长老开口,“不能任由她胡来了,十几年了,我们等的时间够久了,再说这是数百人里面最后一个了,若是不成……”

“我们愧对先主的提携与栽培。”

“不错,我等跟随先主的日子最短,但她待我们如同亲人,我们一定要守护好少主。”其他人亦附合,十分的忠心。

当下都在这里表忠心。

另外一个石室内,顶上镶着几颗夜明珠,将整间石室照得透亮,一个女子面壁而坐。

那是一个石床,也是这个石室唯一的东西。

她盘坐在上面,双手置于双膝之上,一头乌丝柔顺的披在肩头,不扎不束,垂落至腰迹,铺满了整个后背。

只是从那些发丝当中,升起点点雾气,那是一种黑色的雾丝,看起来凌乱又诡异,若是让外人瞧见,定会以为这是练功走火入魔所致。

石室很安静,不多时,连她的头顶也慢慢的升起了黑色的雾丝,一点一点的飘散在空中,若是细心察看,会发现连微尘都会被它们溶解,而后慢慢的消失。

这一幕十分可怕。

而女子却始终没有动静,甚至连影子都不曾歪一下,仿佛石化在那里。

几个老头子还在讨论,“不如先请少主过来瞧瞧。”

“不行,少主正在试着用自身的内力强行压下体内的噬魂之力,不可打扰。”

“且早已吩咐过,任何人不得接近。”

大长老摆了摆手,道:“也罢,就由着她吧,这里又不会有外人。”

有人提出意见,“少主这般要强,恐怕不会答应这么做。”

“放心吧,她会愿意的。”

丫丫一直都闭着双眸,似乎感觉不到外界的喧嚣,她整个人坐在里面,没有一丝多余的反应。

彼时,萧婷和少年两个人,出了石殿便顺着通道一直向前走,还好带上了这个少年,有他在才没有走错道。

萧婷夸他还是蛮有用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告诉萧婷,这里的机关似乎与他爹爹教的一样,如此,他才能发现破绽。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路的尽头,所幸他们沿途并没有遇到一个人。

此刻,少年再次破了一个障眼法之后,就要迈步向前,忽然,萧婷耳朵微动,招呼少年:“这边走。”

他们来到一处石室,萧婷的神色十分的凝重,阻止了少年要问的话。

指了指里面,少年知道她的意思,上前手指轻翻,几下就将石室的锁给打开了。

萧婷向里面瞧了一眼,许是角度的问题,她什么也没看到。

但里面的声音又是那么的明显,一定有人在修练。

于是,她在少年人吃惊的目光中,一脚踹开石门,直接冲了进去。

坐在石床上的女子,背对着他们,被这一惊,直接喷出一大口黑血。

身子软软的左边倒去。

“丫丫……”萧婷唤了一声,连忙向前冲去。

少年想拦已经来不及了,那女子的背影怎么看也不是丫丫,这姑娘莫不是眼神有问题。

萧婷走近石床,这才发现,认错人了。

她有些尴尬的抬起手,嘻嘻的笑了两声,道:“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她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怪异的地方。

女子避开她想帮扶的手,从容坐了起来,抹了下唇角这才抬起头来。

那是一张清澈到极致的面容。

白皙透净,眉若远黛,贝齿晶莹,眼波似梦,好一个标志的美人。

就算萧婷见识过很多用刀雕刻出来的完美女子,却还是惊讶了。

世间怎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子,不是那种倾国华城的大气,是那种整张脸放在一起十分轻灵之感。

让人如坠梦中。

而且每一个部位都是那么的完美,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幅画。

那种美,不能用言语表述。

此刻,少女对着萧婷浅浅的一笑,而后从石床上下来。

一袭白色衣裙十分的单薄与朴素,若是穿在别人的身上,只会显得土掉渣和老气。

可穿在她身上,却是那么的空灵,充满了仙气与梦幻。

她站在那里,身姿窈窕纤秀,小蛮腰盈盈一握,比例十分的协调。

萧婷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而后道:“你长得,可真好看。”

和九王爷那个妖孽有得比。

不过那厮的长相,是那种大气的倾国倾城,并没有哪里十分突出,而眼前的少女就不一样了。

她是每一分都很精致,精致到极点的那种,梦幻仙子。

少女的眼睛不大,睫毛很长,不似常人的黑白眼珠,而是流光溢彩,若不是身在古代,萧婷都要以为她戴了美瞳。

少女的眉心,还盛着一株红莲,若隐若现,像是胎记,又像是某种印记,让人看不真切。

接到萧婷的称赞,少女并没有害羞,也没有大方的表示感谢,依旧是浅笑着看他们。

我们的天空

我们的天空第二集

听到那名元婴圆满修士最后三个字,所有修士都爆发讥讽嘲笑之意。

“哼哼,那个傻逼小子,这下是彻底玩完了。”

“区区元婴初期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有多牛逼了,还敢从元婴圆满前辈嘴里拔牙,真是自取灭亡。”

“不过,倒也佩服这小子的勇气,明知道对方的修为,面对威胁警告,还敢出手,这份胆识,可不是一般人具备的。”

“切,什么啊,我看他就是纯粹傻逼一个。元婴圆满灭杀他一个元婴初期,还不跟杀小鸡子似的。”

沈逍没有理会下方众人的讥讽嘲笑,心中缓缓松了口气,终于得到钨铁了。

现在只剩下虚凝土了,只要再得到虚凝土,就可以布置好传送阵,有了保命的后手。

至于那名元婴圆满修士,早就被他抛到脑后了,根本不屑一顾。

拍卖师阮青青很是高兴,这第二阶段刚刚开始,就超过了一百五十万的交易。

连她都没有想到单单第一块拍卖品钨铁,就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格。

这是一个好兆头,后面还有很多好东西,今天的拍卖额肯定会创出一个新高。

现在阮青青的脸上,浮现开心的笑容,不再是之前那职业化的虚假之笑。

“下面拍卖第二件,虚凝土。”阮青青指着工作人员,早已放在展示台上的物品。

土黄色的虚凝土,如同沙子一般,晶莹饱满。

“这是中品虚凝土,也是布置中型传送阵的核心材料。当然,除此之外,还可以经过炼器师的锤炼,提炼出虚空凝金。”

“虽说能够提取的量比较少,但只要有一点加入飞剑之中,瞬间就可将飞剑的品质提升一个档次。所以说,还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宝贝。”

沈逍暗暗憎恨,这阮青青哪来的这么多废话啊。经过她这么一说,很多不太了解虚凝土的修士,都纷纷有些眼红了。

这无形中,可是给他造成了很多竞争对手。

当然,他也理解,这是人家的职业需求,就是最大限度的调动人员的积极性。

“中品材料虚凝土,起拍价八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灵石,现在开始竞价。”

随着阮青青话音落下,理解有人开口喊出一百万。

而瞬间,又被刷新,喊到了一百二十万。

价格还在暴涨之中,沈逍的脸色可是越发的阴沉。

中品的虚凝土对他来说,是有些浪费了,他只需要购买下品的就可以。

但居然遇上了,就不能错过,浪费点灵石也在所不惜,这毕竟是保命的后手。

不过,看这样子,他从涂磊手中得到的四百万灵石,估计所剩就不多了。

也无所谓了,反正是抢来的,此刻花起来也不会太心疼。

此时,虚凝土的竞价,已经超过了之前的钨铁,达到了一百七十万。

沈逍发现,刚才跟他竞价的那个元婴圆满修士,居然也在竞价。

而且,他一开口之后,顿时下方没有人员再出声了。

刚才对方可是显露出了实力,没人敢再去触霉头,毕竟可不是每一个修士都能跟沈逍那样犯浑,无惧对方的威胁。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件虚凝土被那位元婴圆满修士得到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而且还是从六号卡座之中传来。

“一百八十万。”

呼!

这一刻,大厅之内所有修士都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居然又是那小子,还敢开口。

这是……急着去投胎,盼着自己早点死吗?!

不知道刚才都已经得罪了那位前辈,现在还敢出言竞争,可真是……浑的有些够呛啊!

不过,也有人冷笑道,“那小子可能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对方,干脆直接得罪到底。反正无论如何,对方都不会放过他。”

“嗯,估计也是这样。不过,如此一来,他可是彻彻底底的得罪那位前辈了。如果说,之前那一次,还只是杀了他就完事,此刻估计他想留个全尸都不可能。”

“哎,我们小看了这个元婴初期的小子,他是浑的全身都不透气啊。虽然知道他这么做很愚蠢,但不得不说一句,这小子牛逼。”

房间内,那名元婴圆满修士一看又是沈逍,顿时气得恨不能现在就下去一掌拍碎了他的脑袋。

但现在还是在拍卖会之内,只能暂时忍住愤怒的火焰。

“两百万,小子,有种你就再跟着来。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敢再报价,这件虚凝土,我还让给你。”

所有人听到那名前辈这样发话了,一口气直接提升到两百万上,都带着玩味的笑意,看向六号卡座。

他们都在等着沈逍报个两百一十万,再说一声多谢前辈想让。

甚至,他们所有人都准备好哈哈大笑了,可就在这时,却听到六号卡座传来一声,“既然前辈非要这东西,那我就不要了,让给前辈好了。权当刚才,你让给我钨铁了。”

呼!

众人都惊呼出声,他居然没有加价,这倒是有些出乎预料。

不过,那句话怎么听着有些不顺耳呢。

他一个元婴初期,让给对方这件虚凝土?开什么玩笑,人家一个圆满前辈,需要你一个初期的小子相让吗?

你这句话不说,还好点,这说出来只会让你死的更快。

可是,这还不算完,沈逍那句话没落下多久,接着又爆发一句,“前辈别介意啊,我刚才只是随口报价的,并没有真想要这虚凝土,我就算要了也没用。”

呼呼呼!

所有人都简直无语了,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这……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他这不是嫌死的不够快,而是嫌死的太慢了!

刚才那句想让的话,就够特么惊人了,现在居然还敢再说出他刚才只是胡乱喊价,并不想要。

你丫的这不是纯属捣乱来了,你一个胡乱喊价,可是害的人家前辈白白多花出去好几十万灵石啊!

“完了,这小子简直没救了!”

“我错了,彻底错了,这小子感情不是浑人,而是一个傻帽,二百五!”

“若是这小子还能在那位元婴圆满前辈手里活下来,我甘愿给他舔脚趾。”

“服了,彻彻底底的服了!我被他傻得不透气,彻底征服了。”

很多修士,都在那里哭笑不得,看着六号卡座中的沈逍。

却不知,此刻黑色斗篷遮盖之下,沈逍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弧度。

因为,他的目的达到了!

我们的天空

我们的天空第三集

苏继业沉默了一会,然后笑了笑。“你很聪明,你知道如何反驳我最有效。”

“我来不是为了反驳您,我是想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华氏。”

“我没有为难华氏,我只是成为了华氏集团的大股东,这真的没有什么问题。我和别的股东也是一样的,都希望华氏发展得好,这样我们手里的股票才会涨,我们才会获得更好的收益。”

“不,您自己也说了,您的目标,可不是为了获利,您是要掌控华氏的控制权,甚至是想办法把华氏占为己有。”

“其实不瞒你说,我们都已经想好了我们派谁参加华氏的股东大会,我们的代表都已经确实了的,那个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你。你是我女儿,又是华家的媳妇,如果你作为南和集团的代表出任华氏的董事,我们都有面子,而且也可以保护华氏不落入旁人之手,这样岂不更好?”

“那您不过是在利用我而已。因为我是华辰风的妻子,在华氏有一定有人脉,而且我还是华氏的大股东,你派我去,与其说是给我面子,不如说是利用我的资源和我华家儿媳妇的身份。苏董,您下的真是一盘好棋。”我冷声说。

“咱们父女,真的要说得这么难听吗?你为什么不说我是信任你,想给你更多?”

“不是我想说得难听,是您确实就是想利用我。苏董,如果您执意要持有华氏的大量股份,我作为华氏的大股东,第一个反对南和集团的人进入管理层,更别说是进入董事局了。”

苏继业脸又冷了一下,脸上又有了怒意,然后又叹了口气。

“你这样说,我很难过。你作为南和的代表进驻华氏,本来就是最好的选择,以后发展下去,你就是华氏最有影响力的人,没有人能和你抗衡,这难道对你不好吗?你虽然是华家的媳妇,可不一直都被排斥在权力核心之外吗?现在我让你进入权力核心,你反而不乐意了,你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我是一个没有大志向的人,我不想进入权力核心。我只想我的丈夫好好的,我希望管理好自己的公司,一家人能够平安。如果谁要动他的利益,让他陷进困境,那谁就是我的仇人。”我很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所以你这是要把我当仇人吗?”他心底的怒意,终于开始表现出来。我知道他已经忍了很久了。

“我没有要冒犯您的意思,您有自己的价值观,有自己的处世方式,我无权评论。但我也不表示赞同!所以您当我什么也没有说过,也当我没有来过。我走了。”我站起身来。

“你说当你没来过什么意思?”他眼里闪过一丝痛苦。

“随您怎么理解都行,反正我什么意思,对您来说都无所谓。”我冷淡地说。

说完我往门口走去,但被他叫住。

“我想我们真的需要好好谈谈,你先坐下。有些话,我们必要说清楚。”

“您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就是在商言商呗。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苏家当年也面临过一样的困难。那时苏阳城苏门,也曾经差点崩盘。你想知道那段往事吗?”苏继业问。

我本来想说没兴趣听,但后来想了想,我还是点了点头。毕竟他现在突然和我提起这个,肯定也有他的道理。

“那时候苏家也出了一点乱子,二房那边在政界被人陷害,差点进了监狱。我不得不去京城各处周旋,想办法保护好二房那边。最后南和集团也被人阻击,出现了连续大跌,南和集团差一点就换主了。你知道那些策划吃掉南和集团的人是谁吗?”

我当然不知道,所以我摇头。

“想要搞垮苏家的人有几个,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人,叫华耀辉。他是出资最多来阻击南和集团,最想把苏家打垮的人。”

我愣了一下,华耀辉不就是华辰风的老爸?他竟然参与过阻击南和,所以他和苏家有仇?

“本来他们已经快成功了,结果二房那边发现,华耀辉有个儿子竟然在阳城!于是二房那边迅速行动,将华耀辉的二子给扣下了。让华耀辉马上停止对南和的阻击。华耀辉投鼠忌器,这才肯罢手。我们趁机引入大量资金,这才保住了南和集团不易主。

当然了,这些事情都是暗地里在做的。所以华家和苏家,一边在海城,一边在阳城,表面上看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这么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但是过去的那些事,大家心里都有数。只是大家都在等一个机会,然后算一下当年的旧帐。南南,不是只有我们想吞掉人家,人家也准备要吞掉我们的!”

他说的这些旧事,到底是真是假,我无从考证。但这其中,有我感兴趣的点,那就是他说的华耀辉的儿子在阳城,被人扣下了。

华耀辉只有三个儿子,华辰星和华辰磊,还有华辰风。是谁被扣在阳城?我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起过?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猜测的没错,那个被扣下的华家公子,就是华辰风。”他又补充说。

本来只是一个猜测,但没到他直接就证实了,这让惊了一下。

我迅速联想到华辰风的失明,还有他在南居的一年时间。难道那个时候他其实是被扣起来了?但他自己不知道?

“华辰风没有和你提起过这件事吧?”

“没有。”我老实回答,“也许他不知道这件事吧?那时他也还年轻,并不过问集团的事。”

“你说的没错,那时候他确实还年轻,但我估计他是知道这件事的,华耀辉不可能不告诉他这件事,毕竟他是华耀辉最喜欢的儿子。要是华耀辉当时不是为了他,都已经把我们南和集团给吃掉了。”

“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问。

“我就是想告诉你,他们也想吞掉我们。两大集团看起来相安无事,但其实一直都对对方有戒备。表面上的和和气气,都是装出来的,大家都在隐忍,都在等一个机会吃掉对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