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破MG5

  • 主演:间宫祥太朗,神尾枫珠,森川葵,宇梶刚士,铃木纱理奈,原菜乃华,森本慎太郎,富田望生,满岛真之介
  • 导演:本广克行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小沢としおのマンガ「ナンバMG5」と、その続編「ナンバデッドエンド」を映像化する本作。筋金入りのヤンキー一家、難破家の次男?剛(つよし)が家族に内緒で健全な高校に入学し、家族の前では特攻服を着たヤンキー、学校では制服を着た真面目な高校生という二重生活を送るさまが描かれる。優等生として美術部に入部するものの、いじめられている友人を放っておけず、つい特攻服に着替えて助けたことをきっかけに、剛は正体不明の最強ヤンキーとしてのし上がってしまう。

难破MG5第一集

金戈铁马,醉卧沙场。

英雄泪,美人情。

君令仪曾做过一首曲子。

以金戈铁马为首,以醉卧沙场为尾。

那首曲子的最后,是充满血腥的沙场上,战士们相互搀扶,歪着脚一步步走回他们的城池。

遍地尸首无人收,唯有旗帜高高飘扬,这一战,好像又赢了。

她曾经在陆维琛的生辰上弹奏过这首曲子。

纨绔子弟多落泪,他们说,真好,又赢了,这是大齐国应有的风范。

其实君令仪想表达的,是哪些战士回首时眼眶的一滴泪水。

他们,又失去了许多战友。

许多昨日一起吃着饭吹着牛的人,再也不会站起来了。

许多曾经相约以后娶媳妇要热闹,以后老了要一起玩的人,再也不会老了。

金戈铁马,让人称赞的战功,背后是太多可怕的回忆。

帝王笑,齐国的骄傲,燕国灭,吴国近乎亡,到最后,其实谁都没有赢。

君令仪每次奏起这首曲子的时候,经常不知自己到底在叙述些什么。

语无伦次,因为这些战争在她眼里本来就是荒谬的。

那一日,她奏响这首曲子,不再想听有关于君柔慧的靡靡之音。

白如深陪她琴笛合奏,奏的是齐国的万里江山,是那些梦幻的军功。

她弹完了那首曲子,心里空空,只知这一次,那些闲着没事挑衅的人,注定被这样的声音压在脚底。

因为谁都知道,齐国强,齐国的战况是第一的。

后来,听说那首曲子火了,甚至青楼小巷处处可闻。

再后来,人人道,平西王妃巾帼不让须眉,从很早以前,从一首曲子,便已经又磨不灭的国魂。

此刻,莫轻楼的指尖在萧上轻轻按下。

君令仪是第一次这么近地听到自己做的曲子,在自己没有弹奏的前提下。

莫轻楼稍稍改了几个音,曲子更适合萧,也更轻缓些。

君令仪听着这曲子,手指不禁轻轻打着节拍。

她的眸子轻轻合上,眼前似是出现了一副画面。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战功赫赫的军队又一次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可惜战场上躺着的是他们的队友,尘土飞扬之下是马革裹尸。

战士们的眼中有泪水,却不知是胜利的欣喜还是为战友们的默哀。

将军坐在高头大马之上,在众人的迎接之下,走进那座他们刚刚打下的城。

他的马迈过数不尽的尸体,马蹄上尽是血色。

四散的人群,逃跑的战士。

这座城打下来了。

是呀,打下来。

一无所有的打下来了。

国破山河在,不过如此吧。

将军的目光是无助的,他不知自己是赢了,还是输了。

他看着士兵来来回回,整理着这座杂乱的城中的一切。

他的目光垂下,一瞬间竟有些怀念家中娘子做的那碗手擀面。

萧声渐渐低沉。

君令仪的喉竟然有些哽咽。

曲子未停,眼前却好像已经没有任何的画面,是将军闭上了眼,不想再看到有关这座城的一切。

君令仪的眸子缓缓睁开,原来,这世上真的是有懂她曲子的人。

称赞的话不知该如何开口,这不该称赞,她甚至觉得莫轻楼已经和这份萧声合二为一。

莫轻楼便是那些士兵 ,便是那个将军,便是亡国之城里四散而走的百姓。

若有机会,君令仪真想和莫轻楼一起合奏一曲。

心底的澎湃难以言喻,曲音落下,君令仪抬眸,却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眼前,一只只萤火虫挥动着自己的双翅飞舞起来,莹绿色的光芒一闪一闪,好像是从天边掉落下来的星星。

君令仪的目光随着萤火虫渐渐上移。

原来,这首萧曲是有故事的。

都说国破家亡,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愿那些战死沙场的人,愿那些在战争中不幸离开的人,都化作天上最美的星星,就好像这些萤火虫一样,永远都闪烁着属于自己的光辉。

萤火虫照亮了周遭的景象,君令仪再也不敢说,莫府的黑夜是黑漆漆的了。

莫府的黑夜是亮的,和所有地方的黑夜一样,都亮在人们自己的心里。

君令仪看着萤火虫,没有伸手去抓,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眸中带着盈盈的笑意,有说不出的信息,也有说不出的震撼。

莫轻楼看着她,道:“生辰快乐。”

微风拂过,吹散了遮挡着月牙的乌云。

君令仪的嘴角勾起,眼眸也弯做月牙的形状,这个时候的她,又像是个孩子了。

没有那么多的忧愁,只是单纯的开心,单纯的喜欢。

莫轻楼看着她,不禁又开口道 :“对不起,没能让你和你喜欢的人一起过生辰。”

他的这句话说的很轻,君令仪似是没有听到,只向前走了一步,继续看着萤火虫飞起的模样。

萤火虫渐渐远去,只剩下君令仪手中提着的一盏灯。

风儿拂过,微微有些凉手,君令仪忍不住呵了一口热气。

莫轻楼瞧着,眉头不禁又皱起来。

他将玉萧收入怀中,走到君令仪身侧道:“我拿。”

君令仪也不再客气,将提灯送回莫轻楼的手中。

她道:“谢谢你,这是我过得最有意思的生辰。”

莫轻楼一时怔忪,却听君令仪又笑道:”你的萧吹得真好,如果我是你家公子,也会把这枚玉萧送给你的,有你做它的主人,玉萧才不算是白费了。“

莫轻楼垂首未言,君令仪将手掌收回袖子里,又开口 问道:“这首曲子你是……”

“不喜欢?”

“没有没有。”

看着莫轻楼 总是这样小心翼翼的样子,君令仪不禁又摆了摆手 让他心安。

她笑道:“我只是比较好奇,我原来听过这首曲子,你改了音调?”

“一点。”

“哦。”

君令仪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毕竟作为这首曲子的作曲人,问多了好像 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莫轻楼将君令仪送回了西厢房住下。

君令仪在外面的时候总是会保持一份警惕,可今日,她的头刚沾上枕头,便已经沉沉睡去了。

难破MG5

难破MG5第二集

第431章 一个将死之人

另外一边。

位于一百里之外的光明神殿,它金碧辉煌,漂浮在空中,真如神邸一般。

“伟大的光明之神,这群不自量力的人类竟然还想阻拦,必须要好好教训一番。”说话是神明空间的裁决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嗯……”

坐于王座上的光明之神沉吟道:“他们日后终究会成为我的子民,全杀了未免有些可惜。”

他的声音非常慈祥,就如他的面容一样。

裁决官说道:“伟大的光明之神,您就是太过善良,太过正义了,蝼蚁永远只能是蝼蚁,如果纵容他们,只会啃食大树。只有将这些对您不敬之人杀了,剩下的人才知道您的伟大。”

“你的很对,但也不要杀了,留一个活口吧,这样也算我对他们仁至义尽了。”

裁决官双膝跪地,叩首道:“一定皆听神的旨意。”

光明之神疲倦地点了点头,说道:“一万名女子快点送来,我……已经等不及了。”

裁决官笑道:“伟大的光明之神尽管放心,此处的女人足够您享受十年。”

光明之神也笑了,苍老的脸上是那么慈祥。

裁决官再度起身时,面容顿时变得凶厉起来,他喝道:“左右光明使何在?”

“在!”

两个男子站了出来,他们腰间跨剑,手中握着长枪,威风凛凛。

“传神的旨意,让那些弱小的人类见识一下什么是光明之力!”他冷冷地笑了笑,道:“就以鲜血来照耀光明!”

……

“秋掌门,不好了,对方正在集结。”一名侦查员急声道。

“秋掌门,不能再等了,我们必须主动出击。一旦错失良机,后果不堪设想。”池向晨也很着急,若非敬重秋小白,他早就下令攻击了。

然而秋小白却依旧在沉思。

“小白阿姨,你在想什么?”王小鹿眼中绽放着光芒,低声道:“对方既然号称光明之神,那不如就让我这个邪神来会会他们?”

“不行,太危险了。”秋小白摇头。

“小白阿姨,我已经可以完全掌控邪神之力,没问题的。”王小鹿自信地道。

秋小白咬了咬嘴唇,说道:“一旦超出预料,立刻退回来。”

她面容一肃,“诸位将军我有一计,定可全歼……”

然而,她的话还未说完,几名侦查员忽然脸色慌张起来。

“秋掌门,有物体正在朝我们飞速靠近,速度很快,时速至少可达……8000千米!”

“什么!”

听到这个数字,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要知道目前世界上最快的歼敌机时速也就才3000千米!

“不仅如此,从上面还检测到了生命特征。”那名侦查员的脸上带着恐惧。

不仅是她,其他人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因为这就是说,有一个活物正在靠近他们。

哪怕是对面的神使都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显然……来的将会是一个更加强大的敌人!

“不用担心。”这时话筒里传来二狗子的声音。

“二狗子,你知道来的是谁吗?”王小鹿问道。

“小鹿,他回来了。”二狗子道。

王小鹿愣了一下,随即夺门而出。

她当然知道二狗子指的是谁。

秋小白听后也松了口气,抱怨道:“二狗子,你纯属看我们笑话是不是?”

她知道二狗子肯定能比这里的侦查员更快速地知道唐晨回来的消息,然而后者却故意慢了一点。

二狗子笑了笑,解释道:“我本来想给你们一个惊喜,但如果再不说,恐怕惊是有了,喜就没了。”

因为他要是再不出现,秋小白一定会下令攻击,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拦下。

“秋掌门,作战部署……?”一名将军问。

“既然他回来了,那还要什么作战部署。”秋小白笑道。

因为那个男人胜过一切部署!

王小鹿高昂着头,站在军帐前满脸希冀地望着头顶的天空。

天很蓝,只可惜她无心欣赏。

哪怕只过去了半年时间,但对她来说也已经足够很久。

因为,她怕唐晨一去不返,她怕自己很快就会老去。

所以,她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世界,时间过的太快了。

“小鹿,疯子他……外貌有些变化,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二狗子化作人形出现在王小鹿的身旁。

“哦。”

王小鹿应了一声,没有多想。

在她心里,唐晨就从来没有变过,一如他背着十岁的自己来到老街。

那天的风,那天的云,似乎更今天很像呢。

望着少女的侧脸,二狗子忽然隐隐有些心疼,因为他已经可以预知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嘭!

随着一声巨响,一个东西砸落在他们的面前,剧烈的狂风直接将不少军帐都给直接掀飞。

秋小白眉头轻皱,手中结印,一朵朵青莲在空中绽放,将迎面而来的劲风全部挡下。

“嗯?此人似乎很强。”

汇灵见到秋小白竟然挡下了自己卷起的狂风,顿时起了好胜心。

唐晨赶紧道:“汇灵大姐,你要是不想让我死,就赶紧收手。”

“什么意思?他比你还厉害!”汇灵顿时面露惊容,这才察觉到对方的力量似乎真的跟唐晨很像。

“她……确实比我厉害。”唐晨苦笑,在秋小白面前,他恐怕只有跪搓衣板的份。

随着狂风消散,三大一小四个身影逐渐在众人眼前显现。

当看到那一头白发,甚至就连青衫都已不在的唐晨后,王小鹿瞬间愣住了。

“丫头?”

唐晨喊了一声。

王小鹿回过神,又注意到他一片死灰的眉目。

这一刻,她的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流。

下一刻,她蹲在地上嘶声痛哭起来。

就好像……要把五脏六腑吐出来一样痛苦。

二狗子站在一旁默然无语,这样的结果他早已猜测到。

秋小白看着这般模样的唐晨,也是震惊的连连后退,若非夏侯妙及时搀扶,一个踉跄甚至险些摔倒。

望着震惊的众人,唐晨苦笑道:“有必要这么惊讶吗?”

他走上前摸了摸王小鹿的头,柔声问道:“吓到你了?”

王小鹿没有回答,只是抱着唐晨一直哭,仿佛要把嗓子哭哑,要把眼睛哭瞎。

因为此时此刻的唐晨完全就像是一个死人。

她很清楚地感觉得到,自己就快失去这个依靠了!

那时候的她,将一无所有。

“好啦,再哭就嫁不出去了,我不会有事,更不会死。”唐晨擦了擦王小鹿脸上的泪水,保证道:“我还要看着你出嫁呢,否则怎么对得起将你交付给我的死老头。”

“不,我不嫁,一辈子都不要嫁。”王小鹿使劲地摇着头,泪水如珠子洒落了一地。

只要能让唐晨不死,她做什么都可以。

“傻瓜。”

唐晨看向秋小白,笑道:“听说,你正在布置作战部署?”

秋小白挤出一抹笑容,道:“你回来了,还用吗?”

唐晨点头道:“原本是不用,但现在需要,因为我带来了两名观众。”

难破MG5

难破MG5第三集

第1016章 乖,听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扇年久失修的门又响了起来,随后,苏佩就听到了一个脚步声走了进来,门就又被关上了。

“唔!唔!”苏佩的嘴巴被堵住了,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眼睛被遮住的她,根本不知道是谁进来了。

“嘿嘿嘿,小美人,我来了!”之前听到过一次的那个猥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听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已经离自己很近了。

随后,苏佩眼睛上的眼罩就被掀开了,出现在苏佩面前的,是一张非常猥琐的面容。返回

“呜呜呜!”苏佩见是他,而且他的神色十分猥亵,便知他心怀不轨,对自己有不良企图,便死劲的挣扎了起来。

“小美人儿,你就别挣扎了,让哥来好好疼疼你,哥保证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嘿嘿嘿!”这猥琐男十分猥琐的笑道,他的嘴角甚至还有晶莹的口水流了出来,让人望而生畏。

苏佩死命的挣扎,不想让他得逞,然而她的手脚都被捆住了,根本没有办法作出太大的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猥琐男的双手离自己越来越近,她也无可奈何,眼角不由自主的渗出了一滴泪来。

不过这猥琐男却没有如她所料的先行非礼她,而是一把将堵住她嘴巴的东西给扯掉了,“小美人儿,来,让哥香一口!”说着,他就撅起了自己的嘴巴,朝苏佩的脸上凑过去。

“救命啊!救命啊!”苏佩当即就一边躲闪,一边破口大喊了起来。

“哼哼,小美人儿,你继续叫啊,你看看你叫破了喉咙,会不会有人来救你!”猥琐男冷笑道,他的脏手张开巴掌,就要朝苏佩的胸部抓去。

一般,反派喊出这句话,正派的英雄人物都会及时出现,击败他,从他的手里将美丽的女主角给救走。

这一次也不例外。

“乒乓!”

就在他差点得逞的时候,屋子后面的窗户突然被打破,一个矫健的身影冲了进来,一道银光一闪而过,直接插进了这个猥琐男的手臂。

“哎哟!”猥琐男眼看着自己的手就要触碰到苏佩的胸部,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胳膊一痛,便发出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这个从窗户翻进来的身影正是叶皓,他一进来就看到猥琐男就要对苏佩欲行不轨,想也不想,抽出随身带的匕首就甩了出去,同时身子往前一倾,眨眼就到了苏佩的面前。

“佩佩,你没事儿吧?”叶皓一边给苏佩解开绳子,一边关切的问。

“我……我……”苏佩说不出话来,眼泪却是如掉线的珍珠一般,不停的从眼角滑落。

叶皓结完绳子,扭头一看,看到苏佩这个样子,顿时就慌了,连忙伸出手去擦拭苏佩的眼泪,可是那眼泪却是越擦越多,将苏佩的眼线都弄花了。

“佩佩,你怎么了?是不是他伤害你了?”叶皓心中大疼,直接就将苏佩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没想到,苏佩一被叶皓搂进怀里,反而哭的更大声了。

将苏佩绑架来的,除了开车的司机之外,还有两个人,那司机将他们仨送到之后,就离开了,还剩两个人,现在一个人在屋子里,被叶皓的匕首刺伤了胳膊,另外一个人还在外面。

因为苏佩是他们老大交代了,要完好无损的绑过来,等他过来处置的,所以他们便只是将苏佩给抓来,关在了房子里面看守着,然而这个猥琐男却是对苏佩产生了歹意,趁着他的同伴去上厕所的时候,一个人溜了进来,想要对苏佩进行不可描述之事,不过他却十分倒霉,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就被叶皓给甩了一把匕首,刺中了自己的胳膊。

不一会儿,猥琐男的同伙上完厕所回来,却没有在门外看到猥琐男,反而听到从屋子里传来猥琐男的呻吟声和苏佩的哭声,他立刻就暗叫一声糟糕,想也不想的就推开了房门,冲了进来。

不过一进来,呈现在他的眼前的画面却和他所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并没有那种不可描述的画面,反而他的同伴猥琐男抱着自己的胳膊,痛苦的在地上滚着,猥琐男的胳膊上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不停的有血从被匕首插进去的伤口流出来。

而苏佩则是被一个年轻男子搂在怀里,这个年轻男子还一脸不善的看着自己。

“卢汉,什么情况?”他从这个年轻男子的身上感受到不太好对付的气息,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推到了猥琐男的身边。

“老、老大,救、救我!”名叫卢汉的猥琐男向他伸出自己虚弱的手,虚弱的求救道。

“你们竟然敢绑架我的女人,真的是找死!”叶皓目光一寒,一只手搂着苏佩,一只手则甩出了一把匕首,那匕首直接洞穿了猥琐男的同伴,从他的心脏处投射而过,他连喊都来不及喊一声,便颓然倒地,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见叶皓如此杀伐果断,卢汉被吓的尿都喷出来了,一下子,整间屋子里满是尿骚味儿,非常难闻。

“我靠!”叶皓的嗅觉又十分灵敏,闻到这股味道,差点没将午饭给喷出来,他立刻就甩出另外一把匕首,将卢汉的另外一条胳膊给刺伤,以确保他一时半会儿起不来,跑不掉,然后带着苏佩就从这间屋子里出去了。

刚刚顺着小黑给他导航的位置,他将车开到了这栋不起眼的民房旁边,这时他带着苏佩出来了,没走两步就走到了车子旁边。

他打开车,抱着苏佩上了车,可是他刚要下车,苏佩却是反手紧紧的的抱住了他,不肯撒手。

“佩佩,乖,你先放开我,我去审问一下绑架你的人,看看到底谁是这幕后指使。”叶皓小声的劝慰她,然而苏佩却是死命的摇摇头,丝毫不肯放手。

看来,这一次的绑架事件,可把她吓的够呛。

叶皓无奈,伸手端起苏佩的脸,看着苏佩的眼睛,“佩佩,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现在只是暂时的让你待在这个安全的地方一小会儿,乖,你听话好不好?”

苏佩却依然倔强的摇摇头,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之中,流露着仓惶与不舍。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