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物志

  • 主演:邵庄,杨羽,唐小然,田松,王秀月,包志强,黎伟,姚梦,于哲,汪小壹
  • 导演:李洪绸,车志刚,邢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石坚的女友离奇溺亡在没有水的房间里,于是他开了一家名为“万能小哥”的公司,专接神秘异事,以此寻找女友死亡的真相。石坚偶然捡到一把可以到达任意地方的神奇钥匙,像这样的物件还有很多,例如可以变幻外形的雪花膏、操纵物体的扳指、控制水的吊坠等。石坚意识到女友的死与这些奇幻的物件有关,随着对事件的深入,关于物件的真实起源及其背后的阴谋浮出水面

异物志第一集

“随便你,卖掉了打我电话。”易泱总是这么干练。

“行。”

放下咖啡杯,易泱扬长而去,离开的时候,她连呼吸都是不均匀的。

坐在自己车里,她转眸盯着这家曾经售出无数她作品的店,曾经无数的纪录都是在她们这里打破的,比如衣服刚拿来,挂在她易泱的专柜,她前脚刚出门,后脚衣服就被打包付款。

难道她这些年卖的并不是自己的设计,而真像时颖所说,卖的是大牌效应?

易泱回到公司需要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里她的手机一直很安静,她莫名有些紧张。

裙子因为没有挂在她易泱的专区,当然不好卖。

这个点,店里的客人也是络绎不绝的,但是看到那条裙子的客人没再多看第二眼。

回到设计部时,易泱冷漠地坐回自己位置,她打开电脑特意将手机放到鼠标旁,并确定这不是静音状态,是的,她在等店经理的电话。每一秒都令她感到忐忑。

直到下班回家,易泱还没有等到任何回音,这已经很反常了。

也就是说,她设计的服装如果不贴上她易泱的名字,就很难卖出去。

时颖的话应验了。

直到一个礼拜后的某天中午,易泱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滑过接听键……

“易大设计师,您朋友那条裙子卖出去了。”对方声音无波。

“嗯。”她也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

“只是价格……”经理觉得很抱歉,抱歉得有些说不下去。

“你卖的多少?直说吧,没有关系的。”她早就做好了准备。

短暂的沉默后,店经理说,“558块钱。”

“……”易泱浑身血液瞬间凝固了,她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她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局促。

“易大设计师?”对方不解。

她回神,淡淡地说道,“这些钱你拿着吧,我朋友不要了。”“易大设计师?您是生气了吗?”对方焦急了,声音温婉态度特别好,“请听我解释,她这条裙子的设计真的没有特色,我也没有办法,你也知道我们店里生意向来很好,服装每天都会上新,压得最久的衣服

也不可能超过24小时,可是您朋友这件已经压了一个礼拜,如果我再不降价出售,会直接影响店里的业绩,给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没有生气,我朋友说的,卖掉的钱你拿着就好。”她冷静地说。再生气也不会生她的气啊。

“那您以后的设计作品……还会放我们店里出售吗?”经理语带焦急。

“放。”她说,“有了新作品我就会拿过来。”

“好的,谢谢谢谢您!”手机那端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您朋友的设计以后有一点点进步,我们也会帮忙出售的。”

“……”易泱的脸色非常难看。

挂断手机,她情绪特别特别低落。

整整一天她都没有心情做设计,状态特别不好,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讲无疑是最致命的。

出自她易泱之手的服装,最低的售出价格是569万,这件居然只售了558块钱……真是一种讽刺。

因为状态不好,也因为认识到自己设计上存在的问题,所以易泱原本设计好的婚纱自己是越看越不顺眼,在制作室里,她发疯般用剪刀亲手裁坏了那些只需要缝合就可以成型的布料!

隔壁制作室都能听到她的歇斯底里,同事们都纷纷不解。

这一个礼拜以来,盛誉一直忍着没有下来找时颖。

她明明有专属电梯的指纹密码,可是她居然一次也没有出现,做得可真够绝的!

盛誉面色阴郁。

那个小女人在做什么?全身心地投入设计吗?她有没有想他?

设计部里前段时间的硝烟身为总裁的盛誉并不知情,时颖不说,杨建也没有报备,自然也不知道小颖跟易泱在暗中比赛。

今天,刚主导完一个重要的会议,盛誉给杨建打去电话。

“总裁。”

杨建接起听筒停放下了手中所有动作。

“小颖下班了吗?”他声音低磁地询问。

“总裁,时颖最近都在加班,和唐糖一起设计婚纱,不过今天唐糖好像率先离开了,时颖现在一个人在制作室。”

“她是几号房?”

“11号房。”

盛誉又问他,“下个月巴黎时装展,她有参加吗?”

“有,我直接内定了一个名额给她。”杨建说道。

男人眸色暗了暗,“她什么态度?不高兴还是欣然接受?”盛誉知道内定这种事情时颖一定是敏感的。因为她怕人说闲话。

“她欣然接受了。”杨建压根就没有提易泱那茬。

盛誉忽然又有这样的担心,“只有一个月了,她还有时间帮着唐糖设计?”

“……”关于这点,身为主任的杨建就不知情了。

……

夜色渐深。

易泱今天早早下了班,她最近状态一直不好,把设计好的婚纱剪碎后再也没有设计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

因为压力前所未有的巨大,她习惯了喝酒,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会在内心承认,她或许是灵感枯竭了。

夜晚,她站在自己公寓阳台,迎着晚风在拨打一通国际长途。

全程讲的是英文,与她的好朋友皇室御用设计师聊莱丽公主的喜好。

天骄国际,11楼的制作室。

已是晚上十点,11号房间里还亮着灯。

盛誉已经吩咐厨师准备好了可口的夜宵,他此时正站在11号制作室外抬手敲门,没有马上等来回音。

他和时颖已经很久不联系了,自从那晚送她回幸福巷,她说她要去相亲,他动了怒轰她下车……

之后俩人就没有打过照面。

再次抬手敲门,时颖从里头将门打开,撞入他深邃墨黑眸中的时候她微微心惊,不等她关门,盛誉伸手抵住了房门。

她看着他,不染纤尘的脸上有些漠然。

“我让厨师准备好了夜宵,一起上去吃吧。”他目光静静锁着她的面容,五官深邃如雕刻一般。

站在门口,时颖盯着这个颀长英俊身材比例堪称完美的男人,她摇头,“我不去。”

果然的拒绝让盛誉有点受伤,他可是鼓起了勇气才来找她的。

他久久凝着她,耐着性子问, “你生气了?”

“生什么气?”男人寡薄的唇动了动,绝美容颜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异物志

异物志第二集

第1091章 结局篇——被人针对了

姜茵觉得自己怎么也不像是那种索求无度,心里还没有数的那种人吧?

可是这话又不好意思跟亲妈去争辩,涉及到夫妻俩的私事。

想了想,估计是陆晋阳的那张脸,看着寡淡,而她却是被陆晋阳宠坏的样子,然而私下里,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陆晋阳却是另外一幅面孔。

陆晋阳现在每天晚上都会早点结束工作回来陪姜茵。

一开始的时候姜茵还觉得挺好的,可是时间久了,她又觉得不自在。

比如说她想要看会手机,刷一下朋友圈或者是其他的社交软件,超过半个小时的话,陆晋阳提醒的声音就会响起,就像是一个移动的闹钟那样。

从前,可从来不觉得陆晋阳有这样啰嗦的功力。

姜茵宁愿陆晋阳去忙自己的事情。

陆晋阳可能怕影响到她的心情,也觉得自己太在意了,于是转移了注意力,每天晚上的时候抽出时间去看视频。一开始的时候,姜茵以为陆晋阳可能是关注一些竞技体育之类的节目,后来才发现陆晋阳其实是在看母婴节目,还是在线的那种课程。

这叫姜茵说什么好。

陆晋阳这么努力,她当然是默默得当做没有发现,怕被陆晋阳强行拉着一起去学习。姜茵是觉得自己怀孕过一次,有了经验,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再说了,陆晋阳这个架势,她就算是想干点什么在危险边缘试探的事情,也是不被允许的。

季怀柳的声音又响起,“你看看这条新闻。”

姜茵收回注意力,才发现季怀柳在看新闻,这一次新闻的男主角她不是很熟悉,可是女主她却是知道的,居然是连月。

那是一张连月被明烨抱在怀里面的照片,她被明烨护在身下的,第一眼看过去,是两个人滚作一团,标题配的是英雄救美。

这个题目,姜茵看了就直皱眉头,感觉不太舒服。

“我去给连月打一通电话,看看她有没有事情。”

在酒店门口被袭击,这不是小事吧。不过现在这个社会,怎么说呢,要是你关注时事,总会看到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远超你的想象。

电话打过去,处于关机的状态。

她只好作罢。

看新闻报道是没有说连月受伤的,那应该是没事的。

陆晋阳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过来。

“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家啊。”

“等会晚上我来接你,你不要自己回来。出去注意点安全。”

平静的语气之中透着一点紧张的味道,姜茵觉得陆晋阳是不是察觉到了危险。

“怎么了啊?”

“没事。就是看到新闻,担心你的安全。”

“……”

姜茵回过神来,“你是不是看到了连月出事的新闻。”

“对。小心点总是好的。我看了当时的监控,很明显就是被人针对了。”

“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乱跑的。再说了,现在我们又没有树敌。”

“也不一定是有敌人,也有可能就是运气不好碰上了这种变态。”

不可理喻的人比暗中的敌人更难以防备,因为完全不能够猜到它下一步会怎么走,那都不是正常人的逻辑。有可能只是一句话不对劲,也有可能就是他心情不好。

陆晋阳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 “你也不要被我的话影响到,大概率来说你不会有事的。”

“我没事, 我真的没事。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你不要太紧张了呀。”

反倒是姜茵来安慰陆晋阳。

现在就这么担心,等到后期她的肚子变大,手脚浮肿,没事就想上厕所,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他能撑得住吗?

姜茵觉得这个孩子,对陆晋阳拉说真的是个考验。

以前那么多事情,也没有见陆晋阳这么紧张过。

姜茵心里感动又觉得心疼,陪着孩子从一颗小豆芽到出生再到长大,那种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姜茵希望陆晋阳身上有更多温暖的地方,人有了感情便有了血肉,也便有了温度,能够温暖他人,也能够温暖自己。

这也是当初姜茵愿意留下这个孩子的原因。她知道的,如果她不愿意,陆晋阳是不会勉强她怀孕的。他就像是她曾经说的那些诺言那样,真的把她完全都放在了心上,最宝贵的位置上。

家里宝宝的东西已经买到快一岁的了,如果不是姜茵拦着话,估计陆晋阳要改造一层楼来当做婴儿房,首先买回来的那些东西就快要将两个房间填满。

季怀柳问姜茵,“这个救人的小伙子你认识吗?”

“认识,但不熟悉。怎么了,妈妈?”

“看着长得挺帅的呀。”

“……”

姜树邱从旁边经过听到老婆说这句话,哼了一声, “我年轻的时候比他更帅。这点帅算什么?”

季怀柳:“你就吹吧。”

姜树邱:“不帅能把你娶到手?是谁第一次见面就喜欢我来着?难道不是因为我长得帅?难道其实是因为我长得帅又有魅力?”

姜茵默默走开,听不下去了。

人到老年,有些特性也还是不会变的呀。

一条新闻,见仁见智,每个人看到的东西可能都会不一样,但连月想不到的是,有些人竟然用这一次的新闻来拉郎配,说连月和明烨多么多么登对,遇到这样用命救人的男人,就赶紧嫁了吧!

哪怕是离婚都要嫁!

网上还有那种分析的帖子,分析视频当中明烨的反应速度,保护的姿势,最后还是用自己的身体来给连月当垫背来缓冲。

有那么一个瞬间,连姜茵自己都分不清楚,这些到底是网友们无聊脑补太过,还是真的确实如此,感觉还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吧。主要是明烨的颜值摆在那里,风度翩翩不说,气质迷人,隔着屏幕无数网友都在说:我可以!

明烨的身份也被强大的网友扒出来,是高校的老师,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样的背景和气质品德,吸引路人粉丝无数。

这个社会还真是,男色时代。

“这个人应该出道啊!完全是可以当明星的!”看到这条评论的时候,姜茵笑出声。

明烨的二哥是娱乐圈里的大佬,要是明烨有这个想法,早就是大明星了,但人志不在此。

“看到什么好笑的?”

陆晋阳从浴室里面出来,恰好看到姜茵抱着手机在笑。

她晃了晃手机,“现在的网友可真是太闲了吧。纪宴应该不会上网吧,要是上网看到有人给他未婚妻拉CP,估计得气死。不过纪宴风评到现在都还没有转过来,不相信他的人还是多数。”

陆晋阳挑了一下眉头,“话说回来,我今天偶然遇到一个人。”

姜茵立刻放下手机,陆晋阳不是那种爱八卦的人,他说的事情,肯定很有价值。

“不相信纪宴的不只是这些根本不认识纪宴的网友,还有一些跟纪宴也算熟人的。 ”

“比如说? ”

“陈宝儿。 ”

异物志

异物志第三集

楚诺不知道自己心里那种憋闷的感觉算是什么……恩,就好像一件事情,别人都知道了,但是自己却被蒙在鼓里,像个傻瓜。

其实许斯宸要是有女朋友了也是件好事啊,但是他都没有第一个告诉她!

王子在电话那边说道:“许斯宸都有女朋友了,你还是个单身狗,要不要本王子解救你一下呢?”

楚诺:“少来!你身边那些个桃花太多了,我可是花粉过敏,应付不来!”

“本王子可以为了你,放弃整片桃林,你相信吗?”

楚诺:“呕,我要吐了,拜托你不要这么酸好不好?从哪儿学来的?这种深情款款的人设,真的一点都不适合你!”

“楚诺,我是认真的!”

王子的声音有点低沉,但是很明显,没有之前那种戏谑的口吻。

楚诺垂眸:“今天不是愚人节,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好啦,没别的事儿就挂啦,谢谢你让我见识了一场女追男的告白,挺过瘾的,拜拜!”

说完之后,楚诺挂断了电话。

闭上眼睛,楚诺淡淡一笑,王子说他是认真的。

呵呵,她的认真,她还真是不敢相信。

还记得初三那年的五一假期,十几个同学出去郊游。他们是一个学习小组,所以平常关系都不错。

那个时候,山上绿树青葱,山花烂漫,而楚诺追着一只小松鼠走到了树林中,却看到了一棵大树后面,有两个人在拥吻。

她没有看到他们亲吻的那一幕,但是看着未被遮挡住的身子,很显然,两个人是拥抱在一起的。

那一刻,她都愣住了。

她没有敢靠近,又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但是凭那露出来的衣衫一角,她就知道,那个男生是王子。

她回到了大部队找到了其他的同学,果然王子不在,而他们班的班花……也不在。

所以,刚才她看到的,就是王子跟班花……

王子的女生缘一向都很不错,别说班上有女孩子喜欢他,就连其他班都有女孩子把情书送过来。

不过,班花的确很漂亮,所以说,王子的眼光……还是蛮不错的。

后来,王子跟班花追上大部队的时候,班花的脸上一片羞赧的红晕。

而楚诺因为撞见了那一幕,有点尴尬,所以一直在跟同学聊天,避免跟王子还有班花对上视线。

只是后来,班花笑着挽住了王子的手臂。

“恩,跟大家说一个消息,从今天开始,王子就是我的男朋友,我就是他的女朋友!希望大家能祝福我们!”

大家都愣住了,接着啪啪啪鼓掌,而楚诺呢,也笑着鼓掌。

这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吗?

可是没想到,初中毕业之后,王子跟班花……无疾而终。

再后来上了高中,楚诺跟王子没在一个班,却知道王子的身边又换了女朋友。

不过,王子跟她的关系……倒也没有很疏远,就仿佛,他们俩是好哥们一样,

楚诺甩甩头,这么多年来他们相处倒是很愉快,可是今天晚上,王子却说出那样的话,这玩笑有点大!

楚诺想要打电话给许斯宸问一下,顺便说声恭喜,可是拿着手机翻出了他的电话号码,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

算了,自己又何必屁颠屁颠的跑去问呢?许斯宸要是想说的话,肯定早就说了,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只是这个晚上,楚诺发现自己睡不着觉,翻来覆去……

忽然间,手机亮了,是许斯宸发过来的消息。

“睡了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