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律师第二季

  • 主演:鲍勃·奥登科克,乔纳森·班克斯,蕾亚·塞洪,帕特里克·法比安,迈克尔·曼多,迈克尔·麦基恩,小艾德·博格里,MarkProksc
  • 导演:托马斯·施纳泽,泰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西
  • 年份:2016
故事紧接上季结尾,阿布奎基(Albuquerque)律师Jimmy McGill遭到哥哥Chuck的背叛,于是回到伊利诺伊州的家乡西塞罗(Cicero)与童年死党Marco(Mel Rodriguez)一起策划一系列诈骗诡计。他们成功了,但Marco在他们最后一次干脏活时突发心脏病。Marco死后,Jimmy回到了新墨西哥州,他的人生似乎有了新的意义。他拒绝了圣达菲(Santa Fe)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工作邀请,朝着刑事辩护律师「Saul Goodman」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他「清白正直」的日子一去不返。他的转型已然开始。但是制片人反复强调,你不会在本季看到一个完整的Saul Goodman,「Jimmy McGill才是该剧的灵魂人物」,「我们要描述的是他的故事」,「我们不会这么快和他道别」。   Jimmy本季有许多事情要做,包括修复与哥哥Ch

风骚律师第二季第一集

“啊,真的啊!那我给你钱吧,你和花我都要了!”

“我也要!帅哥,我给你一千块啊,你陪我去吃饭吧?”

“不,我给你一千二。”

“我给你一千五……”

莫筠他们听到这些,险些一个踉跄跌倒!

然后他们又看到了玫瑰花里插着的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只要520元,花属于你,我也愿意和你一起共进晚餐。]

莫筠他们瞬间傻眼,都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才好了。

大哥,你怎么好的不学,去学顾青伦那个无赖呢?!

莫筠也是哭笑不得。

但郝燕森似乎并不觉得丢面子,他就那么从容的站在那里,双眼慵懒含笑的盯着莫筠。

莫筠笑出来,举手豪气道:“九百九十九万,这花和这男人都是我的!”

几个女孩错愕的回头,难以置信的盯着她。

莫筠直接上前询问郝燕森,“九百九十九万?卖吗?”

“好!”郝燕森爽快的就答应下来,然后取下卡片把玫瑰花递给她,温柔道,“这是你的了,我美丽的女士。”

“谢谢!”莫筠接过玫瑰花,闻了一下感觉好香啊。

这可不是五块钱一支的玫瑰花,这是名贵的皇室玫瑰,每一朵都艳丽无比。

郝燕森还绅士的帮她打开车门,“我的女士,你请上车。现在,我就带你去共进晚餐。”

“谢谢~”莫筠笑着上了车,一点都不需要矜持啊。

然后郝燕森也上了车,在大家诡异的沉默中,车子很快就走了……

“天哪,他们一定是情侣,那个帅哥是故意这样的吧?他们好浪漫哦。”几个女孩也终于明白了一切。

“是啊,要是哪天有个帅哥这样捧着玫瑰花来约我,别说给520啊,1200我也愿意出!”

“我也是!姐不差钱,可是妈的,帅哥和玫瑰花在哪里啊?!”

云龙他们:“……”

他们要不要现在马上去买一束玫瑰花?

不过这些事情也的确给了他们刺激,顾青伦和郝燕森都能用这招约到美女,他们也可以啊!

然后有几个人商量着,趁晚上休息的时候,都暗戳戳的去买了玫瑰花,还穿着正式的西装去约美女。

可不知道是为什么,压根就没有美女来找他们啊,大妈倒是不少!

吓得他们简直是屁滚尿流的跑了!

最后他们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做这种丢脸的事情,要足够帅,足够有气质和修养才有用。

他们这些只会动拳头,一看就没啥气质内涵的男人,就别去异想天开了……

每每想到这不公平的待遇,他们就想哭。

也很想大声的呐喊:苍天啊,你不公啊!

苍天:怪我咯?

…………

匿名人接连送了好几天的玫瑰花,虽然每次数量不一样,但每天都有。

而顾青伦已经靠着这些玫瑰花,快要发家致富了!

甚至他还发展出了很多客户。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忽悠的那些女孩,让她们不但心甘情愿的请他吃饭,给他钱,还愿意下次继续照顾他的生意。

风骚律师第二季

风骚律师第二季第二集

林春芳犹豫了一会儿,试探着道,“是这样的,睿儿该上学了,好一点的学校一年学费就要十来万,不然……你顺便一起给了?”

原来这才是她的最终目的,苏缈有些烦了,没好气道,“他有爸有妈,这不是我的责任。”

“你也知道他爸妈的德性,他不过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你忍心让他落后于别人吗?这样长大了又和他爸妈一个德性可怎么办?缈缈,妈妈算是求你了。你不是有很多钱吗?”

“我有再多钱也经不起你们这么要啊!”

苏缈气急了吼了一句,林春芳见她似乎铁了心了,顿时脸色转冷,没好气道,“我们是你的家人,你别忘了,当初要不是我,你也没办法嫁给林浩。”

“是啊,我是该感谢你,拿了五十万就把我给卖了。如果我知道结婚前你找林浩敲诈了五十万,我死也不会嫁给他的。”提起这件事她就来气。

“你这是怪我吗?自己守不住一个男人就推到我身上吗?成心想气死我是不是?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就生出你这么个白眼儿狼,我……哎哟,气死我了。”

林春芳趴在沙发上哭,哇的一声,伊木也哭起来,手上的薯片洒了一地,曹睿也紧接着哭,一个房间里三个人扯着嗓子哭,苏缈脑仁一阵一阵的疼。

“好!我给!”

顿时,林春芳脸上笑开花,瞪了一眼其他的两个人,两个人像是她的同伙收到信号一样,也都不哭了。

“一共十三万,我明天给你。”

苏缈手扶着脑袋,咬牙道,心上一阵无力,眼前等着她的似乎只有暗无边际的黑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沦陷。

“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们的。我给你熬了汤,在锅里,你记得喝啊。是你最喜欢的。”林春芳讨好地抓着她的手臂,与刚刚哭闹的模样判若两人。

苏缈鼻头一酸,盯着林春芳一脸的笑容,无力道,“妈,我不是你们的取款机,总有一天,我的钱也会被败光,三姐可以出去找工作,三姐夫也可以出去找工作,大姐和姐夫可以帮伊木找个地方,学点手艺,做些简单的事情,存钱再多,也没用啊。”

“怎么会败光,你和林浩复婚就行了啊!”

对方无所谓的说了一句,苏缈却觉得手脚一阵冰冷,不可置信的盯着她看,“他找你了?”

林春芳不屑于苏缈的激动,心底也暗骂自己竟把这件事给说出来了,面上还要装作镇定,淡淡道,“他人倒是没来,听说是住院了。派人来的,往家里送了一大堆东西。比你出手可大方多了。”

“我和你说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住在钟顺市,你为什么还要接受他的礼物,他又和你谈了什么?”

“还能谈什么,就是如何对你念念不忘,希望能和你再发展发展呗。”

林春芳抬着下颚,骄傲的说了一句。自己生出来的女儿能让人这样迷恋,她骄傲无比。

“你不会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吧?”

苏缈死死地盯着她,希望能让她从白日梦里清醒过来。

但她失望了,林春芳笑呵呵的看着她,“婚姻算什么,你当初和他结婚的时候,他不也在外面找女人吗?既然别人能破坏你的婚姻,你为什么不能破坏别人的婚姻。再说了,实在不行让他离婚,你们复婚不就好了。”

复婚?情人?

眼泪就这样从眼眶中垮下来,苏缈忙别过脸,冷声道,“这是一个母亲该和女儿说的话吗?如果现在有人出钱,你是不是打算把我给卖了?”

刀子没划在她身上,她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痛苦。苏缈要努力克制才能不对眼前的母亲说出刻薄的话来。

林春芳也知道自己有些过了,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嘟囔道,“我这不也是为你好吗?你也不想想,你当初要是能在林家生个一儿半女的,他们也不会那么轻易地放弃你。”

“够了,别忘了,当初离婚案中原告是我!”

“是,你了不起,清高。白白浪费了一颗好树。要不是你们离婚,我现在也不至于来找你拿钱,林浩可比你大方多了。”

她翻了个白眼,毫不犹豫的在她身上插刀。

苏缈猛地瞪着她,“你到底要害我到什么时候才罢休,我求你,别再找他了行吗?”

她尖锐的声音将林春芳吓了一跳,古怪的看了她一眼,不耐烦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找他就是了。你记得把钱给我打过来。”

“伊木,曹睿,我们走。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送你们去读书,一个读着读着就和男人跑了,一个读着读着,把脑袋给读坏了,有钱不好吗?谁能离开了钱活着……砰……”

随着关门的声音,林春芳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苏缈颓然的坐在地上,扶着额头,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

因为白天的一些事情,她晚上去酒吧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这时候的酒吧人正多。她的打扮偏向知性,白衬衫加A字裙,裙摆的地方有一圈蕾丝,多了些性感。

周五的晚上,基本都是爆满的状态,她才入场,小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给她递了一根烟,“要抽吗?”

“不用了,今天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只是有个顾客点名要你。”

“点名?”

苏缈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小周支支吾吾道,“那个……也不是……他应该不知道你的名字,就是听他描述,我们都认为是你。”

“哦?顾客叫什么名字?”

“算了,带我去看看。”

苏缈倒是好奇,她不挂牌接客,也基本没人知道她的名字,就是每天都来场子里看看情况,发现问题的时候也好及时解决。

两人来到一处包厢门口,门微微的开着,小周正要敲门,被苏缈制止了,她从墙面上镜子里看到的人影已经知道是谁了。

“你先去忙吧。”

说着,她倒也不急,漫不经心的靠着门框,等着里面的人说完。只是很不巧,他们的谈论对象似乎是自己。

“你说缈缈姐啊,她可未必看得上你。”

这是米染,前些天来的妹子,要说那晚温盛予要不是和她离开了,米染的初夜恐怕是给了他。

想到这里,苏缈嘴角微微上扬,调整了个更加放松的姿势。

“她啊,有人包养。不然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你觉得她哪来的钱接手这么个大酒吧的。听说她家也没什么背景,家里还有些姐妹。”

“谁包养的她?”

“这个我怎么知道,只是我想这价格应该不低。不然她怎么从来不下场,之前有人出一晚十几万她都不肯下场,一个月没有个几十上百万,谁会拒绝这样的钱?大家都是在夜场混的,又能干净得了多少?不过是有些人只为一个人服务,像我们这种没来路的,也只能……”

米染在继续说着,温盛予眼睛直直的看着镜子里的女人,两人的视线在镜子里相遇,苏缈淡定自若,似乎对方在说的人不是她一样。

而温盛予只当她是默认了,心底一顿窝火。

“你要是能把眼前这位给伺候好了,人家说不定也能一个月给你几十上百万,对么?”

苏缈手放在门把上,后背倚上去,身子随着门而往后倒,纤细的身材展露无疑,在暧,昧的光线下,对男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诱,惑。

她声音轻轻浅浅,也听不出愤怒,倒是有几分调侃,米染脸色顿时一白,猛地弹起来,“缈缈姐,你……我……你怎么来了?”

她脸上带着尴尬的笑,苏缈随意的撩了一下头发,踩着高跟,漫不经心的往里面走,笑道,“抱歉,刚好路过,听到了一些似乎不该我听到的话。”

“缈缈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没关系,反正这件事也不是你第一个说了。去吧,十分钟以后过来,我想这位温先生可能找我有点事。”

说着,她抬眸瞥向温盛予,嘴角微微上扬,带着这种风月场所固有的暧,昧而不失礼貌的笑。

温盛予挑了一下眉头,身子往后倒了倒,找个更加舒适的姿势坐着,翘着二郎腿,手臂放在沙发的靠背上,往自己怀里看了看,“过来。”

苏缈有细微的怔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嗤笑着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与他的姿势没什么两样,若偏要说,便是她露在外面的大腿够细,够白。而且随着手搭在沙发上,衬衫往两边拉扯,隐约可见里面的浑,圆。

“听说你找我。”

她自己没什么感觉的问了一句,温盛予吞了吞口水,淡笑着移开目光,“是。”

“有事?”

“他给你多少钱?”

愣了一下,苏缈一时没反应过来,温盛予也不介意再说一次,“包养你的男人给你多少钱,我给他的双倍,怎么样?”

眉梢一挑,她向前倾着身子,手肘放在膝盖上,托着下巴,仔细端详这男人看了一会儿,“抱歉,我不和流,氓做交易。”

“呵……他难道是看上你的灵魂了?”

“与你何干。”

“与其找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不如做我的女人,这样你不用藏着掖着,每个月还能拿到双倍的钱,或者,他的功夫更好?”

风骚律师第二季

风骚律师第二季第三集

好你个厉漠南!

许诺心里已经对厉漠南在清算了。

这都一周了,他们夫妻见面,除了晚上之外,真没有几次了。

好啊,他不想见自己吗?

可以!那就让他不见了。

许诺直接收拾东西了,走人。

厉景琛为此是知道的,他知道许诺的身体健康的很,而且许诺身边又有各种人照顾,所以并不担心许诺离家的。

就这样,趁着厉漠南在外面的时候,许诺带着几个人离开了将军府。

没有去蒋胜男家,没有去认识的人家里,许诺可是拖着大肚子,去了国外。

阮瑶和靳黎珩所在的地方,实在当年阮瑶跟前夫结婚的地方。

这里,原本是靳黎珩最讨厌的,每每想起当初瑶瑶跟那个短命的前夫在这里生活好几年的时候,他就恨不得少了这个房子。

但是,也是因为怕阮瑶生气,他也真没有做下去。

他反而每次来,每次都要把房子做做改造,到现在,夫妻两人都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了,这里的房子,也早就成了靳黎珩和阮瑶独有的回忆了,当初那个前夫早就不见痕迹了。

但是唯有一点,那就是前夫的照片,还依旧在呢。

这会儿,靳黎珩背着手,在外面溜达了一圈之后回来,又琢磨着怎么把那个前夫的照片给挪走呢。

“瑶瑶,这个照片,我看着,要不换个地方?挂在这里,这么多年,应该收起来珍藏的。”

靳黎珩煞有介事的说着,而阮瑶也不知道听靳黎珩说过多少次了,每次他都要打主意把照片弄走。

这么多年,他还是这么小心眼儿。

阮瑶干脆当他的话是耳旁风,自己专注的浇花。

而门铃响起来之后,室内的智能管家立刻将门口的画面转换进来。

两人同时抬头,看过去。

“瑶瑶,开门,开门,是我!”

“碰!”

“哐啷……”

许诺听到了什么东西碰撞的声音,好吧,她这么突然来,肯定会吓到他们的。

“好吧,要不你先缓缓,我给你点时间接受一下?我先在附近玩玩了。”

“别走!”

阮瑶不管自己是不是见到鬼了,立刻让管家开门。

而许诺

也才笑了笑,带着身边的几个人,走了进来。

还没等许诺走进去,阮瑶和靳黎珩小跑了出来。

虽然是老头老太太了,但是两人的身体都很好,保养也不错,两人着急的跑出来,迎了过来。

待他们真的看到出现在眼前的许诺,还是三十年前的那个样子,年轻,漂亮,娇俏的样子,他们不敢上前,不敢去认。许诺红了眼眶,却还笑着。

“瑶瑶,你老了。恩,不过还是个可爱的老太太。”

“你……”

“真的是我!我被冰冻了三十年,今年刚醒来,是表姐夫穆容之把我救了的,我没死的。你看,我又怀孕了,这次肚子里应该是个女儿的……”

许诺还絮叨着什么,没说完就被阮瑶直接抱住了。

许诺也止住了声音,她也回报怀中的阮瑶,一个即使老了也是个漂亮可爱的老太婆。

两人什么话都不用说了,先哭了再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