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变青蛙(泰版)国语版

  • 主演:颂恩·宋帕山,婉娜拉·宋提查
  • 导演:陈铭章,刘俊杰
  • 地区:泰国
  • 类型:泰剧
  • 语言:泰语
  • 年份:2021
富二代kin(son 饰),是一家连锁酒店的总裁-冷酷无情而且性情骄纵。一次‘意外’让他碰到了小珠(vill 饰),一个看上去眼里只有钱的拜金女。因为这次‘意外’,Kin(son 饰)失去了记忆,个性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知不觉中对小珠(vill 饰)产生情愫。就在两情相悦时,kin(son 饰)的家人找来,并且还有深爱他的未婚妻。一些事情过后,kin(son 饰)原来的记忆渐渐恢复了,但却忘记了与小珠(vill 饰)的点点滴滴,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中去了。小珠(vill 饰)想尽一切办法为爱而战,但kin(son 饰)却认为她是个撒谎的拜金女。kin(son 饰)会记起对小珠(vill 饰)的爱吗?他又会选择谁呢?谁又是造成这一系列‘意外’的人呢?

王子变青蛙(泰版)国语版第一集

!--

-->

傅斯寒的步子忽地顿住,顾清歌收不及便直直地撞了上去,他的后背很硬,顾清歌鼻子都撞红了。

“记住,人前你是我的妻子,人后你什么都不是,明天要去医院,不许你把合同的事情泄露出去。”

顾清歌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可是你还没有答应我刚才提的条件。”

听言,傅斯寒蹙起眉,额前的青筋微微跳动,这个该死的女人……还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他忽地转过身,扣住娇小的她,将她压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啊——”

顾清歌惊呼一声,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傅斯寒那张俊脸猛地朝自己凑近,她惊得闭上眼睛,伸手去推搡着他。

傅斯寒眯起眸子,盯着这个被自己压在墙上一脸惊慌失措的小女人,她脸上的表情以及眼底的惶恐倒真不是演出来的,很真实。

难道……她是真的不想让自己碰他?

“呵~”傅斯寒突然冷笑一声,粗粝的手指钳制住她的小脸:“用不着欲擒故纵作戏给我看,因为无论如何,以后我都不会再碰你,明白?”

顾清歌仓皇之间抬起头,一双纯净如洗的眸子赫然跟他冰冷无情的眸子对上。

跟一个男人斗,她的力气终归是斗不赢他的,顾清歌只能当着他的面咬住自己的下唇,声音压低了几分。

“我知道了……”

样子可怜兮兮的,眼眶因为刚才跟他争执的时候而有些泛红,像一只受了欺负的小兔子,惹人怜惜。

怜惜?

傅斯寒愣住,同时也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真是可笑至极,他为什么要对这样一个女人产生怜惜的情绪?

傅斯寒退开几步,眼神冷冽地扫了她一眼,便抿着唇离开了。

顾清歌靠着墙站了一会儿,娇小的身子突然蹲下去缓了一会儿,才踱着步子回到属于她的沙发上。

躺下去以后,外头已经没了声响,顾清歌背对着大床,盖着被子却忍不住想掉眼泪。

明明之前她的天空是蓝色的,所有一切都是美好的,可是自从她答应了这门亲事开始,命运的齿轮好像就彻底转变了。

属于她顾清歌的纯净蓝色天空也不复存在了,她原有的世界也倾数崩塌,现在的她……似乎……真的是……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

顾清歌记不住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的,只知道第二天她是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给吵醒的。

她睁着惺忪的眸子,扭过头便看到了傅斯寒居然站在床边换衣服,他露出了健美的上身,然后顾清歌便注意到他有腹肌,然后便悄悄地数了数,发现居然是八块腹肌。

“看够了么?”冷得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传来。

顾清歌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傅斯寒已经发现她醒了,目光冷冷地望着自己。

她愣了大概两秒钟的时间,然后迅速地别开视线,转过身背对着他。

“我又不是故意看你的,谁让你在这里换衣服的?”

听言,傅斯寒冷笑了一声。

“这里,是我的房间。”

顾清歌顿时无语凝噎。

是啊,这是他的房间,他想在这里做什么便做什么,为什么还去顾及她是怎么想的?

可是,既然他不顾及自己的想法,那他又为什么不让自己看?

想到这里,顾清歌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底气,直接掀了被子坐起身,直勾勾地看向他道:“那你就不要怪我看了你。”

傅斯寒动作像是卡住了一样,然后朝她看来。

面对他吃人般的冷冽眼神,顾清歌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压低了好几分,她赶紧起身直接去了浴室洗漱。

正刷着牙的时候,傅斯寒却突然推开浴室的门,把顾清歌吓了一跳,差点把嘴里的牙膏泡泡吞下去。

“一会去医院。”

他冷声道。

顾清歌用清水漱掉嘴里的泡沫,“去医院?”

傅斯寒打量了她身上那身土气的衣服,抿唇冷冷地道:“记得换掉你这身衣服。”

顾清歌愣在原地,低头看了自己的衣服一眼。

因为跟他住在一起的关系,所以她没敢换睡衣,只能翻了一件小熊款的卫衣加打底裤穿上,可现在他却一脸嫌弃的样子。

反正是要去见长辈,穿成这样得罪他了么?

不过最后顾清歌还是去换了身衣服,白色的衬衫加牛仔裤,虽然简单,可却落落大方。

可傅斯寒看到她这身打扮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蹙起眉看了她半晌,感觉到他的目光逐渐不悦,顾清歌低下头小声地道:“如果是见老人有的话,那我这样穿会体面些。”

听言,傅斯寒这才将目光落到她的脸上,冷哼一声:“你也知道你平时穿得不体面。”

顾清歌有点生气。

她哪里是穿得不体面,只是他们有钱人跟她们穷人的世界不同罢了!

她没有那么多钱,不可能拿自己辛苦攒了那么久的钱去只买一件衣服而不顾其他。

她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跟在他的身后走,心中思绪万分。

猛地,傅斯寒的步子停了下来,顾清歌猝不及防地撞了上去,她捂着额头退了几步,抬头就看到傅斯寒眸子不悦地盯着她。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傅斯寒收回目光,气息冷冽地上了车,顾清歌这才跟着坐了进去。

后车座只有他们两个人,进去以后,傅斯寒便闭起了眼睛,声音清冷:“开车。”

车子开动,顾清歌坐在车里却如坐针毡,因为坐在左侧的傅斯寒气息很冷,而且冷中带着强势,再加上他闭着眼睛似乎在休息,让她几乎都不敢动弹半分。

生怕弄出一点声音吵着他,然后他又要用那双冷冰冰的眸子来扫着自己。

大概是太紧张了,顾清歌觉得后背居然有点痒,她动了下身子,挠了一下后背。

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细小的动作,傅斯寒居然就睁开了眼睛,然后朝她看了过来。

顾清歌的动作一顿,然后僵住。

她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眼神冷冷的,像冰渣子一样。

她将手收了回来,不敢动弹。

于是傅斯寒很快又闭上了眸子,可是不到一会儿,顾清歌又觉得后背不舒服了。

她有些窘迫,为什么今天后背总是频频觉得不舒服,难道是有头发落进去了?

顾清歌的皮肤很敏感,一根头发就能让她不舒服半天。

王子变青蛙(泰版)国语版

王子变青蛙(泰版)国语版第二集

沈崇别过脸去,不再理她,只单独取下固态盘,动作飞快的重新把笔记本电脑拼好,然后起身给她摆桌子上开机。

二十秒后,他指着其中一个标注了日期的文档,“是这个吧?是这个吧!是这个吧!!”

林知书嘴直抽,“是。”

“那你问那么多干嘛!真是的,受不了你们这些电白!”

林总给沈爷喷得狗血淋头,接过笔记本,重新打开文档,尴尬笑笑,“好吧好吧,我错了,那我现在工作了?”

“好!机械硬盘里的资料你还要不?我应该能找回大部分。”

“这你也会?这不是很专业的事吗?”

“你……”

“要要!谢谢你啊,亲爱的孩子爹!亲爱的老沈!”

“算你识相。”

重新看到自己先前慢慢构思及完善的文案,林总心头长舒口气,写这种东西,还是第一感觉更好。

真得谢谢他,欣欣没说错,沈崇还真是万能的。

就是有点不温柔。

“真是的,都不知道耐心点。”

她小声嘀咕道。

背后地上又传来沈崇幽幽的声音,“你说什么?大声一点呢?”

“咳咳,我说家里有个男人还挺好,要以前的话,今晚我就得浪费一夜时间,那什么机械盘里的东西也得放弃了。”

“算你识相!”

明亮的书房灯光下,女人坐在书桌上,全神贯注的检视着自己写的文档,时不时修改一下。

男人则盘腿坐在地上,身边地面摆放着他自己的电脑,还密密麻麻的四处摆放着各种工具套件。

女人时不时敲打键盘,撰写着牵扯数十上百亿资金的规划文案。

男人手上的各种电控笔时不时闪烁亮光,修复着价值仅仅数百元的机械硬盘。

各自忙碌的两人,在这小小的书房里组成了一副既和谐,又美丽的画面。

不知多久过去,林知书轻轻伸个懒腰,揉揉惺忪的眼睛,终于搞定正事,颇有些放松的慵懒。

她回头看正全神贯注盯着屏幕上修复进度的沈崇,被这男人认真的表情迷住了。

沈崇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帅哥,他的五官绝对和精致两个字搭不上边。

林总见过很多一看就帅得让人惊艳的男人,曾经就有不少娱乐圈鲜肉级帅哥向她发起过攻势,但这些人的下场无一不是绝望。

她从不会对旁人产生心动的感觉,只有厌恶。

但现在沈崇这专注的眼神,却让她略感着迷。

都说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沈崇此时的眼神清澈、平静,他看显示器如同在看世间最美的宝石那样迷醉。

林知书笑了,那是我的机……机械盘。

世间的女人,还有什么事能比看着自己男人为自己的事而全神贯注更幸福?

她又想起前天那个沈崇挥斥方遒的下午,他在众人面前侃侃而谈,气势凛然,也是为了我。

她脑子里又回想起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夜晚,迷迷糊糊隐隐约约的听了一夜鼠标敲击声,显示器还时而闪烁变幻出亮光,让自己那一觉睡得不算安稳。

但当时自己心中却没半分不耐,只有满足。

这男人或许有很多缺点,但他的优点却又比缺点更明显。

随着电脑上的进度表走到百分百,沈崇满足的长舒口气。

舒服,几近完美的物理修复率,接近百分之百的数据找回率,也就只有自己这种大佬中的大佬,才能做到吧。

这才是他最有成就感的事,以至于他下意识打了个响指,回头打算炫耀一下,“老林……呃……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做贼心虚的林知书赶紧别过脸去,“谁看你了?”

她脸很烫,仿佛又回到那天发烧时的感觉。

“好吧。对了,现在你这硬盘里的东西已经全部转移到了我电脑里。你有没有多余的移动硬盘,我拷贝给你,大概七百多个G,有点大,在线传输太慢了。”

林知书想了想,“有是有,但在蒋姐的房间里,这会儿蒋姐已经快睡了吧。”

“哦,那就改天拷?”

“行。”

沈崇想了想又觉得不对,抬手点开文件夹,问道:“你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商业机密吧?我带回去你该不会给我吃官司吧?”

林知书气哼哼的甩掉拖鞋,抬起脚去戳他,“就你贫!商业机密肯定有,但我能给你吃官司?”

沈崇随意的抬起左手接住她的脚,翻白眼,“天知道你的,说到工作就六情不认的家伙。”

同时,他右手又操纵着鼠标,一个个的检查里面的子文件夹,看着里面分门别类的项目资料文件夹名,果真不少机密档案呢。

“对啊,我要告你,到时候法庭见,你现在已经用眼睛看了,至少得赔个几千万吧。如果赔不上,法庭就让你给我打工,懂不?”

沈土豪表示淡定,“放心,赔的上。”

同时,他手指一滑,脑子里完全没想那么多,点开了一个叫“个人照片”的子文件夹。

林知书还在努力的试图把自己脚抽回来,没去留意显示器,“这么能耐?那我就故意让公司受点损,亏它个几亿!看你怎么赔。咦,你在看什么?”

“照片。”

沈崇滚动鼠标滚轮从上往下疯狂的拉,这里上千张全是照片,大半都有欣欣,有些是林知书和欣欣的合照,还有些是欣欣一个人站在雪地里。

拍照地点是世界各地的风景名胜。

只有少数是林知书的单人照,不过这部分都是她自己自拍的,甚至能看见自拍杆的影子。

这些年里,林知书带欣欣出门旅游的次数不多,但每一次都会留下大量的照片。

照片从欣欣刚出生到最近半年不一而足,沈崇一下子就看入迷了。

他从未看到过这么多欣欣的照片。

人世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

在影集里顺着时间轴看孩子一点点长大,却是将这幸福的感觉压缩到短时间里,带给沈崇格外强烈的冲击。

在欣欣呱呱坠地直到五岁之前,欣欣的生命中几乎没有他,只有林知书和蒋玉。

这是沈崇的遗憾,幸好现在还来得及弥补。

见他入了迷,林知书也不打搅他,而是在旁边一齐盘膝坐了下来,和他一起透过照片看着欣欣成长的点点滴滴,脑子里又根据每一张照片回忆起当时的场景。

这也是她忙忙碌碌的这几年时间里,少有的温馨惬意的片段。

在翻到她自己臭美的自拍时,她稍许有点脸红,但沈崇却没多看,而是迅速翻了过去。

良久,沈崇叹了口气,合上文件夹。

林知书在旁边挽住他的手臂,说道:“以后,我们一起带欣欣出门旅游?”

王子变青蛙(泰版)国语版

王子变青蛙(泰版)国语版第三集

和萧聿在楼下聊了一会儿后,苏妍心便上楼去了。

琴房。

苏妍心没有走进去,怕影响到田甜。

她就站在门口,看着琴房里的一大一小两人。

田甜的声音很小,不过小丸子能听到就可以了。

苏妍心不知道田甜跟小丸子在说什么,但是小丸子听的非常认真。

眼前的这一幕,让苏妍心感觉到了田甜的耐心。

她不是那个只会板着脸的抑郁症患者,她是有灵魂有思想有血有肉的。

苏妍心想到了自己刚才跟田甜说上学的事时,田甜的反应。

或许,田甜更喜欢跟小孩子在一起吧!

毕竟小孩子不知道抑郁症,就不会把她当异类来看。

而去上学的话,她会被当做异类。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午餐时间到了。

苏妍心来喊她们吃饭。

小丸子听到吃饭,开心的从琴房跑了出来。

苏妍心让她去把田甜牵出来,她便听话的跑去把田甜牵了出来。

午餐之后,是午休时间。

苏妍心给田甜安排了客房,让她休息,但是她并没有去客房休息,而是去了琴房。

苏妍心没有干涉她的自由。

带小丸子回房间后,苏妍心立即小声问小丸子:“你觉得小姨教的怎么样呀?”

小丸子的小脑袋窝在苏妍心的怀里,声音甜甜脆脆中带着一丝慵懒:“很好啊!”

“比之前的钢琴老师教的好吗?”

“恩!”

“你都听的懂吗?”

“……妈妈,很难的,我要慢慢学……”小丸子倒是诚实!

如果说听不懂,肯定会被认为很笨。

“恩,你慢慢学,妈妈没有催你的意思……你困了就睡吧!妈妈去看看爸爸在干什么。”苏妍心将女儿放到床上后,便准备出门。

但是被小丸子叫住了。

“妈妈,你来陪我睡嘛!我们俩在这儿,爸爸肯定会自己过来的!”小丸子对爸爸特别了解,“我是爸爸的小宝贝,妈妈是爸爸的大宝贝,爸爸的两个宝贝都在这儿……爸爸怎么会不来呢?”

小丸子的话,惹得苏妍心嘴角上扬。

苏妍心陪小丸子在床上躺下后,没多久,小丸子便睡着了。

在小丸子睡着后,萧聿还没过来,所以苏妍心轻手轻脚下床,去找萧聿。

刚才午餐的时候,萧聿接了个电话,之后就有些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应该不单单苏妍心感受到了,田甜应该也感受到了。

就在苏妍心出门准备去找萧聿时,没走几步远,萧聿便上楼来了。

“你干嘛呀?刚才谁给你打的电话?搞得那么神秘。”苏妍心随口问道。

萧聿沉默了几秒后,薄唇轻启:“你爸之前的律师。”

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萧聿的脸上是苏妍心怎么也看不懂的神色。

“我爸之前的律师?”苏妍心将这几个字重复了一遍。

“恩。关于你爸的财产……”

傍晚。

田真儿来接田甜。

母女俩回到家里后,田真儿像往常一样,先问苏妍心那边有没有什么情况。

田甜这一次抬着头,直视着母亲的眼睛:“唐易天的律师来找苏妍心了,不是找你……你死心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