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七季

  • 主演:大卫·卡罗素,艾米丽·普格特,亚当·罗德里格兹,坎蒂·亚历山大,乔纳森·托戈
  • 导演:乔·施佩尔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8
本剧集并非《犯罪现场CSI》,香港将这两套剧集分别译为《灭罪鉴证科》(CSI)和《鉴证行动组》(CSI Miami),后者是继《CSI犯罪现场》影集走红后,延伸其故事背景但主角、场景推陈出新并有别于《CSI犯罪现场》的影集,由大卫卡鲁素、艾蜜莉普克特、亚当罗德立克、罗瑞考克兰主演。本剧自从在美国三大电视网之一的哥伦比亚(CBS)播出以来,就赢得高收视率及良好口碑的评价,并且还下创收视新高,成为过去八年中所有无线电视台影集中收视率最高淖髌贰S斜鹩凇禖SI犯罪现场》的主要场景城市--拉斯维加斯,本剧集场景发生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以当地办案人员为故事主轴,描写他们是如何地透过高科技的辅助,以及巨细靡遗的传统办案手法,破解一个又一个待解的刑案。

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七季第一集

看到她又回来了,顾卿言才收敛起脸上的脾气,对着站在一旁的几个佣人,呵斥道:“都下去。”

佣人们纷纷退了下去。

顾卿言阔步朝苗喵走来,阴阳怪气道:“我还以为你忘了回家的路了呢,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苗喵站在那里,整个人仿佛被抽了灵魂一样,脸上也木讷的毫无血色。

她绕开顾卿言,一步一步踉跄的往前走。

顾卿言看她脸色那么差,心里不由得狐疑起来,他又跟上来,拦在苗喵面前问,“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苗喵又停下步伐,抬头望着面前的男子。

就那么静静地望着他,苗喵想起了别人眼中的顾卿言。

他们都说,顾卿言很厉害,没有他办不到的事,他比天神都还厉害,那想来他能救回自己的孩子吧?

想到这里,苗喵忽然红了眼眶,一把抓着顾卿言的手,情绪激动的道:“顾卿言,你还想我原谅你,好好跟你过日子吗?”

顾卿言不明白这女人是怎么了。

怎么这么奇怪?

但是面对她的问题,他斩钉截铁的应道:“自然是想你好好跟我过下去的,你今天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这女人怎么一出去就变了个样回来。

昨天的她,不是还很能吵的吗,怎么现在忽然变得这么颓废?

苗喵不想隐瞒他,乔誉痕说的对,顾卿言人脉广,或许他能有别的办法呢。

她眼巴巴地望着顾卿言,告诉他:“你知道吗,乔亦扬叛变了,我的孩子跟父亲下落不明,我听乔誉痕说,是因为少爷太过聪明,威胁到了乔亦扬的地位,所以乔亦扬才对他们下手的。”

“顾卿言,你不是很厉害吗?你帮我把少爷和父亲找回来,将他们平安的带到我面前,我就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跟你闹了,我会好好跟你过日子,永远也不会再离开,可以吗?”

连乔誉痕都束手无策的事,苗喵知道,这事应该很棘手。

她现在悔不当初,只要孩子跟父亲能平安回来,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你说什么?乔亦扬叛变了?那他把孩子怎么了?”听了苗喵的话,顾卿言也极了。

苗喵摇头,“我不知道,所以我要你想办法去找啊,只要你能将他们平安的带来我身边,我什么都答应你。”

孩子是她亲自送走的,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自责难受。

所以她一定要少爷平安归来,否则她这后半辈子,都会坐立不安的。

听了苗喵的话,顾卿言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好声的宽慰她,“你放心,我会的,这事你跟我说了,就算你不跟我做交易,那是我的孩子,我也会将他找到带回来的。”

知道自己的少爷生死未卜,顾卿言心里不比苗喵担心,但他却十分镇定,告诉苗喵:“你先上楼陪着孩子们,我这就出去叫人去打听,等我的消息。”

苗喵点了点头。

顾卿言放开她,一刻都没有逗留,疾步朝大门口走。

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七季

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七季第二集

一个人影从人群中走出,神色从容自若。

众人循声看去,竟是叶纯阳从玄机子身后走了出来。

“叶小宝?”

各峰真人面露诧异,尹姓中年亦是满脸狐疑。

“师弟,切莫逞强。”

玄机子皱眉道。

在叶纯阳为门下弟子赏赐丹药之时,玄机子便知道对方于炼丹之术,有着不凡的造诣。

可是回尘丹非一般灵丹,连紫霄真人这位公认的炼丹大师都束手无策,他如何能炼制出来?

“师兄放心,在下自有分寸。”叶纯阳淡然道。

“哼,非是本人轻视于你,不过你以为回尘丹是谁人都能炼制的吗?而且易太长老修为已到结丹后期,凭你区区法力中期如何能为他医治,若稍有差池,你可担得起罪责?”

紫霄真人起初先是一怔,见说话之人竟是叶纯阳,不由得冷冷说道。

一旁的沐灵儿也大感惊讶。

她想说些什么,但忽然想到多年前与此位在西北之地初遇时,对方拿出的古丹,心中为之一动,最后闭口不言起来,甚至心中有些期待起来。

叶纯阳望了紫霄真人一眼,道:“真人既是精于炼丹,应是知道炼丹乃在于丹方、手法、神识以及经验等各项,而非是以修为定论。”

“你的意思,是本座经验不及你了?”

紫霄真人眉梢一挑,似怒非怒的轻笑道。

“在下不敢。”

叶纯阳不卑不亢道。

“回尘丹虽是上古偏方,但在下曾有幸接触一二,炼制起来应是有几分信心的,而且眼下易太长老情况危急,与其在此虚耗,不如让在下一试。”

听得此话,众人一时震惊起来。

回尘丹的复杂乃是世间炼丹师都感到棘手,这小子竟如此夸下海口,莫非他以为天下的炼丹师都是儿戏不成?

“嘿嘿,本人虽不知你的炼丹术如何,不过小子此番话未免太狂妄,且不说炼制回尘丹的药材万分难寻,便是炼制此丹需要强大的神识方能控制,你认为自己有此神通了吗?”

紫霄真人露出轻蔑,无论这小子是否真能炼制回尘丹,此番站出来就等同无视他的存在,此等恶气如何能忍。

叶纯阳笑而不答。

实际是他不想再解释了。

见他这般无视之状,紫霄真人心中更怒。

他面色一沉的想要再说些什么,尹姓中年突然挥手制止。

“叶小宝,你说你能炼制回尘丹,有几成把握?”

尹姓中年看了看叶纯阳,目中掠过奇色。

听陆青云等人从灵天界带回的消息,此位似乎在与无天门高手斗法时显露了元神,能在法力期修成元神,足以证明他的神识远超常人,说不定真能炼出回尘丹。

如今天奇门与无天门情势紧张。

易姓老者万万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否则整个宗门将迎来灭顶之灾,因此尹姓中年也只好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

但毕竟未曾亲眼见到过这叶小宝的炼丹术,还是需小心谨慎一些。

叶纯阳迟疑了一下,道:“约有七成左右。”

回尘丹对旁人来说或许是天大的难事,但是对于他这从圣纹古鼎上得到过上古丹方传承之人来说,却是举手之劳,况且他的神识堪比结丹修士,炼制此丹可谓十成十的把握。

不过未免招人怀疑,叶纯阳自是要表现得由几分难度的。

此话一出,各峰真人均是倒吸一口气,纷纷愕然起来。

叶纯阳皱了皱眉,莫非自己将炼丹的把握说得太低了些?

早知如此应是说个八成的。

可他不知道的是,众真人之所以震惊是因其言道有七成把握,已是非一般人所能达到,他仅是一名法力修士,而且年纪轻轻,叫人如何不惊?

紫霄真人讥笑一声,炼制回尘丹的难度世人皆知,连他都不敢说有此把握,这小子凭什么敢如此夸大。

不过紫霄真人自恃身份,纯当叶纯阳是一只跳梁小丑,也不开口反驳。

尹姓中年心中惊了一惊,眉头紧皱的打量着叶纯阳,道:“易太长老的情况相当凶险,叶小宝,你可知此事非儿戏?”

“晚辈自然知道。”

比起以往炼制的丹药,回尘丹对叶纯阳来说不过小菜一碟。

“若你不能炼制回尘丹又该如何?”尹姓中年再道。

“任凭处置。”叶纯阳自信道。

尹姓中年神色微凝,这小子未免太镇定,莫非他真的有信心能炼制回尘丹不成?

此位也非犹豫之人,当即点头,“既然如此便姑且让你试一试,不过若你无法炼制回尘丹反而耽误了易太长老的疗伤之期。本人也绝不饶你。”

说罢举手一挥,殿门再次打开。

在这节骨眼上,尹姓中年只能选择相信。

吃惊、质疑、冷眼各色的目光聚集在叶纯阳身上。

他面如古水,全然无波。

向尹姓中年抱拳颔首后,随其一同步入殿内。

望着叶纯阳消失的背影,紫霄真人冷哼一声,站定远处未曾离去,似乎就要守在此处,看对方究竟是否真能炼出回尘丹。

各峰真人也面带疑色的不肯离去。

沐灵儿徘徊在殿外,脸上难掩忧心之色。

虽然知道叶纯阳能炼制古丹,但毕竟未曾亲眼见过他的炼丹术,而身为易太长老的弟子,对是否真能炼成回尘丹替其疗伤,还是有些担心的。

叶纯阳并不在意他人的目光。

随尹姓中年走入七星殿后,周围安静下来,但此时偌大的大殿内空空荡荡,只有阵阵紊乱的灵气在四处游走着。

殿前首位则端坐着一个人影,周身乌光缭绕,头发有些散乱,气息也浮沉不定,但无形中带给人窒息般的灵压。

此人,正是修炼秘术而走火入魔的易姓老者。

诡异的是,此老手上升腾着两团莹白色的灵火,看似火焰,却在燃烧时弥漫出阵阵寒气,使老者半截身体都处于冰封之中。

而且此寒焰中有电光闪烁,实是诡异至极。

但是当叶纯阳看到老者手中此焰时,神色不觉一凝:“果然是冰霜雷炎真诀。”

冰霜雷炎真诀是天奇门数种失传秘术之一,包含在归一道经之内,此诀叶纯阳曾在藏经碑中见到,是以一眼能认出来。

此诀可聚天地寒气和九霄雷霆之力,释放出莫大威能,但非是冰灵根或雷灵根之人修炼极其危险。

叶纯阳虽然在藏经碑见到过此诀的法门,但因灵根不符而没有修炼,而且此诀早已失传了,除了天玑峰藏经碑之外并无完整法门。

看来易姓老者修炼的只是残缺的一部分,所以才导致走火入魔。

不过易太长老不可能不知道此诀需冰灵根或是雷灵根方可修炼,莫非此老也是异灵根之人?

想到某种猜测,叶纯阳不禁吃了一惊。

看来天下还是奇人异事的多,难怪此老当初非要抢着拥有冰灵根的沐灵儿收入门下,看来他是想让其继承自己的衣钵。

“叶小宝,易太长老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需要何种药材炼丹尽管开口,本人即刻命人到灵材阁取来。”尹姓中年叹了一口气道。

叶纯阳想了想,取来一枚玉简以神识复制下一份药材清单:“炼制回尘丹所需的药材,晚辈都已复制在里面了,前辈只需让人按此清单采药即可。”

事实上,叶纯阳在灵天界结界夹层中,所得的众多灵药足以炼制回尘丹,但他并不想在人前暴露,是以将清单列出。

尹姓中年接过玉简探了探,面上露出惊疑之色。

这玉简所述的药材大多珍贵异常,甚至是门派中珍藏了数百年的灵药,不过好在所需药材虽是珍贵,凭天奇门的底蕴倒也可以收集完整。

当即此位倒也没有多说的将玉简传出殿外,马上让人取药去了。

叶纯阳没有多言,兀自在殿内盘坐而下。

尹姓中年则面有疑虑,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让其一试,随即来到易姓老者一旁施法布阵助其稳固气息。

不多时便有弟子将药材送来,叶纯阳清点一番后即挥手祭出六戊寒元鼎,张口吐出一道灵气,鼎内立刻火光大盛。

“无极荒火?”

尹姓中年的目光,被叶纯阳祭出的火光吸引。

以他的眼力自然认出这天地灵火。

传闻上古修士便是引用此火炼丹,而且威力绝伦,可焚万物,只是这等聚天地灵气形成的真火早已绝迹,这小子是如何得到的?

而且他这口丹炉似乎品质不凡,非但没有在荒火的冲击下有所炙热,反而有屡屡寒气滋生,两者相辅相成,端的是玄妙万分。

“看来此子身上确有许多秘密。”尹姓中年目中难掩惊色。

但他并无猜忌之心,人人皆有秘密,何需刨根问底,只要这叶小宝能炼出回尘丹,为易姓老者疗伤即可。

叶纯阳料到祭出六戊寒元鼎与无极荒火,必定会让尹姓中年有所猜疑,不过他没有在意。

此番出手炼丹是念在易姓老者于自己有维护之恩,况且此位是天奇门的顶梁柱,若其倒下,无天门势必大举进攻,救下此位也是存了自保的打算。

想到此处,叶纯阳不再有顾虑,袖袍一卷,药材纷纷落入鼎中,随后放出神识控制火温。

回尘丹的炼制并非太过复杂,在寒鼎与荒火的特效加持下,被火光席卷的药材,很快被提炼出精纯的药力,于鼎中相互融合。

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七季

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七季第三集

听闻玉猪龙有些眉目,云极点点头。

玉猪龙只是个引子而已,能引出真正的庚金,与龙家的重木类似,远远达不到云极所需要的数量。

想要炼制出重返诸天万界的飞行法宝,一节重木一块庚金可不够。

云极所需的只是线索,有了线索,才能找到更多的材料,只有大量的材料,方可炼制出真正的飞行法宝。

接连三天,云极都在第十宿舍闭关炼器绘制符箓。

即将年关,千银寺之行被定在了大年夜的当晚。

鸦池玉井可是千银寺的宝贝,井里的灵泉是论克卖的,那群和尚绝对不会允许有人下井里去。

这与钱财无关,一旦被人知道有人下井,灵泉水的纯净程度必定会遭到质疑。

想要潜入井口下面,只能晚上行动,而大年夜的当晚,看守相对会松懈许多。

明天就是大年夜了,云极在炼制出木人魔与诸多符箓之后,停笔休息了一会。

窗外,牵着小雪獒的秦小川正和尹龙声发生了争持,原因是他的小白一遇到尹龙声就不走了,赖在尹龙声的脚边对这位副校长极其喜欢。

只有小白赖上尹龙声的时候,龙晗才会跑下楼,趁机逗弄一番小白狗,时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大门口,阿聋踮着脚锁好了铁门,背着手摇着头,晃回了他的仓库。

六号楼的窗户后面,苏文正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小白狗与几人的嬉戏,他很少下楼,像个没有朋友的孤家寡人。

偏过头,发现邻居在看他,苏文尴尬地笑了笑,拉上了窗帘。

偌大的第十宿舍,不过寥寥几人,而这几个人,都不太正常。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看着小白狗摇着尾巴在尹龙声的脚面上左扑右扑的可爱模样,云极的眼中现出了然的神色。

“尹龙声,你又是谁的忠仆呢。”

雪獒还小,尽管是妖族中最为亲近人族的犬族,也无法放任不理,需要将其完全慑服,收为灵兽。

收服雪獒不急,云极有着足够的把握,倒是那只倔强的幽狸,被关了很多天依旧须毛炸立,在法阵中呜嗷直叫。

点指时钟,展开法阵,幽狸出现在屋子里。

“还是不肯说,是么。”

嗷呜!

回答云极的,是幽狸愤怒的吼声,这头狸猫探出利爪抓来,可惜被阵法困住,虽然近在咫尺,却碰不到云极分毫。

“既然不说,就等着你的主人来吧。”

摆摆手,将阵法关闭,幽狸的影子消失不见。

这么多天过去了,幽狸的主人并未露面,云极倒也不急。

晚些时候,天刚刚擦黑,有人在第十宿舍的大门外敲门。

敲门的方式很特别,没用手,用的是脚,仿佛嫌弃大门肮脏。

敲门的,是个带着棒球帽的年轻人,一身休闲装,大晚上了还带着很大的墨镜,留着一条辫子,看不出男女。

敲门声吵得阿聋很不耐烦,探出头来喊道:“你找谁!”

“找我的猫。”来人龇牙一笑,洁白的牙齿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尖利。

“第十宿舍没有猫,走开,别处找去。”阿聋不耐烦的呼喝着,想要让对方离开,他正要睡觉呢,扰人清梦的家伙实在可恶。

“我的猫,就在院子里,我能闻到它的味道。”带着棒球帽的年轻人语气平静,说完阿聋愣了愣。

“闻?”阿聋狐疑的看着对方,一时想不通对方所说的闻,是什么意思。

“贵客上门,请进来吧。”尹龙声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这位老者此时的脸色有些凝重,失去了平常的和蔼。

阿聋不明所以,既然尹龙声说了,那就开门好了,反正人家尹龙声才是负责人。

“把我的猫,还给我。”来者径自的走了进来,站在院落里,瞥着尹龙声,古怪的说道:“你这个叛徒。”

“请注意你的言词,少主,这里是人类的地界,不是妖族的地盘。”尹龙声的话更加古怪,很明显,两人认得,而且还有着莫名的关联。

阿聋扣了扣耳朵,没理睬两人的谈论,摇摇头继续回去睡觉了,他就一看门的,多管闲事可不是他的作风。

“他来找我的,我来解决吧尹伯伯。”

龙晗的身影走出了楼宇,美目泛着寒芒,盯住了来者,道:“想来交手随时奉陪,别找那些没用的理由,第十宿舍里没人养猫。”

龙晗一走出来,尹龙声非但没有轻松,反而更加谨慎了起来,目光锐利。

汪!汪!

小白从草堆里窜了出来,它已经认为第十宿舍是家了,闻到外人的味道自然要叫上两声。

“这是……雪獒!”

带着棒球帽的青年低呼了起来,身形一动居然绕开了尹龙声与龙晗,探手抓向小白。

奇快的速度,犹如电闪,遛狗的秦小川甚至没看到有人扑过来,就连龙晗与尹龙声都没反应过来。

抓向雪獒的手,被一只脚踢中。

啪的一声,青年的手被震开,他诧异了一下,看到出脚之人的时候,犹豫着没在出手。

出脚的,正是走出院子的云极。

小白这时候变得老实了起来,每当它看到云极,会变得不太敢乱动。

“你的狗?”

青年人摘下了墨镜,眼底掠过一丝蓝芒,正是车神挑战赛上灰车的副驾驶,幽狸的主人。

“进来坐吧。”

云极淡淡的瞥了眼对方,回身走进七号楼,道:“你的猫,在我手里。”

“原来你就是那傻猫的主人啊!”秦小川一听顿时大怒,翻出手背的伤口,道:“你家猫挠人,我缝了三十多针!医药费你给报了吧。”

医药费对方没有,根本没看秦小川一眼,跟着云极进了七号楼。

龙晗与尹龙声之前还在如临大敌,这时候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莫名其妙。

准备好了要和对手血拼,不料强敌不是来找他们的,而是另寻旁人。

暗咬银牙,从来没体会过这种被忽略感觉的龙晗,直接进了七号楼,尹龙声不放心也跟了进去。

“来头不小啊,什么少主,咱们也进去看看。”秦小川嘀咕着抱起了小白,随着尹龙声走进大厅。

远处,二号楼的方向,金斤教授正站在阳台上,手里拿着特殊的遥控器,犹豫着要不要按下去。

他紧紧皱着眉,自语道:“引狼入室啊云极,对上那家伙,可不能大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