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盘腿坐~姐姐、弟弟和我~

  • 主演:井上真央,尾野真千子,村上虹郎,手塚理美,南果步,岸部一德
  • 导演:野尻克己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ピアノ講師を辞め、目標も定まらないまま日々を漫然と過ごす秋子(井上真央)。ある日、姉?春子(尾野真千子)から、ひきこもりの弟とともに緊急招集をかけられる。死が迫った父の遺産を「愛人」から守るために力を合わせて戦おうというのだ。姉の強引さに巻き込まれ、気乗りがしないまま、あれこれと動き回る秋子は、次第に姉や弟の気づいていなかった一面を知ることになる。やがて、真夜中に実家に忍び込んで金庫を盗み出すことになり… ユーモアと涙、温かさに包まれた人間讃歌。

夜晚的盘腿坐~姐姐、弟弟和我~第一集

“想不到那个叫云菲菲的小妞给我买的衣服竟然这么合身,我敢肯定,她刚才肯定偷偷的看过我的身材了,而且还量过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知道我的衣服的尺寸是多少?”

房间内,项阳将身上的粉红色的睡衣给脱下来之后,将云菲菲给他买的内衣换上,诧异的发现云菲菲给自己买的衣服竟然非常的合身,大小尺寸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的差距,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样,见此,他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真是亏大了,竟然全身都被看光了,而且就连大小尺寸都被看光了,还好那是两个小妞,如果是男的的话,我肯定会杀了他。”项阳嘀咕着,他不在意被美女给看光了,但是却不可能让一个男的给他洗澡,将他给看光了,他可没有那种嗜好。

接下来,项阳将外套也穿穿上了,云菲菲给他的外套乃是一件白色的休闲服,类似于项阳的世界的运动服一样,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穿在项阳的身上却非常的合身,就好像是专门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而后,项阳在袋子里面找了一下,发现云菲菲竟然还非常贴心的给他买了一双运动鞋和袜子,在这一刻,他顿时被感动到了。

“这小妞虽然火爆,但是却也非常细心啊,不仅内外衣服全都给自己买了,就连鞋子也给自己买了一双,啧啧...”

项阳将鞋子也穿上之后,自己站在镜子面前,仔细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表人才说的就是我啊,难怪武轻云那个小妞会爱上我,还偷偷的占我的便宜,如果我是女生的话,见到了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我也会瞬间就喜欢上对方啊。”

“只是有点儿可惜了,我竟然也会遇到被天地规则所压制着,一身真元力都无法动用。”

而后,项阳马上又叹息了一声,对于自无法动用一身真元力感到非常的遗憾,要知道,他在得到天地本源之力的入体之后,曾经动用‘天地烘炉’来炼化天地本源之力,将无穷的天地本源之力炼化为自身的能量,虽然由于受到境界的限制,使得他在炼化了无数的天地本源之力之后,还是无法真正突破到非常强大的境界,但是,起码他现在的修为也相当于分神期的程度了,当然,他的肉身之力也非常恐怖,虽然没有真正检测一下肉身之力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在经过了天地本源之力的淬体,再加上万灵圣体的初步入门,使得他的肉身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了。

“要想办法打破天地规则对我的限制,否则的话,修为无法动用,对我的影响太大了。”

项阳轻声自语着,除了肉身之力能够动用之外,他的一身真元力全都被限制住,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当然,不幸中的万幸的是,他的肉身之力还能够动用,而且没有丝毫的限制。

“每个世界的修行之人之中,肯定都会有肉身之力很强的人,因此,肉身之力强大了,其实不管到什么地方一般都不用担心修为会被天地规则的限制,果然,修行之人,内外兼修的练气士之道才是真正的根本所在啊。”

在这一刻,项阳感悟到了很多,想他身为上古练气士的一员,内外兼修,因此,在到了新的世界之后,就算是受到天地规则的制约,真元无法动用也不用担心,毕竟,他还有肉身的力量能够动用呢。

“咳咳...”

而这时,项阳忽然间捂着心口咳嗽出来,他的嘴角有一缕鲜血溢出来,在这一刻,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低声自语道,“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的力量比我那个世界的强大的多了,这一次被重伤,还有一股毁灭之力在体内破坏着,短时间内是无法恢复了,可惜的是,不能动用真元力之后,就无法炼丹,要不然的话,直接开炉炼制一炉的神丹,足以瞬间恢复伤势。”

项阳心中非常无奈,原本他刚刚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整个人出现在高空之中,就是因为无法动用力量才会直接摔了个底朝天,并且砸死了好几个小混混,那时他本以为是因为之前被自己那个世界的天地意志禁锢了行动能力才无法动弹的,如今想来,并不是自己那方世界的天地意志的作用,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是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限制着自己的行动能力。

“虽然无法动用力量,但是,疗伤总可以吧。”

项阳低声自语着,眼见着门已经被关上了,发现云菲菲和武轻云两女已经远离后,他直接在床上盘坐着,进入修炼的状态。

“轰...”

“噗嗤...”

伴随着项阳九彩真元运转起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大变,猛然间吐出一口鲜血,而后脸上带着不可思议之色,低声自语道,“竟然就连运功疗伤都不行,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也太严格了吧?”

就在刚刚,他运转《逍遥诀》调动体内的九彩真元来修复伤势的时候,却引动了这一方世界的天地规则留在体内的镇压之力,使得他整个人瞬间伤上加伤,甚至体内五脏六腑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裂纹。

“小爷就不信了,难道我就这么放任这一道天地规则之力破坏我的肉身,是我一直无法修复吗?”项阳自语着,脸上露出一缕冷色,虽然说体内的伤势并不会对他平时造成太大的影响,但是,无论是谁一直被一股天地规则之力镇封着,无法动用力量就算了,一不小心就会被重伤,这都是非常不爽的事情。

“我就不信利用外功也会被重伤。”

“不灭玄功!”

而后,项阳咬着牙,嘴角露出一缕疯狂之色,既然无法动用这一身修为来恢复伤势,那就试一下外功的手段,‘不灭玄功’乃是炼体的无上法决,就算是在浩瀚的宇宙修真界之中也是最强的炼体功法之一,项阳得到的虽然只是残篇,但是对如今的他来说却也有着非常强的好处,体内气血运转的时候,血气旺盛,生命气息滚滚不休,倒也非常适合用来恢复伤势。

“轰...”

“噗嗤...”

然而,出乎项阳意料的是,他原本以为外功肯定不会被排斥的,但是,事实相反的是,他的‘不灭玄功’运转的时候,受到的反噬之力更强,天地规则之力瞬间作用在他的身上,使得他口中喷出鲜血的同时,浑身出现一缕又一缕的伤痕,就好像是要碎裂的瓷器一样。

“亏大了。”

项阳低声自语着,此刻的他的样子实在是悲惨的很,浑身出现无数的裂纹,好像随时都会散架碎开一样,甚至于,就连刚刚换上的衣服也全都被鲜血给染红了。

“为什么?难道是我想错了,只有与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一样的才不会受到天地意志的镇压吗?”

项阳低声自语着的同时,脸上带着不甘之色,如果他不动用修为来疗伤的话还好,他虽然有受伤,但是那点儿伤势根本就无法对他的实力的发挥造成太大的影响,就算是分神期的高手来了他也不用怕,但是,现在却不同了,他现在的肉身就像是要碎裂开来的瓷娃娃一样,如果不小心维护的话,只要一动,整个人就会瞬间碎裂开来,到时候,就算是他拥有再强的修为也没有用,没了肉身,对他这等内外兼修的上古练气士而言将是天大的打击,比形神俱灭还要难受。

“我就不信了,用其他功法也一样会受到镇压。”

如果是别人,遇到了他现在的这种情况的话,肯定会无奈放弃,但项阳却不同,他身上的伤势越是严重,他就越不甘心,而是咬着牙继续尝试着修炼其他的功法。

“霸王法决!”

“轰...噗嗤...”

“始皇破天录...噗嗤...”

“.........”

“万灵圣体!”

“咦...”

“轰隆隆...”

接下来,项阳将他自身所修炼的所有功法全都尝试了一遍,他真正的痛苦得到时候到了,每次,他的功法刚刚开始运转,就身受重伤,整个人瞬间就口吐鲜血,身上的裂纹就多了许多,直到最终他运转‘万灵圣体’的修行之法的时候,浑身上下几百个穴位空间中的神祗全都爆发出璀璨的气息,再加上他的血脉之气沸腾了起来的时候,他才震惊的发现这一次竟然没有受到天地规则的镇压了。

“是因为天地规则在这么多次镇压我无果之后主动散去了?还是因为‘万灵圣体’本就是与这个世界的修炼功法相适应的呢?”

“不管了,既然能够动用这门功法,那就赶紧的将一身伤势恢复了再说。”

“......”

而后,项阳低声自语着直接闭上眼睛进入到闭关修炼的状态,实在是他的一身伤势由于他的不断的折腾之下,已经伤上加伤,整个人的身体几乎已经达到了极限了,若是再来这么一两次的话,恐怕他整个人就要废了。

“轰隆隆...”

伴随着‘万灵圣体’的法决的运转,顿时有滚滚的血气爆发出来,这足足有数百种不同的血脉融入到项阳的体内,再加上穴位空间之中的那些i神祗也全都低声吟唱着,撕扯着天地间的奇异能量融入项阳的肉身的时候,项阳顿时激动了起来了。

夜晚的盘腿坐~姐姐、弟弟和我~

夜晚的盘腿坐~姐姐、弟弟和我~第二集

“听说莉亚你差点被绑架了,我担心不已,所以给你找了三个保镖。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保镖?很厉害吗?”

当叙利在听了比索的话之后。急忙指着自己身后的三个保镖说道,对于他来说,这可是讨好自己未来岳父的大好机会啊!

其实他现在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如何讨好比索的身上,因为他知道萨莉亚可是对自己没啥感觉。

但是如果能够让自己的这个未来岳父高兴的话,那么一切就都是还有希望的!

“是吗?谢谢了,难得你有心了,伯伯,试一下他们的实力。”

出乎叙利的意料之外,那边的萨莉亚看了那三个人之后便直接开口说道,没想到她竟然跟自己说话了。

是的,竟然跟自己说话了,这是以前前所未有的事情啊!以前萨莉亚看到了自己,直接跑出了屋子当中,压根不会躲废话一句的。

现在竟然跟自己说谢谢,是的,就是说谢谢啊,这让她如何的不激动高兴啊!

“是,小姐。”

“你们三个点到为止,知道吗!?”

“明白。”

一直跟着萨莉亚的那个保镖,其实在见到这三个人的时候,也有些跃跃欲试,能够感觉到这三人的实力不错,这样的话,更加的激了自己心中的战斗欲望!

现在最为高兴的恐怕就是叙利了,这么大好的表现机会,说啥也不能错过的啊!

这三人可是自己花了重金从美国请来的异能者,而且其中一个还是s级的异能者,虽然他能够知道跟着萨莉亚的保镖实力肯定不一般,但是绝对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得罪了!砰!”

那个保镖在说完这句话的瞬间,整个人便突然暴起,然后身子腾空而起,下一秒便向着那三人冲去。

“这……”

只不过就在这个瞬间,其中一个家伙右手微微一动,然后从地面上便钻出四根藤蔓。

从地上钻出的藤蔓直接将那个保镖给缠绕住了,不管这个保镖如何的挣扎,根本都无法摆脱!

“啪”

紧接着第二个人便打了一个响指,瞬间一个金属笼子凭空产生,然后将这个家伙给死死的关在了其中。

“燃烧吧!”

最后一个家伙右脚猛然上前,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然后从他的脚底出现一股火焰,紧接着这股火焰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那个金属笼子冲去。几乎在瞬间,笼子便狠狠的燃烧了起来。

“你们……表现的还可以。”

见到这一幕,那边的叙利脸色可是不好了,这三个家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让他们点到即止吗?

现在金属笼子都燃烧成这样,那里面的人还能活吗?很明显不能活啊!虽然他们表现的很厉害,但你将对方给杀了,这都算什么事情!

不过很快火焰消失,然后那个人完好无损一脸懵逼的站在那边,见到这一幕,叙利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不错,收放自如,你的确有心了。”

“莉亚,多谢夸奖。”

那边的萨莉亚原本也的确是准备发火的,这个家伙怎么能够将自己的保镖给杀死呢?

但是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随后她也没有吝啬自己的语言,直接对着那边的叙利说了起来。

随后她看了旁边的杨路一眼,那三个异能者的实力真的很厉害,估计比起他,也不遑多让吧,现在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只是让萨莉亚没有想到的是,杨路仿佛没事人一般,依旧在那边大快朵颐的吃着。

是的,就是吃着饭,你……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叙利,你是不是喜欢我!?”

“额……”

可能是被杨路如此淡定的反应也气到了,那边的萨莉亚直接砖头盯着叙利问道。

说实话,萨莉亚的这句话,真的将叙利给震惊到了,话说这……这到底啥情况啊?你这问话未免也太直接了一点吧?真的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回答啊!

“女儿,你……”

“爸爸,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做主!”

“那好吧。”

比索在听了女儿的这句话之后,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自己对这个女儿实在是太了解了。

一旦冲动了的话,那么就会做一些让人不能接受的事情,这个情况跟她的妈妈实在是太相似了!

比索觉得自己有必要制止一下,只不过可惜的是,他的话还没说完,那边萨莉亚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萨莉亚就是那种一旦决定的事情,基本上很难有人去干扰的那种!

杨路依旧没心没肺的在吃东西,对于他来说,这边所发生的事情跟他其实没啥关系的!

自己跟萨莉亚也不过是两面之缘而已,她想要做啥事情,自己不会管,也不想去管的!

如果萨莉亚此刻知道杨路的心中所想,估计会心痛异常的吧!?

“我在问你话!”

“是,萨莉亚,我特别特别的喜欢你!”

萨莉亚见到叙利没有回答,整个人顿时不高兴了,紧接着便直接开口对他问道!这个傻逼,难道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被萨莉亚这样一怒吼,那边的叙利顿时反应了过来,随后他想也没想的便直接说道。

对于他而言,反正这也是自己心中所想的!

“那好,我们订婚吧,你戒指可带了?!”

“啊……这……这……”

“机会只给你这一次!”

“我带了我带了!”

叙利现在整个人有种懵逼的感觉,他觉得幸福来得、实在是有点太突然了啊!感觉今天的萨莉亚很是不正常。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想要的不过是你父亲的股份!只要得到了你父亲的股份,那么你我其实是无所谓的!

紧接着叙利将一直带在身上的一个盒子送到了萨莉亚的手中,这里面是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订婚戒指!

“恩?你这订婚是不是草率了一点?”

原本正在吃东西的杨路,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猪蹄给放了下来。说实话,原本他是的确不准备理会这件事的。

但是感情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且说实话,自己对这个叫叙利的家伙也没啥好感觉。

如果就这样订婚了的话,那实在是有点草率了,这是对自己极不负责的行为啊!

“是啊女儿,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此刻比索心脏也是扑通扑通一直跳着不停,他真的是想将女儿手中率的订婚戒指给扔掉。

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这样的仓促行事呢?这是对自己的极度不负责!

“哼,我的事情不要你管!反正你也有老婆了!”

“额……”

那边让杨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萨莉亚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现在也隐隐的大概能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话说这个……这个也太夸张了吧!自己跟她认识还不到一天,她怎么就喜欢上了自己呢!?

://..///34/304/.

夜晚的盘腿坐~姐姐、弟弟和我~

夜晚的盘腿坐~姐姐、弟弟和我~第三集

第七百零一章倒

“黄教主!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想吃点苦头?”君卿华放下手,淡然而立看着身前的邪教众人说道。

被君卿华召唤而来的人们,正在缓缓靠近,包围圈逐渐缩小,一步步逼近这西厢院子。

黄顶天目光不甘的在君卿华,静荷,项天等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看了看自己身旁的几个人,道:“拼了!”

“黄教主,此人内功深厚,老夫也不是他的对手,以老夫看来,还是先想办法离开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玄老看着气急败坏的黄顶天,小声说道。

说罢,他打了个呼哨,给天地两位尊者报信。

他声音虽轻,但却逃不过在场之人的耳朵,静荷笑了笑说道:“今天,你们一个人都别想离开!”目光死死的盯着钱清越等人,静荷声音冰冷。

黄顶天看了看目前的局势,眼神变了几变,而后,冷声道:“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咱们走着瞧!”说罢,掏出不知什么时候捡起的血色长剑,握在手中。

“是吗,不如打个赌如何,看你能不能走出这院子十步之远,若是走出院子十步,我便放了你,如何?”静荷挥着手指,笑着说道,表情极其认真。

“哼!”黄顶天冷哼一声,仰首挺胸的站着,看向静荷的目光里有着浓浓的鄙夷,他黄顶天是什么人,他不会做战场的逃兵。

然而就在他冷哼一声之后,身体一软,突然栽倒在地,路远眼疾手快的拉住他的手,将他扶了起来,却见他整张脸皱在一起,仿佛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额头上更是冷汗涔涔。

“你做了什么?”路远暴怒,朝静荷吼道。

静荷拱拱手,一脸无辜的笑了笑,“我什么都没做,难道你以为刚才我撒的药粉,只是用来好看的吗?”说罢,她看着路远,嘴角一勾,指着他的鼻子,继续说道:“一,二,三!倒!”

而后,路远身体也是一软,单膝跪地,他扶着的黄顶天这次直接被摔在地上。

钱清越,玄老,还有那已经有些恍惚了的邪教教众,一个个全部都栽倒在地,一时间兵器掉落之声,不绝于耳,片刻之后,没有一个站着的邪教之人。

“哎……”摇摇头,万户侯看着眼前这一切,虽然他心中也是无比震惊,对于静荷的手段,对于静荷的能力,身为将军的他,竟然也生出一丝敬佩来,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有些心疼邪教教众了。

真是一群不长眼的东西,惹谁不行,偏偏惹上了最厉害的两个人,敏淑公主和太子殿下岂是那么随便便能惹怒的。

看着倒下的人们,静荷问君卿华:“卿华,今日可曾将所有人都一网打尽了?”

“已经清理干净!回去吧!”君卿华点点头回答。

目光瞟见皇上抱着清儿,君卿华朝他点了点头,至于万户侯,则只是笑了笑,朝太子行了个礼,带着皇上先走了,而皇上则是毫不客气的抱着清儿,也不跟静荷等人说话,便离开。

吩咐杀笑将这里打扫干净,看着昏黄的天色下,地上那一滩滩的血迹,还有那鼻尖血腥的气息,让人触目惊心。

“欧阳家主呢?”静荷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欧阳家主的身影,当即询问道。

众人先是面面相觑而后,杀笑指了指花厅门后,一个巨大的柱子胖,隐约能看到里面颤抖着的肥大的身躯,这柱子虽然挡住了他的脸,却并没有挡住他那圆滚滚的身材。

笑了笑,静荷扬声道:“欧阳家主!出来吧,刺客已经都被抓住了!”

欧阳家主那肥胖的身体仍是在颤抖,他身上那赘肉仿佛风吹麦浪一般,一阵一阵的晃动,良久之后他才露出脑袋,四处看了半天在,这才弯着腰,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边走便点头哈腰,四处观察,直到他看到满地的尸体,还有公主身旁那翩翩若仙的男子,他这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膝就那么跪在血泊之中,连连磕头道:“草民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饶命啊,这些此刻跟草民真的没有任何关系,草民冤枉啊!”

君卿华目光冰冷的看着地上拼命磕头的欧阳家主,只说了一句话:“注意你的身份,我的女人,岂是你欧阳家能染指的!滚!”

毫无情面的话,令欧阳家主频频擦汗,不住的点头称是。

这里是他的家,太子却让他滚,他看了看地上腥臭的血迹,不敢起身。

而君卿华和静荷两人却是缓缓走出西厢,来到前院,临走之前,静荷看了一眼项天,朝他招招手道:“项天大哥,跟我来!”

君卿华微微一怔,而后却也摇了摇头,无奈一叹,道:“左护法,没想到,这昔颜神功到真的被你练至大成!恭喜!”

“惭愧!”项天惨然一笑,摇头长叹一声,偷瞄了一眼赫连沧海那跟在静荷身后,面无表情的神色,脸上浮现出一抹寂寥。

“看在你救了我妻子的份上,你残害生灵的罪孽,我便不追究了,但从今以后,不得在做恶事!”君卿华思考良久,最后,这才缓缓说道。

“多谢太子殿下不杀之恩!”惨然点点头,项天背手而立,一幅大家做派,他曾经身为邪教的护法,最高统治者,虽然身处邪教,虽然形式邪恶,他的行为却是霸气大方,一举一动间,有着难掩的宗师之风,面对君卿华那远高于他的内力,他也毫不畏惧,心中唯有一点敬佩罢了。

“不用谢我,我也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上,要谢,就感谢公主吧!”太子摆摆手,无奈笑了笑,对于静荷喜欢这个大气,有侠义之气的项天,他心中略有些醋味,但他知道,静荷对于项天的喜欢,纯属欣赏,或许,更多的还是因为赫连沧海的缘故。

此时的静荷却一直都在观察项天,见项天还是第一次见面时候的那种洒脱,侠者之风,然而,从他那略显苍白的肌理间,静荷心中一动,电光火石间,拉住他的右手手臂,手指摸到他的脉象,心中一沉道:“果然这世间,没有什么简单的事儿,你还有多长时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