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一季

  • 主演:EmilyProcter,AdamRodriguez,DavidCaruso,KhandiAlexander,RoryCochrane
  • 导演:安东尼·E·祖克尔
  • 地区:美国,加拿大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西
  • 年份:2002
故事背景是设定在今日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在北美平均每一集约有2千万个观众收看,使得它成为星期一收视第一的电视系列剧,也是最多人收看的电视系列剧。这个系列电视系列剧在全世界几十个国家都有播出,它是由亚特兰提斯同盟(Alliance Atlantis)行销至国际间。   小组成员调查神秘与不寻常的死因,以判定是谁以及如何杀了他们。成员们也会解决一些其他的重罪,例如强奸罪的采证,但这个系列电视系列剧的主题仍以谋杀案件为主。

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一季第一集

第十八章殿下不瞎

顾铃木也被突然出现的顾幽离也惊的脚步不稳,但她没敢想太多,不论这废物是用和手段从妖兽之间脱身并用这么短的时间爬上来,她都不能有半丝犹豫,眼前的情况就是。

那个废物——离目的地比她更近!

只要她一个发力,撑起身子,便可以上去了!

这个认识令她有些发怒,她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自从上了新秀榜,她视天下人为蝼蚁,一只蝼蚁再怎么撩拨她,她也不可能自降身份与它置气。

但是,现在,她被顾幽离这打不死的小强给弄生气了!

她如何敢赢她!

顾铃木猛地下身,从鹰背上扯出一根翎羽,向顾幽离后背弹去。

风声呼啸,翎羽破空,眨眼便到达身后。

顾幽离身体一僵,霍然回头,对上顾铃木的双眼,从怀里掏出一个石头,又击打了过去。

黑鹰似乎更能感知到危险,下意识便往远处飞去。

顾铃木却是一惊,她想也不想便跳下鹰背,暗自提了元气,往崖壁掠来。身影优雅,翩若惊鸿,比之顾幽离狼狈的样子不知好看了多少。

两人各使手段。

终于落地。

“你看出来是谁先上来的吗?”

“没有哎,似乎是那个废物先爬上来的吧。”

“你怎么说的,明明就是铃木姑娘先上来的!”

众人声音愈发的吵闹,大多数人愿意相信是顾铃木上来的,不为她倾城的风采,只为自己放在赌场的银子。

顾铃木目光幽深,死死的盯着站在一旁湿透了的顾幽离,冷声问道,“你怎么上来的?”

顾幽离斜眼瞥了她一眼,说道,“你是谁啊,凭什么告诉你?”她拢了拢袖子,负手站在崖畔,接着说道,“顾铃木,但凡你要点脸,也该知道这一局的谁胜谁负。”

顾铃木失笑,盯着顾幽离的侧脸,沉默许久。

“怎么,连平局两个字都说不出口?”顾幽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刚才那一瞬间,两人确实是同时落地的,虽然心有不甘,但看着这人面如菜色,不得不说,莫名有些暗爽。

顾铃木用万千异兽相助才能与她拼一个平手,孰强孰弱,两人心中自有一番定论。

拓拔轻尘站在一旁,脸色苍白,望着两人的面孔,忽然有些分不清谁才是最瞩目的那一个,顾铃木虽说风姿仪态优雅,但是,那个眉目精致,唇角带着邪笑的女子却另有一番风采,双壁夺目,任谁也不敢小觑。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又想起这几天顾幽离的所作所为,半句话也说不出口。

“喂,你们摸着良心说一下,我们是不是同时抵达的?”

见顾铃木不说话,顾幽离往后看去,乌泱泱的一群人,她挑眉问道,秀逸无比。

后方群众挣扎了一下,但为了银子,还是选择了说谎。

“铃木姑娘先到的!”

“对,是铃木姑娘先上来的!”

“你输了!”

“是你输了!”

三人成虎,即便一开始有人觉得这样说慌是不对的,但当所有人都这么说的时候,谎言也就是真话了。

顾幽离被这些话气的一笑。

“我看你们良心都被狗吃了。”顾幽离冷笑,望向众人,“是不是都瞎了?”

众人一静,有些脸皮薄的已经被她锋利的目光逼得低下头。

而另一些人,则有恃无恐的继续扯谎。

在比赛失去公正时,如何才能挽回败局?

顾幽离忽然多了几分无力,即便她拥有毒杀天下的本领,但是,在人心这一面上,她似乎,占不了上风。

她抬起头,看着顾铃木,笑容深深,“这样的胜利,来的开心吗?”

顾铃木抬头看她,面色苍白。

她到现在也不敢相信,眼前这废物居然能与她一齐到达终点!

她到底是怎么上来的!崖下异兽如此之多,即便她可以逃出一时,但又如何这么快就上来了?她到底用了什么手段?顾铃木目露不解,眸光深处却多了几分忌惮!

民众的呼声太高,顾幽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一群智障!

忽而。

人群之间传来一阵惊呼声。

“啊!”

“快看!”

微风清摇,一道身影静静的走了过来,他身姿颀长,面容俊美,目光似蕴涵千万星辰,墨发飘动间,如玉一般的眸子看了过来。

“是三殿下!”

人群静了下来,他们都将目光凝视在了这个玄色衣衫的男人身上,他们不可置信,不相信这样一个如谪仙一般的人物也会出现在这里!

顾幽离也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了起来,这次的笑,真的很单纯,也很灿烂,一双眼睛快要眯成月牙,可爱极了。

她看着那双如玉的眸子,问道,“你一直在这里是不是?”

拓拔惊寒微微颔首。

人群之间忽然有人掐了一下自己大腿,“我没听错吧,三殿下居然一直在这儿”

“那我怎么没看见?”

“不应该啊,殿下如此凤仪,我怎么会看不见?”

议论声纷纷响起,顾幽离却冷颜一笑,眉头微挑,清朗说道,“因为你们都瞎了。”

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

众人一僵,脸色煞白。

顾幽离看着他们的脸色,继续看着拓拔惊寒问道,“那刚才的比试你也都看见了?”

拓拔惊寒负手,眸光深沉,“自然。”

“那我问你,我与这…”她指了指顾铃木,却发现这厮的双眼已经定在拓拔惊寒的身上拔不下来,无奈叹了口气,随即扬声喊道,“顾铃木!”

顾铃木被惊的一震,随即目光带怒的看了过来。

“我与她,谁先到达地面的?”她懒得搭理顾铃木的眼神,继续说道。

拓拔惊寒唇角微动,俊美的面容在阳光照耀下,愈发夺目,“一同抵达,平手!”

一音定局!

人群之间寂静无声,也许之前他们还能依照自己的意愿来反驳一下,但是,拓拔惊寒的判语,便如一座大山横亘在身前,如何也驳回不了。

这人可是拓拔殿下啊!

顾幽离见此,大笑,朗声道:

“好!”

“皇陵峰之上,民众三千,唯殿下一人目明!”

“其余人等,目瞎之甚也!”

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一季

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一季第二集

解剖室内,顾柒柒被大家团团围住。

不仅是药学院的学生们,现在连法医学院的学生们也厚着脸皮围过来。

带头的徐欣丽,第一个大方承认:“顾柒柒的技术是比我们好太多了,我们得向人家学习!”

学霸徐欣丽都认输,主动学习了,其他人还有什么抹不开面子的?

一个个眼巴巴看着顾柒柒,希望她传授点儿解剖秘籍。

顾柒柒无奈:“时间有限,那我就和大家交流一点心得吧,你们有什么想问的么?”

裘毬第一个举手:“师父!我特佩服你刚才剥皮那个狠劲儿!我好想学!”

众人一阵发抖。

顾柒柒瞬间剥开尸体皮肤的惊艳刀法,又帅又恐怖地闪现在脑海。

这重口味的裘毬!

顾柒柒淡淡道:“很简单,你每天买十斤葡萄,拿着手术镊子,练习剥葡萄皮,练上一年,应该就差不多了。”

裘毬:“……!”

众人:“……!”

原来剥皮的捷径是练习剥葡萄皮!

问题是,一天十斤……柒柒同学,你知道十斤葡萄有多少皮嘛?而且还不能用手,要用镊子剥……估计整夜不用睡觉觉了嗷嗷!

这绝逼不是捷径是苦工啊!

一片哀嚎声中,徐欣丽也提问:“顾柒柒,我想知道你最后缝合的时候,是怎么练出来那么厉害的针法……”

顾柒柒本想说,十年后有订书机一样的自动缝合机器,你不练也是可以的。

不过,看在徐欣丽这么勤学好问的真诚上,她还是据实以告:“练习手工缝合的时候,不要用猪皮练。买一块豆腐,切两半,然后缝合在一起。什么时候你能牢牢地把豆腐缝合好,什么时候你的缝合技术就过关了。”

徐欣丽:“……”

众人:“……”

缝豆腐!!!

所有人再次被刷新了三观,被震碎了常识!

顾柒柒练习医术的手法,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怪不得人家那么厉害那么牛逼。

人家能3分钟内解剖完毕,还能缝合得天衣无缝。

原来人家是从剥葡萄皮、缝豆腐开始的,这真的是相当变态的训练过程。

虽然惊叹,但众人看向顾柒柒的眸光,从此又多了一层倾佩和跪服。

窗外。

这一次,宋宋得意地对宫擎道:“老公,不服不行吧?人家柒柒姑娘真的是有实力,有真本事的!不服你可以缝一块豆腐试试呢……”说罢掩唇窃笑。

宫擎黑脸:“哼!”

这回,他连往回怼的台词都没有了。

因为顾柒柒的表现堪称完美,他再挑刺,就显得他脑残了。

可又真的不甘心被这么个小丫头给打败啊……

“老公,爵儿和柒柒姑娘的事,我们还是顺其自然吧,好嘛?你看,我们也偷偷来旁观了她在学校的表现,一路看过来她都真的是很赞,挑不出毛病呀。”

“哼,一身都是毛病!”宫擎撇嘴。

虽然仍未松口,但眉宇之间已经渐渐舒展开来。

不似刚见顾柒柒的时候,那紧锁的眉头……

老实讲,今天这趟学院之行,他是意外的,也是……马马虎虎满意的。

未来儿媳妇那一手惊艳医术,以及在面对众多围攻者时的不卑不亢,最后全部收服,的确叹为观止。

宋宋知道自家老公一向是“口嫌体正直”(口是心非),也不戳破他,而是拉着他:“走吧,我们回家吃饭,今晚只有我们两人吃饭,要不我们去吃从前那家麻辣小面好不好?……”

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一季

犯罪现场调查:迈阿密第一季第三集

许瑶想了想,有些无奈的笑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因为如果是我的话……我大概已经崩溃了。”

景桐好歹还算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对权贵并不陌生,而许瑶出身普通,距离权贵阶层实在太遥远了,如果不是碰巧认识了景桐,恐怕她此时也就守在电脑前看看直播,凑凑热闹,根本不可能去想这对尊贵的夫妻此时在想什么。

所以稍稍代入一下,许瑶也觉得景桐真是不容易。

“其实我觉得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她忽然笑道,“你的专访啊,参加活动的视频啊,我都看了。亲切优雅,落落大方,真的非常好。如果你都做不好,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做好。”

实话说,视频里的景桐给许瑶判若两人的感觉,因为现实里她认识的景桐就只是一个有些单纯的小姑娘,但是偏偏到了大场合,她那么能镇得住,许瑶也是服气的。景桐的表情有些纠结:“是吗?”

“是!”许瑶毫不犹豫的点头,“大家都很喜欢你呢!真的!”

“好吧,我相信你不是在哄我。”景桐咬紧了唇,半晌,她像是镇定了下来,“我们先去吃午饭吧。家里的厨师手艺很好,我早就想请你尝一尝了。”

许瑶双眼放光:“我也期待很久了!”

许瑶对吃也颇有研究,两人在这方面很有共同话题。

两人回到客厅,陈正飞激动的挥了挥手机:“阁下已经到现场了!”

景桐条件反射一般去看电视屏幕,但上面依然是黑压压的人头,江煜还未现身。

“不急,我们先吃午饭。”她招呼陈正飞。

午餐的氛围颇为热络,但是景桐实际上并没吃多少,她基本上都在说话了。

“江煜中午有饭吃吗?”她忽然问道。

陈正飞一笑:“当然。阁下什么场面没见过,不会紧张到吃不下去的。”

景桐忍不住瞪他一眼。这货居然敢调侃她。

没错,她相信以江煜的心理素质,紧张这个词完全和他无缘,但是她紧张呀!

十二点还差十分,几个人又回到了电视机前。

江煜终于在讲演台上现身。在细雨中等待了好几个小时的民众立刻欢呼起来,场面异常的火爆。镜头拉进,江煜英俊的脸庞清晰可见。

景桐情不自禁的攥紧了双手。

男人看起来非常的镇定,那是一种尽在掌握中的自信和从容才能表现出来的镇定,他的目光缓缓的在现场的上百万人身上掠过,然后颔首致意。

他的眼睛漆黑而深邃,显得坚定而有力。这一刻,他展现的完全是一个领导人才有的气质。

没多久,就职典礼开始了。

镜头开始不断的切换,并不专注于江煜一个人身上,但是景桐却压根不记得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现场的欢呼声一直不曾间断,身边的许瑶等人也一直发出低低的惊叹声,然而景桐却只是捂着嘴巴,始终不曾发出任何声音。

就职宣誓后,万众瞩目的就职演说终于开始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