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雨双姝奇探第三季

  • 主演:SaraMortensen,LolaDewaere
  • 导演:Chloé Micout
  • 地区:法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法语
  • 年份:2022

子不雨双姝奇探第三季第一集

罗晓明看着窗外进进出来的病人,走来走去的白大褂,若有所思地说:“这几个月里,他们针对我发动了六次袭击,上海考察时一次,跟踪我两次,绑架沙小芹也是针对我的,夜总会里一次,今天又是一次。虽然我们都击败了他们的阴谋,但阴谋的策划者没有挖出来,所以不太平啊。”

刘小虎烦燥地想吸烟,但医院里不允许吸烟,罗晓明朝他摇摇手,他就听说地把烟放回口袋里。

“所以突破的关键在你们公安局。”罗晓明转身看着他,“刘局长,我建议你,成立一个强有力的专案组,对这些案件进行并案侦查,加大审讯力度,全力追捕逃犯,迅速把他们背后的指使者挖出来。”

刘小虎神情暗淡地说:”可是罗市长,局里上上下下能办事办的人,似乎都是他的人,我被架空,被蒙蔽,一点用也没有。真的,按理说,这些案件并不难办,结果却都办成这个样子:朱裕富突然死在看守所里,至今没有查出什么线索。黄根发和李雪平在逃,通辑至今,没有落网。抓捕归案的几批人,都一口咬定没有幕后指使者,死也不肯交待。你说我怎么办?我这个局长真的没有用,不称职,应该引咎辞职啊。”

罗晓明带着批评的口气说:“刘局长,你不能自责,更不能逃避。在这个关键时刻,你要挺住,要想办法,跟我一起战斗才行。”

刘小虎脸露愧色:“罗市长,每次发生针对你的袭击事件,我心里都说不出的难过和内疚。事发以后,我也能全力配合你,然后着人侦办,可总是。”

罗晓明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刘局,所以不怪你。因为你也是一个外地人,在这里根基浅,跟我一个样。人们在背后都称我们是外地豹,他们是坐地虎,说外地豹是斗不过坐地虎的。但我不相信。”

刘小虎身上还闪现着军人的威武和倔强气质:“我也不相信,正义总会战胜邪恶的。可落实到具体的事情上,却总是有些捉襟见肘,不如人意啊。”

罗晓明笑了:“刘局,在官场上,光有勇是不行的,还要有智才行,这才叫斗智斗勇嘛。”然后笑脸一收,认真地说,“呃,刘局,我想是不是可以这样,你索性把这些案件向省公安厅进行汇报,然后请求他们支持。派外地的警力来侦办这些案件,不让右江的人介入。这样做,也许有用。”

“嗯,这个主意好。”刘小虎眼睛一亮,心里豁然开朗起来,“明天,我就去省厅汇报,请求他们支持。”

罗晓明提醒说:“这件事要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到了省厅,你还要找准人,千万不能找与陈徐他们有关系的人。”

刘小虎点点头说:“我直接找老板,我相信他。”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

罗晓明在想后面的工作安排。工作千头万绪,还要跟坐地虎斗,他感觉时间不够用,也缺少帮忙的人手。现在宏武倒下了,不知什么时候能恢复?就是恢复,能恢复到以前的状况吗?没有了他,我就真要孤军奋战了。

所以刘小虎这个老九不能走啊。他真的辞职,或者被徐宝军取而代之,我就彻底完了。罗晓明用眼角看着站在一旁沉思的刘小虎,心里不无感激并急切地想,前面,没有他的支持,我也许已经被搞倒了;后面,没有他的帮助,我一个人怎么斗得过坐地虎一帮人?所以一定要把他争取过来,让他为右江的反腐工作保驾护航。

“对了,罗市长,我想起来了。”刘小虎突然掉头对他说,“现在小陆受伤了,你怎么办?”

“不要紧的。”罗晓明自信地说,“我小心一点就行了,不会有事的。”

刘小虎担心地说:“常委会上,决定让吴书记去查姚金兴和胡芳,坐地虎会束手就擒吗?不会,他们会狗急跳墙的。杀手金大梁又在逃,他们一定还会对你下手的。所以我想,还是给你派两个保镖为好。否则,你真的很危险。”

“给我派保镖?”罗晓明提着嘴角笑了,“那不被人笑话吗?我只是一个副厅级干部,要天天上班,身边跟着两个保镖像什么话啊?”

刘小虎说:“平时你上班,他们不来。你出去的时候,让他们跟着。”

说到这里,刘小虎看了看周围,压低声说:“我担心他们要是动抢的话,你还躲得掉吗?”

罗晓明心里一沉。想到今天下午,他极尽全力躲避砍杀的情景,也有些后怕。是啊,如果下午他们有枪,我就是神仙,也躲不掉啊。

但不管怎么样,保镖是不能要的。哪有一个副市长要保镖的?这在全国没有先例啊。当初让陆宏武当司机,还是破例的。我动用了王书记的关系,才把陆宏武安排进市zheng府司机班,作为我的专职司机。为这事,还招惹过非议呢。

“我就是再危险,也不能要保镖。”罗晓明断然说,“平时,我注意一点就行了。他们如果真要我的命,说明我的命值钱嘛。”

罗晓明用一个幽默轻松的笑,来打消刘小虎的担心和顾虑。

他们正说着话,手术室的门打开,陆宏武被推了出来。

罗晓明赶紧朝手术车走去。陆宏武的胸脯和右臂都绑着石膏和纱布,脸色苍白地躺在手术车上。

罗晓明上前,弯下身子,有些急切地轻声问他:“宏武,你怎么样啊?”

陆宏武转过头看着罗晓明,和跟在他身后的刘小虎,脸上露出了微笑:“罗市长,刘局长,你们怎么来了?谢谢你们来看我。我伤得不重,马上会好的,你们回去吧。”

罗晓明感动得眼睛一热,差点掉泪。

医生护士把陆宏武推进病房,弄到病床上后,罗晓明坚持要留下来伺候陆宏武,刘小虎知道他很忙,哪有时间呆在病房里伺候病人?就安排两个警察轮流看护陆宏武。

刘小虎走到陆宏武病房前,看着他说:“小陆,你受苦了。”

陆宏武憨厚地笑了:“没受苦,嘿嘿,刘局长。”

刘小虎一本正经地说:“今天,罗市长再次安全无事,又是多亏了你啊。你为我们右江市zheng府立了好几次功了,我代表右江市zheng府,右江市公安局谢谢你!”

陆宏武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罗市长,是个好人。为了保护好人,我受点伤,没什么的。”

刘小虎慰问了几句,就走了。他要按照罗晓明的指示,赶紧去部署“挖根”工作。

罗晓明还是不肯马上就走,坐在陆宏武的床沿上,想再跟他说一会儿话。他心里真的好感激他啊,要不是他,现在躺上病上的,就不是他,而是我啊!

躲避五六个打手,我都已经被刺砍得遍体衣伤。如果十几个打手一起上,我的身体也许早就被他们捅成马蜂窝了。

好在他身上的伤衣已经换下,一个警察给他拿来了一件羽绒衫。否则,我穿着破败不堪的衣服,等在医院里,像什么样子?

“宏武,你肚子饿吗?”罗晓明关切看着陆宏武问,“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不饿。”陆宏武赶紧摇头,“医生说,明天上午才能吃东西。”

这时,那个被刘小虎安排看护陆宏武的警察,站在病房门口对罗晓明说,“罗市长,你很忙的,回去吧,这里有我呢,刘局长都已经给我们交待过了。”

罗晓明回头对他说:“好,我再坐一会就走。”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个身材苗条的漂亮女孩正从过道里经过。她听到“罗市长”三个字时,先是一愣,然后突然止步,转过身朝病房里看去。

当她看到坐在床沿上的罗晓明时,眼睛一亮,然后拖着有些不便的右腿走到病房门口,眯细眼睛打量着罗晓明。

警察感觉她有些奇怪:“你看什么?”

漂亮女孩看上去二十五六岁左右,朴素文雅,清丽动人,气质不俗,只有神色有些暗淡,情绪有些低落。她轻声问警察:“坐在床沿上那个帅哥,是不是新调来的副市长?”

警察见她脸色善良,并无歹意,点点头:“是的。”

漂亮女孩犹豫了一下,带着恳求的神情说:“请你帮我叫他出来一下好吗?我有事向他反映。”

“这,恐怕不行吧?”警察怕惹事生非,不肯进去叫。

漂亮女孩见他不肯帮忙,抬腿绕过他的身子,就往病房里走。

“喂,你要干什么?”警察想拦住他,“这里是病房。”

漂亮女孩拖着右腿走到陆宏武病床前,对坐在那里的罗晓明说:“你是罗市长吧?”

罗晓明掉头一看,见是一个气质不俗的漂亮女孩,以为又来了一个自作多情的美女,便警惕地站起来,转身看着她:“你是?”

“我是右江八中的语文老师,叫郭玉洁。”郭老师有些紧张,俏脸涨得喷红,“我有冤情要向你反映。”

“冤情?”罗晓明的神情凝重起来。

子不雨双姝奇探第三季

子不雨双姝奇探第三季第二集

白庭深恼怒不已,这个节骨眼上,居然又有人来搞破坏。

看来,颜筱筱已经跟沈初联手了,不然眼线怎么盯沈源盯这么紧。

白庭深的火气,被沈源轻描淡写一只搭上肩膀的手给消除了,因为,他听到沈源低声警告道,“别露出马脚。”

他已经悉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而且他有预感,颜筱筱跟沈初不可能这么简单把人关起来就完事了,肯定留有后手的,这后手极有可能跟自己相关。

既然如此,那他不妨就陪他们好好玩这一遭。

之前,他一直任由他们欺压,是看在大哥是沈家继承人的份上,看在奶奶、的份上,可眼下,他不能一直退让了,再退让,都牵连到身边的人了。

宋乔,那是他头一次有点心动的女人,不能就被他们如此毁了。

“源弟,你跟白二少躲在这里干什么?”

下人挪开位置,露出沈初那张标志性的圆脸。

他矮小的身材先前被下人挡住了视线,白庭深此时才注意到。

“最近不是我有部新片被宫漠替换了么,我跟白二少探讨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白二少跟陆总关系不错,既然陆总成了投资方,我想着能不能让他跟陆总说道说道。”

沈源唇角轻扯,从善如流地道,对于沈初的乍然出现,没有流露出半点的心虚以及紧张。

白庭深内心情绪起伏翻涌了一会儿,笑容一展,“沈大少难道也有兴趣进入娱乐圈吗?”

他顿了顿,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到沈初那张微黑的脸上,“这一行,并非任何人都适合的,沈大少这样的,并不具备大红大紫的资质。”

在沈初变脸之前,白庭深又抢白,“大少爷可别怪我说话难听啊,我在帝都向来以嘴贱闻名,可快把人得罪光了,来S市,也就跟陆总还有你弟弟比较投缘,可能他们的肚量都比较大,能容人……哈哈哈……”

白庭深兀自开心笑了起来,仿若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沈初从来没被人羞辱成这般,他自知自己的外貌远不如人,可他如今成了沈家继承人,从来没有人胆敢在他面前提他的身高容貌这一块短板。

这个白庭深,是头一个。

沈初讨厌一个人,从来不在明面上怨怼回去,而是会在背后报复回去。

“白二少说得是实话,沈某哪里会生你的气。源弟跟你投缘,是好事,我相信爸爸会很高兴的。”

沈初言下之意,多少掺杂了挑拨离间的嫌疑,还刻意在白庭深面前提及沈青亮,分明是想要借机告诉他,沈源接近他目的并不单纯。

“白二少,源弟,宴会差不多时间要开始了,你们也可以回正场了。爷爷刚才问及你,我没找到你,都不知道怎么回话呢。你即便对沈氏不感兴趣,也应该帮家里分担下招待宾客的重担,我一个人忙不过来。”

“沈大少怎么知道你弟弟对沈氏不感兴趣呢?”

白庭深故意添了一把火。

沈初心惊肉跳,难道沈源又动心了?

他的内心百转千回,看来筱筱这会倒是真误打误撞帮了自己一回了。

白庭深跟陆胤宸交好,沈源要是玷污了宋乔的清白,那沈源肯定会被排挤在他们之外。

沈初压下心头的怒不可遏,脸上依旧面带微笑,“我巴不得源弟对沈氏感兴趣呢,公司的人事错综复杂,我忙得焦头烂额,都没个人商量,源弟要是能回来帮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白庭深真想一巴掌拍死沈初,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无耻到这地步,还真是世间少有。

“大哥可别听白二少搬弄是非,白二少自己都对自家企业没兴趣,我跟他排行相同,既然相谈甚欢,便是一类人,沈氏有大哥坐镇就够了,我现在在娱乐圈混得也算风生水起,只想事业上更进一层楼。不说了,我们这会去宴会厅吧。”

沈源暗地里掐了一把白庭深,这家伙居然阴自己,要不是担心宋乔,这忙,他真想撂担子袖手旁观……

一行三人往宴会厅走去,沈源不打算脱身了,打算顺水推舟看下接下来到底有什么招在等着他。

当然,他也不会只有这一手准备,趁着沈初不注意的时候,跟白庭深耳语了一番。

白庭深这才如释重负,等下脱身就去找沈源告诉自己的那个人。

要是宋乔真成功获救的话,别说顾长卫的新片换成沈源,就是以后顾长卫所有的新片,都能被沈源包揽。

……

*

宋乔觉得身上热意逼人,时间一分分过去,体内苏醒的欲望感越来越强烈。

她不是未经人事的女孩,跟陆胤宸在一起的时候,他欲念那么强,也向来不会委屈他自己,想要就要,有时候场合都不会顾及。

这一刻,她好想他,好想要他。

他再不来,她真要控制不住自己了,觉得自己快要暴体了。

眼角滑落一滴晶莹的眼泪,他是不是已经放弃自己了?

毕竟,她对他而言,谈不上那般重要。

在S市,北宸跟沈家撕破脸,并没有任何好处。

北宸的资金链并不充裕,尤其这几年扩张极快,否则也不会跟沈氏合作最近这个项目了,这个项目很重要,重要到关系到北宸未来三年的发展前途。

沈氏一旦抽身,北宸想要找到第二个跟沈氏一样强大的合作对象,在S市太难了。

陆胤宸如今已经不是陆家的太子爷了,他离开陆家,代表着陆家的一切资源都不会提供给他,他能靠的只有他自己。

白庭深跟他关系倒是不错,可是白庭深本人并没有插手白氏,做不了白氏的主。

宋乔的身体,难受空虚得快要崩溃了。

……

*

宋乔脸色酡红迷人,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身下的床单被攥得凌乱变形。

那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如白玉般洁白,泛着莹润的光泽,挺拔饱满的胸部,起起伏伏,极为诱人。

吱嘎一声,开门声响了起来,宋乔恍恍惚惚中看到了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闯了进来......

子不雨双姝奇探第三季

子不雨双姝奇探第三季第三集

看看四周,封天岳明白现在必须得简单扼要的把事情讲明白才行,至于面子的问题,还有其它的一些事情,现在真的不是他考虑的重点。

“好的,我这次被人算计啦。”封天岳以这样一句开场白,很快就把事情讲得一清二楚的,原来他这次是去一个艺术学校里包养一个女生,结果现在人家非说人家肚子里有他的孩子。

人家现在说得清楚,要么给人家一笔钱,要么就把孩子生下来,到时一定要争取孩子的抚养费。

那当然,以封家的实力,到时孩子的抚养费肯定是一笔不少的收入。

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太多,只要碰到比较有心机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来,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啦,花钱处理掉就是。

封北辰冷冷的道,“想要孩子,就让她生下来,抚养费,难道你还怕封家给不起?如果不想,就把你名下的资产给人家一笔,有什么搞不定的?”

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哪里就有那么简单?如果真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只怕他也根本就不用这么发愁的。

封天岳叹口气,原来人家想要的不是一笔钱那么简单,是想要一个产业,这可真的就有点难啦。

不说封家的产业不会具体在某个人的名下,就算是,那也是由封雷霆掌控着最终的生杀大权的,个人想要处置产业,哪里就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这个不行,肯定不行,封家可以出钱,只要好开价就好,产业的事,她想都不要想。”封北辰冷漠至极的说,同时心里也明白,看来他真的是碰到硬茬啦,事情肯定不会那么顺利的办好的。

可他封北辰的原则也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发生改变的,如果是对方留着几分颜面,他也会多少客气一点点,可如果对方完全不客气的话,他也不会留情的。

“是吧,你也感觉到不行?所以这事处理起来就比较麻烦,你看着办吧,我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你。”封天岳说到这里以后,就把这事完全的交给封北辰去善后,这样的父亲想要儿子来尊敬,怎么可能?封北辰早就明白他是这样的人,只有在碰到棘手的问题时才坐想起他这个儿子,当然,他也会以为他办各种事为名,逐渐的把他名下的所有资产都了解得一清二楚是,如果万一以后有什么大的变动发生

时,也不至于太过慌乱。

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不过说话还是一定要讲究策略和方式的,所以封北辰以为他着想的说,“说说你的底线,能赔人家多少?”

男人就是要乱花钱,他们的这个花钱,可不比女人买买衣服和化妆品那么简单,而是实实在在的要大笔的花出去。

世上不为女人花钱的男人又能有几个?而且花得少的男人,只怕都很少的!

“老规矩,你看着给吧,不要让你爷爷知道就行。”封天岳很烦躁的说。

封北辰嗯一声,装作不经意的道,“可是你名下的资产,你最好列个清单给我,不然我答应下来,你名下又不能动,不就是得闹到爷爷那里的吗?”

这倒是真的,他们封家的男人,每个人的名下都有一些私产,当然根据人的能力不同,他们所拥有的私产差别特别的大。

这就和个人的经营水平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有极强的以小博大的本事,基础再弱的人,最后也是极有可能成为一个超强的人。

这种时候,封天岳没有办法,只得把自己的一些资产的情况,大致的交待一下,当然,对于封北辰来说,他的许多情况他都是了解的,只不过现在要让他说,也是有些相要知道他能有几分真心的感觉。

不过人心经不起试探,他们父子二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说明这一点,越是彼此试探,越是伤心,最后只能是伤得不能再伤。

“好,我去处理后看情况再同你讲。”封北辰冷冷的说着。

这当然也不能怪他的态度不发了,世上哪里有儿子要为父亲平桃花债的道理?可是他们封家就是这样的奇葩。

看看时间,真的不早啦,所以他说道,“走吧,说不定你爷爷和大哥已经谈好啦。”

是呀,这么长的时间,应该是什么都已经说好的才对。

“嗯,走。”封北辰有些无奈的应着!两个人才一直身,封振西的脸出现在门口,同时叫着,“爸,二哥,谈好了吗?爷爷和大哥已经过来,晚餐也已经摆好桌。”

是呀,现在已经有些晚点,所以封天岳马上应,“我们这就回去。”

他边说边和封北辰向房间里走南北通透,而他不忘叮嘱他,“刚才的事情要替我保密!林溪也不是省油的灯,知道后也得同我闹,又得拿钱平事!”

在感情的世界里,男人总是想着拿钱平事,或许真的就是感情不够,只能用钞票来凑!

可女人最最想要的是一份笃定而坚定的感情,只要爱是足足的,其它的根本就不是事儿!

男人和女人的所求点,总是不完全一样,当然也就会让他们彼此付出的东东不同,从而感受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一个觉得对方就是爱慕钱财,而另一个却是感觉对方不是真心的待人!

“嗯,你也真够不容易的!好在我妈大度,只为你守着这份家业,难道你就没有想到过她的感受?”封北辰边走着,边把这话用极为冷酷的语气抛出去。

他能为陆菁做的也就只有这些啦,这些看其实他看到的陆菁也是辛苦的,她在感情上并不是特别洒脱的人,可是生活生生的把她逼成现在的模样,即高冷又极为洁身自爱。

陆菁现在以孩子们,还有龙凤胎为重心,可是谁能说她的内心里不苦的呢?活在这个世上的饮食男女,难道说会有谁不希望有一个能相伴终身的另一伴?可这个东东又实在太过奢侈,不是足够幸运的人,真的是完全无法拥有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