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阿蒙第一季

  • 主演:托尼·夏尔赫布,比蒂·施拉姆,特蕾勒·霍华德,泰德·拉文,贾森·加里-斯坦福德
  • 导演:Andy Breckman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2
妻子的死让警探艾德里安(托尼·夏尔赫布 Tony Shalhoub 饰)的生活跌落到了谷底,不久之后,常常陷入悲痛之中的艾德里安患上了强迫症。强迫症令艾德里安在警局里无处容身,很快,他便丢掉了工作,成为了无业游民。   为了生存,艾德里安必须赚钱,就这样,一家私人侦探所成立了。艾德里安雇佣了护士莎罗纳(Bitty Schram 饰)为他打理日常生活,自己则靠着出色的逻辑推理能力和过目不忘的神奇本领解决了一件又一件离奇案件。之后,艾德里安结识了名为娜塔莉(特蕾勒·霍华德 Traylor Howard 饰)的单身母亲,两人之间十分投缘。随着时间的推移,丧妻之痛由浓转淡,但妻子被害一案的前因后果却依然深藏在迷雾之中,艾德里安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破解此案揭开心结吗?

神探阿蒙第一季第一集

婷婷也迷糊了——明明麻麻就不喜欢滔滔的嘛。

小萝莉觉得麻麻完全没事找罪受。

好吧,这是疼她爱她的麻麻,她不应该这么说麻麻滴……

“麻麻错了。”洛冰蓉缓缓搂住婷婷,柔声道,“麻麻下次不会了。”

“这还差不多。”婷婷撇撇嘴,“滔滔胆小嘛,不能这么吓他的,要慢慢和他交朋友的哎。”

洛冰蓉眼眶一红,轻声道:“宝贝,麻麻现在知道了。”

“好了!”婷婷小大人似的拍拍洛冰蓉的肩头,“麻麻不哭,回去找粑粑安慰你啦。我还得找淘淘他们玩儿。”

小萝莉可有主意了,也不需要洛冰蓉同意,她已挣扎开来,迈开小腿往和云居跑。

“婷婷——”洛冰蓉下意识地伸手逮婷婷。

可哪逮得住灵敏至极的婷婷,小萝莉早迈腿开跑,朝天辫甩啊甩的消失了。

远远的绿荫下,曲老太太收回目光,自己将轮椅掉了个方向。

“一个个都不正常。”曲老太太喃喃着,“总感觉发生什么事了。”

钱子轩缓缓推动轮椅:“能有什么事,大少奶奶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人。以前滔滔几次欺负婷婷,大少奶奶为了婷婷不被欺负,特意过来和滔滔示好,也很正常。”

“说得也有道理。”曲老太太喃喃着,“但是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她忽然一把抓住钱子轩:“你有时间多观察下,看看到底是哪里不对。”

钱子轩轻轻将曲老太太的头放回膝盖:“依我看,老太太你还是安享晚年为上。你管半山园再有什么事呢!再大的事,也和我们没多大关系了。反正股权成了定局,滔滔没吃亏,别的地方吃点小亏又如何?”

曲老太太皱眉半晌,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好吧,就不去打听了。我们看看再说……”

“这就对了。”钱子轩长吁一口气,“我们以后多待在和心居休养。如果想见滔滔,请二少奶奶带滔滔过去看看就好,这样大家都愉快,老太太还多点时间做复健,说不定还能站起来恢复行走……”

和云居里,淘淘的小脸绷得紧紧的:“妈咪,我不喜欢伯母。”

“我也不喜欢。”滔滔在旁弱弱地当着跟班。

“嗯嗯,我也不喜欢。”白果儿在后面说,小心翼翼地站同盟,讨好两个小正太。

她确实不是个当保姆的料。可怎么着也得把这保姆当下去,至少也不能被小正太给赶出去。

淘淘瞥着白果儿:“我们也不喜欢你。你吓着滔滔了。”

滔滔在旁懵懂地点点头。

经历过各种周折的滔滔,很多事在记忆里都被挤得悄然淡化。

滔滔现在看到白果儿,只剩下本能的惊惧不安,已想不起多少白果儿伤害自己的细节。

“我只是想当个好保姆。”白果儿委屈极了。

童瞳在旁悄然抚额,无奈地道:“淘淘乖,带弟弟上楼洗澡。”

淘淘尚未行动,滔滔先往楼上跑:“哥哥快,二伯母让我们洗澡啦!”

目送两个小正太手拉着手消失在二楼楼梯间,童瞳这才看向白果儿,面容严肃:“你如果想在这里待下去,有件事必须要明白。”

“你说。”白果儿还算痛快。

深呼吸,童瞳平静地道:“和洛冰蓉保持点距离。”

“为什么呀?”白果儿惊呼。

“就因为她是曲家的大少奶奶,曲一鸿他大嫂。”童瞳云淡风清地道,“不管是大哥还是大嫂,在曲一鸿心目中都无比重要。你如果一不小心得罪她,别说爬上流社会,没把你打进十八层地狱算好。”

白果儿盯紧童瞳:“我知道了,你们现在闹成这样,是因为他大哥大嫂。”

童瞳送过去一个大白眼:“你到底听进耳朵没有。”

“我知道了。”白果儿难得正经地严肃起来,“以后我看到曲大少奶奶就绕路,够安全了吧?”

童瞳松了口气:“你自己记得就好。”

她转身往楼上走去:“现在这边没什么事,你去老太太那边先安顿住宿,有事我会找你。”

不再管白果儿,童瞳回到楼上,两个小正太正在猜拳决定谁先洗澡。

她来到露台,凝着足球场的方向。

首先看到的是婷婷甩着小辫子,正朝这边跑来。

洛冰蓉一个人停在足球场上,背影有些伤感,举步难艰,看得出来十分难过。

看着看着,童瞳眼眶一红——若论难过,现在最难过的是她童瞳才对……

不管了,她还是好好做自己,好好管淘淘和滔滔。

她还得留点精力辅助夏云川。这几天虽然人在洛城,她的手机差点被打爆了。

至于半山园内,洛冰蓉如果愿意留下来,她比谁都欢迎。

最起码洛冰蓉在这里,婷婷自然还在这里,她还可以每天见到婷婷……

正想着,手机铃声响起,童瞳下意识地接了。

“是我。”洛冰蓉语气惆怅,“方便谈谈吗?”

静默数秒,童瞳轻声道:“不方便。”

她不假思索地挂断电话。

孰料刚刚挂断,电话铃声再度响起,童瞳不知不觉心头多了点火气:“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谈……”

“是我。”电话彼端传来熟悉的声音,“瞳瞳,明天上午有空不?”

童瞳的大脑有瞬间空白,随之心头拉响警报:“你要干嘛?”

“一起看个电影。就我们两个。”他柔声道,“滔滔有保镖,放家里放心。”

童瞳默默听着,眼眶不知红了红——不容易啊,他居然还知道这世间有看电影一事。

然而奇怪的是,她一颗心居然平静无波,似乎和人聊天气般淡然。

“有困难吗?”曲一鸿声音低低的,“有就说出来,我来安排。不管有什么困难,都不足为惧。”

深呼吸,平复心情,童瞳盈盈浅笑:“曲二少,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瞳瞳,我是真心求问。”曲一鸿柔声道。

“真没困难。”童瞳一甩长发,长发轻轻飘落肩头,“不过,我没时间。”

顿了顿,她轻声道:“我前几天已经约了墨子晨。不好意思!再见!”

神探阿蒙第一季

神探阿蒙第一季第二集

“那个……那个……”

宁凉辰的眼神简直就是激光扫射仪啊!总觉得在他面前,她就跟啥都没穿似的!一种赤条条被窥视的感觉……

“脚伤好了?”

“我现在,是该好?还是不该好啊?”

苏若离欲哭无泪的看着宁凉辰,总觉得他话里有话!说还没好吧,估计他又要让她请假休息了!可如果她说已经好了……估计也得请假吧?他这个眼神,这个样子,像是会放过她的嘛?

苏若离的小心脏在瑟瑟发抖,然,宁凉辰可没打算这么放过这小妮子!一条腿哪里躲得过两条大长腿!宁凉辰两步就把想要逃走的苏若离直接拎了回来!

木有看错,就是拎!宁凉辰这么高的个子可不是白长的!

“你放开我!宁凉辰!我好歹也是女孩子吧?我还受着伤呢!你快放我下来!!!”

苏若离表示自尊心严重受创!可任由她怎么说,怎么挠,宁凉辰完全不为所动,直接把人带到房间,往床上一丢!

“哎呦喂!宁凉辰,你干嘛啊……”

苏若离郁闷的揉揉自己的后腰,幸好床垫够软,要不然,估计又得红一大片!

“你!”

宁凉辰眼神一黯,盯着苏若离,手上的动作相当利索,还没等苏若离回过神来,宁凉辰已经把自己拾掇干净了!

苏若离在听到宁凉辰的话时,脑子就懵了!宁凉辰什么时候这么露骨了?这话说的这么正义凛然……

还有!他脱衣服干嘛?脱裤子干嘛?来真的?不会吧?看着宁凉辰这个模样,还有那张魅惑众生的脸……苏若离只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了!

“那个……宁凉辰,你别逼我!”

她狠起来,可是连自己都不会放过的!宁凉辰这副模样,不是活生生的勾引嘛?不行不行,她得忍住!这事关她的尊严,绝对不能马虎!

“若若,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了……”

宁凉辰看了一眼苏若离,见她眼底闪过一丝纠结,忽然改变了想法!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宁凉辰觉得有必要凑不要脸一次……

于是便有现在这个,媚眼如丝,风情万种,妖娆惊艳的宁凉辰……

“哈?”

苏若离手肘撑着身子,看到宁凉辰这副样子,惊的手臂一软,直接倒在床上。

苏若离现在的内心,就犹如浩瀚大海上,汹涌澎湃的海浪啊!浪里个浪啊!宁凉辰这是要疯吧?居然,居然真的想要勾引她!她现在心里就像是小恶魔和小天使,两个小家伙在打架!

小天使:拒绝!必须拒绝!他这是故意勾引你呢!不能丧失理智!

小恶魔:拒绝什么啊?不都是你的人嘛?主动一点,没什么啊!

小天使:你不能接受!做人要有骨气!你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啊!

小恶魔:女孩子也可以主动啊!况且宁凉辰现在都已经这么直接的表示了,要是拒绝,还是不是女人了?有没有点魄力了!

小天使:可是,可是这不是一个女孩子该做的事情啊……

小天使的其实渐渐弱了下来。

小恶魔: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男女平等,知不知道!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为什么不可以?而且,又不是让你去勾三搭四,这是原配啊!

小天使:话是这么说,可是……

小恶魔:别可是了!再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若离,上啊!造作啊!加油啊!我看好你!

小天使:若离,这是不对的……呜呜呜呜!!!

小恶魔:嘿嘿嘿,上吧!

小恶魔一手捂住小天使的嘴巴,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苏若离纠结了半天,宁凉辰也不着急,只是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深邃,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孤独感,就好像,苏若离要是不接受他,他就会失去全世界一样!

为什么心里居然会有一种罪恶感?苏若离皱着眉头,摸了摸自己的良心,好像有点过意不去啊!这段时间,好像确实一直是宁凉辰在主动,堂堂宁氏集团的总裁,为她做饭,为她洗漱,甚至连洗脚这种事情,也都一手包办!

要是这样,她还继续矫情,似乎有点过意不去啊……

“算了,你休息吧,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

宁凉辰缓缓起身,速度极慢,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可不知道为什么,苏若离总觉得有些心酸,宁凉辰这个样子,她真的很不习惯啊!她好像还是比较习惯之前那个高冷傲娇的大boss!突然变成小可怜的样子,就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宁凉辰背过身子,一步步朝门外走去,原本他还只是装装样子,可是见苏若离完全没有要留下他的意思,是真的觉得失落了,就连背影都显得更加萧瑟了……

宽阔的肩膀微微一松,苏若离从后面望去,说不出什么感觉,就在宁凉辰开门,一脚踏出去的那一瞬间,苏若离忽然开口道:“你回来!公司的事情,比我还重要?”

苏若离脸色泛红,就连指尖都是粉嫩色的!本就软糯的声音,因为羞赧,更显娇柔。

宁凉辰脚步一顿,随即嘴角忍不住上扬,这次,算他赌对了!这个小妮子,果然是嘴硬心软!看来,林逸有句话还是说的挺对的……女人说不要,就是要!女人说要,那就是还不够!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宁凉辰握着门把手的手指微微一颤,然后慢慢转身,目光深邃的看着苏若离。

“那个……我觉得,有些事情,你交给白煦处理就好了!”

“嗯。”

“额?你不反对?”苏若离愣了愣。

“不反对!”本来很多事情,他也只是了解一下情况,剩下都是交给白煦去处理!要是全都让他来负责管理,他就算有两个脑子,也不够用啊!只不过最近他处理的事情,必须自己来!

“那你刚才还说什么要去处理事情……”

“你不是不想我留在这里吗?我出去,你不高兴?”

宁凉辰幽深的目光一直盯着苏若离,似乎想要从苏若离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我……”她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他走了?她只是觉得有点害羞而已!更何况,哪次她说不要的时候,宁凉辰放过她了?这次居然这么听话?

“我说过不勉强你的!”

“你……”

“好好休息,我出去了,有什么事情,叫我,我就在外面!”

说完,宁凉辰转身就打算离开,没有半点犹豫!

苏若离被宁凉辰这反应气的,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只是脚底的伤口虽然已经好了大半,但毕竟太久没有走路,脚一软,居然直直的往前扑了过去!

摔倒的太过突然,苏若离惯性的伸手一抓……嗯,她发誓,真的只是凑巧!绝对只是凑巧!保证只是凑巧!否则,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这么大胆啊!

苏若离趴在地上,嘴角一抽……卧槽,她这个准确度,要不要这么精准?

卧室的窗户半开,秋日的夜风带着丝丝的寒意,宁凉辰此时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双颊微微泛红,耳尖更是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葡萄。

“那个……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苏若离默默松开手,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宁凉辰仿佛猪肝的脸色,心里默默为自己默哀了一分钟,她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啊!这真的只是巧合!可是说出去,谁会信啊?她的清白啊……

“不是故意的?”

宁凉辰现在也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风吹屁股,蛋蛋凉……

等他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就算再厉害,那也厉害不过地球引力啊……

宁凉辰尴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嗯嗯嗯!不是故意的!那个……你要不要,先穿好衣服?”

这个样子和她说话,她怕自己鼻血飚出来啊!苏若离低着头,完全不敢随便抬头,刚才她可是亲眼看到了!作为一个单纯可爱的大一学生,苏若离觉得,自己还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比较好!不过,宁凉辰的身材是真的好啊!哪怕是小腿上的腿毛,都写着性感两个字!

啊呸呸呸!她什么时候这么色了?居然看着宁凉辰的小腿腿毛都能幻想这么多东西!一定是纪筱筱天天在她耳边念叨什么霸道总裁的小说,所以产生错觉了!不过……宁凉辰真的好像筱筱口中那些完美的总裁体质啊!

“宁凉辰,你能不能先转过去啊?我趴着好累啊……”

“……”

“呼……趴着呼吸困难啊!”

苏若离话音刚落,宁凉辰直接弯腰,将人抱了起来,“你脱的裤子,你得负责穿上!”

“虾米玩意儿?”

苏若离掏了掏耳朵,还以为自己洗澡的时候脑子进了水,现在幻听呢!

“难道你想说,你刚才巧合的从床上摔了下来,然后巧合的扒了我的裤子?”

宁凉辰余光瞥了一眼怀里的人,神情却有些受伤。

“我!我是想叫你来着,只是一着急,忘了自己脚还不能着力,所以才会摔倒的……谁让你刚才站在那里……”

神探阿蒙第一季

神探阿蒙第一季第三集

白夜渊的眼神,猛地一闪。

邀请函是朱倩倩给的?

今天中午在会议室,那姓朱的蠢婆子,可是恨不得杀了萧柠的心都有,如今居然会主动发邀请函给萧柠?

他怎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裘心心还在苦苦劝说:“柠柠,你看,全公司都会去,据说大老板也会去呢,大老板都好久没在公司出现了,你平常不是也很崇拜大老板吗,难道你就不想见见他……”

白夜渊眸光一冷,打断她:“邀请函给我!”

“啊?柠柠,你……你决定去了吗?”裘心心没想到真的说服了萧柠,好开心呐,“太好了呀,柠柠,那你记得要穿漂亮一点的晚礼服呀,别太保守了,要穿吊带礼服呀……”

说着,却见对方眼神冷冷一扫,裘心心不由闭嘴了。

嘤嘤,柠柠现在的眼神怎么这么可怕,眼刀子能杀人一样……

病房里。

白夜渊看着那张邀请函上的时间地点,冷笑了一声。

想看男人跳脱那个……衣舞?

想看慕天羽到场撩……骚?

萧柠,你背着我还真是长本事!

正眸光阴沉着。

忽然,病房门被人哗啦一下打开了。

萧柠大咧咧走了进来。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用他的身体用习惯了,走路最近都带风了。

“小舅舅,听说你花了一天时间就完成案件总结陈词了?确定吗?快拿来给我看看!你可不能把我的案子乱写啊,我跟你说……”萧柠是接到裘心心电话,得知这个消息的。

当时她就不淡定了。

连朱倩倩那个老油条都搞不定的案件总结陈词,白夜渊初次接触这个案子,怎么可能一天搞定?

正常人,一天连卷宗都看不完好嘛?

白夜渊不动声色地,把邀请函塞到了枕头底下。

随即脸色冷漠地道:“看什么看,你这智商,看也看不懂!我已经拿给安晚如了。”

萧柠噎了噎住,咕哝着:“给安晚如看也不给我看,真是的,这个案子明明是我办的,我当然最清楚了……”

白夜渊却已经不想讨论这个话题,紧盯着她的眼眸:“你在律所,交的都是什么破烂朋友?以后不许和她们来往!也不许再回那里!”

萧柠猝不及防,被下了禁足令,莫名其妙:“为什么?我觉得安律师还有心心她们很好啊……”

“反正就是永远不准回去!”白夜渊冷淡地驳回。

萧柠皱眉,这大尾巴狼今天又受什么刺激了,好端端跟她发什么脾气呀。

她本来是听说他这么快完成任务,心情很高兴的,这下子全被这个男人给破坏了。

他就是有本事,让人一秒钟变不爽。

讨厌!

讨厌!

讨厌!

将来谁当他小舅妈,谁八辈子倒霉!

萧柠忍了忍,好不容易平复一下心情,才能和他继续杠:“你总是不准我这个,不准我那个,你自己呢?你自己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

白夜渊傲然抬起下巴:“我所做的一切没有任何瑕疵,你挑不出不准的理由。”

萧柠:“你!我才不信!世界上哪有完美的人!我就不信你工作中没有错漏,不出问题?如果我非要你放弃你的工作,永远不准回白氏,你做何感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