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啊喵

好久不见啊喵
  • 主演:GapKittichatTechahuasing,祁然,贺铭扬,白俊,时薇,赵依灵,陈瑞书
  • 导演:里特·萨玛佳恩
  • 地区:泰国
  • 类型:泰剧
  • 语言:泰语
  • 年份:2022
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在孤儿院长大的漫画家大树,他唯一知道的“温暖和快乐的感觉”是通过这封信。大树看见一只流浪猫,就把它带回家,但是有一天,那只猫变成了人。很明显,他来自“耳朵族”。阿淼已经把大树的无聊生活变成了混乱,但在混乱中,大树学会了真正的意义终于感受到了温暖和幸福的感觉~~改编自特雷西胡的BL漫画《喂,看見耳朵啦》

好久不见啊喵第一集

李睿愣了下才明白,哈哈笑道:“是要做,可也得先让爸知道咱俩在家里呢呀。要不然,咱俩正做着呢,他突然开门进来,你说咱俩是继续还是停下来?”吕青曼羞红了脸,抿着嘴只是笑。

李睿见她娇羞的样子无比妩媚动人,心中爱煞,只想抱住她亲两口,可是看到客厅偌大的落地窗没拉窗帘,对面楼层的人很容易望进来,就又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柔声道:“你坐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他说完先给吕青曼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离家匆匆赶往物业办公室。物业办就在他家这栋楼入口那里斜对的两间平房里面,几十步就到了,站在门口往两个屋里望了望,一眼看到老爸正在左边屋里跟人下象棋,忙进去跟他说明情况。

李建民一听准儿媳妇看望自己来了,也是非常高兴,哪还顾得上下象棋,跟棋友告辞,陪儿子往家中赶去,一路询问吕青曼此行的行程。

赶到家里,李建民与吕青曼见面,各自问好。

李睿又给老爸指了吕青曼带过来的礼物,李建民少不得要跟她客气一番。

李睿趁机说道:“爸,青曼晚上在家里吃饭。”李建民道:“哦,好,那……那……”嘴里那了两遍,却没那出来,也不知道想说什么。李睿见他脸色怪怪的,就说:“晚饭不是有小红做吗?也不用做得太丰盛,别把青曼当外人。”

吕青曼闻言点头道:“嗯,不用太麻烦。”

李建民陪笑道:“嗯,不麻烦,我去买点菜,青曼你坐着喝水。”李睿心里觉得奇怪,家里的菜不是一向由保姆小红买的吗,他又要去哪买?疑惑间,见他已经走到客厅外面,正给自己打眼色,就忙走了过去。

李建民推门站到外面,李睿也只好跟了出去。

李建民掩上门,低声道:“青曼晚上不走了?”李睿这才明白他刚才“那……那……”了两次的原因,原来他以为青曼留下来吃晚饭就是留下来住不走了,暗里好笑,摇头道:“当然不是,她晚上回青阳宾馆住。”李建民哦了一声,道:“我给小红打电话,让她赶紧准备晚饭。青曼喜欢吃什么,你告诉我,我让小红买下。”李睿道:“没什么特别爱吃的,家常菜就行了。”李建民点头道:“那你上去陪她吧,我走了。”

李睿回到屋里把门关了,走到客厅门口,对里面沙发上坐着的吕青曼坏坏的一笑,道:“老婆,这下没人打扰咱们的二人世界了,开始吧!”

吕青曼虽然已经做好了跟李睿白昼咻咻的心理准备,但等这一刻真的来临时,却有些抹不开了,有些紧张的问道:“爸去哪了?”李睿说:“他准备晚饭去了。”吕青曼讶异地说:“这么早就开始准备?离晚饭不是还早着呢吗?”李睿笑道:“是啊,所以咱俩有足够多的时间享受二人世界啊。”吕青曼听了这话,脸孔泛红,越发的忸怩不堪,讷讷的道:“你……我……”李睿道:“什么你你我我的,快点吧我的好老婆,我都快想死你了。”吕青曼听到这话,芳心一热,咬咬牙,横了横心,从沙发上站起身,冲他走过去,道:“好……好吧。”

李睿等她走到身前,不由分说,一手拦背,一手勾腿,两臂一叫力,就把伊人横里抱在空中。吕青曼吓得发出“啊”一声轻呼,人已经离地四尺多高,一时间有些头晕目眩,嗔道:“你吓死我了。”李睿也不说话,抱着她就往卧室里去。

李家是最典型的两室两厅格局,进门左手边是餐厅厨房,右手边是客厅,再往里去,正对家门的是卫生间,卫生间左手边是他的卧室,朝阴;右手边是老爸李建民的卧室,朝阳。整体格局方方正正,正好一百平米。一百平米的房子虽然并不算大,但由于家里装修简单,家具电器稀少,所以显得屋里空荡宽敞,倒不亚于三室两厅的大房子。

被抱进卧室的那一刻,吕青曼忽然问道:“咱们再买套房子做婚后新房吧?”李睿以前从没听她提过这个问题,听到的一瞬间就有点愣神,第一念头竟然想到了在一单元住的芳邻董婕妤,如果再买套新房子,也就意味着搬家,搬家了再想去她家串门可就没那么轻易了,问道:“为什么会这么想呢?”说着已经走到席梦思前,把她平稳的放了上去,暂时没急着跟她亲热,伏身上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吕青曼温婉的望着他,眼神中带有一些提示的味道,却始终没回答他的提问。

李睿跟她对视一阵,看出了她的心意,似乎要自己领悟其中原由,仔细想了想,脑袋里猛地一震,哎呀,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想到这一点?

他想到,自己终究是离过婚的男人,而眼下这套房子就承载着自己第一次婚姻的全部,喜怒伤悲甚至前妻刘丽萍的影子,都在这座房子里,她睡过的席梦思、她用过的餐具、她使过的家具电器还都在,说这座房子还有她的味道都不为过,自己跟老爸可以浑浑噩噩的继续住在这里面,但是新妻青曼如何能够不介意这一点?哪个女人愿意住在老公与前妻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哪个女人又愿意自己与老公的世界中还有别的女人留下的痕迹?自己只想着娶她过门了,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啊。

一念及此,李睿惭愧得无地自容,道:“老婆我错了,我竟然没为你考虑。”吕青曼奇道:“你想到什么了?又怎么错了?”李睿讪笑道:“没什么……你说房子,呃,我原先的单位市水利局正在筹建职工自建集资房,局长给我留了一个指标,不过可能赶不上咱们结婚了。好,那就再买一套。”吕青曼说:“这事宜早不宜迟,你看房价蹭蹭的涨啊涨,早买早便宜。要不咱们现在就去看房吧,等定下来以后,下周我带钱过来。”

李睿脸色一变,道:“干吗要你带钱过来?你老公我还买不起一套房了么?”吕青曼嗔道:“现在一套一百平米的房子,动辄就要五六十万,你赚的是死工资,工作年头又短,哪里攒得出来?”李睿呵呵一笑,道:“那你就攒得出来了?你比我早上几年班啊?你这个正处级大领导比我这个正科级小领导每个月工资又多赚多少?”吕青曼笑道:“你别管,反正我有钱。”李睿哼道:“我不管?我不管怎么行,我可是你老公,不管你管谁?快老实交代,你的钱都是从哪来的?别告诉我都是灰色收入。”

吕青曼嘻嘻笑着说:“哪有什么灰色收入啊。”李睿道:“你可是组织部的人,组织部是干什么的,就是管领导干部升迁任用的,跑你们那送钱的人肯定多。”吕青曼道:“你别胡说了,你亲眼见过吗?就算真有人送,也是偷偷的给大领导送钱,谁送到组织部去?就算送到组织部去,也是送给负责干部考察的领导。我这个干部监督处可是清水衙门,人们又都是势利眼,谁也不会送钱过来的。”

李睿没有继续追问她钱财的来路,夫妻之间,往大里说要做到相互信任,往小里说就是要留给彼此一些私隐,何况现在跟她还没有正式成婚,就更不能刨根问底了,道:“那也用不着你出钱,你老公我有钱,这房子让你老公来买。”吕青曼纳闷的看着他,道:“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难道你……”李睿笑道:“我什么?”吕青曼蹙眉道:“难道你刚给宋书记做了这几个月的秘书,就捞了那么多?”李睿哈哈笑着逗她:“如果真是我捞的,你会怎么看我?”吕青曼皱眉看了他一阵,半响摇头,道:“我觉得不是,你应该不是那种人,你目光没那么短浅,对不对?”

李睿暗道一声惭愧,可转念一想,自己并没用手中掌握的权力捞过钱,到目前为止,所有的金钱来源,都是出于朋友私交或者私事,可以说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这又有什么可羞愧的?道:“老婆英明,我确实没捞什么钱,我现在的钱都是自己赚来的。今天说到这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跟双河县山区一个镇官儿合伙搞了个山货干果加工厂,我自己没出面,请一个老同学过去当加工厂的经理,由他负责生产销售。这生意挺不错,所以也就赚了一些钱。这事连爸都不知道,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了,你也别跟吕叔叔说,要不然他准我说不务正业。”

这话虚虚实实,巧妙的掩饰了那个镇官儿是个美女、且他邀请出面签订合伙协议书的是美女老同桌的两个事实,也将自己所有的金钱来源推到了那个加工厂上面,估计青曼听了也不会详加询问,这番话足以令她相信。

好久不见啊喵

好久不见啊喵第二集

“看姜俊医生年龄不大吧,也就二十六七的样子,没想到医术如此高超,真是英雄出少年呀!”

“是呀,想我当年这么大的时候,还在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姜俊医生已经名满京都了,佩服。”

姜俊刚刚施针完毕,听到旁边的称赞声,轻轻拍了拍衣袖,脸上露出一丝傲然之色,很是装逼道:

“都是虚名罢了,陈老是由哮喘引起的短暂性休克,这种小病,我施针过后,要不了五分钟就会醒来,以后按照我开出的方子服药,要不了三个月就能痊愈。”

“真是神医呀,各大医院都束手无策的哮喘病,在姜医生眼里,居然只是小病。”

“中医圣手果然名不虚传,也就随便施几针,一个大病就基本根治了,中医真是当之无愧的国粹呀。”

“看姜俊医生的行针,如行云流水,恐怕医术已经和他爷爷国医圣手姜浩差不多了吧,真是医学界的天才呀!”

……

一个医术好的医生,谁不想讨好、巴结呀,还没等陈老醒来,一群人已经争先恐后的给姜俊拍马屁了。

你还别说,这个姜俊,人本来就长得英俊,再加上一身白色的医生服,还有那挥洒自如的行针入穴,看起来真有几分高人的样子。

就连旁边的周若梦也被迷住了,美眸异彩连连。

“喂,土医生,看完姜俊医生的行针,是不是感觉有点无地自容啊?我猜,你连怎么拿银针都不会吧。”

旁边,陈阳讥笑李易道。

“谁说李易不会了,别以为只有姜俊医生厉害,李易也很厉害的。”

毕竟李易是自己带来的,被人羞辱,龙雨涵当然第一时间要维护了。

可这样一说,更惹怒了陈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龙雨涵如此护着一个男人。

“呵呵,厉害?那请问这位厉害的土医生,可知道气海穴如何行针?”旁边姜俊冷笑问道。

姜俊正听到周围的夸赞,很是享受,特别是有两个绝色大美女在旁,更是有种出风头,独领风骚的感觉。

他甚至能感觉到那个穿皮衣魅惑至极的大美女,对自己很有好感,也许这次渝州之行,能发生点更近的关系。

而这时,另外一个穿OL制服的大美女,居然不捧自己,反而捧一个乡巴佬土医生,这让他很不爽,于是出难题考考李易,让李易在美女面前难堪、丢脸。

这气海穴关乎生命之气,人体之气,乃是武学中的丹田位置所在,若行针稍有偏差,就有可能使人瘫痪,一般中医都不敢在这穴位扎针。

“姜俊兄何必出这种难题给这位土医生呢,一看他的样子,也答不出嘛,这不是让他没脸待在这了吗,哈哈……”

陈阳故意揶揄道。

“之前在警察局外很多人叫这家伙神医,这回我看他怎么回应。”周若梦很好奇的望着李易,看他能给出什么答案。

房间其他人也看向李易,想知道他如何回答。

“每个医生行针都不一样,这个没有标准答案。”旁边龙雨涵为了给李易解围,赶紧说道。

“呵呵,这位美女,你错了,其他穴位行针方法千奇百怪,可气海穴行针在中医上只有一个方法可行,这个方法,假医生可不会;据我所知,也就我爷爷那种国医圣手级别的中医,积累了大半生的行针经验,才另创了一个方法。”

姜俊言下之意,若是李易不会,那就是假医生。

他这话不可谓不狠毒,若是一个医生,被打上了假医生的标签,那这辈子就算毁了。

“呵呵,你不会,就想借提问来偷学我的医术?偷师麻烦也请找个好点借口吧。”

李易轻轻一笑,他可不会说自己从小就在老头子的毒打下,学会了九种在气海穴的行针之法。

看来这套神农回魂针,他们没有下卷,而且就连上卷也残缺不全,不然也不会说气海穴只有一两种行针之法。

“啥?一个土医生,居然说京都中医世家的中医圣手,偷学他的医术?”

“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人不大,口气可不小,一个不知道从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的乡巴佬,冒充医生也就罢了,还敢嘲讽姜俊医生偷学?可笑,可笑啊!”

“这怕不是一个傻子吧,这话都说的出口!”

……

周围众人,本以为李易多少能说出点什么,就算说错了,也情有可原。

没曾想,一开口,居然说姜俊想偷师,你哪里来的自信,一个中医世家用得着偷学你一个土医生的医术?

“哈哈,可笑,我姜俊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如此猖狂的人,居然说我偷师?小子你成功惹怒我了。”

姜俊一脸愤怒,瞪着李易。

“姜俊医生,请息怒,很明显是这个土农民不会,找借口而已。”

“对呀,这信口雌黄的乡巴佬,谁带进来的呀,真是污了我们的眼睛。”

“赶出去,赶出去……”

一群人一脸谄媚,讨好姜俊,怒斥李易。

“这家伙,我还以为真是神医呢,原来就会满嘴胡话呀,还是这位姜俊医生有真才实学。”

周若梦呢喃道。

“雨涵,你看看这个乡巴佬吧,太嚣张了,太目中无人了,居然诬陷姜俊医生想偷学他,这样的人人品有问题,大家都要求赶出去,我也很难做……”

陈阳故意作为一副为难的样子。

“好吧,李易,我们走。”见这里的人都不欢迎李易,龙雨涵点点头。

“雨涵,你不用走啊,这个假医生走就行了。”陈阳赶紧说道,他可不想龙雨涵跟着李易走。

“我走,可以,不过提醒你们一句,要想保住这老头的命,最好尽快拔掉那些针,不然要不了十分钟,他就会一命呜呼!”

李易轻轻扫了那一排银针,淡淡说道。

其实陈老这家人对他态度很差,他本来不想说。

可作为一个医生的责任,他不忍心看到一个生命就这样逝去,还是没忍住,开口了。

“小子,你在胡说什么,居然敢咒我爹死,信不信老子分分钟弄死你。”

“找死,看老子不撕烂你的嘴巴,居然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诅咒我爷爷。”

……

陈阳等一群亲人都愤怒了,全部怒目而视,陈阳甚至要扑上来打李易,若不是龙雨涵在场,他们能当场将这家伙打死。

“喂,你这话是不是太过分了,做人还是留点口德。”

周若梦很后悔带李易来,不然也不会遇到龙雨涵,从而闹出这样的矛盾。

“尼玛,刚刚讥讽我偷师,现在又说我要医死人,真是太狂妄了,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下,我姜家的神奇医术。”

姜俊气得不行了,满脸通红,走到陈老面前,大喝一声:“神农回魂,阴阳逆转,醒来!”

说着,他又将一根银针插入陈老的脑袋。

“这气势,看起来就好厉害,爷爷马上就醒来了,你这乡巴佬等着瞧吧。”陈阳瞪着李易道。

摇了摇头,李易淡淡道:“雨涵姐,我们走吧,这老头刚刚还能撑十分钟,现在多扎了一根针,连五分钟都悬!”

说着,他率先走出了房屋。

并不是他不想救,而是这一家人都不相信他,那就没办法了。

“李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龙雨涵跟着走了出去,神色有些担忧,又有些怀疑,尽管她看过李易的行医,可这一来,张口就说一个京都来的名医,要医死陈老,多少有点夸大其词了。

“雨涵太偏袒那家伙了,很明显是一个骗子,还如此相信,唉。”

“若不是雨涵小姐在,老奴当场就会弄死那满嘴胡言的小子。”

……

就算李易离去,这群人怒火还是未消。

“快看,爷爷醒来了。”就在这时,陈阳看到陈老的双眼缓缓睁开,惊呼道。

“老爷醒来了,太好了。”祥伯也是一副惊喜的模样。

“神医啊,姜俊医生真是名不虚传!那个说你要医死我爹的乡巴佬呢,叫他来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神医。”

“好帅,这姜俊不仅人帅,医术更帅!”周若梦也是双眼放光,看向姜俊的眼神有一丝特别的意味。

“谬赞了,举手之劳而已。”姜俊脸上说不出的得意,特别是看到旁边大美女欣赏自己的眼神,心中更是热血沸腾。

就在众人不断恭维姜俊的时候,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突然指着病床上的陈老,怯生生说道。

好久不见啊喵

好久不见啊喵第三集

在夏欢欢救了他们后,就将来龙去脉告诉了他们,听到那一切事情后,夏柱子父子二人,眼下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那刘喜儿。

柱子叔将事情都说了出来,柱子婶脸色一变,整个人都傻傻的回过头看着自己那儿媳妇,眼下那夏柱子也是如此。

“娘我一开始就跟你说,不可以听这女人挑拨,你看看这些日子你都做了什么?人家欢欢又哪里对不起我们了,你为何就这般不知足,我们是办过欢欢,可欢欢难道就没有办过我们?如果不是欢欢,眼下我们一家人,会有着这般好的日子过,娘……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你信了这女人的话,可娘你好好想想,这些年欢欢几个可有对不起你,”

夏柱子早已经听说自己母亲干的那些混账事情,眼下自己父子又被夏欢欢救下了,他顿时觉得愧疚没有脸见对方了。

在加上自己的事情,有着一般缘故都是因为母亲,顿时忍不住有了怨气,如果不是母亲听那小贱人的挑唆,那小贱人压根就不会对他跟父亲下黑手。

眼下如果不是夏欢欢救下他们父子二人,他们都不知道过的什么样的生活,那腿脚好在又欢欢,这才有了点知觉。

其实夏欢欢早在前几日就将人带回来了,可她却没有立刻让二人去告状,而是让刘喜儿得意几日,在那几日内给二人看腿伤,也好让二人没有后顾之忧,在腿脚有反应后,只需要调理下,这才让二人出来告状的。

“我没有,大人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刘喜儿叫冤枉,她是咬死也不承认,心中却恨惨了那夏欢欢,为什么又是那贱人坏自己的好事。

“你冤枉,好,刘氏本官就让你心服口服的认罪,”很快这县太爷就找了人证物证上来。

刘喜儿一开始是大喊冤枉,可最后一个个证据都出来了,偷人的证据,买凶抢劫的证据,一个个证据都出来了后,刘喜儿在喊冤枉那也被定罪了。

最后刘喜儿被判刑了,不过刘喜儿偷人的事情,却并没有被说出来,眼下夏欢欢知道,那孩子的事情被爆出来后,一定会被丢掉。

刘启自身难保,自然不可能会理会这孩子的死活,因为不知道孩子的身份,柱子婶也没有太过苛刻了,终究是自己的孙子。

这做娘的在不对,柱子婶跟夏柱子他们到也没有迁怒那孩子,夏柱子跟柱子叔的腿脚,有夏欢欢医治过,眼下只要吃药就可以好。

在加上夏欢欢让这司徒悯去给二人瞧调理,送了药去,这腿脚就越来越好了起来,夏欢欢是对柱子婶生气,跟柱子婶绝交,可柱子叔她却还是有着几分情义,便将这件事情做的很好。

而柱子婶在面对这一点就越来越觉得羞愧,自然没有脸去见夏欢欢,柱子叔跟夏柱子也是觉得对不起夏欢欢,便也没有去跟夏欢欢有交集了。

至于那刘启一家子,刘启重病,父母都没有人过问,一个好赌一个好荣,最后好赌哪一个被人剁了手,好钱财的母亲则是跟别的男人跑了。

一家人是家破人亡,刘启一个躺在那床榻上,那是活生生病死,也没有一个人去过问,最后死了也仅仅是一床席子被卷了出去。

而面对这一切,夏欢欢仅仅是沉默,并没有去过多关注,对于那下场如何,夏欢欢仅仅是笑了笑,一个人要算计别人,就要做好被算计的下场。

至于那柱子婶家夏欢欢也没有去了,也没有在跟对方有任何交集,眼下她救了柱子叔跟夏柱子,就算还最后的恩情。

柱子婶的作早已经让夏欢欢在也生不出任何想法去交集了,因为她心中有着一根刺,好在夏柱子父子二人也是明白,并没有来找自己,这也算一个很好的了断。

夏欢欢在这些日子,就不是都去仁和堂,这一天司徒悯给对方把脉,“你的伤到好了不少,不过还是要调理,对了……过几天我要去京城,你打算如何?”

司徒悯对于夏欢欢的事情有着关注,眼下夏欢欢的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他也留的够久是时候回京了,听到这话夏欢欢道。

“过些日子我也要回京城,不过眼下到要缓几日,”眼下她还有着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没办法立刻跟司徒悯去京城。

“那好,我在京城等着你,你的病我会找人商量眼下,你放心……我不会说出你来,”司徒悯说道,看到夏欢欢的脸色时,便在后面补了一句。

“那多谢了,”夏欢欢拱手,然后起身走出那仁和堂,眼下柱子婶家的事情处理好了,她打算在去一下李太傅家,然后也去京城。

夏欢欢回到这家中,看到那夏朵朵,“又要去京城了?”夏朵朵做到夏欢欢的房间中,手中还拿了一瓶酒。

“恩,打算去京城,本来回来一趟就走,”本来是回来看看然后在李太傅哪里打探消息就走,可没想到那柱子婶给自己惹了你们多事情,这才耽搁了好些日子。

她眼下写信给了那赵禾木,也不知道赵禾木眼下有没有听自己的话,对那人贩子的调查,暗中进行着。

“对了,朵朵姐姐,你年纪也够了,什么时候物色好夫婿,作为妹妹的,自然会回来给姐姐你贺喜,”夏欢欢眼下十九年华了,这夏朵朵打夏欢欢二岁,二十一了在这年代是一个老姑娘。

而且这老姑娘还有着那孩子,眼下要找夫婿的确有些困难,不过夏欢欢却道,“姐姐要不要我给你物色一下?”

“不用,”夏朵朵摇了摇头道,“眼下我一个人带着熙儿过的很好,可不想在去嫁什么人了,更何况……一个人也有一个人的好处,你可别我为的事情操心,还是说说你自己吧,你打算什么时候找夫君?”

夏欢欢眼下也是一个当着的老姑娘了,十九岁还没有嫁出去,眼下也是愁怀了不少人,夏欢欢听到笑了笑,“我可不急,更何况……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那童养夫还小,我打算先养着,等过些年在说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