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会成为谁的女友

  • 主演:吉川爱,横田真悠,齐藤渚,箭内梦菜,宇垣美里
  • 导演:酒井麻衣,近藤幸子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作为“出租女友”赚钱,每周一次成为某人的女朋友的雪(吉川爱饰)。抱着无法填补的孤独用男人来排空寂寞的莉娜(横田真悠饰)。在歌舞伎町往返牛郎俱乐部的由亚(齐藤渚饰)。不受周围人影响,坚信拥有“自我”的萌(箭内梦菜饰)。执着于外表反复整容的彩(宇垣美里饰)。5位女性各自都有自卑感和烦恼,一边挣扎一边想要克服。@哦撸马(阿点)

明天、我会成为谁的女友第一集

“都是你!”阮彩娇咬牙,冲向了杨卿若,伸手就往她脸上抓去,状似癫狂。

疯子!

杨卿若无语,反应迅速的抬腿踹了出去。

她坐在软轿上,高于阮彩娇,这一抬腿,直接踢在了阮彩娇的脸上。

“啊!”阮彩娇尖叫一声,整个人后仰,四脚朝天的摔倒在地,鼻血瞬间落了下来,她下意识的抬手一抹,看到一手的血,顿时杀猪般的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秦子沉皱眉看了一眼,转身去瞧杨卿若。

“我不是故意的。”杨卿若无辜的摊手,“是她自己撞我脚上。”

“……”阿南和抬软轿的轿夫们听得目瞪口呆。

她说的是没错,确实是阮彩娇撞到了她的脚,可是前提是,她抬腿踹出来的。

但是,这位二少奶奶本来就傻,和一个傻子争辩是踹的还是撞的,那不也成傻子了吗?

“娇娇!”

外面的大动静,终于惊动了院子里的人,二夫人率先走了出来,看到阮彩娇躺在地上,不顾形象的冲了 出来,蹲着旁边惊慌失措看向众人。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秦子沉面沉如水的坐着没动。

阿南抱着剑无视了二夫人的质问。

轿夫们面面相觑,不敢多事。

于是,二夫人的目光最终又锁住了杨卿若:“一定又是你!”

“……”杨卿若撇嘴,不否认也不承认。

没错,阮彩娇是犯在她手里了,可是,又不是她主动去找的,她只是正当的防卫。

总不能让她乖乖坐着让阮彩娇毁容吧?

就算她乖乖的不动,毁了容,只怕阮彩娇也会闹出吃了她的亏的阵仗,她的亏还是白吃。

大白莲的手段,小说里描述的层出不穷。

“今天,你若不还我一个说法,我白珍娘与你誓不两立!”二夫人怒瞪着杨卿若,像被挖了祖坟般的恨喷薄欲出。

“白珍娘是谁?”杨卿若明知故问,傻气再现,“我听说过一条白蛇,叫白素珍,是她吗?”

“你!”二夫人却以为杨卿若骂她是蛇,更加的生气了,指着杨卿若就要起身,只是气得狠了,刚起来又跌坐了回去。

“怎么回事?”

秦老夫人在秦大老爷和秦夫人的搀扶下出来,看到院门前躺着的阮彩娇,都愣了一下。

“珍娘,你怎么坐在地上?快起来。”秦二老爷跟在后面,见状,匆匆上前来扶白氏。

“老爷,我没脸在这儿了,我要带娇娇回白家。”白氏顺势扑进二老爷的怀里,哭了起来。

“好好的,胡说什么。”二老爷皱眉,抬头扫了一眼杨卿若,便转向了秦子沉,沉声说道,“子沉,二叔平日待你如何?”

“二叔待子沉自是极好的。”秦子沉被点名,只好下了软轿,温和的回道。

“那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傻媳妇儿欺负你二婶?”二老爷怒气冲冲的质问。

他放在心尖上疼的女人,居然三番两次被个傻子给欺了,他再不站出来,二老爷的威信何在!

“二叔,小呦并没有欺负二婶。”秦子沉平静的纠正。

“她害死了娇娇,不是欺我白家没人吗?”白氏将脸埋在二老爷怀里,哭得更大声了。

“阮姑娘还有气呢,二婶慎言。”秦子沉看了一眼地上的阮彩娇,依旧平淡。

杨卿若坐在软轿上,托着腮瞧着这一出闹剧。

二老爷怒气是真的,白氏的哭却有些假,只嚎没泪,还有地上的阮彩娇……正看着,忽然,她发现阮彩娇的眼皮一直在抽,细细一看,才发现,那是阮彩娇的眼珠子在滚动。

装的!

杨卿若勾了勾唇,从软轿上跳了下去,躲到秦子沉身后,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的说道:“她是装的,眼珠在动。”

秦子沉略侧了侧头,若无其事的将自己的袖子从她手中抽走,不过,他的目光还是落在了阮彩娇脸上。

阮彩娇的脸被鼻血糊得有些惨不忍睹,不过,眼珠子确实不停的在动,一个昏迷没有意识的人是不可能这样的。

“老爷,我表妹是信我,也是怜我失了春儿,才将娇娇托到我手里,如今娇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如何面对我娘家人啊?我没脸在这儿,也没脸回白家了啊。”

白氏的说辞一句一变。

之前说要回白家,这会儿又变成了没脸回白家。

杨卿若看得津津有味。

这种哭戏,可不是她以前能看到的。

“快请周大夫。”秦夫人眉头锁得紧紧的,略带责怪的看了一眼秦子沉和杨卿若,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是。”她身边的丫环匆匆离开。

“老爷~”白氏还在哭。

“有完没完!”秦老夫人不高兴了,提声喊道,“我还没死呢,在我门口嚎什么?”

白氏的哭声骤然而停。

这句话对她来说,简直是诛心,再哭就是咒骂老夫人的嫌疑,这骂名,她担不起。

“子沉,你来说,她怎么了?”秦老夫人指向阮彩娇,问道。

“她冲出来想打小呦,结果撞到了小呦的脚,自己倒地上了。”秦子沉面不改色的解释着不是事实的事实。

“不可能,娇娇又不傻,她怎么会……”白氏下意识的反对。

“二婶若不相信,不妨问问他们。”秦子沉看向轿夫们,淡淡的说道。

“是不是这样?”秦老夫人瞧了过去。

轿夫们互相看一眼,纷纷点头。

虽然二少爷所说的漏了点儿什么,但,大体就是这样的,没毛病。

“她本来想扑她二哥哥的。”杨卿若在秦子沉身后冒出半个头,补了一刀,“没扑成,说是我的错,又来打我,没打成就躺地上耍赖皮,城东头的小癞头经常这样骗他娘的,我见过,你们瞧,她眼珠子还在动哩。”

“住口!明明是你把她打成这样,现在居然还敢冤枉娇娇是装的。”白氏将气全发在杨卿若身上。

要不是这个傻子,娇娇就能嫁入大房,以大房现在弱的弱、病的病,迟早有一天,秦府掌家权会落在她手里!

可这一切,全被这半路冒出来的傻子毁了!

明天、我会成为谁的女友

明天、我会成为谁的女友第二集

“着急谈什么条件,来,我们谈谈人生。”福瑞斯拦住索菲亚的肩膀,想要往外走。

索菲亚甩开他的肩膀,往后退了几步,眉头紧锁:“还是先说说你的条件吧。”

福瑞斯愣了愣,随即冷笑:“条件?好啊,看见我们几个没有,只要你答应陪我们一晚就好。”

“果然如此!”索菲亚眼中怒火涌动,冷哼了一声,转身往外走去。

福瑞斯直接拽住她的胳膊:“怎么,不满意?”

“滚!”索菲亚寒声说道。

“给脸不要脸!”福瑞斯眼中多了些阴冷,“已经被人玩烂的人,还在这里装清高?”

“放手!”索菲亚脸色阴沉,“福瑞斯,你疯了!”

洛洛薇儿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又看向楚修,却见他老神自在的抿着酒,丝毫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

“楚少?”洛洛薇儿叫了他一声。

“嗯?”

“索菲亚小姐还是处子之身,我帮你查过。”楚修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什么叫帮我查过?难道你以为我会对她有想法?你别看她现在反抗的激烈,其实那只是这些人没出个好价钱而已,如果他们真的愿意帮助她家

里的公司,她说不定就会主动贴上去。”洛洛薇儿沉默了一下才道:“其实那天去宏海庄园的时候,索菲亚小姐的包里带着两把匕首呢,说不定她并非我们想的那么不堪。而且您这么喜欢苏丽,也不想看着她因为

自己的朋友受害而伤心吧?她们两个可是从小玩到大的。”

楚修不解的问道:“你这么关心她干什么,我救她对你有什么好处?”

“并没有好处。”洛洛薇儿叹了口气,“不过同样身为女人,我也经历过很多次绝望,那种时候期待白马王子的心情,应该跟她没什么两样吧?”

楚修微微皱起眉头。“放手?”福瑞斯冷哼一声,“臭娘们,还以为你爹能像以前那么护着你?告诉你,你要是陪了我们这件事就算完了,要是不陪,别说帮你们,你信不信我让你们雪上加霜?

索菲亚一愣,脸色瞬间通红,看向福瑞斯的目光尽是愤怒和惊恐,她家里已经岌岌可危,福瑞斯这些人或许帮不了他们,但要让他们灭亡,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混蛋!”她眼中噙着泪水,惊叫了一声,一巴掌朝着福瑞斯扇去。

“找死!”福瑞斯半空中抓住她的手臂,另一手松开,直接朝着她的脸扇了过去!

“啪!”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然而并非耳光声,福瑞斯的手在半空中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他凝眉看过去,见一个年轻人淡然的站在他面前。

索菲亚微微惊愕,连眼中的泪水都消失不见了。

“一群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还真是有本事啊。”楚修淡淡的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福瑞斯皱眉看了楚修一眼,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没敢说话太横。

“怎么没关系?这是我女朋友。”楚修指着索菲亚说道。

索菲亚脸上的惊愕更重。

“女朋友?小子,想充英雄也像个好点的理由,我们在这半天了,你现在才过来说她是你女朋友?”一个男子咬着牙说道。

“不信?”楚修直接将福瑞斯的手甩开,一把拉过索菲亚,低头直接朝她嘴上吻了过去。

四唇相触,索菲亚瞳孔猛张,不可置信的看着咫尺之遥的楚修,甚至忘了反抗。

楚修用力的亲了一下,随后重新抬起头,咂巴了一下嘴,笑着问道:“现在信了吗?要是还不信的话还能再来几次。”

“你找死!”到手的美女却被人先亲了,福瑞斯怒不可揭,伸出拳头就要朝楚修冲过去,却被几个同伴拦了下来。

“福瑞斯,那边!”几个同伴指向大厅的一侧,那里有几个保安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这里。

福瑞斯一阵咬牙切齿之后,只能将拳头放下来,这里可不是他能撒野的地方,他要是敢动手,第一个被赶出去的就是他!“小子,不管你是谁,有什么来历,你都死定了!”福瑞斯指着楚修说道,又看向索菲亚,见她脸色通红,愤怒的瞪着楚修,显然跟他并非男女朋友的关系,心中更加愤怒

这小子,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走!”他扭头往大厅走去。

楚修轻佻的吹了个口哨,福瑞斯脚下一跄,差点没跌倒在地。

而他的目光,更加阴沉。

等几人走远,楚修瞥了索菲亚一眼,见她愤怒的盯着自己,耸耸肩说道:“怎么了,难道我不该救你?”

索菲亚咬紧银牙,脸色变了又变,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转身往外走去,却又被楚修拉住了!

“怎么,你也要我的身子?”索菲亚转身瞪着他。

“你想多了。”楚修目光多了些冷意,“不过你还是呆在我身边的好,那几个人可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

“用不着你管。”索菲亚没好气的道,“刚才你帮我,也……也亲了我,我们两清!”

“那可由不得你。”楚修霸道的揽住她的腰肢往刚才的位置走去,“别反抗了,让你爸爸看到了可不好,毕竟他什么都做不了。”

“你!”索菲亚心中又怒有委屈,“你也是个混蛋!”

“我本来就是。”楚修无所谓的道,紧紧的扣着索菲亚的腰肢走到沙发旁,带着她一同坐下来,问洛洛薇儿:“你满意了?”

洛洛薇儿微微无语:“楚少,你的方式要是再帅气一些,说不定就能抱的美人归了。”

“算了吧,我可对她没兴趣。”楚修笑着说道。

“那把你的手从我腰上拿开!”索菲亚恨不得咬碎楚修,刚才他还只是老实的搂着,这会儿已经开始乱摸了。

“哦,当然。”楚修面色平静的抽回了手。

索菲亚往旁边移了移,离他远一些,却没有再离开的意思了,她也怕福瑞斯那些人纠缠,以她家里的情况,即便他们真做些过分的事情她也没地去讨公道。只是她心里对楚修同样没有半点的好感,她曾撕下身上所有的自尊想要跟他做交易,他却以最残酷的方式将她有生以来的骄傲都踩在脚下,让她没了半点美女该有的自信,这种行为在她看来并不比福瑞斯等人好多少。

明天、我会成为谁的女友

明天、我会成为谁的女友第三集

张灵儿的专辑发布会开始了。

杨过被韩晓晓拉住了。张灵儿发话了,没到杨过该出场的时候,这货不准出来。

韩晓晓也坚决响应张灵儿的号召,觉得没有杨过惹是生非,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杨过:“晓晓啊!不是我说你。你瞅瞅你自己,人家叫你干嘛你就干嘛......一个女孩子,得有独立自主的思考。否则以后嫁人了,还不得被你男人欺负死了啊?”

韩晓晓背抵着门,今儿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看好杨过,至少在不需要他的时候坚决不能放他进去。

“老板.......我.......我很独立,我觉得灵儿小姐是对的,您现在不适合出去。”

杨过鼻子都气歪了,他无语道:“我好歹也是你老板,是此处专辑发布会的重要成员,好吧?”

韩晓晓坚决摇头。

杨过:“晓晓,灵儿的歌都是我写的吧?”

韩晓晓呆萌地点头。

杨过继续道:“我是张扬工作室的重要股东之一,对吧?”

韩晓晓点头。

杨过:“你看老板我认识的人也不少,九歌的、华夏诗协的、两大动漫的、豆沙直播的......人家要是来了,心急不心急?你老板我人缘这么好,不会有事的......”

“嗯......咦......不对......老板你人缘不好。”

“噗......你多耿直啊你?”

杨过:“你看啊!要是人家问起来我,问起来谁给灵儿写的歌,你让灵儿一个人怎么处理?”

韩晓晓:“小可姐姐会处理的......”

杨过无语,这姑娘什么时候这么倔了呢?难道是和唐小白处久了?这可不行呐,小白你教的太多了啊......

外面。

陈天曲到了。

向阳花组合到了。

师月到了。

许雅、张右楼、张政等人都到了。

许雅四下探望,然后偷偷拽着张灵儿问道:“咦!他人呢?”

张灵儿无语道:“你不会看上他了吧?刚到就找他,也不恭喜我一下?”

许雅撇嘴道:“你有什么好恭喜的?反正这回得火。我找他写歌啊!杨过太无耻了,就给我写过一首歌,而且质量比写给你的差了好多.......不行,这回必须要让他给我写歌,否则我不会放过他......”

师月走过来,浅笑着道:“小雅和杨过也很熟啊?”

许雅灿烂地笑道:“那是必须的,我和灵儿可是好闺蜜,自然对杨过也挺熟的啊!”

张灵儿直接掐了掐许雅,心道你这个大舌头,你和我是好闺蜜,这和你跟杨过熟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师月浅笑道:“灵儿,什么时候也让杨过给我写首歌啊?”

“他啊?忙的呢,我都见不着他几次。整天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写小说,如果不是张扬工作室的经营每况愈下,他估计都不会给我写歌。”

许雅暗暗撇嘴,看着这俩人聊真没意思。

张政和赵飞烟走了过来,打破这些微尴尬的局面。

“灵儿小姐,今儿你越发漂亮了,很期待你今天的演唱啊!”

张政淳淳笑道。

“多谢张总关怀......”

“对了,杨过呢?我看了一圈,怎么都没看到他人?”

“他啊!睡觉了吧?”

“噗......”

不远处的张右楼正快步走来,嚷嚷道:“睡觉?这会儿他还有心思睡觉?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去叫他起来......”

张政连忙拦住张右楼道:“嗨,张导,这点小事还劳烦您老吗?正好我家飞烟最近也想研究研究音乐,就厚颜先去叨扰杨过一番了。”

张右楼翻白眼,你特么还能再假一点么?想抢剧本你就直说啊!老子我剧本都定下来了,不怕杨过赖账,你还抢啥?

.......

人群就位,大大小小相关的明星朋友都悉数到场。

记者就位。

各人纷纷落坐。

“灵儿小姐,请问为什么现场只有您一个人呢?您的合伙人杨过没有来吗?”

这种问题,当然用不着张灵儿亲自回答,于是洛小可当即接话道:“这位记者朋友,老板为了本次发布会,费心费力,此刻还在后台做准备工作,马上就该出来了。”

“灵儿小姐,这几天,张扬工作室搞出了不少动静,是准备开始发力了吗?”

洛小可开玩笑似的说道:“您这话问的可就不对了。我们张扬工作室自打成立以来,就一直很努力。正所谓‘厚积而薄发’,之前的那段时间,我们可一直都没闲着啊。所以,并不是开始发力,谢谢。”

“灵儿小姐,听闻您这张专辑的所有歌曲,都来自杨过一个人的独立创作。而杨过先生颇受争议,您不怕此张专辑遇冷吗?”

这一次不等洛小可说话,张灵儿就答道:“我相信音乐是纯粹的,和一个人的风闻是没有关系的!”

“请问,您和杨过先生是情侣关系吗?”

“灵儿小姐,听说贵司森林乐队在京城北海连续踢场。虽说他们的音乐品质不俗,但他们那么做,真不会造成恶劣的影响吗?”

“灵儿小姐,请问杨过连开十几本书,是为了向华夏文坛证明什么吗?”

“灵儿小姐......”

张灵儿无语,哎呦喂!这是我的发布会,好不好?怎么一个个都盯着杨过了啊?还都是旧事重提,这显然是有针对性的啊!

“不是我说,你们这些个人,七嘴八舌的问,你让人家回答哪一个呢?就你,你瞅啥瞅,说的就是你,我需要向谁证明什么吗?我就是我,杨过的杨,杨过的过,少即好学,博览群书......”

场面顿时一静,所有人把目光转移过去。却见杨过大步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

韩晓晓无语,都快哭了。他知道杨过出来准没好事的,一出来就气焰嚣张,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

“哗......”

顿时一阵闪光,各种相机都对准了这里。

“杨过先生,您终于出来了?请问‘筷子’公益广告的目的,是为了给张扬工作室正名吗?”

“杨过先生,既然您不需要证明什么,您疯狂写作,目的为何?”

......

杨过大步走上前台,站在桌子前,嘴角翘起道:“目的?我写书可以赚钱啊?这个目的够不够?还有......公益广告就是公益广告。我热爱祖国,心系人民,到有些人的脑袋瓜里,就变成了别有所图。请问你们想当这有些人吗?

一句还没说完,杨大嘴又继续说道:“你们啊,刚才不好好提问的这些人啊,这个思想素质还有待提高......”

“噗......”

我们提高你妹啊!是你自己该好好提高一下好不好?一个被梁北山批评觉悟不够,素质不高的人,你跟我们谈素质?

杨过冷笑道:“我提醒诸位一句,这是灵儿的专辑发布会,请相关人员不要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你们要问的,应该是《如果有来生》这张专辑到底怎么样,里面的歌好不好听,写歌的我牛逼牛叉,唱歌的人发挥的如何......看看你们现在的问题,太不专业了啊!”

众人:“......”

张右楼:“谁把他给放出来的?”

张政:“呵,还需要放啊!这家伙什么时候能闲得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