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医甜妻

  • 主演:黄俊捷,孙千,查杰,洪杉杉,左腾云,张彤,董可飞,郭子渝
  • 导演:柯翰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0
改编自小说《陛下请自重》,主要讲述了女主田七为了复仇而进入皇宫,因为自身有着特殊的超能力而被皇上看中,随后被皇上提拔到御前,随着时间的推移,田七的真实身份被暴露,她盗用别人的身份入宫,她真实的身份是忠臣的后人季昭。

萌医甜妻第一集

万里遁迹符是卫家的老祖宗自云萝秘境里得来,被激发后可一去千里,是杀人越货的好本钱,可惜现在被杀人越货的是卫霖自己。

一颗中级灵石被他握在手上,很快就变成了一团粉末,而那张万里遁迹符上的符文终于开始闪现,青光一闪,卫霖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万里之外的一个偏僻山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苍白虚弱的男子。

卫家的族地里一片寂静,鸟鸣声,水流声,蝉蜕声,都在那人出现的那一刻消失的彻彻底底。此刻的阵法里,诡异的仿佛一方鬼蜮。

突然,一只黑色的鸟儿从远处飞来,翅膀扑凌的声音在黑夜里格外的突兀,他啄了啄黑色的羽翼,一双幽绿眼睛带着疑惑的看向了不远处的废墟。丝丝的火焰从他的眼底浮起,找寻着卫霖的踪迹。

他就知道,那小子没那么容易死!

言方回是九仪宗的首座弟子。

九仪宗乃是此方世界的三大修真圣地之一,太上长老清光尊者更是此界第一高手,当然是明面上的高手。

修真界广袤无比,五方地域都蕴含着无数的秘境与空间,说不定在哪一片不起眼的树叶里就蕴含着大能的洞府。

此方天道高缈,修者难以窥探的世界里,潜藏着一些不知名的高手也是理所当然。九仪宗作为传承万年的宗门,宗门内的底蕴厚重非常,倒也不愧圣地之名。

言方回是作为九仪宗的首座弟子,能够动用的能量实在惊人,但凡他一声示意,就有无数的修者上前替他解决卫家这个麻烦。

但这样做也后患无穷。

九仪宗乃是上古道门嫡传的一支,注重门人弟子的培养,循序渐进,打磨性情,直到水到渠成之日才真正的纳入门墙。

言方回作为这一代弟子里的首座弟子更是广受瞩目。若是他不问缘由的将卫家灭门毕竟遭受宗门的责难,届时他的位置必定难保。为了以后的大计,他不得不称着外出历练之时隐秘的动手,只是落在有心人的眼里,依旧留了痕迹。

当然,这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为了出一口恶气!

上一世,他堂堂九仪宗的首席弟子,居然被卫霖斩断四肢,废除修为,化作乞丐,一日日的看着九仪宗走向深渊,他所珍视的一切,都在那一场破门之灾中陨落,万年传承就此断绝!其后更是被人羞辱致死,死前更是亲眼看着九仪宗残余的弟子们被人炼制成傀儡,生不如死!

他自小长在九仪宗,更是九仪宗太上长老的血脉后人,一所学皆来源于宗门,九仪宗便是他之根、之本!

可如此巍峨的九仪宗,却毁在了那人的手里,如何不怨!如何不恨!

重生一次,他又回到了卫霖尚未踏入宗门的那一刻,这一次,言方回定要叫他血债血偿!灭了卫家不过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倒是要看看,卫霖能否一直有那么好的运气!

原先的卫霖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卫霖并不知道,他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全身的骨骼筋脉碎成了糕点渣子,丹田上破了一个大洞,这样的伤势别说是修行了,就连活下去都成问题。

他用万里遁迹符逃脱了追索,但这只是一时的,那人迟早会追来。

况且若是不想办法治愈伤势,没等那人追来,他就可以追随原来的卫霖而去了。怎么会这么倒霉呢?以他这么多年的看小说经历,其中必有蹊跷!

但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的主角光环依旧十分的坚挺,他在山谷里躲了三天三夜,用尽了灵丹妙药,也只是阻止伤势进一步恶化,留下一线生机。

苟延残喘之时,他越想越灰心,越想越丧气,干脆就这么死了算了,所不定还能穿回去!

就在他渐渐地陷入沉睡,意识即将抽离之时,千年一开的云萝秘境出现,正巧有一条通道就落到了这座偏僻的山谷里卫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落到了秘境里,还是一处盛满了万年灵液的灵池中!

半死不活的卫霖浸泡在仿如美酒的的灵池里,数之不尽的灵气想着他的身体里渗透,破碎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被修复,温暖又略带醉意的感觉漫过全身,直让卫霖飘飘欲仙,仿佛喝下了一瓶万年纯酿。被碾碎的经脉与骨骼再生,变得更为坚韧,其上弥漫着一层金光,坚不可摧的力量意境弥漫在其中。

他飘飘然的想着,果然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面窗,哦,不,这个是修真世界,那只能说明天道实在是大方了!

不愧是主角模板啊,果然给力。

可惜美好的生活终将过去,更为‘美妙’的生活马上来临。

众多的温暖气流经了四肢百骸,汇入到了低阶修士之本┈丹田。一阵剧烈的疼痛瞬间袭来,丹田被强势而霸道的温暖气流撑爆,就这么化为乌有!

卫霖痛苦的蜷缩成一只白皮虾,虾尾还在微微的瑟瑟的抖动着,他紧咬着牙关,连哀嚎都无法发出,配上他此刻的面貌,就像是一个惨遭凌.辱的小可怜。

他的双眼无意识的张开着,一片片的花瓣自他的眼前滑落,美的炫目,美的凄冷,宛如千树万树梨花开。

他眼前天地之间再无他物,只有那朦胧的场景。

而此时的秘境里,平静的池水也骤然间翻涌起来,金色的波浪在卫霖的身体下翻滚,其内似乎弥漫着莫名的力量。道道金色的云雾受到卫霖的牵引,化作了华盖簇拥在卫霖身上,骤然间被痛的意识离体的卫霖才慢慢的缓解了下来。

剧痛过后,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卫霖却慢慢的缓了过来,他的体内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痛楚,那是,重铸丹田的声音!

金色的暖流在爆炸的那一刻化作了片片的云雾,金色的云雾翻滚沸腾,其内似乎隐藏着万物生灭的大道。一座全新的丹田就在云雾翻滚的途中慢慢的成型。

其间忍受着巨大痛苦的卫霖意识紧锁着识海里,慢慢的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飘荡在灵池里的身体宛若一具浮肿的死尸,若是有人见到估计连炼做傀儡的兴趣都没有,直接嫌弃的一脚踢开。

萌医甜妻

萌医甜妻第二集

第34章:沐清歌的万道封印

对于清歌来说,对墨君焱的亲近,固然有一点爱美之心,更多的却是当初墨君焱对她的帮助,如果墨君焱不帮她,别说修炼玄力,她根本就是个废人。

而且,相处了这么久,她是喜欢墨君焱的,从墨君焱身上,她感觉不到半分墨君焱对她有利用之心,相反,总是若有若无的觉得,两人数万年,甚至更久之前,是不是认识。

是否有什么渊源。

她是7的时候,感情对她来说是个复杂的东西,研究她的各项属性,甚至也曾利用数据让她对别人产生感情,不过那些是人为设定,跟现在的不一样,现在的她,是自由的。

喜欢墨君焱,就是喜欢。

苍穹塔第八层中,青龙看着药无涯无力吐槽,“这种徒弟你也要?一个美人计就能把她哄得团团转的,一点原则都没有。

她就没想过我吗?十年,玄帝,她做什么春秋白日梦呢?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简直是气死我了!”

药无涯早已习惯青龙的神吐槽和不分时间任意穿梭清歌识海中任何地方的能力,一开始还会微微惊讶,几次之后,习以为常了。

药无涯闭着的眼睛微微睁开,看着一边焦躁不安的青龙,“作为上古神兽,您是能被轻易唤醒的吗?沐清歌看到你就能把你唤醒,百万年前,那场天地浩劫,你究竟因为什么沉睡。

现在被唤醒,你真的觉得,只是巧合?据我所知,上古神兽的出现,并不是什么好事!”

青龙虽然只是一条看着小的小蛇,气场却随着清歌实力的提升而变得霸道,它听进去了药无涯的话,吐着蛇信,“你到底多少岁?怎么会知道百万年前的天地浩劫?”

药无涯摇头,“我就活了大约十几万年,被囚禁七八万年,百万年前的天地浩劫,不过是当年云游四方的时候,在一些蛮荒之地听说的罢了,一开始我也是不信的。

不过在遇到您之后,我信了,有四大神兽的存在,那就说明,那些传言,不仅仅是传言,当年的堕落魔帝、转生兽、四大神兽以及神,我后来信了是真的存在。

您既然被清歌唤醒,那么说明你的使命已经开始,浩劫来临的时候,没人知道,而你却要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

青龙,“真是令人伤心,一提到这个我就觉得自己特别短命,觉不好睡吗?我为什么要醒过来!”

药无涯:“……”

青龙唠叨了一会儿,盘旋在地上,微微叹气,“你怎么就笃定,她是我主人的转世?我在她身上,嗅不到一丝气息,所以当她唤醒我的时候,我才会装死!”

药无涯也说不准这件事,摇摇头,“这我就不知了!”

“要你何用!”青龙扭身就走。

药无涯:“……青龙,清歌或许需要你的帮助。”

药无涯没有能力知道第九层的事情,所知道的都是青龙跟他说的,青龙虽然能随意穿梭清歌的识海,不过打死它也从不主动去第九层。

用青龙的话来说,第九层的人特别讨厌,因为轻易能羞辱它。

打不过,自然不去了。

墨君焱目光深邃的看着清歌,将她的手握在手心,回答了一个字,“好!”

清歌微微晃神,在他身前盘腿坐下,“那开始吧!”

墨君焱神色晦暗,握住她的手双手相抵,四目相对,黑色玄力霸道的从掌相抵之处传入清歌的体内,顺着筋脉,涌入丹田。

片刻之后,她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额前的黑发被汗水浸湿,一滴滴晶莹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虽然瘦了很多,微胖的五官看上去依然格外狼狈和辣眼睛。

墨君焱一直关注着她的表情,输入玄力的力量变小了一些,即便如此,清歌依然感觉到来自墨君焱体内的玄力撕扯着自己的灵魂,黑暗系玄力太霸道,墨君焱实力太强。

她应付起来非常吃力,双眼渐渐失去焦距,昏迷过去。

墨君焱心中一凛,催动玄力,突然之间,一股及其强横的玄力波动,以清歌为中心,朝着四周飞快的发散开来,墨君焱清晰的看到,一道道封印阵法在清歌身上显现,受到他玄力的冲击,飞快的隐现消失。

犹豫半天才不情不愿进来的青龙,看到清歌身上的层层封印,瞳孔一缩,熟悉的气息飞扑而来。

“怎么……可能……”

那被阵法压制的气息,神秘而强大,就算是此时的墨君焱也感觉到了压力,青龙目光复杂的看着清歌,眸底闪过一道什么,快速过去,稳住了那道磅礴的力道。

这是青龙的能力,压制。

虽然刚刚迈入成长期,但是实力跟幼年期相比,绝对高出好几个层次,不可小觑。

玄力的波动透过封印隐隐跳动,一遍又一遍的冲击着那些坚不可摧的封印,施阵之人,一定是个阵法高手,因为封印着清歌的阵法,粗略看上去莫约有数千道甚至上万道之多。

所以说,沐清歌不是天生废材,而是玄力从出生开始,不,或许还在肚子里开始,就被全数封印着!

到底是谁?

沐清歌的大部分潜力,被封印住,难以想象,解开所有封印阵法的沐清歌,实力该如何惊人!

墨君焱错愕的看着,一开始,他居然也没看出来,要想办法,帮她解除这些封印。

此时此刻,第九层之中,原本碧空如洗的天空,乌云密布,天空之上,巨大铁链从天而降,强行扣住墨君焱的手腕,铁链之上,还细碎的闪着雷电,墨君焱深不见底的眸,溢出一丝轻蔑。

玄力如龙卷风一般从体内冲击出来,顺着手臂卷上铁链,发出巨大的声响,铁链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寸寸断裂粉碎。

青龙惊疑不定,“天雷索居然被这么破坏掉,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陨落之巅、修罗殿。

王座之上,一个无比妖媚的男子猛然睁开眼睛,眸底带着挥之不去的喜悦之意,眼眸微微闭上,眉心朱砂灼热,片刻之后,睁眼,“我修罗殿魔帝千秋万代,今,终于归来!”

萌医甜妻

萌医甜妻第三集

嫣然的舅舅一伸腿,一闭眼,我一看这不是完蛋了吗?他死了,我怎么能带恬恬嫣然出去?再看恬恬和嫣然,也傻了。这时,嫣然说:“恬恬,你跟着丑儿跑吧,这样还能有机会,出去一个算一个。”

恬恬不同意,说:“咱们一块来的。必须要一块走。你要不走,那我也不走。”

就在他们犟着说话的时候,我仔细的看了看嫣然的舅舅,又把手放在他的鼻子底下试了试,还热乎乎地喘着气那,于是,我一下就把他抓了起来:“你真不亏是个骗子,装死也挺像的。”我抓着他胸前的衣服晃了几晃,他果然睁开了眼睛。刚才我掐他脖子的时候,真是出手重了一些,窒息一会儿也有可能。在心里着急的时候,往往就把握不住火候。于是,我把他按在沙发上,问道:“你作恶多端,把你的亲外甥女都骗来干这个,真是猪狗不如!”

他咳着嗓子,用沙哑的声音说:“我也是好意,把她们带出来挣点钱,在咱们那里,有这样的机会吗?我可真是好心成了驴肝肺了。”

“你混蛋,带他们出来干这个呀,就是打死你几回都不为过。”说着,我就把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使劲按了一下,他就全身的颤抖起来。这里有个穴位,一按,全身的肌肉就和骨头分开似的疼痛难忍,只一会儿他脸上的汗水就“哗哗”的流淌不止。我就说:“你今天夜里只要把恬恬和嫣然送出去,就给你留条命。如若不然,你这样,十分钟不到,你就会彻底的死亡。”

他疼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点头。我就又按了一下那个穴位,他才长嘘了一口气,打了个激灵,像是从鬼门关回来了一样。他憋了半天,才又接连点着头说:“我愿意,愿意。”

恬恬穿的是厨房里的工作服,带上高高的卫生帽。看不出男和女来。她藏了一身在自己的怀里,掏出来让嫣然快点换上。嫣然就往后退了一步,当着我的面就把原来的粉色短裙和悟在胸前的上衣脱了下来,剩下的是一种跟肉色差不多的三点式,猛一看就跟什么也没穿似的。恬恬快速的帮她穿上,然后,嫣然又用水把自己脸上化的妆洗干净。

一切准备妥当,我们就出了门。出门后,往左是厨房,往右就是我进来时的那个浴池大厅。恬恬自然知道该怎么走,我们就直接去了食堂。然后再从厨房里往大门口走去。

我走在嫣然舅舅的后边,生怕他再耍什么花招。快到大门口的时候,三个保安都坐在那里吹大牛。嫣然的舅舅和他们很熟,保安就问他:“老狐狸。这都半夜了,出去干什么?”

“奥,海、海鲜,送海鲜的马上过来,我们出来接一下。这、这玩意怕热,一热就、就化开了,会、会变臭。”这小子原来叫老狐狸,真像。他现在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语无伦次的。虽然这样,保安也没有怀疑他,还跟他要了支烟抽着。忽然,有个保安看到了我,大概是我进来的太晚,对我印象特别深,我进来的时候还认为我是包夜的。他过来挡住了我的去路。

这一下,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老狐狸回过头来看着我,恬恬和嫣然还在我的身后,也瞪大了眼睛。我马上撒谎说:“我是来给他送信的,怕他们休息了。今晚要送海鲜过来。”

这个时候,三个保安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我的身上,而且,他们还都把我围在了中间。那个保安问老狐狸:“老狐狸,是真的?你认识他?”

老狐狸眨巴着眼睛,忽然喊道:“他、他绑架了我。不能让他跑了!”喊着,就要往里面跑。我一看这个老狐狸要坑我们,也就只能是硬冲了。于是,我抬起脚就把老狐狸踢出了大门,他在落地的时候还在喊着:“快关大门,关大门!”

有个保安就要去按按钮,我过去扭住他的脖子扔出了好几米远,然后,对恬恬和嫣然喊道:“你们快点跑!”他们两个这才抬腿往外跑去,正要制服另外两个保安时,忽然从外面呼呼啦啦的进来了四个人,都带着面罩,进来就对着保安打了起来。接着,有个人拉了我一下:“快走!”我听着这声音好耳熟,但是,并没有多想,就跟着他跑了出来。这时,恬恬和嫣然正在那里对已经摔得不省人事的老狐狸用脚揣着,我过去一人拉着她们一只手,就往大街上跑。这时,戴面罩的人已经把保安都打趴在了地上,也都迅速的撤了回来。刚到街道,刚才喊我出来的那个人就对我说:“这边,快上车。”

原来,这里早就停着一辆载客的商用车,我刚要让恬恬和嫣然先上车,突然想到,这是一些什么人,为什么要来迎接我我们?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刚才让我们上车的人把面罩摘了,原来是大林。我惊奇地问:“大哥,你怎么来了?”

大林说:“先上车把,里面的人追出来又是麻烦。”于是,我才让恬恬和嫣然上车。大林看人都回来了,便拉着我往前面坐。她坐在驾驶座上以后,车就快速的离开了了这里。

原来,在我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以后,董事长阳阳就知道我去休闲娱乐中心救恬恬了。我在这里真的是没有朋友也没有亲戚,是地地道道的人生地不熟。而且,那天阳阳去做瑜伽的时候,还那么关心的问过我恬恬的事情,当时她就说恬恬有可能被骗了。

下午我去找阳阳请假,我始终是说私事,她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她当时是不想让我单独行动的,因为在她看来,我虽然有点功夫,可是,那个休闲娱乐中心也不一定没有养着高人,所以就担心我不但救不出人来,弄不巧还要把自己的命搭上。但是她看我决心一下,要一意孤行,也被我的行为所感动。于是,在我走了之后,她就立即让大林来到她的办公室作了部署。让大林从保安中找几个有点功夫的前去接应我们。

当时,大林还对董事长说:“你担心小赵?可以这么说吧,如果有十个人把他包围住,他都会把他们打趴下,而且自己一根头发都不会掉。”

阳阳说:“这个我见识过,可是,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对环境更是陌生,万一出不来,就白费了他的这一片痴情,也白费了他的这份努力。”

于是,大林就带着人藏在车里,等着我们。本来看我们是顺顺当当的出来了,可是没想到又有了变故,所以,这才带人过去接的我们。

大林把经过讲完,我激动的差点掉出了眼泪。回头看去,认识的不认识的几个保安,都对我点了一下头,有的还挥了下手。我在心里说:“谢谢你们,各位老大哥!”

再看恬恬和嫣然,正相互拥抱着,悄悄地抹着眼泪。这个时候,她们的心里一定是充满了欣慰,也充满了喜悦,因为终于逃出了魔窟,再也不用过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了。

大林这时候又说道:“董事长让我把你们接到公司招待所,先住下再说。如果你救出来的人愿意在公司工作,明天还可以去人事部报个名。”

进了公司以后,大林在门口停了一下,让保安都下来后,就把车开到了食堂的后面,他说:“到了,你们下车吧。招待所里都为你们安排好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