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枪手(剧版)

  • 主演:普莉恩皮察雅·克玛拉娜君,金杰特·瓦塔纳辛,帕瑞斯·因塔拉科玛亚苏特,SawanyaPaisarnpayak,阿帕西里·尼蒂巴,克劳迪娜
  • 导演:Pat Boonnitipat
  • 地区:泰国
  • 类型:泰剧
  • 语言:泰语
  • 年份:2020
本剧由帕特·波尼蒂帕特执导,普莉恩皮察雅·克玛拉娜君、金杰特·瓦塔纳辛、帕瑞斯·因塔拉科玛亚苏特主演,故事讲述天才高中生小琳在国际会考上跨国为富家公子作弊来牟取暴利,并与另一名记忆力极佳的天才学生班克,策划了一场跨时区的完美作弊。

天才枪手(剧版)第一集

四周已经有人注意到湖畔边的动静了,纷纷对着萧阳与顾钦原指指点点。

不远处,楼阁之上,白衣胜雪的贵公子端着杯葡萄酒,好整以暇地倚在扶栏边,凉悠悠的目光掠过粉裙少女,才落在湖畔那对男女身上,声音透出淡漠的慵懒:“成诀,如今,你也会使女人家的手段了。”

萧成诀坐在桌边品茶,脸上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手段何分男女,有用就行。”

君舒影唇角噙起浅笑,呷了口美酒,目光迷离,也不知到底在看哪里。

眼见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萧阳还在与顾钦原拉扯不清。

准确地说,是她独自在拉扯顾钦原,说的话已经从送她去后院,变成要他对她负责:“……你碰了我的身子,就要对我负责!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你还想抵赖不成?!顾钦原,姑奶奶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你必须娶我,否则就是和我萧阳过不去,和萧家过不去,和我贵妃姑姑过不去!”

她越说越来劲儿,目光扫向周围的人:“你们都看到了,我跟这位顾家二少爷,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他必须娶我!哪怕要上金銮殿对峙,我萧阳也是占理的!还有你,谢小哑巴,我告诉你,顾钦原必须先娶我,你要进门,只能做小,你听见没有?!”

沈妙言扶额,论镐京城最不要脸女人排名,这位萧家大小姐,真真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名……

谢陶则气得小脸通红,捏紧了拳头,浑身都在发抖。

正在这时,一个曼妙的声音忽然响起:“顾二公子,你尚还未娶我妹妹,便做出如此有辱门楣之事,实在是令本妃失望。”

随着话音落地,围观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谢昭身着锦衣华服,头戴珠翠,在侍女们的簇拥下款步而来:“你既与萧家小姐攀扯不清,今晚我便回谢府,回禀爹娘,让你与妹妹的婚事作罢。”

沈妙言瞳眸微动,原以为这事儿不过是萧阳胡闹,如今谢昭竟然也出了面……

言语之间,似是想解除顾钦原与谢陶的婚事。

她忽然觉得芒针在背。

回过头,只见一座朱红小楼被草木掩映,白衣胜雪的美貌男人慵懒地倚在扶栏边,看起来高高在上,贵不可言……

不过刹那,她便明白了今日这场局。

想来,是阿陶与顾钦原的联姻,谢家与寿王府的联盟,碍了某人的眼。

她竖起手掌挡住唇瓣,对谢陶低语了几句。

谢陶连忙点头,随即朝萧阳冲过去。

她速度极快,萧阳还没反应过来,尖叫一声,竟被她大力推进湖中!

然而她也不是吃素的,掉下去前死死拽住谢陶的衣袖,将谢陶也给拽下了水!

萧阳这次是卯足了力气,奔着顾钦原过来的,她二哥发了话,若是拿不下顾钦原,这辈子都甭想嫁人。

所以面对谢陶的阻挠,她真真是拿命去拼,在水中一边挣扎一边抓挠对方:“小贱人!顾钦原碰了我就是我的男人,你他.妈算哪根葱!让你做小就不错了还敢叽叽歪歪,姑奶奶弄死你!”

沈妙言满头黑线,萧阳当真是脸都不要了,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哪里是世家小姐,分明是市井泼妇……

然而当务之急是破局,她慌慌朝人群中望去,君天澜接收到她的目光,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朝暗处瞥了一眼。

夜凛、夜寒及其他三名寿王府暗卫,毫不犹豫地跳下水。

一名女暗卫将谢陶捞上来,沈妙言立即脱了外套给她披上。

萧阳的待遇就不行了,四个大男人粗手粗脚地将她从水里拖上来,举止之间,或多或少都碰到了她的身体。

她浑身都湿透了,等侍女们捧来干净衣裳时,身子已经差不多被人看了个光。

她哆嗦了下嘴唇,还想继续攀咬顾钦原,沈妙言忽然歪过头,满脸无奈:“这下可好了,萧小姐被这么多男人碰过身子,该嫁哪一个呢?”

萧阳呆呆望向夜凛等人,半晌后,突然哇一声哭了。

四周的人自然知道萧阳是什么德行,因此谁也不同情她,看过戏便散了。

沈妙言将谢陶扶起来,正想让顾钦原送她去后院换身干净衣裳,就瞧见顾钦原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

她怔了怔,冷声道:“顾先生这是何意?”

顾钦原顿住步子,声音冷淡:“她自己蠢得掉进湖里,与我何干?”

说罢,连一眼都不曾看谢陶,径直离开。

沈妙言心凉了大半,扶着谢陶的手忍不住地收紧。

谢陶打了个喷嚏,却是毫不在意:“妙妙,我们去换衣裳吧!”

谢昭心中大快,笑吟吟地走过来,背对着人时,那张艳美的面庞才变成洋洋得意:“妹妹嫁人之后的日子,怕是好不到哪里去呢,真可怜。”

两人没搭理她,径直朝后院而去。

朱楼上,君舒影饮尽杯中酒水,面容笼在阴影里,令人看不清喜怒哀乐。

他抬步,下了楼。

端王府的侍女领着谢陶去厢房换衣裳,沈妙言便站在庭院里,默默等她出来,心中认真思忖着,阿陶嫁给顾钦原,到底对不对。

没等她思忖个结果出来,阵风掠过,她便没了踪影。

端王府,某座废弃的院子外。

沈妙言后背重重撞上院墙,疼得龇牙咧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恶狠狠掐住脖颈,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宛如碎玉敲冰般动听,却又夹杂了几分咬牙切齿:“小妙妙,别再跟我作对!”

即便萧成诀的计谋最终还是会被破坏,他也不希望,破局之人是沈妙言。

谁都行,就她不行!

他的力道大得可怕,沈妙言的脚尖逐渐脱离地面,被他高高举在半空中,手脚无力地扑腾,张开嘴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若是听懂我的话,就点头。”

然而小姑娘的脖颈被大掌掐住,就算想点头,也点不了。

眼见着她的粉脸越涨越红,君舒影瞳眸一眯,猛地将她砸向废弃的庭院。

庭院地面,是由坚硬的白石板铺就。

小姑娘重重撞击到石板上,激起大片灰尘。

她痛得整个人都扭曲了,听见背后传来缓慢而清冷的脚步声,哆哆嗦嗦地缩成一团,声音嘶哑,发不出半个字。

——

妙妙:四哥不老实,今晚不给亲!

四哥:嗯,我不亲。

翌日。

妙妙(揉腰):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天才枪手(剧版)

天才枪手(剧版)第二集

想了半天,老李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他的那个学校,很小的学校,而且,生源真不多。提起这个,老李很烦恼,道:“现在的家长,对国学教育,甚至是国文教育很不在乎,补习班各种各样的都有,体育都有补习的,就是没有补习国文的。我那个学校,现在五十来个孩子,你要说师资力量,那真不差,我还从师范大学请来国学研究专家隔段时间就给学生和家长上上课,我一个生意人,都觉着人家讲的实在好,可有些人就是

听不进去,有个学生家长来转了一圈,听了一堂课,回头问我,学国文有什么意思。”

杨长峰也无奈摇头,国文啊,国文学不好,看起来是没什么影响,只要能说话就行,至于张口出口成脏还是文质彬彬,好像没多少人关注过这一点。“我见过几个小学生,跟八国联军对骂都不打怵,一说起普通话,有时候你听着都尴尬。”老李举例说,“很简单的一个词,学富五车,人家非要拿现代的计量单位给你解释,说,五车的书也没多少嘛,就不用学了。还有几个学生家长,孩子小学国文考试成绩很差,拖后腿,人家来报名,要求就一点,不能带着孩子学什么毛笔字,写什么古

文章,就是要争取半学期内把成绩给提高到多少多少,办不到,那就是你学校无能。”

杨长峰很奇怪,道:“在学习环境里,成绩提高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对啊,学了半学期,国文成绩提高的很不错,人家就认为,再学下去就没用了,给孩子停了课,又过了半个学期,成绩下降,人家找回来,反而认为是学校的问题,说是

底子没打好,半学期都没给孩子把底子打好,这学校就是骗子,还投诉了好几次。”老李大倒苦水。

这时,天后说了一句:“你办那个学校就是没意义的,整天说普通话,还需要学习吗?”

杨长峰淡淡道:“我们十几亿人天天说普通话,倒是出一个再给你天后写一首《水调歌头》的词作者。”

天后愕然,明白了,这也是个不是一路人的人。“茴香豆的茴字都没几个人能写的出来,动不动就拿什么有用没用说话,什么文科没用,什么国文没用,这不是操蛋话么。”杨长峰不屑道,“英语有用,也没见得英语学的那么好的有几个在华尔街成了风云人物的,我倒是在纽约街头看到过不少英语说的比当地人还好的华人整天睡大街,给黑餐厅当钟点工的。我也见过不少国文学的好,在

公司当了主管的,政府部门也不乏国文好的。”小公主介绍:“我们公司就是,普通话说不好,语言组织及表达能力有问题的人,竞争力就比不过别人。当然了,极端的情况也有,有个学霸,从小到大都是理科人才,说话没问题,但写材料,甚至开会的时候,给下属传达指示不到位,已经给公司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后来就被人事部门给免职了,能力再强,用不出来,表达叙述不出

来,那也没多大用。”老李彷佛遇到了知己,感慨道:“本来我们的语言艺术就需要日积月累的积累才能厚积薄发,现在一些学生家长简直胡闹,老想找个捷径,哪有那么多捷径,真要把成绩提高上去,死扣书本完全够用了,你也不用来报补习班,补习班主要还是把系统性的知识融合在一些寓教于乐的活动环节,让学生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语言的魅力,从而爱上国文学习。我还见过一个极端的例子,有个学生家长,因为觉着自己孩子补习的够多的了,要把孩子带到英语补习班去,孩子不愿意去,家长差点把孩子耳朵揪掉,没

过两天,人家找上门来说,我们学校给孩子吃了***……”

还有这事?

杨长峰若有所思。这时,大完颜吐槽道:“别的我没太大感受,我女儿,学习成绩也不是很好,上学那会我给报了个英语辅导班,是外教教的,恨不得天天去,问为什么,说感觉跟外国人用英语流利地交流,有逼格。我就问,你说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说话比别人文明,难道你就没感觉很荣耀吗?小丫头告诉我,那不会被人关注,现在也算长大了,知道

语言表达能力的重要性了。”

“你女儿不是在国外吗?”杨长峰很诧异。

大完颜苦笑,是在国外,但说是在国外,其实每年有大部分时间是在国内生活,要不然,他这么大的家业,将来总不能送给外人吧。“国文教育难,搞起来难,搞好难,主要还是现在这个社会对国文教育不怎么重视,没有压力,学生没动力,家长没动力,当然就没那个环境和氛围了。”小完颜跟着吐槽

,他儿子还小,还在念书呢,不过是在国外。

这时,董老板建议:“搞教育产业化最好,要是国文真的没用,取消考试必考就行了。要是有用,那就投精力下力气,没多大点事。”

杨长峰看可看,欲言又止。

这种小地方来的,你跟他说战略,他不懂,说战术,他当战略跟你扯,你跟这种人,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那是要出大问题的。

关系到未来的事情上,你让资本去搞,资本只会搞的越来越傻逼,资本进入一个市场,目的就是赚钱,把教育医疗和基础建设这些事情交给资本运作,那就等着亡国吧。杨长峰没说话,董老板以为是无话可说,立马摆出明白人的架势,道:“我很看好内地的教育产业化,这是有无限商机的一个生意,只要能给我拿到执照,我有信心在十年

内赚出千亿资金,没有什么比家长的钱更好赚了。”杨长峰真有点不寒而栗,堂而皇之地喊出要把教育当韭菜收割的资本,真能再放开教育给他们吗?

天才枪手(剧版)

天才枪手(剧版)第三集

“云生不得胡闹。”李志斌板着脸训斥道。

姜飞连忙摆了摆手,道:“没事,云生是我兄弟,这丹药当然有他的份,只是我这次炼制出来的丹药不多,只有三颗,我自己留下一颗,另外两颗就给随我一同进入秘境的云生和云裳吧。”

听到这话一旁的李云生和云裳露出了幸喜之色,而旁边的人只能羡慕的看着他们,要知道这可是地品丹药,就算是对于元婴期的修仙者都有不小的作用。

“还不赶快谢谢姜道友。”李志斌连忙说道。

李云生连忙上前,道:“谢谢大哥。”

“自己兄弟客气什么。”姜飞笑着说道。

李云裳有些害羞的上前说道:“多谢姜前辈。”

姜飞一愣,按照修仙界的规矩,这李云裳的确该喊他前辈,可听在姜飞耳朵里实在是别扭。

“叫什么前辈啊,就和云生一样喊我一声大哥吧,不然我会浑身不自在的。”姜飞对着李云裳挤了挤眼睛,道。

看着姜飞那挤眉弄眼的样子,李云裳皱了皱眉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开口了,这时李志斌连忙说道:“云裳,既然姜道友都这么说了,你就和云生一样叫他大哥吧。”

李云裳犹豫了一下,才缓缓的开口,道:“谢谢大哥。”

姜飞上前拍了拍李云裳的肩膀,道:“云裳妹子还是那么害羞啊。”

李云裳本来有些红晕的脸更加红了,这时李云生连忙上前,道:“大哥你可不能欺负我妹妹啊,她从小就容易害羞。”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他是你妹妹,自燃也就是我的妹妹,我保护她都来不及,怎么会欺负他呢。”姜飞笑道。

“哈哈,如今这丹药有了,相信他们的修为会很快提升上去的,但是那雪岭秘境危险非常,到时候还请姜道友多多照顾他们两个。”李志斌哈哈笑道。

“那是自然,他们一个是兄弟,一个是妹子,我当然得好好的照顾他们,你放心吧。”姜飞说道。

“有姜道友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李志斌高兴的说道。

就在这时外围传来了一阵骚动,紧接着李志云和李志轩等人分开众人缓缓的走了过来。

“恭喜姜道友炼丹成功。”李志云老远就开口说道。

姜飞看向李志云等人疑惑的说道:“你们怎么会突然过来?”

听到这话李志云笑了笑说道:“听说姜道友要炼丹,我们就连忙赶过来,本想观摩一下,没想到还是来晚了,没想到姜道友已经炼制好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家主过誉了,只是幸运而已。”姜飞笑了笑说道。

“姜道友真是谦虚,地品灵丹可是非常少见的,能不能让老夫看看。”李志云笑道。

姜飞点了点头,道:“只是普通的而已。”

随后姜飞把手中的一瓶递了过去,李志云接过丹药看了看,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他笑道:“果然不愧是地品灵丹,真是不凡啊,今天有幸能够见到,真是不枉此行啊。”

这时旁边的李志轩同样赞叹道:“姜道友果然不愧是炼丹师中的杰出之辈,竟然能够炼制出如此神丹,真是让人羡慕啊。”

李志勇笑呵呵的说道:“第一次见到姜道友,我就觉得姜道友气质非凡,并非池中之物,今天果然是应验了,竟然炼制出了地品神丹,这白家可都没有多少人能够炼制啊。”

此时大长老一脉的人心中捧腹不已,这二长老一脉曾今还挖苦打击姜飞,如今却是这幅嘴脸。

“各位过奖了,我也是运气好而已,要是再来一次恐怕就没这么幸运了。”姜飞谦虚的说道。

“姜道友真是谦虚,不知这龙元丹道友炼制出了几颗?”李志云笑道。

姜飞叹了口气,道:“哎,只炼制出了三颗普通的。”

李志云他们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这可是地品灵丹,一次能够炼制出三颗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他们没想到姜飞竟然还不满意。

“这可是地品灵丹,能够炼制出三颗已经非常不错了,如今雪岭秘境开启在即,不知道友能否割爱,出售一颗给我,好让小儿能够突破桔梗。”李志云微笑着说道。

这时李志轩也连忙说道:“我那侄儿如今也到了突破的关键,不如道友也卖一颗给我吧。”

姜飞立马露出了为难之色,如今这丹药才有三颗,一颗他要留着自己用,另外两颗已经分配了出去,他没想到这突然冒出的两人竟然会直接向他购买丹药。

这李家家主和二长老一脉的人他现在都还不怎么好得罪,一时间他有些很是为难。

看到姜飞不说话,李志云连忙说道:“姜道友放心,我们一定会给出一个让你满意的价格。”

“这不是价格的问题,如今丹药才有三颗,已经被我分配出去了,实在是对不住了。”姜飞歉意的说道。

“什么,已经分配出去了?”李志云有些惊讶的说道。

这时李志斌连忙说道:“这丹药炼制出了三颗,一颗姜道友自己留下了,另外两颗已经卖给了我们。”

李志云和李志轩等人看向了李志斌,李志云脸色变换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

一旁的李志轩则有些不悦的看向李志斌说道:“这灵丹既然有三颗,姜道友留下一颗那是无可厚非的,可你们二长老一脉怎么能独吞剩下的两颗呢?是不是该拿出一颗来让给我们。”

“雪岭秘境就要开启了,这是我们特地邀请姜道友为我们炼制的丹药,本就该属于我们,怎么能说是我们独吞呢?”李志斌一脸怒色的说道。

“哦,没想到你们要那丹药是为了雪岭秘境之行,就算是你们专门邀请姜道友炼制的,但你们不觉得那两颗丹药给你们是浪费吗?”李志轩冷笑道。

“你胡说什么,这丹药云生和云裳服下后定能有所突破,怎么能说是浪费呢?”李志斌充满怒气的说道。

李志轩显得有些惊讶,本来他以为这丹药是给李云生和李云峰服用的,因为大长老一脉就只有他们两个修为最高了,他没想到有一颗竟然是给李云裳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