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上的谋杀

  • 主演:威尔·保尔特,露西·宝通,艾玛·汤普森,休·劳瑞,吉姆·布劳德本特,康勒斯·希尔,艾米·纳托尔,埃利斯戴尔·皮特里,莫
  • 导演:休·劳瑞
  • 地区:英国,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本剧改编自阿加莎·克里斯蒂同名小说《悬崖上的谋杀》。   故事讲述当地牧师的儿子Bobby Jones和他机灵的社交名媛朋友Frances “Frankie” Derwent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临死前嘟囔着“他们怎么不去找Evans”,两人由此踏上了破案之路。带着从男人口袋里找到的年轻女子照片,两名业余侦探追寻着谜团背后的答案,也被谜团所追赶。

悬崖上的谋杀第一集

(第七更来了!兄弟们给力,羽少一样给力,应兄弟们要求,再加更一章!来来来,月初了,免费的月票也刷一波,送刁民飞!!!)

暮春四月的北清大学,莺飞草长,拂堤杨柳醉春风。华夏第一学府的学子们总是在欢笑声中一点一点地向着真理挪动步伐,每每看到这些欢声笑语中的少年人,李云道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欣喜。“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百多年前,救国志士们曾写下这样的期盼,如今距离那已在历史中泛黄的戊戌变法足足一百二十年,少年站了起来,华夏也站了起来。

对于在昆仑山读等身书的李云道来说,原先对于这个国度是没有太多的感性认识的,但无论是在姑苏金鸡湖畔的工棚里把仅有口粮让给自己和十力的农民工,还是离开江州时去机场相送的江州百姓,都让李云道感受到了这个国度里善良淳朴热情的百姓。如果说此生他还愿意做些什么,那便是为了这些善良的人们过上昂首挺胸的日子。

埋头故纸堆的日子永远是枯燥的。读书其实是一种偷懒的方式,因为这世上只有这样一种方式,能让你以最短的时间了解这世界真正的面目,而不用像前人那般,付出沉重乃至鲜血的代价。李云道向来认为,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一年半后,自己是注定要回到地方上去力求造福一方,而读书这种方式,正是能帮助自己以最小的代价为地方百姓开拓康庄大道的手段。

只是书要读,学问要做,但人情却也不能因此而淡陌了。除了上课、泡图书馆、写论文外,李云道最近去得最勤快的便是离北清校门不远的烧烤店。一个人的人格魅力和领袖气质,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出来,包括乐天、孙晓霖等人在内的这些人在经过几个月时间的相处后,便已经隐隐形成了以李云道为首的小圈子,而且这个圈子越扩越大,最后来只要晚上在微信群里一招呼,呼拉拉一群人几乎能将车老板的小烧烤店包场。

这天傍晚,李云道一个人走出校门,乐天他们已经提前去点了烧烤啤酒,自己因为在图书馆查阅一份资料耽误了些时间,正快步往车老板的烧烤店赶的时候,一辆京牌的五菱停在李云道身边不足两米的地方。

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跳下车,周遭的学子以为是要打架,连忙驻足掏手机,只要形势不对便报警。可是那群大汉却彬彬有礼地走到已经将三刃刀内扣在手里的李云道面前,其中一人道:“三哥,我们老大有请。”

李云道微微皱眉,看向那五菱面包车,里面探出一个熟悉光脑袋,正是上次发生过冲突的东哥。东哥看到李云道面露不悦,连忙也下车道:“三哥,别误会,今儿我们兄弟是真有事儿向跟您请教。”

李云道看了一眼围住自己的几名壮汉:“这就是你们要请教的态度?”

东哥连忙喝退了小弟,苦笑着道:“三哥,您别介意,这些兄弟都没有恶意,我们也是因为碰到了一件很棘手的事儿,您原来不是公安嘛,这事我们还真得向您请教。真心没恶意,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去前面老车的烧烤店里谈也成 ,我把另外一位哥哥也请过来。”

“另外一位?”李云道有些狐疑。

“是混另外一片儿的虎哥,他说上回在紫玉记,您二位拉过照面。”东哥连忙解释道。

李云道终于想起“虎哥”是谁了,当下微微一笑:“有什么事儿不能在这儿谈?”

东哥搓手为难道:“三哥,不是小事儿……”

李云道冷笑:“如果我要是不去呢?”

东哥愣了一下,随即道:“你要是不去,我就天天在这儿候着,直到您同意为止。”

李云道冷不丁地扔下一句:“成,那你候着吧!”说着,作势便要走。

东哥见李云道当真不想理睬自己,连忙上前两步陪笑道:“三哥,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而且如果我们没看错的话,应该已经有两个人死了!”

“死了?”李云道终于驻足,皱眉打量着东哥,“死了人你们为什么不报警?”

东哥嘿嘿笑着道:“这京城水深得很,我跟虎哥也商量过这事儿,决定还是不报警,否则我们谁跑不掉。”

李云道轻哼一声,拔腿便又要走,东哥连忙上前一步:“三哥,这件事关系到你们的同学鲁肃和裘德辉。”

东哥本以为李云道会对此很感兴趣,却没料李云道连停下的意思都没有,径直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东哥顿时便傻眼了,周围的兄弟凑上来问:“东哥,要不来硬的?”

东哥差点儿没一巴掌扇过去,这主子上回差点没把长城俱乐部给拆了,如今那不可一世的长城俱乐部已经改建成了反贪博物馆,东哥自问自个儿没那个斤两能跟李云道过招。

正踌躇之际,却不料那人又走了回来:“给你们半个钟头。”

东哥一脸欣喜:“三哥,虎哥就在前面那条街的清华酒楼,走过去也就五分钟,咱们还有二十分钟可以把事情说清楚。来,我带路!”

李云道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车记东北烧烤,东哥说的那家酒楼他也知道,是北清大学校门外的一家百年老店了,据说跟这座历史悠久的大学几乎同岁。

酒楼的确如东哥所说,很近!步行了不到五分钟,上了楼,包间里果然早就摆好酒席,虎哥一人大刀金马坐在包间里,面色阴郁,听到门外有动静,连忙迎了出来,主动伸手:“三哥,有失远迎啊!”

李云道进门便拖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看着站在一旁的虎哥和东哥道:“既然要找我说关于鲁肃和裘德辉的事情,想来你们俩已经跟踪那两人有段日子了?”

虎哥和东哥两人面面相觑,虎哥陪笑道:“其实我们没原本也没什么恶意,就是想看看那狗胆包天敢把我们俩兄弟往 火坑里推的究竟是何方神圣,所以就安排兄弟盯了一小段日子。这不盯不知道,一盯可真把我跟阿东两人吓坏了。三哥,说实话,我们俩混社会也就是为了赚钱养家糊口,但杀人越货的事情是底线,我们坚决不碰。但您那两位同学就难说了……”

李云道皱眉打量着虎哥和东哥,一时间猜不出这两人究竟是什么用意。出卖鲁肃和裘德辉来讨好自己,似乎他们也没有这个必要,毕竟自己现在无官一身轻,他们完全犯不着为了讨好一个学生而与他人结怨。

虎哥与东哥两人对视了一眼,虎哥掏出一只手机,打开相册递给李云道:“有俩儿姑娘,在他们住的别墅里消失了。我打听过,两姑娘一个是二外的,一个是北交的,都是大学生。现在老师已经报警了,我们俩吃不准是不是该把手机交给警察。”

李云道翻了翻相册,其中几张是偷拍的,面面内容不堪入目,但虎哥和东哥猜得应该不错,以李云道从警这些年的直觉也判断出,怕是那两个姑娘是遭遇了不测了。

“中间进去过俩男的,推了两个大行李箱,看着好像是打扫卫生的,但我们估计就是传说中的‘收尸人’。”虎哥指着一张照片上两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道,“据说在一些权贵圈子里,‘收尸人’是个公开的秘密,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上流社会的某些人能够杀人不留痕迹。”

“收尸人?”李云道便是头一回听到这个说法,不由得微微皱眉,这种在案发后负责处理现场痕迹的应该都是专业人士,而这种人一般要么在公安体系,要么就在军中,难道是……

李云道抬头看了一脸横肉的虎哥一眼,虎哥立刻一脸陪笑:“三哥,我们拿到的都是一手证据,不敢对您有任何欺瞒。”

李云道点点头:“手机我先收下,这事儿还有多少人知道?”

虎哥和东哥对视一眼道:“就我俩还有负责跟踪的几位兄弟知道,几位兄弟我已经下了封口令了,这您就放一百个心,我们俩的兄弟都是忠心耿耿的铁磁,没我们的允许,不会有人往外透露半个字。”

李云道看了看虎哥,又看了看东哥,沉声道:“杀人不是小案子啊,你们就不打算把证据交给公安?”

虎哥陪笑道:“三哥,我们俩都是在江湖上混饭吃的,跟踪委托人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立足啊?而且您也清楚的,能使唤得动‘收尸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们这种小鱼小虾估计人家打个喷嚏我们都要被淹死。哪里还敢把证据交给警察啊!”

“那为什么要给我呢?”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虎哥和东哥。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爱恨皆有因果。

虎哥陪笑道:“三哥,您是江北省公安系统内出了名的大人物,而且放眼整个京城,敢跟您拗着来的,嘿嘿,也真没几个。说实话,我哥俩也的确是看那俩儿姑娘太可怜,死得太冤了,如果就这么被当成失踪处理了,凶手逍遥法外,我们也良心不安!”

(番外《徽猷传》正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上更新,看官们可微信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阅读!)

悬崖上的谋杀

悬崖上的谋杀第二集

皇后笑着道,“皇上,您就惯着她,现在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李瑾抱着闺女坐下,“文鸳是公主,是朕的女儿,就该高高兴兴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挺好的。”

皇后在边上听着,虽然觉得皇上太惯着文鸳了,但是心里也是很高兴的,毕竟这是他们两人的女儿。

让人去煮茶,皇后坐下道,“皇上今日这么早就得空过来了?”

李瑾一笑,“最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朕自然就能清闲些。”

“那就好,臣妾就是怕皇上顾不上自己的身子呢。”

自从他们两人和好之后,感情比以前更好了,但是李瑾并不像以前一样,时常来凤媛宫留宿,很多时候都是来陪着皇后用膳,然后回太极殿去歇息,也不去别的妃嫔那里。

皇后一直不是很明白,但是她不想问,只要皇上心里有她,就是好的。

两人和好之后,除了皇上不时常来凤媛宫留宿这一点之外,其余的没有什么跟以前有差别,这样皇后就已经很满足。

他一般都白天来,只要得空就会来,陪着她,陪着文鸳用膳,玩闹,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家三口。

文鸳闹了一阵就要去外面玩儿了,皇后让人给她穿上外衣,带着她去了。

李瑾道,“允美人如今肚子大了,皇后还是少与她接触的好。”

皇后闻言一愣,这难道是怕她加害允美人的的孩子吗?她才不会做那样的事。

皇后顿时觉得很委屈,眼泪也就没忍住,哭了,“皇上,臣妾跟着您多年,臣妾是什么样的性子,皇上还不知道吗?我怎么会害了允美人的孩子。”

李瑾本来还觉得莫名其妙呢,听她一说便明白了,忙道,“皇后,你误会了,朕不是这个意思。”

皇后望着他,李林琛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这几年宫中的孩子……都不大好,朕有些担心,朕不让你见允美人,也是怕有个意外,到时候朕不好处置。”

皇后闻言,愣了,“皇上,您不要担心,那都是意外罢了,皇上一定会有皇子的。”

她并不知道太贵妃的话,李瑾闻言,便苦笑了起来,“皇后啊,这些事,朕又如何说得准呢?”

他让皇后靠在她肩膀上,“朕或许真的不该有孩子,以前有嫔妃有孕,朕很高兴,如今却开始担心了,皇后,朕心里不好受啊。”

皇后摇摇头,“皇上,不会的,您不要自己吓自己,允美人一定会好好地把孩子生下来。”

李瑾没说话,过了会儿就又笑着说其他事了。

在凤媛宫用了午膳,然后就走了。

皇后心里琢磨了一阵,让屋里的小宫女都出去了,留下了嫣儿一人。

“嫣儿,你说皇上为什么会这么担心?”

嫣儿想了想道,“估摸着皇上也是伤透了心吧,毕竟没了那么几个皇子,如今怕是有些害怕了。”

皇后叹气,说道,“难道这就是皇上不肯来凤媛宫留宿的原因吗?皇上他……担心本宫?”

悬崖上的谋杀

悬崖上的谋杀第三集

第172章 悲催啊

俩人一愣,然后一起点头:“知道了,大姐。”

我点点头,很欣慰,这些可都是我亲自培养出来的小萝卜!我的心里还是很有成就感的,灭哈哈!

妈的感受更多一些:“我从前也想过,要是有合适的,找一个男人也不错,可是现在看到这两家过的这样,我还是算了,和你们过下去吧。”

我笑道:“人和人不一样的。咱们找有文化有素质的。”

妈摇头,眼神非常黯淡:“那也靠不住啊。”

我知道她是想起了上次的刘大康,也不再多说了。现在妈忙着做生意,也没时间遇到什么人,还是等闲下来再说吧。

我突然想到了孙娟,她认识的人多,说不准有个合适的?可是想想,女儿给老娘介绍对象,也有点别扭,还是算了。

到了中考前一天,我们都放假了,王长龙就住在我家了,这样去考点也近一些。妈也不敢做大鱼大肉的,比照着我去年中考的样子,给他准备的素包子,炒的土豆丝,都很素淡。

王长龙笑道:“我可是老长时间没吃阿姨做的饭了。”

“假期你也没啥事就在这边呆着,我给你做。”

“行!”王长龙笑道:“难得还有一个假期没有暑假作业呢。”

当天晚上我们很早就休息了。谁知道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张巧慧不知道抽什么疯,一定要来找自己的哥哥。说是有事儿要说。

还在外面大喊大叫:“哥,你让我见见你啊,我有话对你说!”

我们不想理会都不行,周围的邻居都被震动了。

王长龙气得直骂:“臭丫头破案子,这是看我要考试了,生怕我考得好过来搅合我呢!”

“这事儿交给我吧。我来对付。”我说完了就走出去了。

张巧慧也是今年毕业,可是因为成绩不好,早就没人记得她也要考学了。

大门一开,我就看到她想要往里面闯,直接拦住:“店铺关张,明天请早吧。”

“我是来找我哥的。”她推着我的胳膊要进来。

我用力的把她推出去了:“你少胡说八道啊,王长龙什么时候成了你哥了?你可是独生女,王长龙也没兄弟姐妹。”

“我们是一家人……”

“你们俩个之前干了什么事,你记得吧?把人都给你撵走了,不让王长龙在家,现在还好意思说一家人。”我冷笑道:“脸皮厚的跟城墙一样,真是不要脸……”

“你才不要脸,你勾引王长龙。你们也不是一家人人为什么住一起!”

“你是猪头吗?我妈稀罕他,认了干儿子了,你不知道?”

“少管闲事!我要见他!”她用力的扒拉我的胳膊,我把她给撞得后退了几步,跌坐在了地上,她顿时哇哇大哭起来:“王长龙,你敢让人这么欺负我,你是人吗,我是你妹妹!”

“要嚎就滚远点!我们还要休息呢。你爱别以为你打的主意我不知道!”

“你这个不要脸的,王八犊子,王长龙你给我死出来……呜呜呜……”我走过去捂住了她的嘴巴,照着她的太阳穴的穴位上面,用手指头用力的一戳,她眼睛一翻就倒在地上了。

妈紧张的出来了:“这样没事吧?”

“没事儿,让她睡这里吧。”我才不给她送回去呢,那么麻烦。

我们当时把她扔到楼上的小杂物间,一条被子扔到身上不管了。还是第二天早上张娟匆忙找过来的。

当时我们开始吃饭了,她红着眼睛冲进来:“我女儿呢?一晚上没回来弄哪里去了?”

我指了指楼上,她冲上去,叫醒了张巧慧,大声的喊:“你今天要考试了知道吗?你这样的话,能考好吗,他们怎么欺负你的?”

张巧慧有点感冒,沙哑着声音说我们打她了。

张娟愤怒的冲了下来:“王长龙,你还是人么?这么对你妹妹!你就是不想让她中考是不是?”

王长龙一摔筷子:“你说话注意点,死丫头片子大半夜的过来吵吵闹闹的,我不打死她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再说你姑娘学习成绩什么逼样的,你不知道?能考好就怪了,和我们什么关系,再说一句废话,我就弄死你!”

“你打啊!你打死我好了。欺负继母,看你多有能耐!”张娟呜呜哭了起来,张巧慧也是破口大骂。

我拦住了愤怒的王长龙:“今天你中考,什么事情也不如和这个重要。这贱人就是想要搅乱你的心,不让你考上呢。你还这么笨的和他对骂,你走吧,我对付她!”

王长龙点点头,拿着包走了。张巧慧想要抓住他的胳膊,被甩在一边。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上,她哭得更惨了。

我抓住了这对母女,一个人屁股上面踢了两脚,扔出去了:“张娟,你在闹,我就告诉王林叔叔,你在这边勾引男人搞破鞋,被我抓住了!”

张娟脸色一变:“你诬陷我……”

“不然你大早上的来闹什么?王林叔叔本来原谅你都是勉强,你要是在这么不要脸,你看他要不要你?我妈说话他可是有一句信一句的,别逼我们!滚!”我说完了把门关上了。

张巧慧还在那边破口大骂,可是张娟却不敢多说一句,拉着女儿走了。

从头到尾我妈都没出面,根本不管这些事。

王长龙考完最后一科从考点出来,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非常高兴,看来是不错的。李昕禾的样子也是不错的。

赵冉荷最后一科没答完,急的哭了。我们自然是安慰了一番。

“你前面考的好,就没问题别担心,也不是零蛋呢。”

王长龙他们考完了体育就等结果了,我们也是考完了期末试也就放暑假。难得有了休息时间,我就想要和孙娟一起赚点钱了。

之前她就说了假期的时候带我出去省城看看,我当然愿意了,她说是要带我去看看发财的机会,其实就是不赚什么钱,我也想要出去得瑟得瑟,顺便看看张景毅去。

妈知道有点紧张:“你一个小姑娘,去那么远的地方干什么?不如就在家里帮我吧。要是遇到坏人什么的怎么办?”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